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三章逃跑

第二十三章逃跑

    看到這個小女孩的時候,我就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勁了,顯然這是金婆婆並不打算就這麼把事情給結束了,重新殺了個回馬槍。

    又或者說她已經看出了紅鯉只是外強中干,剛才壓根就沒走。

    不管是哪個理由,都說明現在的我已經陷入了困境。

    我想要跑,但發現自己的雙腿就好像是被灌了鉛一樣,沉重的我根本沒有辦法抬起腿來,只能看著那小女孩嘴巴越張越大。

    我知道紅鯉既然已經和我說了半個月內不會再出現了,那就真的是半個月內不會再出現了,因為我看的出來紅鯉走的很急,她在逼走金婆婆後,臉色都變了,顯然受了很重的創傷。

    這時候如果我落在了對方的手上,那麼不僅僅是我,大洋也沒得救了,我得拖著自己這條命,換來大洋可以喘息的機會,讓才能想辦法把大洋給救出來。

    我深吸了一口氣,不停的試圖想要抬起腿。

    動起來!

    動起來!

    我感覺自己臉上的汗水都要滴下來了,但雙腿卻依舊還是好像固定在那里了一樣,根本就動不了。

    我冷吸了一口氣,用牙齒咬破了舌頭,劇烈的疼痛這才讓我原本仿佛被凍結的身體恢復了直接,我邁開腿直接朝著樓道上跑。

    大門那邊肯定是不能走了,誰知道金婆婆是不是在那,我琢磨著可以跑到樓上,然後透過窗戶跳出去,這白沙鎮這麼大,總能讓我躲起來的。

    見我跑了,那小女孩也不追,只是用那雙駭人的金色瞳孔死死的盯著我。

    我感覺自己的後背一陣涼意,腿上的力氣用的更大了,整個人不要命的沖上了樓道。

    我很快就找到了自己之前睡覺的房間,咬了咬牙,我知道現在自己肯定是扛不過這關了,但如果高冷哥在的話,事情可能還有轉機的機會。

    我就把之前放在房間里面忘記拿出來的包拿了出來,背著包,找到窗戶咬著牙跳了出去。

    可能是太久沒有跳了,從二樓跳下來的時候,我感覺自己的腿崴了一下,生疼生疼的,我瘸著腳,背著包快速的往外跑。

    跑出去一段距離後,我轉過頭去看向我剛才跑出來的方向,就看到一個穿著白色衣服的女人正站在窗口,那雙毫無生氣的眼眸死死的盯著我的方向。

    這又是什麼東西?

    但很快,我就看到從那個窗戶上跳下來一頭渾身已經開始腐爛的黑貓,正是白天我和大洋兩個人埋了的那條黑貓。

    "哇哇!"黑貓開始叫了起來,在夜晚中黑貓的叫聲就跟嬰兒夜啼一般讓人感覺心悸。

    我潛意識里面感覺這黑貓有些不對勁,也不敢過多的停留,直接拔腿就跑。

    "跑的掉嗎?"一道聲音忽然從我的背上傳了過來。

    我愣了一下,轉過頭去,正好看到黑貓那個已經腐爛了的貓頭,嚇得我毛孔都豎起來了,我慘叫了一聲,也不管惡心,直接將那爬上我肩膀的黑貓一把給甩了出去,拼了命的往前跑。

    "現在沒有衛道者了,你跑不掉的。"一道冷冷的聲音從我的身後傳了過來。

    我不管回頭去看,只能拼了命的跑。

    而這時候,忽然一陣密密麻麻的吱吱聲響了起來,我轉過頭去一看,看到了密密麻麻的老鼠都從我剛才跳下來的地方宛若倒下來的麥子一般涌下來。

    形成一股黑色的潮水,這黑色潮水朝著我快速的逼近,似乎不將我吞噬就誓不罷休一樣。

    而在那些老鼠的最前面,就是那頭已經腐爛的黑貓。

    這個場面很是詭異,一頭黑貓帶領著一群老鼠。

    那個穿著白衣服的女人則依舊站在窗口,冷冷的看著我這邊。

    我嚇得連自己腿上的傷痛也好像消失了,速度又快了幾分,我知道這時候如果被逮住了,那可就真的玩完了。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我因為慌不擇路都不知道跑到哪個山溝里面去了,身後的黑貓和鼠潮也都已經消失了,我這才松了一口氣,癱軟的坐在地上,就這麼一跑,已經讓我感覺累死了。

