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七十四章禪機

第七十四章禪機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劍鋒呼嘯而來,劍光鋪天蓋地,但我眼楮也沒有半點閃爍。

    死?不就是死而已,又有什麼好懼怕的。

    在這世間之中想殺我的人太多,想要救我的人也很多。他們為了我有的死了,有的還在。而我也還在,只要我還在,還會懼怕什麼。

    我忽然將我心中所有的東西都放下了,沒有悲喜,沒有懼怕,將心中的一切全部都放空。

    劍到了我的雙眼之間。我卻是微微一笑,然後閉上了眼楮。

    呼!

    劍沒有刺中我的身體任何一處,就算是劍鋒也沒有對我產生任何的傷害。它停在了我的左耳旁邊三寸的地方,我的皮膚甚至能感覺到那上面的寒意,甚至能感覺到血刃上那滔滔的恨意。那似乎是我劍下的亡靈正在尖笑,那些死不瞑目的魂正在掙扎。

    但是劍,停住了。

    我響了起來,這血刃本為八面漢劍,其中又雕刻有藏文加持,故而又被稱為藏文漢劍。

    最開始高冷哥讓我用自己的血去喂養它。然後又讓我不要殺太多的人,但後來沒想到竟然引發了我體內中的心魔。

    而現在重新回到了佛門的手中,我甚至有種血刃的污穢無法洗刷之感。

    "我佛曾言,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便是有為他人舍己之意。你心中竟然有著為他人舍身之意,難能可貴。"青年將劍一彈,劍尖落在手中,他將劍柄送到我手中。

    當我將手伸過去的時候,他忽然將劍一收。

    "你要想清楚,一旦你手握此劍,便不能回頭,要選擇你的道路。"青年說道。

    我笑了笑,這個時候我還有機會回頭嗎,還能回頭嗎。

    不能。

    在我心中牽掛的,不只是魂飛魄散的紅鯉,還有一個生死不知的周小蠻。對于周小蠻我從她師父開始就已經是虧欠她許多,甚至連心也虧欠她一份。

    她此時也應當在努力著,努力的掙脫紅毛怪的束縛。

    而我有預感,周小蠻一定會跟我再見的。

    "多謝上師指點。"我終于明白過來,從我見到那老者開始。大昭寺就已經開始對我的指點。

    一定是那剛才出現的意志,在對我考驗,就算是我已經到達很高的高度,但跟那意志比起來,還是有些距離。

    那意志就是圖巴斯嗎,難道他真的已經成佛了。

    我帶著這個疑問,將血刃接在手中,頓時感覺到這其中竟然多了一股力量。那是一種佛的力量,跟空氣中散逸的能量十分相像,竟然在慢慢的洗滌著劍身。

    高冷哥曾經想要將我的血刃給帶回西藏佛國,大約也是想要用這種方法為其洗滌劍身,不過一直沒有機會,反而現在就在那青年的手下實現了。

    此時此刻我已經完全感覺不到高冷哥的存在了,現在我心中所有的經歷都集中在眼前。

    我將血刃收回到薪火之冊中,劍身上流轉著光芒。原來血刃在這玉冊之上十分霸道。劍鋒仿佛要刺破整個玉冊,而現在卻是多了幾分渾厚。

    "此地有左右兩條道,往左一步是魔。"

    青年站在我面前,右手伸出來,僧袍擺動。隨即他又伸出左手,"而往右邊走是佛。"

    他雙手伸開,呈現出一種懷抱的樣子來,隨即微微一笑。

    "你是要往左,還是往右。"

    你是要成佛,還是要成魔。

    這又是一道選擇,人生總是處處面臨著選擇。而這一次我面臨的選擇卻又十分終于,成佛還是成魔。兩邊道路上的石頭坑坑窪窪,似乎已經有很多年沒人走過了。

    "那請問上師,我應該走做還是走右。"這次我卻不做出選擇,直接問道。

    你問我,我就也問你,以問題對問題。

    青年笑了起來,似乎十分開心,青燈上的燭火明亮無比。就好像在這青年的腦後產生一種琉璃色的寶光來,隨即他將雙手再次合十。

    "你心中有佛氣。"青年說。

    我想了想,我血液之中的確有著一絲佛氣,甚至在薪火之冊中神之篇章中還有著佛的蹤影,甚至小和尚羅寺的種子字也對我產生過影響。

    自然有佛氣,那麼我應該選佛?

