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九章破蠱

第九章破蠱

    媽了個雞,我這人最討厭蛇啊,蜥蜴啊這種冷血動物,每次看到都會感覺自己渾身發毛,更何況這些蛇還這麼奇怪,都是剝了皮的,又是詭異,又是惡心。

    我強忍著惡心,心想要不是得忙著救大洋,非得拆個房子玩玩了。

    結果我們剛進門呢,那些剝了皮的蛇不僅盯著我們看,在看到大洋的時候,全都發出了奇怪的聲音,不是那種蛇的嘶嘶聲,而是一種咯咯咯咯的聲音,听起來怪怪的。

    我回頭看了下大洋,開口說道,"哥們,它們的皮該不會是你剝得吧,听說蛇皮的作用和在肉里鑽個洞的作用差不多。"

    大洋當時就急了,"艾瑪我去,你以為我是你啊,滿腦子雄性荷爾蒙。"

    我一听也不樂意了,正想開口說什麼的時候,從屋子里走出來一個赤著腳,梳著羊尾辮的女孩兒,那小女孩看了我們一眼,冷冰冰的開口說道,"土司大人讓你們進來。"

    我這才把嘴給閉上,和大洋一塊兒走了進去。

    那土司的屋子里面陰森森的,也不知道是山里的濕氣大,還是里面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反正我進去的時候感覺不太好,總覺得什麼東西在盯著我,而且還不止一個,而且這些目光中都帶著濃濃的敵意。

    屋子里的設備很簡單,就一張床,一張桌子,一個蒲團,蒲團上坐著一個干瘦的老頭兒,這應該就是我們這次要找的那個土司了。

    土司一見到我們,眼中帶著一絲厭惡,我就納悶了,我又沒做啥,咋進來這里,就感覺自己成敵人了。

    不過雖然他們對我有很大的敵意,我也不可能上去和他們吵架,這次過來最主要的目的就算幫大洋把他中的那個紅蛇蠱給接了,所以我上去畢恭畢敬的對著土司鞠了一躬,開口說道,"土司大人,不瞞您說,這次來找您是有一事相求。"

    土司擺了擺手,"走吧,如果不是看在小蠻丫頭的情分上,你們就出不去了。"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這弄得是什麼鬼,我也沒做什麼啊,怎麼就這樣了。

    大洋的臉色也不太好,我也感覺到了,好像他們仇視的對象就是大洋。

    大洋本來就是個暴脾氣,以前讀書的時候經常動不動的就掄拳頭上去揍人,不過現在是在幫他自己續命,所以他還是對著土司鞠了一躬,"不知晚輩有什麼地方得罪前輩了,還請前輩指點,晚輩......"

    還沒等大洋說完,土司就厭惡的開口說道,"出去吧,我們寨子不歡迎你,你身上有蚺神的怨念,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你,或者你親近的人殺了蚺神。"

    蚺神?我愣了一下,這是什麼東西,不過我倒是知道了為啥土司會不歡迎我們,感情他和大洋身上還有血仇呢。

    這下子事情可不好辦了啊。

    大洋深吸了一口氣,再次鞠了一躬,開口說道,"晚輩真的不知道所謂蚺神是何物,但晚輩出山至今,只斬殺過鬼物,想來並無冒犯之處。"

    "狡猾的漢家小子,難道我還能感覺錯蚺神的氣息不成?"這時候那個帶著我們進來的小女孩也惡狠狠的開口說道。

    這時候我忽然反映過來,之前大洋和我說的他師父夢中斬蛇的事情,他們說的那個蚺神該不會就算他師父斬了的那條蛇吧。

    我就湊過去,把自己的想法給大洋說了下。

    大洋這才渙然大悟,感情對方還真不是無端生事,看這里的樣子,似乎這些人都是玩蛇的,而大洋的師父殺了他們眼神宛若圖騰一樣的蚺神,也難怪他們會生氣。

    我想如果不是周小蠻讓我們來的,估計那老頭還真有可能殺了我們。

    一想到這,我就知道這條路是走不通了,我深吸了一口氣,對著那老頭彎下了腰,畢恭畢敬的開口說道,"既然如此,晚輩就不多求,這就走!"

