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五章莊周夢蝶

第二十五章莊周夢蝶

    月經哥?怎麼會是月經哥呢?難道說月經哥和金婆婆是一伙的?

    沒理由啊,如果他們是一伙的,那月經哥又怎麼會在成都的時候幫我呢?如果那次在成都的時候月經哥沒有幫我的話,那個想要我陽壽的人。陰謀也不會得逞了。

    這中間肯定發生了一些我不曾知道的事情。

    事實上直到現在,我從心底里還是不太相信月經哥和金婆婆他們是一伙的。

    高冷哥的聲音落下後,四周沒有一點兒聲音。死一樣的寂靜,過了一會兒,遠處這才傳來一道苦笑聲,"沒想到還是被你發現了,其實你大可以直接帶走他。你知道的,我不會出手。"

    在听到這道聲音的時候,我的腦子轟得一聲變得空白。

    真的是月經哥!!

    為什麼。月經哥為什麼要這麼做?

    周圍傳來一陣陣腳步踩在草地上的沙沙聲,沒多久,我就看到一個人從遠處一點點的朝著我這邊走了過來。

    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雖然目前發生的一切都指向了我最不想要的方向。但我還是在內心深處期待著那個人不是月經哥!

    對,周小蠻不是說在八堡村的時候看到月經哥的脖子上有紅毛嗎?月經哥肯定是被紅毛怪物給控制了!

    我不停的在自己的內心這麼安慰自己,並且想著一定要把月經哥從紅毛怪物的手里救出來。

    但直到月經哥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他的表情依舊還是和以前那樣玩世不恭。只是看向我的表情有些陰冷。

    這根本就不是被控制的人所能夠發出的表情。

    "月經哥,為什麼!"看到月經哥這樣,我忍不住開口詢問道。

    月經哥那雙黑色的眸子掃了我一眼,笑了起來,"斬善念。"

    "斬善念?"我愣了一下,一下子沒反映過來月經哥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斬善念?

    月經哥卻不再理會我,而是直直的看向高冷哥,開口說道,"那麼,你叫我出來是想做什麼?"

    高冷哥冷哼了一聲,伸出手將我攔在了身後,"我不想看到你變成怪物,所以我會在這之前殺了你!"

    "殺了我?"月經哥挑了挑眉毛,冷笑了一聲,"你憑什麼就確定我會變成怪物?"

    "......"高冷哥卻不再說話,直接朝著月經哥走了一步過去,在高冷哥走動這一步的同時,月經哥的臉色也變了,原來那種玩世不恭消失的一干二淨,他死死的盯著高冷哥,"五十年的交情了,師兄!"

    我見到高冷哥的表情稍稍動了一下,但很快就凝固成冰,他的手指在劍上輕輕彈了彈,劍身上發出一道清脆的劍鳴聲,然後他嘆了口氣,"好自為之,你走吧。"

    "好!"月經哥咬了咬牙,看了我一眼,"那個人現在不能出關,有金禪護著你,暫時拿你沒辦法,但若是半年後你依舊是這水準,那即使是金禪都護不了你!"

    我愣了下,趕緊開口說道,"那個人?那人是誰?"

    月經哥卻笑了起來,"我只是給你提個醒罷了,最後的最後,在我們恩斷義絕之前,我再給你最後一個提示。"

    "什麼?"我看下旁邊的高冷哥,發現他只是冷冷的看著月經哥,並沒有說什麼,當即就開口說道。

    "這應該是那個人最後一次買你的陽壽了,畢竟五鬼買命術這東西很耗元氣,他本身就重傷,現在已經失敗兩次,他就不會再嘗試第三次,所以只要你恢復了陽壽,半年內,他是不會找你麻煩了。"月經哥笑了起來,笑的很是燦爛,"作為對金禪放我一馬的補償,我可以告訴你怎麼恢復陽壽。"

