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一章怒目菩薩

第二十一章怒目菩薩

    夜空中高掛著的毛月亮依舊還在散發著微弱無比的光芒,我不知道自己捶打了幾下地面,最後我無力的看著自己滿是鮮血的手掌,深吸了一口氣,我已經感覺不到疼痛了,但這時候我卻反而冷靜下來。

    在這里自怨自艾的等下去,只能讓本來就已經壞了的局面變得更加壞,與其呆在這里,不如尋找機會,看看能不能救到大洋。

    我不清楚這時候金婆婆和那個想要害我的人是不是已經找到大洋了,但我現在不能這麼像烏龜一樣萎縮在這里瑟瑟發抖,我需要做些什麼。

    我將大洋給我的那塊能夠隱藏自己氣息的符給拿了出來丟在地上,旋即深吸了一口氣,朝著屋里面走去。

    不管我現在內心是多麼的無助,我也必須要走出正確的一步。

    而現在正確的一步就是找到高冷哥。

    但我走到自己之前睡過的那個房間門口的時候,我又有些猶豫了,萬一高冷哥來了,也不是金婆婆和那個人的對手怎麼辦?

    那我不是還害了高冷哥嗎?

    我伸出去的手又縮了回來,有些不敢繼續推門了。

    不能找高冷哥,這時候我只能讓自己吸引那兩個人來,不能在讓別人因為我而死了。

    我已經嘗試過兩次那樣的滋味,我不想再嘗試第三次了。

    永遠不要,那種刻骨銘心,仿佛用刀子在你內心扎著的感覺,我不想要在體驗到第三次了。

    我默默的把自己想要去推開門的手給縮了回來,重新回到了院子里,看著安靜的躺在地面上的符,臉上也帶上了淡然的笑容。

    來吧,讓我在死之前看一看,究竟是誰想要害我。

    至少讓我死的明白一點不是嗎?

    這時候我的內心竟然沒有了哪怕是一點點的恐懼,似乎生死已經完全被我拋擲在腦後了。

    或者說,這時候對于我來說,死亡才是一種解脫。

    與其這麼苟延殘喘的活下去,拖累更多的人,不如死了,一了百了的死了才更好不是嗎?

    至少這樣死的就只有我一個人。

    我開始後悔了,後悔自己之前為什麼要尋求保命的辦法,如果自己那時候沒有去成都,沒有給自己續命的話,那大洋就不會死了。

    大洋因我而死的啊!

    我紅著眼眶,感覺自己的血液都在劇烈的涌動著,似乎連我自己都能夠感覺到自己身上血液流動所發出的刷刷聲。

    憤怒,悔恨,絕望,不甘,一切的負面情緒充斥著我的腦海。

    我甚至想要一頭撞死在這院子里。

    你們不是想要我的靈魂嗎?那我就讓你們什麼都得不到。

    但我又害怕,害怕大洋還沒有死,那樣如果我死的話,他們可能會拿大洋泄憤。

    而且如果現在大洋沒有被找到的話,我這麼貿貿然的死了,也依舊會拖累大洋。

    我忽然笑了起來,"哥們,如果你真的死了的話,那我們黃泉路上有個伴,如果你還沒死的話,以後清明節的時候記得給哥哥上柱香。"

    說完後我愣了下,苦澀的笑了起來,"也對,那個人看中的是我的靈魂,我們死後黃泉路上可能見不了面。"

    "至少不孤單不是嗎?"我伸出鮮血淋灕的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感覺自己從未如此膽大。

    周圍的寒氣開始越來越濃郁起來,那種冰冷刺骨的寒意讓我想起了我之前在成都八堡村的時候。

    這不是普通的寒冷,而是代表著陰煞之氣的寒冷。

    我知道,他們來了,那些人終于還是找上門來了。

    "呱呱!"一聲宛若嬰兒啼叫的聲音忽然從門外響了起來,我知道,正主上門了。

    果然,門被推開了。

    一直干股的宛若樹枝的手推開了大門,我看到了一個干瘦的老嫗抱著一頭無比肥碩的老鼠走了進來。

    "你就是金婆婆吧。"我看著這個老嫗,笑著開口說道。

    老嫗看著我,愣了一下,旋即臉上也閃過了無比陰狠的表情,"你該死,你和你那個朋友,都該死!"