    這時候那被崴了的地方才傳來劇烈的疼痛,因為太黑,我看不清楚具體情況,只能伸出手去摸一摸,一摸也發現壞事了,我的腿因為剛才崴了一下,又加上劇烈的跑動,這時候竟然腫的和饅頭似得。

    一踫,就感到劇烈的疼痛,這時候如果那些鼠潮再過來的話,我絲毫不懷疑自己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希望這時候他們先別來吧。

    我不知道崴了腳應該怎麼治療,不過我之前和大洋來到雲南的時候,已經做好受傷的準備了,所以都買了一些雲南白藥。

    我從包里拿出雲南白藥噴在了腳上,那腫的發燙的腳被雲南白藥這麼一噴,也好了很多。

    我強忍著疼痛伸出手去用力的揉搓著那宛若饅頭一樣的腳,揉了一會兒,感覺不像剛才那麼痛了,我這才嘗試著想要站起來走一走。

    結果我剛站起來,就感覺腿生疼生疼的,整個人又再次癱軟在地上了。

    這可怎麼辦啊,在這鬼地方呆著,遲早會被金婆婆給找上門來不可。

    我這時候忽然腦子靈光一閃,為什麼金婆婆能夠輕而易舉的找到我,也就是說,她有可能在我身上下了蠱。

    我忽然想起來之前在洪山村的時候,那個土司托那個小女孩給我送了兩個藥丸,說是中了蠱的話,可以吃這藥丸,能快速的破蠱。

    但如果沒中蠱,這藥丸吃了無疑就是毒藥了。

    我從包里找出來那兩枚紅彤彤的丹藥,心里忽然就有些煩躁,當時怎麼就沒想起來這東西呢,如果我和大洋當時吃了這東西,金婆婆就追蹤不到我們了。

    配合上大洋給我的那個隱藏氣息的符,我們說不定真的可能熬到明天,等到大部隊到來。

    這時候懊悔也已經沒有用了,時間不可能倒退,每個人都應該為自己的愚蠢買單,我也不例外。

    我深吸了一口氣,將那枚紅色的丹藥吃進了自己的嘴里,我清楚我這是在賭博,如果金婆婆沒在我身上下蠱,而是用了其他辦法,那我這一下吃進去,可真的要死了!

    那丹藥並沒有我想象的那麼苦,反而還有點兒甘甜,我吃下去後,沒多久,就感覺自己的胃在翻江倒海,疼痛伴隨著劇烈的嘔吐感在我的胃里翻滾著。

    在某一個瞬間,那種嘔吐感到達了一個臨界點,我連忙趴在地上開始吐了起來,一開始什麼東西都吐不出來,只能不停的在干嘔。

    但很快,我就感覺有什麼長長的東西在我的喉嚨里面蠕動著,被那東西刺激了一下,我直接稀里嘩啦的嘔吐了出來。

    吐了好一會兒,我這才停下來,看向自己吐得東西,那是一團黑乎乎的不知道什麼玩意兒,在黑乎乎的東西里面,不停的有東西在蠕動。

    好像是蚯蚓,又好像是其他東西。

    蠕動翻滾著,散發出一股令人作嘔的惡臭。

    我見自己的胃里吐出來的是這玩意兒,心里那種想吐的沖動又上來了。

    但這次卻什麼東西都沒吐出來,只能不停的在干嘔著,我甚至把手指頭伸進喉嚨里面了,還是什麼東西都沒吐出來。

    我估計是已經吐完了,一想到自己體內的蠱蟲已經被解決了,我這心情也歡快了不少,就打算去包里拿張紙巾出來擦擦嘴。

    結果我手一伸到包那邊,摸到的不是包,而是一個血肉模糊的小頭顱,粘乎乎的,上面還帶著一些細碎的絨毛。

    ps:

    第二更,下一更七點。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