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五十四章定天地

第五十四章定天地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噗噗噗!"變異蟲草咬掉了自己的尾草,立即從傷口之中噴出強毒,頓時漫天強毒猶如硫酸般從尾草的傷口中噴撒出來,就好像高壓水槍,周圍幾十人頓時都被籠罩在毒液的範圍。

    "快躲開!"郎布心中慌亂了。立即就往後一退。

    但是他來得及,其他人卻未必都能反應過來,頓時剩下大部分都被毒液噴中,只有三人躲過了毒液的範圍。來共木弟。

    "啊!"還有一個族人剛剛躲過了毒液,但是手指卻沾染了點毒液,他立即將手臂給切了下來。隨即捂住手臂上的傷口,急忙後退。

    郎布目疵欲裂。與四名族人背靠背的站著,周圍的變異蟲草便是將他們圍住。一部分瘋狂的變異蟲草便是直接沖著我來,要將我也包圍住。

    我看著沖過來的變異蟲草,心中嘆息一口氣。

    雖然這些冬蟲夏草是吸食人的腦髓而活,而且還有著能吞吃人靈魂的功能。這也只是它們的一種生存方式,如果不受到攻擊,其實它們也是不會主動攻擊人的。

    但是這些死去的人卻需要它們的命來救其他人,這之間的因果循環,當真是環環相扣。此時遠處那些變異蟲草再次噴射出毒液,即將灑掃僅剩下的人身上。

    郎布完全絕望了下來。臉上出現恐懼的臉色。

    "這場因果業障,我接下了!"我嘆了口氣,隨即隨手一揮,飄然如仙。

    霎時間,高原上如同刀子般的風呼嘯之聲仿佛停下來。那天空中的禿鷲張開的翅膀如同定格在空氣之中。地面上好像是箭矢般過來的蟲子,好像進入了膠質一般的水中,簡直無法行動。那些即將噴射到其他人身體的毒液,也是停止在空氣中。

    擁有了靈氣控制權,我的元嬰之中豎眼完全張開,被壓抑在其中的一股力量頓時盡數爆發。

    "啊,只有一秒鐘,還是趕緊吧!"我心念電轉,我只有一秒鐘時間。

    而在這一秒鐘之內,我只是走出一步,就到了郎布五人的身邊,我丹田之中的劍之篇章嘩啦一翻,地面上便是閃爍起一道淡黃色的光芒,如同波紋般擴散開來。

    啪啪啪......

    想要包圍我的十幾條變異蟲草的尾草便是直接斷開,而我這個時候已經將郎布五人給甩到了外面去。隨即這一秒鐘時間便達到了極限,整個空間之中的物體都恢復了正常。

    這是薪火之冊出現之後我開發的新力量。能儲蓄十倍的力量結合神之篇章,然後將百丈內的空間內所有物體的行動給停止住,使得它們行動受阻。這是將一切都暫停的力量,但是這種力量就只有一秒鐘的效力,一秒鐘過去之後所有的一切都會恢復。

    但是這些人都沒有靈氣的存在,才會被我定住,如果是修士的話,那麼我要這樣做就困難了,最多只能將固定的目標定住。

    我隱隱約約覺得,這一招對于我來說極為重要。

    那些想要包圍我的變異蟲草便是直接倒在地上,而包圍郎布五人的變異蟲草卻一下子失去目標。

    這些變異蟲草沒有眼楮,不知道是用什麼來辨別敵人,只知道它們一下子就將身體轉向了我的方向,然後直接對準了我,看樣子又想朝我噴射毒液。這些毒液就算是我的肉體。此時也抵擋不住,更何況這些蟲子太多了。

    我突然很懷念千佳音,因為如果是她在的話,會很興奮的將這些蟲子飼養成蠱王。

    "結束了!"我淡淡說道,隨即在我身體之中最後的一股可以控制的靈氣直接震蕩出去。

    嘩啦!

