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四章金禪至

第二十四章金禪至

    我嚇了一跳,趕緊把手拿開,但就在我手拿開的瞬間,那個我摸到的鬼東西一爪子撓在了我手上,把我的手上給撓出了一道血痕。

    我趕緊後退了兩步,這才看到面前的這東西究竟是什麼!

    竟然就是之前在追著我的那頭黑貓!

    而在這頭黑貓出現後,周圍也發出了的聲音,在黑夜中,陡然響起這麼密密麻麻的一大片聲音弄的人頭皮發麻。

    "鼠王蠱!"我驚出了一身冷汗,也不管那只血肉模糊的黑貓了,直接抓起地上的包就想要跑!

    但我剛跑出兩步,就看到我的面前有著一大群饑腸轆轆的老鼠,這些老鼠死死的盯著我,嘴里不停的發出吱吱的聲音,毫不懷疑如果我這時候跑出去,肯定要被這些老鼠啃食的連骨頭都不會剩下。

    我後退了兩步,正想換個方向跑得時候,卻發現周圍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圍滿了老鼠,這些老鼠全都死死的盯著我,我甚至能從它們綠豆般大小的眼眸中看出來一絲渴望!

    它們都在渴望吃我的血肉!

    只要有人一聲令下,我不懷疑它們做不到。

    都說老鼠上街人人喊打,現在我卻是被一群老鼠圍住。

    這時候我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自己被金婆婆給包圍了,這時候我已經根本沒有退路可言了。

    我見這些老鼠只圍著我,並沒有做什麼,就知道它們在等什麼命令,我深吸了一口氣,看著面前的這些老鼠,思考著一會兒有沒有什麼可以讓我自己逃脫的辦法!

    就在這時候,我面前的鼠潮慢慢的分開,弄出一條路來,然後我看到剛才被紅鯉嚇走的金婆婆手里杵著一根拐杖晃晃悠悠的從外面走了進來。

    看到金婆婆的時候,我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你還敢出現?就不怕衛道者出來殺了你嗎?"

    "小子,你連衛道者是什麼都不知道吧!"金婆婆那宛若鷹隼的眼眸掃了我一眼,弄的我後背發涼,她輕笑著動了動自己手上的拐杖,從鼠潮中出來一頭肥碩的大老鼠鑽進了她的懷里。

    "......"我知道這一招是嚇不到金婆婆了,也對,金婆婆肯定比我更清楚紅鯉的底細,連我都清楚紅鯉不會再出來了,金婆婆又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呢?

    "明人不說暗話,這樣吧,我束手就擒。"我頓了頓,眼楮看著面前的金婆婆,雖然她的確長得難看了一點,但起碼也比那些看起來饑腸轆轆的老鼠要好看的多。

    "不過,想要我命的人肯定不止你一個吧,讓他出來,至少讓我死的明白點。"我看著金婆婆開口說道。

    我是沒看到這周圍除了金婆婆外還有誰,也就是說她的那個同伙可能不在這里,那這樣的話,我就還有機會能夠拖延時間,萬一對方答應了讓我死的明白,那就可以拖更久的世界了,在這時候能拖延一點時間說不定能給我弄來一線生機!

    "桀桀,想拖延時間嗎?"金婆婆卻一下子知曉了我內心的想法,但她很是無所謂的捏了捏自己手里的拐杖,開口說道,"那個人你還沒有資格知道,你只要清楚,你的命從現在開始已經不是你的就可以了!"

    我沒想到這金婆婆雖然看起來老了點,腦子動的竟然這麼快,一下子就知道了我的緩兵之計,腦子也懵了,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麼了。

    金婆婆這時候卻笑了起來,"不過說實話,我真不清楚為什麼衛道者會在剛才選擇出來幫你,但我想你應該也不清楚,這問題還是交給我來探索吧,現在唯一清楚的一點就是,衛道者不會再出來了。"

    "也就是說,你現在和甕中之鱉一樣!"金婆婆冷冷的看著我。

    金婆婆這句話直接將我的內心打入了谷底,我發著呆看著金婆婆,完全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了。

    我忽然發現在決定的力量面前再強大的智慧都沒有用。

    別人只要一根手指頭就可以捏死我了。

    "哦,是嗎?"一道冷冰冰的聲音忽然從我左邊的黑夜中傳了出來,听到這聲音的瞬間,我內心的絕望瞬間消失的一干二淨!

