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十六章黑貓之死

第十六章黑貓之死

    我搖了搖頭,把自己心里亂七八糟的情緒給甩出腦子外面,周小蠻又不是我的誰,干嘛要患得患失的。

    既然那個老道士說這里是安全的,我也不用考慮著出去了,在這里等高冷哥來找我是最好的選擇,現在的局勢有點亂,听那老道士說,參與在這事情里面的人有很多,那個想害我的人,金婆婆,連雨女這時候都牽扯進來了。

    最關鍵的是,不知不覺我已經來了麗江好幾天了,身上這減掉的陽壽也不知道應該怎麼才可以弄回來。

    亂糟糟的,我總算是知道了個人能力是多麼重要了。

    之前在我工作的地方也是這樣,滿腦子亂糟糟的,但在成都八堡村,有月經哥和高冷哥帶隊,事情就有條不紊多了。

    看來還是得等高冷哥過來,也不知道月經哥會不會過來。

    我又想起了之前周小蠻說的,月經哥的脖子里有紅毛,心里又有些打鼓,月經哥為什麼要把之前的故事給扭曲掉?如果他來的話,我一定要問問他。

    這時候大洋也不知道從哪里找了兩瓶啤酒,丟給我一瓶,開口說道,"你小子在這傻乎乎的想什麼呢?"

    我把啤酒給咬開,喝了一口,"你不知道的事情,你說我這陽壽還能補回來嗎?"

    "補不回來你也賺了,你想想,你都已經拿到兩百多萬了,這尼瑪,這筆錢給我,我都要試著要不要死一下了。"大洋沒好氣的白了我一眼,開口說道。

    我白了他一眼,"有點德行好把,你現在可是有道行在身上的人,你們這種人最容易賺錢了,現在有錢人多,傻乎乎的,好騙。"

    大洋嘆了口氣,"說的也對,不過我這業務還沒開通成熟,你是不知道我師父,寧願窮死餓死,也不會拿自己的本事去換錢,好幾次我都想著是不是直接走人得了,如果不是他真的有一點本事的話,我現在肯定自立門戶去了。"

    "你看你,目無尊長,生在古代絕對是一個欺師滅祖的家伙。"我白了大洋一眼,開口說道。

    這時候大洋也開口說道,"我看我們是危險了。"

    "為什麼這麼說?接下來不是只要等到我要等的人和你的大師兄來,就可以了嗎?"我疑惑的開口說道。

    "你是真傻還是假傻啊!"大洋朝著我翻了翻白眼,"你想啊,那老道士因為忌憚那個要害你的人,不敢出手,這是不是意味著那老道士沒對方厲害,那你說這地方能擋得住人家嗎?反正我師兄最早也是明天到,你那個朋友應該也是這樣,那麼今天晚上就難熬了,難保那鬼東西晚上不會打上門來。"

    我深吸了一口氣,"應該不會這麼快就找過來吧。"

    "你說呢,連周小蠻和那老道士都可以輕而易舉的找到你,像那些早就已經算計好你的人估計分分鐘就能找到你,玄學在找人這方面還是很準的,尤其是,對方還和你有瓜葛。"大洋笑嘻嘻的開口說道,就是那笑容有點冷。

    我倒吸了一口冷氣,開口說道,"那照你這麼說,對方很快就要找上門來了?"

    大洋點了點頭,笑容有點苦澀,"我估計是這樣的,如果我是那個要害你的人,肯定不想事情牽扯的太麻煩,越早弄死你就越快的把事情給結束掉。"

    我換位思考了一下,的確是如此,如果我是那個人的話,也想要快點把自己給弄死,不能像上次那樣,都已經快成功了,結果讓月經哥幫我把那個局給解了。

    越想我這心里就越是擰巴,這是什麼事嘛,咋弄得我現在不尷不尬的,也是自己傻,當初啥都沒計劃,竟然直接就來雲南了。

    而且竟然還沒找月經哥和高冷哥,真以為自己一個人能解決事情啊。

    我就開口說道,"那現在應該怎麼辦?"