    在這種情況下,我要是不禮貌一點,估計真的要死,這老頭能讓蛇剝了皮都可以活下來,顯然也是個養蠱的,听說養蠱的人殺人都是無形中的,要是真對我起了殺意,我估計也完了。

    我拉著大洋,正打算走,那老頭忽然叫住了我們,臉色有些奇怪,我還以為他是下了傻我們的決心,當時也差點嚇得尿出來。

    結果土司看著大洋,開口說道,"你中了紅蛇蠱?"

    大洋愣了下神,我見事情好像有所轉機,趕緊踹了大洋一下,大洋這才反映過來,說是是是。

    那土司就對大洋開口說道,"你過來給我看看。"

    "土司大人。"一邊看著的小女孩忍不住提醒道。

    "出去。"結果那老土司對著小女孩搖了搖手,示意小女孩出去。

    那小女孩跺了跺腳,狠狠的看了我們一眼,這才轉身出去。

    說來也怪,在老土司說了出去這兩個字後,我發現周圍那密密麻麻帶著敵意的目光也退了,周圍那陰冷的氣息也驅散了不少。

    看來這屋子有古怪,不過想想,可能是養蠱人自保的手段,也就想開了,誰不防著點人啊,更不用說老土司這種玩蠱的人。

    大洋走到土司面前,伸出了自己的手,把因為紅蛇蠱露出來的那條線給露了出來給土司看了。

    土司看了一會兒,最後深吸了一口氣,"矛盾,矛盾。"

    "不知前輩有什麼矛盾的地方呢?"我看著土司糾結的樣子,連忙開口說道。

    這時候可不能不說話,得趕緊油嘴滑舌的把土司給繞過來救大洋。

    土司開口說道,"這下蠱的手段是金婆婆那一門的,我年輕的時候和金婆婆有點矛盾,當時我對我的金蛹發過誓,日後定要破盡金婆婆所施之蠱,否則要受萬蟲噬心之苦,按理來說,就算不看在小蠻丫頭的份上,我也得治好他,但你這好友,身上卻又有蚺神的怨氣......"

    在辦公室里摸爬滾打許久的我自然知道土司這是想要我給他一個台階下,我連忙拿出對待領導的熱情,諂媚的說道,"土司大人您乃人世間的活菩薩,那金婆婆荼毒生靈,您立下大宏願定要破其蠱術,這是大造化,大功德。"

    我一連用了好幾個大後,這才開口說道,"更何況您看,我這朋友柔弱無力,本就不是什麼做大事的人,又怎能殺得了蚺神,定是運氣不好見了蚺神尸身,沾染了蚺神的怨氣,凶手另有他們。"

    我這馬屁拍的土司有些爽了,顯然他在寨子里的地位雖然高,但這山里人耿直,沒有會拍馬屁的,我這種辦公室的老油條自然不是他能夠受得了的。

    果然土司臉上也露出了笑意,他伸了伸手,開口說道,"丫頭,拿烏骨雞的雞蛋來,再將五彩蟲取來。"

    門口很快就傳來一道冷哼聲,肯定是剛才那離開的小女孩發出來的。

    過了一會兒,我就見到那小女孩拿了一個蛋和一個小瓶子,想來那瓶子里面裝的就是五彩蟲。

    說實話,我是吃過烏骨雞的,但還真沒見過那烏骨雞的蛋,這第一次見到,我趕緊上去看了看,也沒見和普通雞蛋有啥區別。

    那土司先拿過瓶子,讓大洋走到他面前躺下來。

    大洋看了看滿是泥土的土地,最好還是躺了下來。

    然後土司打開瓶子,我看到瓶子里有一條和蚯蚓一樣的東西,看起來黑不拉秋的,根本不像是五彩蟲。

    然後土司從腦袋上扯了根頭發,綁在那五彩蟲的身上,直接將五彩蟲放進了大洋了嘴里。

    ps:

    抱歉,出了點感情問題,今天一天心情都不太好,到六點多才好一點,今天更新的有點晚了,不過四更還是會寫出來的,對不起。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