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章總有些東西比生命更重要

第二十章總有些東西比生命更重要

    我快速的沖進白沙古鎮後,也找到了我白天住的那個院子,院子看起來和我白天看到的並沒有什麼不一樣,我深吸了一口氣,走了過去,把門給推開。

    院子里很安靜,或者說是寂靜,一點兒聲音都沒有,很快我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因為白天我和大洋兩個人埋黑貓的那個地方,土竟然被人給挖了。

    我過去看了下,土里面的黑貓已經不知所蹤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已經開始察覺到事情開始朝著不好的方向發展了。

    而且那個不好的方向,偏偏卻又是對我有利的。

    不好和有利這兩個結合在一塊是一個悖論。

    一個讓我感覺憂傷絕望的悖論,我寧願事情是朝著不好,且對我不利的方向發展。

    我無力的坐在院子里,看著夜空中的毛月亮,張大了嘴巴,想要大聲嘶吼將內心那種不滿和憋屈揮發出來。

    但卻發現自己根本就喊不出聲來,只能無力的坐在原地,瞳孔中再也沒有一絲色彩。

    又一個,又一個因為想要保護我而死的人。

    為什麼,為什麼老是要這樣?

    力量,力量,我需要更強大的力量。

    強大到任何人都不敢輕易的算計我的力量!

    我頭一次這麼劇烈的想要得到力量。

    我死死的拽進拳頭,不甘的用拳頭捶打著地面,渾然不顧上面已經粘滿的血液。

    好吧,讓我們把時間進度條捏住,再將時間倒轉。

    在王盼轉身走後,大洋笑著再一次轉過身來,將自己的手放在褲兜里,臉上掛上了滿不在意的吊兒郎當笑容,他伸出手來摸了摸自己的腦袋,旋即臉上那吊兒郎當的笑容開始慢慢的收斂,最後變成了帶滿苦澀的笑意,"雖然很不樂意,但似乎,我還真的要當你兒子了。"

    說完大洋走進了剛才離開的院子,將留在院子中的那個鐵鏟拿了起來,開始快速的挖起地面來,很快,那剛才被埋進去的貓尸被大洋給挖了出來。

    看著那遍布瘡痍的黑貓尸體,大洋笑了笑,"哥們,咱們看來要一起旅行了。"

    他轉身回到了房間里面,找到了個編織袋,然後將那黑貓的尸體給裝進了編織袋里面,扛著編織袋朝著外面走去。

    麗江的天氣很怪,晚上冷的要死,白天又熱的要死。

    大洋抬起頭看看了下有些火辣的太陽,伸出手去遮了遮陽光,最後笑了起來,"我真雞巴是瘋了。"

    說完大洋直接扭頭就走,臉上沒有帶上一點兒的遲疑。

    走出白沙古鎮後,他直接走上了玉龍雪山,在玉龍雪山上爬了一會兒後,到了一個叫作東巴神國的地方,看著東巴神國那幾個字,大洋也笑了起來,"選擇神國當作我的葬身地,我也算是我們正一道這一輩里面比較杰出的人了。"

    說完大洋直接將編織袋打開,把里面的貓尸給拿了出來,將自己剛才用剪子剪開的肚子撥開,看著里面那些密密麻麻的蛹。

    他伸出手去將那些蛹給掏了出來,等把那些蛹都給擺在地上後,看著地上那密密麻麻的蛹,"既然一只貓的內髒不夠你們孵化出來,那麼算上我呢?"

    說完,大洋直接從自己的包里拿出一把軍刺,劃開了自己的手掌。

    鮮血啪嗒啪嗒的落在地上那些白蛹上,這時候奇怪的一幕發生了。

    原本粘滿了鮮血的白蛹應該是紅色的,但那些鮮血落在白蛹上似乎並沒有出現什麼,又或者說只能存在一會兒。

    馬上就被那些白蛹給吸收了。

    那些白蛹開始發出 吧 吧的聲音,不一會兒,就有無數個白蛹中出來了一條條細長的宛若頭發的金絲出來,那些金絲好像擁有生命一樣,在冒出頭後,竟然開始不停的扭動起來。

    大洋臉上的笑意也變得更加的詭異起來,他深吸了一口氣,用力捏了一下自己的手掌,鮮血更快的落下去,那 吧 吧的聲音響的更加密集起來。

    越來越多的金絲從白蛹中出來,扭動了一會兒後,竟然飄在了空中,就好像是被風吹起來一樣。

    "去吧,叫來你應該叫的人,告訴他,我在這里等他!"

