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五十一章捕獵

第五十一章捕獵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嗤!"卻見數人來不及將草尾給丟掉,頓時整個手掌都被腐蝕掉,羽毛男當機立斷一步踏近最靠近那人身前,嘩啦一刀直接斬在那人手臂上。【愛書屋】手臂掉在地上,頓時化為一灘膿水。將地面的石頭給腐蝕掉。

    "啊!"這人看著手臂傷口噴出鮮血,此時才反應過來,立即慘叫。但這個時候另外幾人也慘叫起來,他們整個手臂都化為膿水,隨即身體竟然從內到外開始腐蝕。

    他們頓時倒在地上劇烈的打滾,隨即一道道毒液從他們體內流淌出來。來巨助血。

    "千萬不要靠近他們,不然全部都要死。"羽毛男硬扔著心痛。告誡那些族人。中毒的族人們也是硬氣,除了最開始的慘叫之外一聲也不吭,只是不斷的掙扎著,很快就有七人在殘忍的酷刑之中死去。

    逝去的是族人啊,難道不痛心嗎。

    羽毛男的眼神中滿滿的都是悲慟,但是他卻咬著嘴唇,一言不發。

    嗤嗤嗤!

    在掙扎之中,這些人終于忍受不住毒液的侵蝕,從內至外化為一道腐液,然後徹底停止行動。

    高原上風很大。液體滴落在地上,很快化為干涸的血皮。羽毛男的嘴唇都被咬破了,但他並沒有時間傷痛。

    我看著這一幕,心中驚訝無比

    "這些液體竟然跟著血液流動,只要遲疑一秒鐘。這液體就會隨著血液進入身體。只需要短短半秒鐘就能遍布全身。隨即先是將血液腐蝕,隨即在從身體各個部位腐蝕出來,最終將人整個化為一灘腐水。"我沒有想到,這變異冬蟲夏草的草,竟然有這麼強的毒性。

    冬蟲夏草,最為精華的部分是蟲子的部分,從來沒有人傳出過它的草是帶有劇毒的。

    不過這也是因為它們的變異,才使其有著這種特性。

    遠處羽毛男已經將獨臂的族人給安置好,這時候才看著那些臉上冒汗的族人。在他們眼中已經有了動搖之外,竟然還有一絲恐懼。

    單單之是草就有著這樣的毒性,那麼蟲子呢,若是真正的發起瘋來,又是怎樣。

    "不要害怕,想著我們做這件事是為了什麼,族民們需要我們。現在就算是我們失去了生命又怎麼樣,只要能抓到王蟲。我們就能脫離這次的危機。就算抓不到王蟲,咱們也要將足夠的蟲草帶回去,這樣才能稍微延緩。我們找了半年才找到這王蟲,不能從我們眼前溜走!"羽毛男說道。

    人群沉默了,他們默默的將已經死亡的蟲草拾起,隨即將這些蟲子都塞到羽毛男的口袋里。

    羽毛男點點頭,又叫來八個人,隨即他們便是將最後十多個人腦袋里的蟲尾給抓住,隨即深吸了一口氣。不過所有人都看得到,他們的手在發抖,充滿了害怕。

    羽毛男沒有下命令,看著這些人豆大的汗珠,嘴里也是苦澀。

    "王蟲遷徙能力驚人,若不是有族人說偶然在此地看到,誰也想不到它們會在咱們族群周圍出現。若錯過了這次機會的話,不知要找多久。那麼達娃小姐和部落,就真正的沒有希望了,還不快快給我穩定下來,你們都是族群之中最為勇敢的勇士啊。"他激動的說道。

    我便是皺起眉頭,看來他們的族群之中真正的有著災難,不然的話,不會犧牲自己的兄弟們,然後到這個地方來引蟲。

    達娃,是藏語之中月亮的意思,取這個名字的女子,在他們族群之中地位是很高的。

    還有他所說族群之中的災難,難道劫濁早就已經開始了嗎。

    而且這王蟲,竟然不是在這里土生土長,而是從其他地方遷徙過來的。這些成了精的蟲草竟然擁有了遷徙的能力,這真正是顛覆了我心中對蟲草這東西的認知。

    隨即我的心中一震,認知和見解的混亂,見濁也已經開始混亂了嗎?

