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七十二章大昭寺

第七十二章大昭寺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座佛像高八十四丈,寬足有六十六丈,呈現盤坐的樣式,左手為無畏印,右手為觸地印。佛像嘴角帶著微笑。雙眼微垂,腦後太陽就好像是寶光華輪,散發著溫潤的光芒,將天地之間的慈愛灑向人間。

    這石頭竟天然形成了一座佛像,而且是大日如來法相。

    但我走近兩步,便覺得這座佛像變成了石頭,並沒有那種佛像的樣子了。當我退後兩步的時候。那種大日如來法相,竟然又出現了。

    "這就是西藏,就是這樣一個充滿了神奇的地方,這里是人間最接近天堂的地方,也是傳說中最接近神靈的地方。這里,也被稱為,佛國!"高冷哥說道。

    西藏,佛國。

    我內心狠狠一震,就那種無形之間的力量鑽進了我的血液,在我血液表面灑上了一層金光。

    耳中誦經的聲音越來越明顯。就好像有僧人就在我面前誦讀似得。那大佛好像是在看護著整個西藏的所有一切,將所有的興衰都看在眼里,然後露出了微笑。

    然而,佛啊佛。

    就算是已經到了這五濁惡世,壞劫將成。你還能這般微笑嗎。

    你不是最愛這世人,救苦救難嗎?

    "就算是龍潭虎穴,我也要闖上一闖,更何況不過只是一個佛國而已。"我一個箭步沖出去,整個人好像是一條光線似得直接沖出去,快的不可思議,與往日比起來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身體力量已經強大到能與斬自我的肉身一戰,但靈氣儲存和境界卻還沒有突破。

    不過就算是這樣,普通九寸元嬰期的全力一擊,也不能撼動我的肉體了。

    不一會兒,我便是來到拉薩的城區之中。在城區之中,佛的味道愈來愈濃烈了,到處都可以看到那些穿著紅色僧袍的僧人。他們有的是光頭,有的頭發短短一簇。

    此時我將元嬰中的神目打開,便見著他們每一個身上都散發著濃濃的佛氣,就好像是黑夜中的明燈那麼醒目。

    而這些燈。有的弱小如燭火,有的巨大如火把。

    那些巨大的,甚至好像能將人點燃。

    "佛門之修行,便如同要點燃一盞指路明燈。燈的力量強大了,照亮的範圍就擴大了,就會將人的生命給點燃。這個時候,人們也才會感覺到溫暖。佛門的本來奧義,就是將如同末日的黑暗給點燃。這就是,燃燈。"高冷哥說道。

    佛門之中其實在佛祖修行之前,也有著一尊佛,生時一切如明燈。成佛之後枯瘦如柴,仿佛隨時都要死去,但是他卻像是盞燈卻是點化釋迦摩尼佛,似得將佛門帶領向興旺。

    這尊佛,就是燃燈佛。佛中之佛,祖中之祖,千佛之首。

    古語中有一句話,叫做人死如燈滅,將生命比作燭火。而這尊佛,就是要燃燈,讓人能得到大解脫,其生命之火永恆不滅。來叉帥亡。

    此時太陽即將下山,我來到西藏的八廊商城。這里的行人漸漸稀少起來,只有少數店鋪還在營業。大昭寺就在這商城中間,位于鬧市之中。當我到達大昭寺正門的時候,這里的正門緊緊關閉,游覽時間已經過去了。

    "這!"我倒吸了一口涼氣,只見在廣場的正中間樹立著一根高高的柱子,上面綁滿了五色經幡。而在旁邊有一座石塔,有一名信徒剛好將一把松枝給供進去,這是專門燃燒松枝的地方。

    燒松枝是一種供奉的方法,是為火供。

    大昭寺從外面看去,只有兩層,正中間有著一輪金色的佛法金輪,金輪旁邊則是一尊巨大金鐘。

    而在高牆之下,一排排有著無數的朝聖者,正在行跪拜大禮,而且是五體投地。他們不斷的起身又跪下,不斷的跪拜。他們身上的光芒各個如同沖天火柱,一股股信仰的力量如煙般涌入到大昭寺內中,將大昭寺在漸漸黑暗的天空中映照的極為明亮。【愛書屋】

