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十一章腳印

第十一章腳印

    事出反常必有妖,我當時就感覺不對勁了,我只感覺自己的身體變得冰涼冰涼的,也不知道是被嚇得還是被水淋得。

    我連頭都不敢回了,生怕回頭看到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也不敢抬頭看,誰知道有沒有什麼鬼東西蹲在上面瞅我啊!

    甚至我連動都不敢動,生怕自己動一下淋下來的就不是水,而是血了。

    這時候衛生間傳來一陣敲門聲,本就已經被這奇怪的水弄的有點驚嚇過度的我當時就嚇得尿出來了,還好現在正在洗澡,被水一沖,也沒看出什麼來。

    敲門聲還在不停的響著,弄的我心跳都加速起來,我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的膽量大一點,然後開口問了一句誰啊。

    結果門外傳來大洋那腦殘的聲音,"我說王盼啊,你洗完澡了沒,我這都快憋死了。"

    說來也奇怪,大洋話音剛落,剛才還關不上的水這時候也停下來了。

    我琢磨著可能是這客棧太久沒住人了,熱水器什麼的都有點壞了,剛才我是自己嚇自己的。

    心里一松,我這腦子里就滿是氣,你說大洋啥時候來敲門不好,非得我嚇成這樣了來敲門,我就把身體給擦干,沒好氣的開口說道,"就你事多。"

    "人有三急嘛!"大洋嘿嘿一笑,開口說道。

    我擦完身體,把衣服一套,走出去了,我剛走出去,大洋就急匆匆的進廁所里面去了。

    看把這小子給急的。

    回到房間里,我就躺床上,琢磨著一會兒大洋出來了找他一塊兒去吃夜宵,結果我等了好一會兒,大洋也沒出來。

    我就有些不耐煩的開口說道,"傻逼,你啥時候好啊,死廁所里面了嗎?"

    "快好了!"大洋的聲音從廁所里面傳了出來,可能是剛才睡著涼了,這小子的聲音有些悶悶的。

    我就拿出手機打算找本小說看,看了一會兒小說,大洋還沒出來,我這肚子都餓的咕咕叫了,我就開口催道,"你丫的在里面干嘛呢,這都一個小時了,你是吃屎還是拉屎啊。"

    這回大洋沒回我了,我估計他是躲廁所里面擼了,正到關鍵時候呢,不好說話。

    我就翻了個身繼續看小說去了,結果我又看了大半個小時,大洋這小子還沒從廁所里面出來,這下子連我都感覺有些不對勁了,這麼久了,就算他在里面整事兒,也應該回答我一下啊。

    怎麼一點聲音都沒了。

    我就琢磨著可能出事了,也許他肚子里的那些蛆蟲還沒有清除干淨,說不定這會兒已經暈倒了,我趕緊過去廁所。

    廁所門沒關,我一扭就開了,結果我進去一看,哪有什麼大洋,廁所里面什麼東西都沒有。

    大洋呢?

    我愣了一下,馬上就感覺到一股寒意涌上心頭,深吸了一口氣,想要讓自己冷靜下來,但內心的那股劇烈的恐懼感卻怎麼都消散不下去,心髒因為恐懼開始劇烈的跳動起來。

    以至于即使站在這,我感覺都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聲。

    就在這時候從門外傳來一陣抑揚頓挫的幽幽歌聲......

    我不知道應該怎麼去形容這種歌聲,差不多就是類似于古裝劇中每次放到悲情部分的時候,都會有一個女聲用唱高音的方式唱出那種很是淒婉的高音聲。

    听著就讓人毛骨悚然。

    我的後背已經爬滿了冷汗,這時候就算是再傻,我都知道自己撞了邪了,我趕緊上去把大洋的被子掀開,結果被子里面根本就沒有大洋。

    大洋就好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我愣了一下,趕緊拿出手機給大洋那邊打了過去,電話是打通了,但是那邊卻一點兒聲音都沒有。