    大洋嘆了一口氣,"你問我我也不知道啊,難道我們還要反打上門,來個永絕後患?以我們現在的實力,想要和對方相抗衡簡直就算不自量力,所以現在最好的辦法也只能留守在這里,見招拆招了,這也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了。"

    我听大洋說的絕望,這心里也怪不是滋味的,還是我把大洋給拖進這渾水里面的,忽然我想起了什麼,開口說道,"對了,上次那個鬧鬼的別墅,後來你解決了嗎?"

    "解決了,畢竟秀秀也是我們高中時候的同學,我不忍心讓她失去理智徘徊在那鬼地方,永世不得超生,對方也是夠狠毒,為了將里面的鬼怪養的更狠毒,竟然用尸油把整個房子都涂抹了一遍,全都是那種百年以上的老尸才能有的陰毒尸油,也不知道那家伙去拆了多少人的祖墳。"大洋開口說道。

    我有些不太相信的看著大洋,開口說道,"別逗,你有那道行?請的你大師兄來的吧。"

    說完,我頓了頓,"而且事先你肯定聯系了那別墅的主人,收了錢,不然你不可能去的。"

    大洋听我說完,臉色都變了,我就知道我自己猜中了,這小子這輩子就鑽錢眼里面去了,沒有利益的事情絕對不會去做,恐怕這世界上也就只有我才能一點錢不用花讓他來幫我了,小時候,就連他爸,讓他干點事情都得給錢,不然打死不干。

    我笑了笑,"不管你收沒收錢,倒是做了一件好事,畢竟秀秀是我們的朋友,她死的原因我們沒有辦法插手,但別人這麼褻玩她死後的靈魂,可就有些過了。"

    大洋點了點頭,開口說道,"我也是這麼想的,算了不說這個了,你和我說說你之前遇到那高人的事情唄。"

    我張了張嘴,正打算說,但很快就想起來,這其中牽扯了一些月經哥的往事,就這麼貿貿然說出來不太好,就對大洋開口說道,"那事情有點復雜,不是我不告訴你,我得經過當事人同意才能說,畢竟鬼知道有沒有什麼忌諱,別人幫了我,我總不能不尊重人吧。"

    大洋笑了起來,"成了,等什麼時候你想告訴我的時候就說吧,現在你給我說說那個周小蠻唄,說實話,那小妮子我還真挺感興趣的,很久沒見過這麼有意思的小妞了,你這小子如果真沒興趣就別耽誤人小女孩了。"

    我張了張嘴,看著似笑非笑的大洋,最後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歡她......不過剛才你說介紹她給你的時候,我心里挺難受的。"

    大洋錯愕的看著我,"臥槽,這不就是喜歡了嗎?而且比當初你喜歡秀秀還要更喜歡一點,當初你還和我約好回頭我找個漂亮的,咱們換著玩呢,現在只是讓你介紹下,你就舍不得了。"

    "滾,我什麼時候和你說的換著玩。"我白了大洋一眼,這小子就知道詆毀我。

    "那這樣吧,既然你對周小蠻有意思,那你就先和她處著,我給你兩年時間,兩年內你要沒啥進展,可就別怪兄弟我橫刀奪愛了。"大洋輕輕的笑了起來。

    我看著大洋,嘆了口氣,開口說道,"抱歉。"

    "道啥歉啊,咱兄弟不至于。"大洋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剛想說什麼的時候,一聲淒厲的貓叫聲從外面響了起來,我愣了一下,和大洋兩個人面面相覷。

    這時候從圍牆外面丟進來一只明顯已經變得干癟了的貓尸,我看了下,竟然是那條禿了半邊身子的黑貓。

    ps:

    因為馬上就要寫到烏山鼠王墓了,這場景主要是在山林里,我只去過森林,還真沒進山林里面看過,所以今天就和幾個朋友去山里面走了一下采景,一直熬到晚上再走夜路回來,體會一下山路夜路的感覺,七點多才回到家,所以第一更慢了點,沒及時提醒大家,抱歉,今天三更不會少,還差兩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