    雖然我之前質疑過,這聲音的主人來到這,有沒有能力幫我解決面前的麻煩,但現在在听到這道聲音的時候,我發現我之前的那些質疑全都煙消雲散。

    內心只有一個堅定的信念,他會解決的,他既然來了,就說明他能夠解決所有的麻煩!

    "誰?"金婆婆朝著說話的那個方向看去,看到的卻只是一片寂靜的黑暗,黑暗中有腳步踩在草地上所發出的簌簌聲。

    "你沒有資格知道!"那冷冰冰的聲音再一次響了起來,然後開口說道,"接著,我從西藏給你帶過來的!"

    我還沒來得及反映過來到底是什麼東西,就看到一個紅色的細長物體從那個方向對著我拋了過來,我趕緊伸出手去抓住了,就發現那東西很沉,特別的沉,最少也有十幾斤的重量,我一下子竟然差點抓不穩。

    等拿穩後,我定楮一看,卻發現是一把帶著鞘的朱紅色長劍,和高冷哥手里拿著的那把八面漢劍款式很像,不過這把八面漢劍更偏向于一種詭異氣息,朱紅色的劍身讓人觸摸到它就覺得有一股火浪鋪面而來。

    "它叫血刃。"那冷冰冰的聲音在說出這句話後,我就發現周圍的鼠潮開始發出恐懼的叫聲,剛才還無比饑渴的看著我的鼠潮這時候看向我的神情也帶著無盡的恐懼!

    我嘗試著把手里的這把劍給拔出來,拔到一半,就看到周圍的那些老鼠像是看到了鬼一樣,直接四處逃竄!

    而金婆婆懷里抱著的鼠王也死死的盯著我手里的長劍,眼眸中也有了恐懼之意。

    在那些鼠潮退出去後,一個穿著黑色唐裝的身影開始慢慢從黑暗中冒了出來,這時候我已經看清楚了來者的樣貌,果然是高冷哥,柔而長的劉海微微蓋住他的眉毛,劉海下的那雙眼楮還是和之前一樣,雖然慵懶,但漆黑的瞳孔卻仿佛潛伏著一頭四爪著地的猛獸。

    "你是!"金婆婆的瞳孔中滿是懼色,然後我就看到一把鎏著金色紋路的八面漢劍從那身影的手中脫手而出,下一瞬間將金婆婆連帶著她懷里的鼠王穿了個透心涼。

    "一個苗疆蠻夷,加上一頭喂養了四十年的小鼠王,竟然也敢在我面前放肆!"高冷哥的眼眸中滿是輕蔑,走到了金婆婆的面前,修長的手指勾住劍柄,稍稍一提,原本無比笨重的漢劍竟然被他兩根手指輕松挑了起來,他用手抓住劍柄,向著身後用力的一滑。

    一串血珠子順著他這一滑,直接在地面上濺出一條筆直的血線。

    這一幕在月光下定格。

    我完全沒想到竟然會是這樣一個場景,原本我以為必死的局面,竟然被高冷哥這輕描帶寫的一劍,就完全解決掉了。

    一劍!

    就一劍!

    就好像這個在雲南逼迫了我和大洋很久的人,就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角色罷了!

    我看著一臉慵懶的高冷哥,張了張嘴,想要和他說話,但高冷哥卻將自己的身子轉向了北方,"有膽子做事,沒膽子出來嗎?"

    "楊羽!"

    念出這個名字的時候,高冷哥的聲音宛若平底起驚雷一般,迅速在黑夜中擴散開來。

    而我也愣了一下,楊羽?月經哥?這時候高冷哥為什麼會忽然叫出月經哥的名字。

    ps:

    第三更搞定。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