    死一樣的寂靜讓我感覺恐懼起來,我甚至有一種錯覺,就是對面一個莫名其妙的東西拿著手機听著我這邊的動靜。

    我小心翼翼的開口說了一句喂。

    結果那邊依舊還是沒有聲音。

    這時候我已經害怕到了極致,生怕從電話那頭傳來一聲女人的冷笑聲,趕緊把電話給掛了。

    結果我剛掛掉電話,外面那奇怪的唱歌聲就戛然而止。

    我有些不敢去打開燈,因為我怕我一打開燈,會看到什麼奇怪的東西,這時候留在房間里面肯定是要被人給甕中捉鱉了。

    我咬了咬牙,連鞋子都懶得穿了,直接朝著門外走去。

    結果我走一步就感覺地上濕乎乎的,而且那好像還不是水,粘乎乎的樣子,就好像是血?

    我盡量不讓自己往這些恐怖的地方去想,但腦子卻不知道怎麼回事,老是會冒出一些亂七八糟的想法出來。

    這讓我陷入恐懼之中有些無法自拔起來。

    我開始有些後悔了,如果當時遇到事情,先不來雲南,先去成都找月經哥那就沒有現在這麼多事了。

    也不管地上那些粘乎乎的液體了,我啪嗒啪嗒的踩著地板,扭開門就想往外面跑。

    結果剛打開門,我就被眼前的一幕給嚇到了,走廊上不知道什麼時候鋪上了一層白粉,我往下看了下,院子里也鋪滿了白粉。

    甚至連院子中間的那棵樹上也灑滿了白粉,看起來就好像是剛下過雪了一樣。

    我一聞那白粉的味道,心里就有譜了。

    因為我發現那些白粉的味道像極了我在八堡村的時候聞到的那些糯米粉的味道。

    這些粉難道是大洋撒的?

    應該是了,估計大洋比我早點起來,發現有些不對勁了,就沒吵醒我,自己出去辦事了。

    我心里松了一口氣,不過這地方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呆了,我大聲叫了一下大洋,沒人回我,估計是跑外面去了。

    我就順著走廊也想往外走,結果我剛走出去,就感覺外面的空氣涼涼的,是那種帶著粘稠的涼意,一下子凍得我忍不住的抖了下。

    然後我就听到了一聲有些尖銳的冷笑聲。

    我嚇得拔腿就跑,這個時間點在客棧外面應該還有人,那些酒吧里面全是人,只要找到人多的地方,那些髒東西就不敢跟過來。

    那種讓人感覺到無盡涼意的冷笑聲似乎察覺到了我的慌張,笑的更加肆無忌憚起來。

    我也不敢在原地過多停留了,趕緊跑下樓梯,朝著樓下跑去。

    跑到門口的時候,雖然那冷笑聲沒有停下來,但卻一直沒有出現什麼奇怪的東西,我心里也松了一口氣,我來的時候注意過,就在這客棧旁邊走過去一點點就有個酒吧,既然是酒吧,那肯定里面人不會少!

    我趕緊把門給打開,就想要往外面沖,結果剛打開門,我又懵了,我發現門外的那條街上也鋪滿了白色的粉末。

    滿大街都是白色粉末,看起來已經不是可以說下雪那麼簡單了,而是帶著一絲詭異的感覺。

    這些糯米粉絕對不是大洋弄得,他不可能有這麼多糯米粉的,這滿大街的糯米粉,誰知道要多少東西整啊。

    但這不是大洋弄得,還能是誰呢?

    外面就真的安全嗎?

    我愣了一下,這時候那冷笑聲忽然停了下來,我深吸了一口氣,總感覺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我不敢回頭,因為總感覺一回頭就會有什麼東西從我身體里面被勾出來。

    反正就算外面有危險,我也不能在這呆著,這客棧里面絕對有髒東西在,與其呆在客棧這里等死,還不如去外面踫踫運氣。

    我就朝著外面走,結果我剛走兩步就感覺不對勁了,因為我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我腳邊那滿地的糯米粉上......

    踩了一個清晰無比的腳印。

    ps:

    第三更,還有一更,我繼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