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五十六章安眠

第五十六章安眠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能听到郎布他們的所有談話,那巴桑我也見過,臉上一股死氣,看起來隨時都要死去。現在的話只怕當真是凶多吉少,不。我感覺到那巴桑應該已經死了,就在不遠處。而且似乎還有一道熟悉的氣息在那邊,剛剛消失。

    不過這都不關我的事,現在最終要的是將這第二王蟲的尸體給收拾起來,不論是給高冷哥還是給紅鯉,都是可以的。

    至于其他變異蟲草尸體,我沒有多大興趣。這些東西加起來也不會有第二王蟲的效果。

    "嗯?"然後我就感覺到郎布指揮著四個人,將四散的變異蟲草給拾起來裝進麻袋,然後郎布便是抱著這個袋子走到我面前。

    我眼中頓時露出詫異的神色來,此時此刻他們是最需要這東西的,但他們竟然沒有自己墨貪,而是主動將所有物給了我?

    "前輩,這些是您所得的變異蟲草,我將它放在這里了。"郎布對我說道,他見到我是漢人,說的便是漢語。我發現他的漢語也十分流暢。

    不過我沒有說話,看著他身後那四個人,眼楮竟然直愣愣盯住了麻袋里的變異蟲草。

    而郎布卻是看了一眼我手中的第二王蟲,眼中露出渴望。

    "嗯,好。"我點了點頭。然後示意他將麻袋放在旁邊。

    郎布眼中露出失望的臉色來,將那麻袋放下,然後欲言又止。他身後幾名族人想要說話,但看著我的眼神淡淡掃過去,頓時想起我剛才的做法,訕訕的不敢開口。

    "還有事嗎?"我明知故問,卻裝作不知道的樣子。

    郎布頓時一愣,隨即拱手道︰"前輩,我族天降頑疾,需要這變異的蟲草做引子。巴桑只怕是凶多吉少了,為了以防萬一,我想請前輩賜予我......"

    "這些蟲草都給你吧,不過這王蟲可不能給你了。"我指指地上的麻袋,隨口說道。

    那郎布先是大喜,但隨即又是面色一變,身後四名族人也是相同臉色。

    "你們說的巴桑。應該已經死了。就在那個方向,你們去看看還變異蟲草是否還在吧。"我指著一個方向,然後說道。

    郎布一驚,連忙讓兩名族人過去。

    不一會兒兩人就匆匆回來,帶著一具只剩下半個腦袋的尸體放在地上。兩人對郎布搖搖頭,郎布頓時面如死灰,看著我,眼中露出一絲祈求。

    "前輩,我族近年受到天災病禍,族民被疾病折磨的苦不堪言。而善良的麥其土司族長之女達娃更是深受病魔纏身,如入地獄,比起族民還要嚴重許多。族內醫師讓我們來找尋這變異蟲草王蟲,只有這王蟲能救治達娃,其他的變異蟲草也能救治族民。能否請......"郎布對著我就是一個半跪。

    隨即他的話,讓我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本想直接拒絕,但是在他的話中有個重要信息。

