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十四章消失的糯米粉

第十四章消失的糯米粉

    萬幸,上天保佑,小米真的還活著。

    很難想象如果小米真的死了,我以後會背負怎樣的傷痛和愧疚,也很難想象在那樣的愧疚中,我能不能輕輕松松的活下去。

    可能有的人覺得我矯情,畢竟小米在很久前就死過一次,它就只是一頭小鬼罷了。

    但我卻不這麼認為,小米雖然只是一只小鬼,但在那種危險的情況下,它選擇了留下來救我,而不是逃跑。

    而想起在八堡村那會兒,那幾個大學生。

    有時候真的是那句話,人不如狗。

    我抱著小米哭了一會兒,然後松開它,擦了擦自己的眼淚,看著一面木訥的小米,有些苦澀的笑了笑,"也對,你也沒有情緒。"

    說完我就有些傷心了,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

    這時候我忽然發現小米原本木訥死寂的眼眸中竟然帶著一絲柔意,它竟然伸出手來摸了摸我的臉,雖然冰冰的,但卻讓我感覺到了一絲溫暖。

    正當我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房間的門被人給推開了,就看到周小蠻的手里端著一鍋熱騰騰的不知道什麼東西走了進來,看到我,也笑了起來,"說你傻你還真的是傻,怎麼會用那麼危險的符咒,即使是我,用了那七星神咒經,都會暈厥過去,還好這次我和師伯來的正好,不然等你喊出急急如律令的時候可就真的晚了。"

    我看著周小蠻的臉,不知道怎麼的就想起了剛才我做的那個噩夢,夢里的周小蠻似乎是為了保護我而死的......

    我搖了搖腦袋,想著應該是正好看到穿著道袍的周小蠻,然後那時候正好覺得小米是因為我而死的,所以才會做出那種毫無根據的夢吧。

    見我不說話,周小蠻把那鍋熱騰騰的東西放在我旁邊的桌子上,然後坐到我身邊,開口說道,"對了,你那七星神咒經是誰教的啊。我之前在洪雅見到你的時候你可什麼都不會啊,這才幾天,你竟然都會七星神咒經了,還差點殺了雨女!"

    我這才恍然大悟起來,說起來那所謂的七星神咒經,是我在極其憤怒的時候,自動浮現在我腦海里的,我怎麼都想不出合適的理由去解釋,就對著周小蠻開口說道,"我說我是自己領悟的你信嗎?"

    "別逗,你以為你是張天師嗎?還自己領悟。"周小蠻白了我一眼,顯然不相信我的話。

    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時候人就是這樣,你越是說實話,對方反而越不相信你。

    過了一會兒,周小蠻又湊了過來,開口說道,"真是你自己領悟的?"

    "千真萬確。"我再一次開口說道。

    周小蠻有些神神叨叨的看了我一眼,"難道說你上輩子的記憶忽然甦醒了?听我師父說,佛教的高人都能夠轉世,但沒听說過兵解的道家人也能轉世啊。"

    "什麼上輩子啊。"我一邊反駁著周小蠻的話,一邊卻又想起了之前高冷哥和月經哥說的話,或許,我真的有上輩子也說不準......

    "算了算了不說了,這是我師伯熬得補氣固元湯,你這次精血耗損的厲害,差點就死了,這沒有十天半個月是補不回來的,所以得喝這個。"周小蠻說著,把桌子上的那鍋熱騰騰的湯遞了過來,然後笑了笑,"喝完就睡覺吧,我就不打擾你了!"

    周小蠻站起來後,對著小米開口說道,"小米,走!"

    小米馬上從我的床上跳了起來,蹦蹦噠噠的跳到了周小蠻的身邊,見周小蠻要走了,我趕緊開口說道,"小蠻!"

    "嗯?"走到門口的周小蠻有些奇怪的轉身看著我。

    "如果,我是說如果......"我沉默了一下,還是問出了口,"如果有一天我遇到危險了,你會用你的生命來救我嗎?"