    "......"我愣了一下,雖然不清楚月經哥為什麼會走到對面去,但這時候月經哥既然是對面的人,那也就是說,月經哥的話可信度不高,或者說這可能又是給我下的一個套。

    月經哥見我發愣,苦澀的笑了笑,"信不信隨你,反正我話是留在這了,你的這陽壽可以用鼠王來補,當然,這種鼠王並不是金花養的那種幾十年的鼠王,而是最起碼活了百年,已經成精了的鼠王才可以,你應該認識正一道的人,回頭你弄到鼠王,可以去龍虎山找正一道的幫你。"

    "而目前我所知道的過百年成精的鼠王只有一個地方有,那就是長沙的鼠王墓,在那里有一頭前輩豢養的鼠王。"說完月經哥笑了笑,直接轉身走了。

    而在月經哥走後,高冷哥這才開口說道,"走吧,他說的話並沒有錯,我們去長沙!"

    這時候我的腦子里雖然有無數的問題想問,但我還是第一個想起了大洋,開口說道,"我還有個朋友,被金婆婆抓走了......"

    高冷哥那雙漆黑的眸子淡淡的掃了我一眼,"如果你那朋友是龍虎山正一道傳人的話,那就不用去找他了,我剛才來的時候,遇到一個人,也是正一道的,應該是去救他的。"

    我愣了一下,忽然想起來大洋說的那個大師兄,難道那個過去的人是大洋的大師兄?

    高冷哥見我發呆,也暫時沒來理會我,而是從自己的兜里拿出一包粉,灑在已經死了的金婆婆和那頭鼠王身上,很快,她們的尸體就被那白色粉末給弄的只剩下一堆黃水。

    這時候我才反映過來,開口說道,"為什麼月經哥會這樣......"

    高冷哥看了我一眼,"那只是站在你的立場上來看,他從你的朋友一下子站到了你的對立面,所以你覺得無法相信,但對于他來說,不管是你,還是那個害了你的人,都是一樣的,而選擇站在那邊,對他斬善念更有幫助,所以他過去也不是不能理解。"

    我見高冷哥很反常的說了一大堆話,心里也知道高冷哥雖然看起來還是很冷靜,但其實心里已經亂了,與其說用這話在解釋給我听,不如說是解釋給他自己听。

    我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那個想要害我的人究竟是誰?"

    "對于現在的你來說,知道的有點太早了,你會死的。"高冷哥開口說道。

    我忽然想起來之前看到小米要死的時候,我那念出來的咒語,以及那次差點就被抽干精血的後果......

    那時候的我好像想起了什麼,但又有些模糊,全都是碎片。

    最關鍵的是,我從來不知道什麼咒語,但那次對付雨女的時候,我卻很流利的說出了那些我完全不懂的東西。

    難道說高冷哥他們之所以不告訴我,就是怕我知道後會讓什麼東西甦醒過來,而我現在的身體強度根本就容納不了那東西。

    就好比上次那個咒語,如果不是周小蠻和她的師伯正好來了,恐怕我現在已經是一個人干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內心忽然有些迷茫起來。

    我已經確定了自己是有前世的,而且好像來頭還不小,至少現在所發生的事情,都是圍繞著我前世來的。

    高冷哥和紅鯉想必也是因為我前世的羈絆來幫我的。

    我可以肯定,在未來的某一天,我一定會甦醒過來前世的記憶。

    但問題是,到時候的我是現在的我,還是前世的我?盡雙名號。

    如果到時候思維是前世的我的話,那麼也就是說,現在的我和死了沒區別,最多只是肉體還活著罷了。

    既然橫豎都是死,我為什麼還要過的這麼累?

    我的腦子里閃過了這個消極的想法。

    而這時候高冷哥則忽然開口說道,"拿上你的劍,走。"

    "哦!"我提著劍跟上了高冷哥。

    管他呢。

    如果想要那個人甦醒是高冷哥的願望,那我繼續苟延殘喘下去又如何。

    ps:

    第一更,點開這張的朋友,請受燈草一拜,真的是多謝了。

    另外就是本來昨天說好今天是六點開始更新,連更五章的,但看了下,好像很多人沒看到我說的,那行,我早點更新吧,今天從五更加到六更,我努力,你們看的開心。

    下更四點半。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