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二章黑色旗袍

第二十二章黑色旗袍

    紅鯉的出現宛若清晨的第一縷朝陽將我面前的黑暗完全驅散,我發呆的看著紅鯉,有些不明白為什麼她之前一直不出現,到現在才出現。

    而在看到紅鯉的瞬間,那老嫗也愣了一下,看著紅鯉,原本臉上已經無比放肆的笑容也瞬間定格,"衛道者?"

    衛道者,這是什麼?我愣了一下。

    紅鯉只是眯著那雙狹長的丹鳳眼看著面前的老嫗,略帶嘲諷地開口說道,"有點眼光。"

    說完,紅鯉縴細的手指松開我的手臂,在空中虛點了兩下,那雙丹鳳眼掃了一眼老嫗懷里的那頭肥碩的鼠王,眼眸中滿是冰冷,"畜生,在我面前安敢放肆!"

    "吱吱吱!"鼠王被紅鯉這麼一吼,發出了一道恐懼的慘叫聲,而周圍那些密密麻麻圍著我的鼠潮在那鼠王這恐懼的慘叫聲後,全都宛若潮水一般退了下去。

    原本有些擁擠的院子在這些鼠潮退去後,瞬間變得空蕩蕩的,讓我一下子沒法反映過來。

    而在鼠潮退出去的時候,那老嫗也慌了,死死的抓著自己懷里那頭肥碩的大老鼠,宛若夜梟一般的聲音從她的喉頭中涌出,"退什麼,戰!"

    鼠王狠狠的咬了一口老嫗的手臂,老嫗吃痛,松手後,那頭堪比一頭小豬大小的肥碩老鼠瞬間消失在我眼前。

    那老嫗有些不甘的看著我和紅鯉,表情有些陰晴不定,她深吸了一口氣,"為什麼?"

    "不為什麼。"紅鯉輕聲的笑了起來,"因為我是衛道者!"

    "正因為你是衛道者,我才要問你,為什麼,值得嗎?"老嫗死死的盯著紅鯉。

    我不知道老嫗和紅鯉之間說的是到底是什麼意思,但我隱隱約約好像听懂了一些,似乎,紅鯉是一個叫做衛道者的身份,正是因為她是衛道者,所以似乎好像不能輕易出手。

    一出手,肯定有什麼難以接受的後果。

    我深吸了一口氣,如果是這樣就可以解釋的通為什麼之前紅鯉只給我報信,卻一直不出來幫我,唯一一次還是上次對上雨女,那一次她也沒有對雨女出手,只是嚇退了雨女罷了。

    我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紅鯉卻轉過頭來看著我,那張精致的臉頰上帶著一絲溫婉的笑容,她伸出手來輕輕的撫摸著我的臉頰,"不要說話,好嗎?"

    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點了點頭。

    在我點頭後,紅鯉轉過身去,原本那笑顏如花的氣勢陡然變得宛若刀鋒一般銳利,她只是冷冰冰的看著面前的老嫗,開口說道,"我走三步的時間,如果你還不打算走的話,那就別打算走了!"

    "別以為你這樣就這麼嚇到我!"老嫗死死的盯著紅鯉,但臉色卻已經有些蒼白了。

    "一!"紅鯉並沒有直接回答老嫗的話,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伸出一只穿著鎏金繡花鞋的腳,輕輕的落在地上,周圍的氣氛瞬間變得劍拔弩張起來。

    老嫗臉色一變,那宛若夜梟的聲音也帶著一絲畏懼,竟然因為緊張,語速加快了許多,"你以為我不知道嗎?衛道人就只能衛道,如若貿然......"

    "二!"而紅鯉就好像根本沒有听到老嫗說話一樣,直接踏出了自己的另外一只腳,在她走出兩步後,我明顯感覺到老嫗的身子一顫,然後下意識的後退了好幾步。

    但老嫗又好像很不甘心一般,她死死的盯著我,"只是一世罷了,這一世他失敗了,還有下一次,你沒必要為了他......"