    "......"我深吸了一口氣,心里還是有些慌了,因為我從老嫗的話中得知了一個信息,那就是她已經找到大洋了!

    大洋在我之前被找到了,我死死的盯著老嫗,"你沒有拿他怎麼樣吧。"

    "桀桀。"老嫗難听的笑聲傳了過來,那雙宛若貓頭鷹一般的眼眸死死的盯住我,"剛傷害我蠱蟲的家伙,都得死。"

    "你殺了他?"我從地上站了起來,死死的盯著老嫗。

    "那又怎樣?"老嫗看著我,宛若樹皮一般層層疊疊的臉也擠出了笑容來,"放心好了,你很快就要陪著你朋友一塊兒去了,你們黃泉路上不會孤單的。"

    "我要殺了你!"我直接抄起放在一邊的鐵鏟,朝著老嫗沖過去。

    老嫗卻不停的撫摸自己懷里的那頭肥碩的有些不像話的老鼠,開口說道,"如果不想要被萬鼠咬死的話,我勸你還是不要沖動。"

    我愣了一下,停在了原地,因為我發現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身邊竟然聚集起了密密麻麻一大批黑不溜秋的老鼠。

    這些老鼠全都密布在院子里,圍牆上,屋頂上,密密麻麻,層層疊疊的,全都死死的盯著我看!

    看到這一幕,我原本已經無比麻木的內心也開始被這驚悚的一幕給嚇得驚醒過來,腦海中的恨意被這劇烈的恐懼給完全鎮壓住了,再也沒有一絲脾氣。

    因為我清楚,我只要再往前一步,別說是為大洋報仇了,估計我自己都要被這些老鼠給啃得骨頭都不剩了。

    我想起了在洪雅森林外圍,唐小彌和梁芬芬那兩具被啃得精光的骨頭,見我停下來了,老嫗也笑了起來,"放心好了,我並沒有殺你朋友,正一道道統的弟子啊,他的精血可是我鼠王的大補之物,我怎麼舍得這麼輕易就讓他死呢,我會養著他,把他當豬一樣養,養的白白胖胖的,每天從他的身上取下血液來喂食我的鼠王。"

    "放了他!"我死死的盯著老嫗,開口說道,"放了他,我任由你處置。"

    老嫗有些玩味的看著我,笑了起來,"憑什麼?你覺得你現在有能力和我們抗爭嗎?"

    我笑了起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背後的那個人應該還想要我的生辰八字吧,那麼就別廢話了,放了我的朋友,我就把我的生辰八字給告訴你。"

    "沒必要了。"老嫗也宛若夜梟的聲音再次發了出來,"有我在,你的生辰八字已經不重要了,我可以用我的鼠王將你的靈魂活生生的從你的肉體中剝離出來。"

    "你!"我死死的盯著老嫗,我沒想到我最大的底牌在老嫗的面前竟然沒有了任何作用。

    "不過......"老嫗看著我,桀桀笑了起來,"如果真要我放過他也可以,你給我跪下,咳三個頭,說你們道教才是邪門歪道,我蠱術為天下玄學正統。"

    我錯愕的看著老嫗,不知道為什麼這時候她會提出來這種莫名其妙的要求,要我跪下,然後說道教不如蠱術?這有什麼?為什麼非要我來說。

    關鍵在于下跪,但很快我就把下跪的事情拋擲到腦後去了,只要能救大洋,別說是讓我下跪,就算是讓我吃屎我都願意。

    我慢慢的將自己的膝蓋松了下來。

    而老嫗看著我,也開口笑了起來,"天師,天師,哈哈......"

    就在我即將跪下來的前一瞬間,一只縴細蒼白的手拉住了我的胳膊,硬生生的將我下跪的趨勢給遏制住。

    冷冷的聲音從我的身後爆發而出,"一個破養蟲的,也敢對我紅鯉照顧的人動手,不要命了嗎?"

    我轉過頭,夜色下的紅鯉,如一尊怒目菩薩。

    ps:

    第三更,通知下明天的更新,第一更早上十點,第二更下午兩點,第三更晚上七點,以後的更新都按照這個來,大家晚安。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