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五十二章第二王蟲

第五十二章第二王蟲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擋在他前面的黑影並不是誰,而是一名族人,這名族人看見了不對,就直接撲了過去。而也幾乎是在同時,那王蟲噗的一聲從尸體之中鑽出來。它的尾巴被斬整個身體都在植物化。但是此時它竟然頑強的爬了出來,然後直接朝著羽毛男撲去。

    那族人正是看到了這一點,才猛然一下子跑出來,擋在羽毛男身前。

    頓時就見到那王蟲的臉,沒有任何的器官,就只存在一個有著巨大鉗子口器的嘴巴,隨即肚子里發出吱呀的聲音。這聲音尖銳無比。

    我就听到那高空中禿鷲竟然也是發出兩道聲音,似乎在應和。來巨助圾。

    禿鷲越聚越多了,雖然听聞這些禿鷲並不吃生人而是神鳥,但是心中還是有種十分奇怪的感覺。

    "啊,兄弟。"這羽毛男頓時眼楮都紅了,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個族人被那王蟲啃食。甚至連動也不敢動,因為這個時候要是將王蟲殺了之後,就不能入藥了。

    王蟲很快就將那個人給活活咬死,然後血液都流光了。

    然後就見到那王蟲站在尸體上,淒厲的嘶叫了幾聲之後。便是化為一條硬梆梆的干蟲。那條干蟲,竟然比小臂還長那麼一點,我敢保證這是我見過這個世界是最長的冬蟲夏草。

    不過就在這時候,我感覺到了一股異樣的氣息,將要離去的身影也停了下來。

    一百多人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兄弟去死。但卻是無法營救,這種痛苦深深的折磨著他們。

    "走吧我們隱藏起來,這變異王蟲得到了,兄弟們的靈魂就隨他們讓神鳥吃掉吧,到時候我們將他們的衣物都燒了之後就會回來。巴桑,你帶著全部的兄弟回去族群,我帶十個兄弟守在這里,等待他們被天上的神鳥帶上天堂之後,就會回來。"羽毛男將王蟲撿起來後說道,他的表情十分開心。

    在他面前走過來一個有些瘦小的青年,在他眼里閃爍著一種明亮的光芒,看著那個大袋子,頓時點點頭。

    這近百根蟲草的價值,簡直無法估量,而為了這些蟲草,他們付出的代價太大了。

    但是一切為了族群。還有達娃。

    他抱起這個大袋子,便招呼了一聲,隨即就有數十名族人與之一起,向山下走去。但是每走多遠,就連羽毛男都還沒將尸體給擺放整齊的時候,他們就轉回來了。

    一大幫人有轟轟烈烈的跑回來,不過巴桑的臉色不太好看。

    "巴桑,怎麼了。"那羽毛男疑惑這說的,但隨即,他的眼神也是變了,所有人形成一個圓陣,將巴桑圍起來,同時拔出了藏刀。

    簌簌簌。

    令人毛骨悚然的爬行聲傳來,卻見不遠處的土地之中,再次爬出來一只王蟲。那王蟲比起方才的那一只還要巨大半分。此時它渾身血紅,巨大的口器朝著巴桑。準確的說是朝著他手中的王蟲尸體,而在周圍,還有著數百只巨大的蟲草爬行出來,將所有人都包圍住。

    "這是,第二只王蟲?"羽毛男的臉色頓時沉下來,汗水嘩嘩直流。

    讓所有人沒有想到的是,王蟲竟然有兩只。

    不過想想也是正常,冬蟲夏草其實只是一種真菌而已,但是從它以蟲子的身體變異之後,便是有著蟲子的特性。那麼蟲子里自然有著公母兩只,剛才那是其中一只,現在另外一只也出現了。

    "郎布大哥,怎麼辦,剛才是因為有著醫師特制的藥粉才能將這些蟲子給制伏。但是現在在它們清醒的時候,我們可打不過啊。"那巴桑抱著袋子,吞了口唾沫,向羽毛男說道。

    羽毛男面沉如鐵,此時更是咬著腮幫子,听聞巴桑的話,眼神一清。

    "巴桑,無論如何,你都要保護好這個袋子,用生命去抱住它。為了這一條蟲子,我們失去了太多太多,現在得到了,便是要緊緊守住,不能放棄。"羽毛男說道,在他的眼神中透露著絕望。

    吱!