    "三!"紅鯉直接踏出了第三步,在她第三步即將踩在地上的瞬間,周圍的氣氛瞬間變得冰冷起來,我甚至能夠感覺到那股陰冷的氣息直鑽我的骨頭里面。

    連我都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而老嫗面色大變,話都不說,直接轉身就跑,老嫗跑出去後,紅鯉依舊保持著第三只腳即將踏出去的姿勢,然後慢慢的將自己邁出去的步伐給縮了回來,轉過頭來看了我一眼。

    我這才反映過來,大洋還在她的手里,連忙想要追出去,紅鯉卻在我身後開口說道,"他還沒有死,現在那老太婆就是想用他來引你上鉤,你不死,他不死,你若死了,他必死!如果你想讓他死的話,大可以直接跑出去!"

    紅鯉這冰冰冷的一句話瞬間打消了我想要追出去的心,轉過頭來看著紅鯉,開口說道,"那我現在應該怎麼辦。"

    紅鯉只是淡淡的掃了我一眼,然後開口說道,"半個月內我不會再出現在你面前了。"

    "什麼意思?"我一下子沒明白過來紅鯉到底是什麼意思。

    但紅鯉只是伸出手來點在了我的額頭,輕笑著開口說道,"把自己的命留著,記住了,你的命是我的,別想要為了別人把自己的命送出去,如果你下回還有這種心思的話,我會親手殺死你!"

    我看紅鯉的樣子不像是在說假話,心里就更納悶了,雖然我和她是見過幾次面,但這一次算是我們對話時間最久的一次,我們根本就不算太熟。

    我看著紅鯉,開口說道,"為什麼這麼說?我的命就是我的,我想怎麼揮霍,你管得著嗎?"

    "你會明白的,這是你欠我的!"紅鯉說出這句話後,本就白皙的臉頰變得開始有些變態的蒼白起來,而在她說出"這是你欠我的!"這句話的時候,我忽然感覺自己的心髒好像被人撕碎了一樣。

    怔怔的看著面前的紅鯉,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些什麼。

    而紅鯉則繼續冷冰冰的開口說道,"不該你知道的,就不要去好奇的想要調查,在沒有實力的前提下,知道的越多,只會讓你自己死的更快,就好像上次在束河古鎮一樣,如果不是我引來那兩個人,你早就因為精血耗光而死了,青魚這家伙難道不知道嗎?"

    我發著呆看著紅鯉,開口說道,"青魚是誰?"

    紅鯉似乎並沒有回答我的意思,腳尖一點,直接消失在了原地,我轉了一圈,竟然沒有發現她究竟是從哪里消失的。

    她就這麼驀然的出現在我的面前,嚇走了金婆婆後,又很突兀的消失了,留給了我一個更大的謎團。

    不,與其說紅鯉是給我留下謎團,不如說她這個人就是個謎團,我發現我對她完全不了解,但她對我卻特別了解。

    而且似乎無時不刻都在我的身邊。

    紅鯉?我的記憶里面沒有這個人啊!

    但不知道為什麼,想起來那句我欠她的時候,我卻發現自己的心揪的厲害,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都快要發狂了。

    但現在最好的消息就是大洋還沒有事,听紅鯉說的,現在大洋應該還是挺安全的,只要我不出事,大洋就不會出事。

    就在我松了一口氣的時候,忽然感覺周圍的空氣開始變得粘稠起來。

    "果然如此。"一聲冷笑聲忽然在院子里面響了起來。

    我順著冷笑聲的方向看了過去,看到了一個穿著黑色旗袍的小女孩站在之前黑貓埋得那個坑上。

    見我發現她了,小女孩的嘴角也是勾兌出一股無比陰狠的笑容。

    一瞬間我感覺自己的身體變得冰涼起來,一股酥麻感涌上頭頂,我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卻是發現我什麼都說不出來。

    而這個小女孩竟然對著我笑著張開了嘴,嘴裂開越來越大,最後幾乎是裂到耳根了,整個嘴巴看上去黑洞洞的。

    而她蒼白色的眼眸發出一種暗金色的光,在這個夜里顯得特別的顯目。

    ps:

    第一更~~下一更在下午兩點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