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新書通告 活人禁地()

新書通告 活人禁地()

    說實話,當我確定自己要開新書時,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不因為別的,因為在活人禁地完本的期間,我無數次的想著是不是要放棄寫書,畢竟這個職業太累,承擔著數千,乃至上萬讀者的期盼,我的肩膀,扛不住,當然,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就是,活人禁地的起點,太高了,我怕新書追不上,這樣就會有人覺得我燈草寫書是越寫越回去了,丟份兒,我是個好面兒的人,所以有時候甚至還會想過偷偷摸摸的開一本,這樣撲了就銷聲匿跡,火了就說自己是燈草,多好。

    但我最後還是覺得寫這本該死的新書。

    不因為別的,就因為有讀者告訴我,再高的成績,終究是拿來突破的,如果自己都沒有勇氣和信心去突破自己,那還有誰能給自己這份勇氣呢?

    不因為別的,就因為還有人在等我,只要還有一個人在期待著我動筆,那我動筆就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情,畢竟這書不僅僅是屬于我的,也屬于你們,他們的,活人禁地如此,我相信這本新書依舊也會如此。

    不因為別的,就因為我覺得我行,反正必須是要有個人贏得,那為什麼不能是我呢?

    我不是一個矯情的人,準確的說,我甚至有點兒冷血,所以我並不想就心情這事兒嘮嗑太多,這樣大家也都覺得歪膩,膈應了,接下來我們聊聊新書吧。 o m

    過了兩個月,總算是把這該死的新書開頭寫出來了,說實話,在寫活人禁地的時候,迸發出很多奇怪的想法,很消極,很黑暗,也很反人類驚悚,不適合活人禁地那種大範圍,我就強忍著沒寫,這也是為什麼活人禁地越到後面,劇情越明朗,也越是逃脫黑暗,因為我想把這一整本活人禁地書中所積累的黑暗想法這回統統都給塞進新書里,這絕對是一本超乎想象的書,不好看你來打我!(反正也打不到~)

    這也是我唯一一本寫了大綱的書,說實話,在寫大綱的時候,我腦子里的靈感特別多,特別足,甚至可以奢侈到讓我瞎揮霍的程度,我知道,這些靈感全都是在寫活人禁地的時候所遺留下來的那些混蛋想法。

    好了,廢話不多說,新書叫《天師秘錄》站內搜索一下就能搜到了。大家可以支持一下~

    下面是新書試讀。

    ---------------------------------------------------------------------------------------------------------------------------------------------------------------(超長的分割線)----------------------------------------------------------------------------------------------------------------------------------------------------------------

    我和他是在一個道家論壇上認識的,我是那個論壇的版主,因為經常灌水的緣故,我也算是小有名氣,他是通過我們論壇另外一個版主聯系到我的,意思就是,問我有沒有興趣听他講一個故事,然後把這個故事給寫出來,版權歸我,只要發他一份當作紀念就可以了,當然,他會給我潤筆費,听樣子,好像還不少。

    估計是怕我覺得他是騙子,他還特地找我要了銀行賬號,當時就給我轉了十萬塊的定金,說是等我寫出來給他看完,他滿意後,再給我轉剩下來的潤筆費!

    當時我也缺錢,二話不說就拍板答應了,他說這故事有點長,網上說不明白,讓我自己定個地方,他請我吃飯,邊吃邊談。

    兩天後,我們在我們這市中心的一家西餐廳踫面的。

    確定我就是他要見的人後,他過來頗為禮貌的和我自我介紹,說他叫王法,很高興認識我。

    這時候我才開始正面打量起面前這個叫王法的男人來,身高一米八左右,留著中短發,穿著一身棗紅色的唐裝,手上提著一串用紅線穿起來篆刻著藏文的純金佛珠,手指上還戴著個大大的玉扳指,腳上踩著老北京那種風味的布鞋,穿著打扮古聲古色的,像是北京那片兒的頑主,挺有意思。

    說實話,見面前,我還怕他是個騙子,但見面後,我就沒有這方面的擔心了,首先,我的確沒啥可以被騙的,沒必要拿十萬塊錢來釣魚,然後就是,他看起來太…怎麼說呢,就是那種,人畜無害的感覺。

    坐下來後,他小心翼翼地把自己手里的那串純金佛珠拿下來,放在桌子上,又從自己的兜里拿出一塊紅布壓在那佛珠上,這才像是松了一口氣,看著我,開口問了我一些問題,問題天馬行空,毫無痕跡可循,而且他的樣子很輕松,似乎並不是很在意自己問題的答案,只是單純的吧問題問出來罷了。

    問了大概有十來個問題,他這才點了點頭,那雙眼眸這時候也開始變的明亮起來,他看著我,開口說道,“我看過你寫的東西,挺喜歡的,你知道米城嗎?”

    “米城?”我忽然想起來,那可不就是我們省會嗎?連忙點頭說道,“我知道,那的木棉花好看,”

    “故事就是在那開始的。”王法喝了口水,開始緩緩講了起來。

    我一開始並沒有抱太大的期望,只覺得這是個有錢人在消遣自己呢,自己就當是听個故事,回頭再敷衍著寫點東西出來算了。

    听著听著,我開始有些動容起來了,不停的詢問他一些細節方面的問題,听到後面,我連飯都忘了吃了,只顧著听了,說實話,我甚至懷疑這根本就不是一個故事,而是面前這個叫王法的男人身上真實發生過的事。

    但這些如果事真的,那也就是說,我原本的世界觀,根本就是個笑話,但這如果不是真的,那才是真的怪事!

    這故事很長,這之後的半個月,我們每天下午和晚上都會見面,他講,我听,偶爾問一下細節,等故事徹底講完的時候,我們兩個人都松了一口氣,顯然,我們都沒想到自己會花這麼多時間去弄這個。

    一直到他說完,我合上了筆記本,問出了這些天,一直壓在我心頭的問題,“所以,這些事情是真實發生的嗎?那個地方,真的存在嗎?”

    王法並沒有正面回答我的問題,而是一張寫了郵箱的紙條,對著我開口說道,“寫完後,把文檔發給我,我會把尾款給你結算清楚的。”

    “介意我把小說發到網上去嗎?”我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

    “你發吧,反正沒人信。”王法笑了下,離開了,臨走前送了我一塊羊脂玉。

    那之後,很長的一段時間里,我都在整理他說的那個故事,梳理里面的東西,越是梳理,我就越是不敢確定這只是單純的一個故事。

    我想了想,還決定把他說的故事,用第一人稱的手法寫出來,至于書名,我也想好了,就叫……

    《天師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