    一道更強的波紋直接散發出來,我體內的劍之篇章再次震動,死亡之劍的劍氣被我體內血液給催動著,隨即變成大海之中的一道波紋震蕩開去。頓時這些波紋劍氣便是化為數十道最為強大的劍氣,將所有的變異蟲草的尾草直接斬下來。

    唰!

    變異蟲草直接倒了下去,變成了一條條干蟲。終于,這些變異蟲草都倒下了,這場蟲草之災宣告結束。

    然是被藏刀給震蕩引出的靈氣便是直接消失干淨,只不過我感覺到溝通我本身靈氣的通道又寬闊了一絲。以前如果說是一根頭發絲那麼大的縫隙的話,現在就變成了兩根頭發絲的寬度。

    此時百丈之內恢復了正常,隨即天空中的禿鷲好像下沉了一瞬,但是一秒鐘時間太短,它們甚至不知發生了什麼事。

    "這,這是?"郎布驚魂未定的睜開眼楮,看著滿地變異蟲草尸體,隨即便是喃喃道。

    死里逃生,郎布心中情緒十分復雜,看著地面上族人的尸體,他也無比的自責。但更多的是被震撼到了,他從沒有見過會有這樣厲害的人物。

    "隊長,巴,巴桑呢?"就在郎布沉思的時候,忽然間一個聲音從他身邊傳來。

    郎布心中頓時一驚,巴桑是這次帶來的最為聰明的小子,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才將他帶上,甚至將所有的蟲草都交給他看管,這個小子最喜歡耍小聰明,就是因為如果出了什麼事,這小子能找到機會逃走。但沒想到這個時候,他這個時候不見了。

    難道他被毒液給消化了嗎,郎布頓時想到這個問題,但轉眼間他的臉色就變了起來。

    地面上的人已經被消化完了,但是還有一些破碎衣物沒有被消化。然而並沒有找到巴桑的衣物,連裝著王蟲尸體的袋子,也消失不見。

    那不僅僅是一個袋子而已,而是族人的希望,達娃的希望啊!

    "他不會死了吧!"另一個族人說道。

    一下子,眾人就沉默下來。

    怎麼辦!

    郎布心亂如麻,此時此刻心中一種不詳的預感出現。

    "我們難道就這麼回去嗎,回去肯定會被認為是懦夫,會被族人厭惡的。"先前開口的那人說道。

    的確,這次死的人太多了,對于族內來說是個巨大的打擊。

    "沒事的,巴桑是最聰明的,他一定還活著。只要有希望我們就不要放棄,只要他能救族人,就算是我背上罵名也無所謂。"不過郎布想的更多一些,如果巴桑死了的話,那麼變異蟲草怎麼辦,達娃怎麼辦。

    他此時想的並不是個人榮辱,更多的是族里人們的安危。

    這個時候巴桑不管是死了還是逃跑,都是凶多吉少。若死了,變異蟲草找不回來了。若沒死,天知道還會不會有其他的危險等著他。

    "只是如果巴桑真的死了,那麼變異蟲草便丟失,沒有王蟲,我們怎麼辦。"最後那個失去左臂的漢子忽然咬牙道。

    眾人沉默,隨即一人指了指正在檢查第二王蟲的我。

    郎布面色再次變得難看起來。

    而就在此時,距離山峰變異蟲草之災的遠處數百丈之外,巴桑托著一個巨大的麻袋往山下走。他渾身都被汗水濕透,但臉上卻笑的十分開心。

    "好在剛才郎布沖出去的時候我就跑了,一群白痴,就知道傻傻的沖沖沖。這下好了把,功勞全部都被巴桑大爺給佔據,回去就能治療好達娃小姐。說不定到時候恢復美麗的達娃小姐還會嫁給我,然後我就能得到土司的位置了,哈哈哈哈!"

    巴桑笑著笑著,忽然感覺不對,此時一股奇異的感覺籠罩著他。

    呼!

    他猛然轉過頭來,卻發現一只足有巴掌大的變異冬蟲夏草撲上來,直接從他眼楮里鑽進去,他一下子失去了意識。那白日做夢的夢想,成了最後一道思想。

    ps:

    第二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