    因為流失了過多的血液,大洋的嘴唇都開始有些發白了,他喝了口放在包里的葡萄糖水,這才感覺好了很多。"傻逼,這回我們可就拉扯平了,只是有些不甘心啊,憑什麼直到最後的最後,我都還吵不過你!"

    他伸出手來擦了把自己的眼楮,"我還不想死,我有太多的東西還沒見過,我師父說過,要帶我去西藏佛國為我求一把神兵利器,他說過要帶我乘著一葉扁舟去海外找蓬萊仙島,他和我說過,一起去昆侖找仙境,他還說過......"

    說到一半,大洋的聲音開始有些咽哽起來,"我真的不想死,我舍不得我師父......"

    他用力的擦了一把自己的眼楮,這時候他的眼神也開始有些鑒定起來了,"但你才是我最重要的人,你一直問我為什麼去當和尚,不繼續讀書,他媽的,我也得讀得起啊,我爸被高利貸的人弄死了,我媽跟著一起走了......"

    "那時候我以為所有人都離我而去了,但是你沒有......"大洋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卻吸了一鼻子的鼻涕,以至于讓他自己都被嗆得咳嗽起來。

    他又擦了一把眼楮,"真雞巴不爭氣,我已經告訴自己了,不準哭,但這時候還是哭出來了。"

    "好好活著,代替我活下去。"大洋站了起來,這時候他已經不再流淚了,他從自己的背包里面拿出一堆符,然後在自己的周圍開始將這些符給擺弄起來。

    這時候有幾個騎行玉龍雪山的人路過,看到這詭異的一幕,都不由得愣了一下,大洋卻似乎什麼都沒有看到一樣,依舊一絲不苟的將自己手里的那些符開始慢慢的放在應該呆著的地方。

    而且怕被風吹走,每放下一張符,他都會用石頭把那符給壓住。

    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當大洋將最後一張符給擺在應該放的位置上去的時候,他冷笑了起來,"既然已經決定要死了,那麼干脆就拼到底,既然想害我大洋的兄弟,就得拿命出來賭!"

    這時候時間已經到了晚上五點了,山上騎行的人越來越少了,到後來,半個多小時都沒有見過一個。

    很快,黑夜降臨了。

    看著夜空中高掛著的那輪毛月亮,大洋朝著山下看去。

    從他這個角度往山下看,他已經看到一群黑霧開始慢慢的從山腳下往山上彌漫上來,帶著嗡嗡聲,這是大量昆蟲飛行所帶動出來的聲音。

    而在這時候,出現這種昆蟲就只能用一個方法去解釋了,金婆婆已經發現這里了。

    大洋開始有些放肆的笑了起來,"人活在這世上,總有些東西是比自己的生命還要重要的。"

    他隔開自己另外一只手,等到手掌上布滿血液的時候,一把將這個布滿血液的手掌印在了自己的胸口,"雖然我清楚以我的道行不能對你們做什麼,但,我總不能白死吧,我大洋可不是一個好相與的人!"

    這時候蟲子煽動翅膀所產生的嗡嗡聲開始更加的強烈起來,似乎空氣中都帶著一絲陰冷的氣息,一股令人作嘔的蠱蟲臭味。

    他將自己手掌上的血液一甩,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手掌上甩出的那些血液將周圍所有的符都撒到了,那些擺放出來的符在黑夜中都發出了淡淡黃光。

    "抱歉哥們,兄弟我要先走一步了!"

    ps:

    第二更,寫這章廢了不少功夫,首先我在猶豫,因為嚴謹的第一人稱是不允許第三視角出現的,但我還是決定要寫,因為我覺得一本書不能只圍繞著主角來寫,在主角看不到的地方,會有更加波瀾壯闊的事情發生。抱歉,原諒我的任性,以後不會出現第三視角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