    第二王蟲可不管這些,它已經感到了王蟲的死亡,頓時尖叫然後撲了上來。前方那一人立即以刀去擋,但是只听見 嚓一聲,那刀就直接被王蟲啃咬成兩半。

    "不要慌,結出戰陣,我們邊打邊往山下走。"郎布立即叫道,隨即便見到兩名族人上前一步,兩道直接斬在第二王蟲的額頭,將它直接擊飛出去。

    頓時一道綠色的液體流淌出來,但此時綠色液體的腐蝕力卻並不大。這是因為它們還沒死,若真正死了之後,那尸體草尾部分的液體才會變化,最後變成具有強烈腐蝕性質的液體。

    "咦?"我發現,這些人竟然是訓練有素,藏刀的配合之間竟然毫無縫隙,竟然堪堪能擋住那第二王蟲。

    而其中有兩人還在刀刃上撒上一種粉末,然後斬出去之後就能將這些蟲子變得沒有力氣。

    隨即在郎布的指揮下,上百人且戰且退,緩緩往山下轉移,死去的人數卻不超過一只手數。那第二王蟲不斷發起攻擊,卻並沒有用。看到這里,我不由得對這個郎布產生贊嘆的意思。

    他們雖然是普通人,但是身體比起普通人卻強壯了許多,手中拿著有金丹氣息的刀子,也算是相得益彰。

    我覺得此人要是生在古代的話,絕對是名將的典範。

    然而就在郎布指揮著族人下山的時候,那第二王蟲卻忽然那轉頭,然後看著那些死亡的族人。

    "吱吱吱!"

    隨著第二王蟲的叫聲,頓時三十多只蟲子就直接放棄對手,鑽入那些尸體的腦子中,頓時這些尸體就開始動了起來。

    但凡是能吞噬靈魂,如紅線蛟這種生物,都是能控制尸體的。

    "不好!"我心中產生了一道意念,這下子他們有麻煩了。

    果不其然,當族人尸體被變異蟲草控制之後,郎布頓時心神一亂。那些舊時的戰友竟然對自己倒戈相向,但自己又不忍心對著其身體出刀。就算忍心,也會遲疑一下,隨即就會被蜂擁而至的變異蟲草給直接撕咬了腦子。

    頓時,就有十數名族人被啃咬,而且其尸體又變成了變異蟲草的戰斗力。

    局勢改變,短短幾個呼吸內,就有二十多名族人被入侵了。

    "呦!"天空中禿鷲的聲音越來越響亮,天色在緩緩變化著,但郎布似乎看不見天上的光芒,那就好像在太陽升起之前那月亮的光芒已經進入了天幕之中。

    陽光在哪里,希望在哪里?

    他死死的護住了身後是巴桑,指揮著族人去殺族人的尸體,他的心中都在滴血。

    "這就是我的最後一天了嗎,達娃啊,郎布哥哥沒法救你和部落了。"郎布看著第二王蟲忽然突破了人群,像是一道箭矢般投射過來,那猙獰的口器就好像是要巨大的怪獸。

    至少,將巴桑給多保護住了一點時間吧。

    此時的局面已經呈現出一邊倒的情況,那第二王蟲似乎擁有這智慧,已經漸漸成為妖怪了,這些變異蟲草的軍隊不斷佔領著族人的身體。

    郎布橫刀于頸,要在那第二王蟲到來之前自刎而死,不然被佔據了身軀之後還得去傷害族人。

    但就在這個時候,他的手中一輕,隨即一道沒好氣的聲音傳來。

    "該死的,竟然遇到了就會有影響,看來以後真得不听不看不問不知才好。"我將他的刀給搶下了,隨即飛起一腳將第二王蟲給踢飛出去。

    郎布錯愕的看著我,眼中流露出一股強烈的情感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