    大昭寺中,有著無數神秘能量。

    我來到大昭寺的正門,便見著地面上用石灰粉刻畫了一副巨大的轉輪圖,這是讓人進去之時將身上的邪穢驅除。

    正門處有兩尊持法天王,守護著整個大殿的殿門。而殿門緊閉,被巨大的鐵鏈鎖住,我只能另外想辦法。

    側門在正對著大門的東邊不遠處,這里本來有一個窗口售票,但現在里面的人已經下班了。而旁邊有一道一張長寬的對扇木門,也是緊緊閉著。不過木門的上有著一個銅環,似乎專門用來敲門的。

    "終于到達這里,這個圖巴斯到底是誰,金禪哥你知道嗎?"我把玩著一枚小小的印記,問道。

    這枚小印是孔雀王所贈,沒想到現在還沒有丟失。

    "八思巴我就有听說,這個圖巴斯我的確是不認識。我在佛國修煉從來都只是修煉而已,從來不過問其他事情,現在只有靠你自己了。"高冷哥嘆了口氣,好像頗為懊惱似得。

    我撇了撇嘴,不過心中也能感覺得到高冷哥的靈魂十分激動,就好像是心髒在跳動似得。

    "叩叩叩!"我敲了敲門。

    此時門後毫無動靜,仿佛死寂一般,隨即我等了一陣,又敲了三下。

    "你是誰啊,這麼晚到這里來還想開門,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這個時候我的右邊忽然走過來一個人,頓時將我嚇了一跳。

    這是個滿臉皺皮的老人,他身無二兩肉,就好像全身只有骨頭似得。皮膚皺起,將骷髏骨頭給露出來了。此人一副風燭殘年的樣子,我懷疑就算是一陣風會不會將他吹倒。

    而且在他身上,看不到燈火,就好像是一只已經被吹滅的燭台。

    不過他身上有著一件已經淡到看不見顏色的僧袍,頭發也是貼著腦門的一層,在他有著一串已經紅的發黑的金剛菩提,不停的捻動,明顯是個僧人。

    "我來找圖巴斯上師,請問老人家是否知道這位上師。"我說道。

    在藏族,僧人之中最為崇高的稱號就是上師,听到我這麼稱呼,那老人頓時眉開眼笑。隨即將手中正在捻動的菩提戴在手上,然後單手豎起。

    "喇嘛欽......"老僧口中低低說著。

    剛才在城內的時候也有著許多僧人口中誦讀這句話,喇嘛就是上師的意思,欽是說明了,覺知的意思,這句話是求上師給自己無上的加持。將自己的情緒分享給上師,無論是高興還是悲傷。

    僧人這里的上師,就是指一切擁有佛法僧完整三寶的一體,也稱呼佛為上師。

    "既然是這樣,那我就帶你進去吧。"

    老僧隨即輕輕在這門環上叩了三下,然後輕輕說道︰"請開門。"

    叩!叩!叩!

    三下敲門聲,就像是暮鼓晨鐘般在我心中敲響,我的靈魂都好似被震動了一下,簡直就好像是在我靈魂中的一道霹靂。

    這是用靈魂敲響的叩門聲,簡直就像用靈魂在詢問,那老僧似乎也因為這聲音被點燃燈火。

    我的靈魂之中,有一處被塵封已久的地方,忽然出現一座石燈。這燈已經化為一道石頭,但此時在敲門聲下,竟然緩緩剝落。

    "吱呀!"

    這扇木門緩緩打開,然後從中走出一個青年僧人。

    "喇嘛欽......"他低聲念道,隨即對著老僧行禮,老僧也微微行禮。

    "這個人要進去找人,你就帶他進去一下吧。"老僧說道。

    "是。上師。"那青年僧人答道。我頓時訝然,這僧人中口中的上師,乃是堪比諸佛菩薩的,沒想到老僧竟然到達這個地步。

    不會吧!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