    藏醫。

    在藏醫之中有著很多的能人,他們大都有著十分精湛的技藝,它們傳承自中原的中醫還有神學,產生了一種獨特的醫師種類。藏醫博大精深,沒想到竟然有著對于變異蟲草的記載。

    這東西就連高冷哥也是頗為訝異的,高冷哥可是活了數千年的存在,這當真不易。

    甚至高冷哥對于這個藏醫也產生了興趣,若是那人的話,會不會對紅鯉的狀態有所見解。甚至高冷哥和安子魚,若是能恢復的話,那就更好了。

    "我跟你回去見見你們的醫師,若是真正需要這王蟲,我也可以拱手相讓。但我救你們已經仁至義盡,不可能白白的將東西拱手讓給你們,得拿等價的東西來換。"我說道。

    郎布頓時大喜,但隨即又是愁苦起來。

    等價的東西,這第二王蟲簡直是無價之寶,族內能拿得出等價物來嗎。

    "我族土司必定會傾盡全力,以報答前輩的恩德。那等價之物,必然也會請盡一族之力來尋找,請前輩放心。"郎布拱手道。

    我點了點頭,將第二王蟲用一塊布料包裹住,然後背在背上。

    "那走吧,你們的族部應該就在附近,帶我去吧!"他們帶的東西不多,那麼證明他們行走的距離並不長,而且在他們的語氣中,也有著這個意思。

    不過郎布卻是搖搖頭,然後抬頭看著天空。

    "前輩,我族的族人尸體未寒,此時就要進行天葬儀式。天馬上就要亮了,神鳥看見這些身體之後就會聚集,然後將族人的靈魂帶到天堂去,能不能稍微的停留一下!"郎布道。

    我正想拒絕,但這天葬的確是一種難得的經歷,隨即我抬頭看著天空。

    禿鷲已經聚集了五十多只,它們幾乎將天空都佔滿了,放眼望去都是黑壓壓的一片。

    "好!"我說道。

    郎布大喜,隨即指揮著同伴將族人的尸體堆積到山石上,然後招呼我和他們一起躲在石頭背後,靜靜的觀看著禿鷲的動作。

    我們躲起來沒過一炷香時間,天空中的禿鷲便已經察覺。

    之前黑夜的時候,它們就已經聞到了血腥味,但是天黑的時候看不到地上的東西,所以只能盤桓飛舞,也就成了我之前看到的那樣。而隨著死了的人越來越多,它們就開始呼叫同伴,直到此時竟然聚集了這麼多的禿鷲。

    "呦!呦!"

    禿鷲紛紛歡快的叫喊著,然後一直一直撲騰著翅膀落了下來。

    頓時我就感覺到地面一震,塵土飛起來。只見面前的禿鷲最高的那一頭足有三米多高,張開翅膀也有五米多接近六米,長長的脖子上有著一圈金色的羽毛好像是一種尊貴的領子,它的頭頂上一道紅色的羽毛好似王冠,眼珠子也是金色的。

    這一頭就是這群禿鷲的王了,它大搖大擺的走過來,金色的眼珠子骨碌碌轉動。

    而最小的禿鷲,也有著一米六七,立起來簡直就有人那麼高了。來共溝弟。

    "咕!"

    這禿鷲王頓時招呼了一聲,一眾禿鷲就舉起爪子,撥動了一下面前的尸體。隨即它們作勢就要逃跑,但是這人體卻沒有任何的動作。

    直到兩三次之後,這群禿鷲才紛紛發出了咕咕聲。

    禿鷲王便是走了過來,在第一具尸體上啄了一口血肉,然後走到下一具尸體前停下來,啄了一口肉。隨後將所有的族人尸體都吃過之後,才在那王蟲曾經附身的尸體前停下來。

    "咕咕!"

    好像在說可以開始吃了,于是所有的禿鷲就開動起來,頓時場面血腥無比。

    整個場面進行了足足一個多小時,這群禿鷲才將尸體完全的吃干淨,只剩下一些森森的骨架在那里。隨即禿鷲王招呼了一聲,禿鷲群便是撲騰著翅膀心滿意足的飛走了。

    郎布五人看著這個場面,全部都是沉默。

    隨即郎布帶頭,走到場中將所有人的尸體骨架還有衣服聚集在一起。隨即拿出身上的打火機,將所有的尸體點燃。

    看著熊熊燃燒的火焰,郎布五人跪了下來,重重的磕了響頭八個。

    這是生死之交的跪拜大禮。

    我沉默的看著一切沒有打擾他們,在這個時候不需要任何的語言,然後他們將這個地方仔細的打掃。

    看著冉冉升起的黑色煙塵,這里的一切都就將被掩埋,任何人也不知道這里曾經竟然有過一場天葬儀式。

    沒有任何人能夠知道這里有著一群為族人戰斗的勇士,沒有任何人能來打擾他們的安眠。

    "走吧。"

    等到他們停下來的時候,我嘆了口氣,然後說道。

    ps:

    第四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