    五濁惡世,好似正在加速似得,在這空氣之中我問道一股濃濃的混亂之感。我丹田之中的神之篇章和鬼之篇章仿佛書頁般嘩啦翻動,其中的景物好似正在緩緩的震動,似乎也在預示著我的猜測是正確的。

    "在這大劫之中,看來無人能獨善其身了,希望在最終大劫到來之前,我能突破。我就跟著他們,能幫就幫一把吧!"我嘆了口氣。

    每個人自有每個人的緣法,我若是過度參與到別人的因果之中,只怕真的會業障纏身。

    這就是那些神仙為什麼很少干預凡間的事情,就是因為他們若干涉之後就會產生因果報應的循環,有好的循環也有壞的循環。

    所謂種善因得善果,種惡因得惡果,但這都是業障。

    若我幫助這些人抓住這些蟲草,那麼就是與他們種了善因便會得善果,但是同時也是與蟲草結下了惡因,便也有因果產生。在這其中牽扯到的東西,太多太多,與信仰一樣是我不願意沾染的力量。

    但若真是需要,就算沾染業障我也不得不去做了,總不能見死不救。

    羽毛男說完之後,這些族人才穩定了下來,雖然身上還在冒汗,但是已經沒有太多的恐懼,手也不抖了。

    "準備好,斬!"羽毛男緊張的看著,當他最後一個斬字說出去的時候,連他自己也嚇了一跳。

    竟然這麼沙啞。

    唰!

    眾人斬殺下去,然後立刻將草尾丟下去。然而這一次,卻有三個人在緊張之中沒有把握好位置,竟然斬歪了。頓時就听到一聲尖銳的聲音,隨即那被斬斷的尾巴處噴射出一道綠色的液體來。好在他們有了準備,很快的躲過了這液體的噴射。

    這綠色的液體比起草尾的腐蝕力度,更強,竟然直接將地面腐蝕出一個巨大的坑洞。

    吱吱吱吱!

    那聲音就好像在摩擦人的頭蓋骨似得,使得人汗毛倒立,好像有陰風吹拂。

    這三只蟲子發出尖銳的聲音,似乎在憤怒,頓時驚動了天空之上的禿鷲。

    "呦呦呦!"

    禿鷲盤桓著叫著,不只是一只在叫,而是有著很多的禿鷲在盤桓飛舞。我抬頭一看竟然發現足足數十頭禿鷲在飛舞,簡直就像是一片黑壓壓的烏雲。

    此時天邊已經開始蒙蒙亮,雖然沒有太陽,但是已經有光芒在聚集。

    而此時的那被斬下來的蟲子尾巴上迅速生長,瞬間就長出一跟淡綠色的草尾來,隨即里面的蟲子就發出尖叫,然後像是箭矢一樣射出來。

    頓時那猙獰的頭便是撲向面前的族人,族人剛剛躲過了液體的噴射,有一人根本來不及抵擋,就被撲中。頓時慘叫一聲被咬中了眼楮,隨即那蟲子直接從眼楮里鑽了進去。

    瞬間就死亡了。

    而其余的兩條蟲子,卻是被等待已久的大伙兒直接沖上去,一刀給劈成了兩半,那涂抹著特殊物品和有著金丹氣息的刀子就直接變成了廢銅爛鐵。

    隨即被襲擊的族人頭顱之中,冬蟲夏草竟然直接射出來,再次撲向另外一名族人。

    那族人頓時一刀斬了出去,只听 嚓一聲,那刀刃也是損壞。而冬蟲夏草的尸體這時候都還在蠕動著,看的人毛骨悚然。

    "不好。"就在這時候,羽毛男卻是驚叫一聲。剛才一個族人就在他的身邊,但他根本沒時間去救自己的屬下,因為听到同類的慘叫,那王蟲頓時從被藥物的迷惑中緩緩醒來,尾草劇烈顫抖。

    而那死者的頭顱,也在不斷的扭曲。

    羽毛男猛然間將那尾草給抓住,隨即藏刀狠狠斬下去。

    咻。

    尾草掉在地上化為一灘膿水,但是卻並無異樣發生,羽毛男大喜。

    但就在此時,一道黑影卻是擋在他面前。

    啊!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