    "但你身上又有魔氣!"青年忽然又道。來休妖血。

    魔氣!

    無形殺手變化而成的的確是一只魔,而且最終化為了一枚黑色的鱗片。然後進入薪火之冊的魔之篇章,能吸收天下魔氣!

    的確是魔氣,那我又該選魔嗎。

    "若你是魔者,身軀中便應佛氣莫存。但若是佛者,你身上應該沒有魔之緣法。向左向右,依舊只能看你心意,尋求你內心之真相。"青燈說道,此時他背後的光芒十分刺眼,我的眼楮充滿了血絲。

    青年又將問題反還給了我,掙扎在佛與魔之中,我便是有些迷失了。

    這個選擇,似乎對我來說十分重要。萬物有著正反兩面,不是佛就是魔,不是陰就是陽,但我現在身具陰陽,手握佛魔。

    不對啊,我還有一種選擇。

    嘩!

    我忽然將衣袍一整,然後向前走去。

    "我是魔是佛,非魔非佛。我無悲無喜,心空不空。既然我心有魔氣無法成佛,又有佛氣無法成魔,那麼我便走直路,我這一路向前,便是正道。我之腳下,只有我的真。"我邁步而前,直接走到那青燈僧人前面,直接撞了上去。

    啪!

    那青年的身體直接在我眼前幻滅,化為一道道光點進入了我的身體。

    青燈幻滅,點點破碎。我靈魂之中便是燃起了一盞燈,那是青年身後形成的青燈。將我生命的形式以另一種形態展現出來,搖曳著的燭火,我的靈魂似乎時時刻刻都被灼燒著,思路都明朗起來。

    不過除了在靈魂中出現一盞燈之外,竟然沒有任何的改變。

    或者說改變有,但我並沒有發現。

    "竟然只是一個幻影而已,難道我現在根本就沒有進來大昭寺,甚至還沒有進入西藏,這一切都只是一場夢?"我忽然想到一個可怕的意念,畢竟這世間有著無形殺手那樣的魔。

    不過隨即我又否定了這個想法,因為我能感覺到我的存在,十分真實。

    如果真在一場夢中的話,那這做夢的生命存在,也太恐怖了。

    夢幻破滅,我緩緩走進了大昭寺,不偏不倚的走的正中間。側門的左右兩邊果然有著兩道梯子,不過並不是佛與魔有著區別。而是連接這兩座大殿,而此時一種異樣的聲音響了起來。

    嚓嚓嚓,嚓嚓嚓。

    我轉頭看過去,卻見到左邊院落了角落里,有一名少年僧人,身材瘦弱,左手裸露出來。而此時他正拿著什麼東西在摩擦,發出這種聲音來。在他身旁不遠處,點著一盞油燈,火光微微搖曳著,仿佛被風吹拂。

    我皺起眉頭,微微一偏腦袋,就看見那少年手中的東西。

    那竟然是一塊朱紅色板磚,隨著他的摩擦,在地面上產生一絲絲的朱紅色粉末。

    磨磚?

    這少年竟然在磨磚?這是在干什麼。

    "你想要進去?"那少年感覺到我到來,忽然抬起頭來。這是一種削瘦的臉,但是雙眼卻是十分明亮,嘴唇有些厚。

    我點了點頭,這少年身上竟然沒有半點命燈的痕跡,竟然是普通人。

    看到我點頭的時候,少年打量我一下,隨即笑了。

    "那麼我想要問你一個問題,只要你回答了我,我就帶你去找你想找的人。"少年笑了笑,露出口中潔白的牙齒來,他笑起來的時候將手中的板磚舉了起來。

    接下來的話,讓我眼角一跳。

    ps:

    第二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