    "怎麼可能,傻大個,我的命多值錢,如果真有那天,我肯定有多遠跑多遠!"周小蠻閃爍著眼楮,開口說道。

    我點了點頭,開口說道,"記著你今天的話,有多遠跑多遠,這種別人為了保護自己而死的感覺太難受了,我真不想再嘗試第二次了。"

    "行了,你別多想了,喝完就睡覺吧。"周小蠻說完這句話後,就轉身出門了。

    我看向那碗補氣固元湯,雖然看起來紅彤彤的,但我還是端起來一口氣給喝下去了,有點多,喝的我差點吐出來。

    喝完後,沒多久,一股困意又涌了上來,眼皮就像是山一樣沉重,我又昏死了過去。

    等再次醒來的時候,大洋已經不在身邊了,我從床上坐起來,這時候已經不像上次醒來的那麼虛弱了,甚至感覺自己的身體里充斥著強大的力量,感覺自己都快要熱的出汗了。

    我趕緊從床上爬起來,拉開窗簾一看,已經是早上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我推開門走了出去。

    這是一個規模和小客棧差不多的院子,我走出來,正好看到大洋坐在院子里的木椅上,閉著眼楮不知道念叨什麼。

    正當我想要去大洋那的時候,我的衣角被人扯動了一下,我看了下,是小米。

    都說小鬼有靈性,誰對它好,它肯定會加倍的對人好。

    果然不假。

    我伸出手去抱起了小米,把他放在我脖子上後,這才朝著大洋走去,見我來了,大洋也睜開了眼楮,看著我,開口說道,"醒了?"

    "你那天去哪了?咋我醒來的時候沒看到你。"我對著大洋開口說道。

    大洋笑了笑,"我看到髒東西要來害你,當時起來去阻攔它了,結果它轉身就跑,我馬上跟出去了,沒想到那髒東西的道行挺深,竟然把我給弄鬼打牆了,我轉了好久,也不知道咋的就睡過去了,醒來就到這了。"

    我听完大洋說的,也愣了下,看來大洋也是周小蠻和她的師伯給救過來的。

    只是不知道在我們暈過去的這段時間里面到底發生了什麼,束河古鎮里面的那些糯米粉是誰撒的。

    如果是周小蠻和她師伯的話,當時為什麼不叫醒我?

    這些問題也只能等周小蠻來了才能問他了,我對著大洋開口說道,"下回你要亂跑,記得要叫醒我,可別自己走了。"

    "不是我不叫你,而是你小子根本就叫不醒,當時要是再叫你,那髒東西可就跑了,所以我情急之下才會追出去。"大洋沒好氣的開口說道。

    我愣了下,最後嘆了口氣,"還好這次大家都沒有出事。"

    "你可差點就出事了,真不知道是哪個老王八教你的道法,就你這修為,想用七星神咒經,也不怕被天雷給劈死!"這時候從閣樓里響起一道聲音。

    我想起來這聲音就是之前把我吼醒的聲音,轉過頭去,正好看到了一個留著羊角胡子的道士站在那兒,看我的表情有些不太和善。

    說來也怪,這道士的樣子雖然看起來有些年紀了,但卻一點兒也感覺不出來老氣,反而那雙眼楮是漆黑色的,就跟剛出生的嬰兒似得。

    我自己照過鏡子,不管是我,還是其他人,眼楮都是帶著點褐色的,很少看到這種純黑色的眼楮。

    "小子孟浪了。"我知道那老道士是為了我好才這麼說的,當即開口道歉了起來。

    "這些暫且不論,我有個問題想問你。"老道士開口說道。

    "前輩請問。"我開口說道。

    "你可知道束河古鎮那一層來得快,去的也快的糯米粉是何人所為?"老道士目光爍爍的看著我,開口問道。

    ps:

    第二更,還有一更~~下一更下午五點鐘。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