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六章紅鯉青魚

第二十六章紅鯉青魚

    走了一會兒,我忽然想起了什麼,開口說道,"那個。你認識紅鯉嗎?"

    正在走著的高冷哥身子怔了一下,只是很細微的動作,但很快就恢復成原來的樣子。冷聲道,"不認識。"

    我有些納悶,看高冷哥的樣子,明顯是認識紅鯉的,但卻說不認識。這讓我心里頭想要繼續問的問題一下子都咽回去了。

    我就特反感高冷哥這一臉高冷的樣子,讓人和他好好說話都不行。

    又走了一會兒,我這才整理好內心的問題。開口說道,"那個,之前你沒來的時候,是那個叫紅鯉的人救了我。但她好像是什麼衛道者,不能出手,走的時候似乎受了很重的傷。"

    高冷哥正在走的腳步微微一頓,但很快就裝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的樣子繼續往前走。

    我算是納悶了。看高冷哥的樣子明顯就知道這個叫紅鯉的,而且好像還關心她,但偏偏就是一言不發,宛若教科書一樣的傲嬌。

    我在心里琢磨著是不是以後不叫他高冷哥,轉叫他傲嬌哥得了。

    又走了一會兒,我就有些受不了了,因為我腳本來就崴了,剛才站著就已經很吃力了,現在走了這麼久,感覺自己的腳疼得就好像已經被人砍斷了一樣。

    走的也越來越慢了,高冷哥也終于注意到我的異常了,轉過頭來看了我一眼,"怎麼了?"

    "沒事......"我不好意思和高冷哥說我自己的腳崴了,那樣感覺自己特別像拖後腿的,擦了一下因為疼痛冒出來的冷汗,齜牙咧嘴道。

    高冷哥皺著眉頭看了一會兒,開口說道,"你受傷了?"

    "腳崴了一下。"我見高冷哥發現了,也不隱瞞了。

    高冷哥走了過來,把我的褲腿往上卷了卷,看著我那腫的和饅頭似得腳,沉思了一會兒,"再走下去的話,你這腳會廢掉的。"

    還沒來得及等我說話,高冷哥直接上來一把把我扛在他肩膀上就繼續走!

    媽了個雞,我從來沒被人給扛起來走過,更何況對方還是個男人。

    我怎麼都感覺有些不對勁,就有些掙扎的開口說道,"放下我,我自己會走!"

    高冷哥卻好像什麼都沒听到,繼續扛著我往前走,那只手好像是鐵一樣,把我死死的箍在他肩膀上,我怎麼掙脫都沒用。

    就在我打算用更大的力氣掙扎的時候,高冷哥開口說道,"如果你不想要你腳的話,就自己走吧!"

    听到自己的腳真的有事情了,我這才停止了反抗,算了,奇怪點就奇怪點吧,反正大半夜的沒人看到。

    就這樣被高冷哥一直扛著走,我也發現了一個規律,高冷哥每一步的距離都是一樣的,而且走起路來很穩,一點兒也不顫。

    最主要的是,高冷哥的身上帶著一種清香,怎麼說呢,就好像是那種初生嬰兒身上的味道一樣,只是聞著,就讓人感覺心安。

    走了一會兒,我這才開口說道,"喂。"

    "嗯?"高冷哥冷冷的應了一句,帶著漫不經心的慵懶感。

    "你為什麼要這麼幫我,按理來說月經哥才是你的好朋友,這時候你不應該是選擇去幫月經哥嗎?"我開口詢問道。

    "我欠你的!"高冷哥說完這句話後,就再也沒說一句話了。

    這話弄的我很別扭,感覺高冷哥和紅鯉完全就是兩種極端的人,雖然兩個人都很高冷,但紅鯉說的是我欠她的,而高冷哥說的是他欠我的。

    這欠來欠去的到底是幾個意思啊。

    弄的我都有種想要把高冷哥欠我的再轉給我欠紅鯉的,這樣結算的一清二楚。

    但想了想,還是放棄說這句話,畢竟我現在還在高冷哥的身上扛著呢,萬一他生氣,一下拍死我可怎麼辦。

    就這樣在高冷哥的肩膀上呆了有半個小時吧,高冷哥這才帶著我走到了一個小鎮里,很快他找到了一間診所,伸出手去在診所門上敲了敲。

    診所很快就開了,老板是個老頭,見高冷哥扛著我過來的,發了下呆。

    高冷哥直接扛著我走進了診所,開口說道,"他腳崴了。"

    說完直接從口袋里面掏出了幾百塊錢放在桌子上。

    那老板看到錢眼楮都紅了,連忙像伺候祖宗一樣把我的鞋子和襪子脫掉,這時候燈亮著,我才看清楚我的腳腕究竟是怎麼樣了。

    果然和我想的一樣,都腫的和饅頭似了,看起來特飽滿。

    那醫生看著我的腳,然後去里面不知道整了什麼,弄了一堆膏藥出來,用酒精把我的腳擦了一遍後,這才貼了一個膏藥上去,開口說道,"這扭得有點厲害,得要點時間才能好,我先用繃帶幫你固定住,這幾天內不要下地,消了腫後才可以。"

    我點了點頭,然後醫生把剩下來的膏藥給了高冷哥,我就知道這差不多已經解決了,見高冷哥朝著我走過來,我有些尷尬的笑了笑,開口說道,"這個,這回能不能別扛著我走啊,怪丟人的!"

    高冷哥卻好像根本沒有听到我的話一樣,上來直接把我扛在他的肩膀上,朝著門外走去。

    我看到醫生默默的把自己的頭偏一邊去了,好像是看到什麼不應該看的東西。

    當時我差點就暴走了,這尼瑪,你偏頭過去是什麼意思!

    老子是直男!

    還好這次高冷哥扛著我沒走多久,直接就走到了一個屋子前,拿出鑰匙打開了門,進去後我才發現這屋子挺大的,但裝修很簡單,屋子的中間放著一張床,然後就只有一張椅子和一個桌子。

    桌子上放了一個背包,應該是高冷哥的包。

    高冷哥把我往床上一丟,就坐在椅子上閉上了眼楮,似乎要睡覺。

    我見高冷哥還是一副對我愛搭不理的樣子,這心里也感覺很操蛋,听那醫生說我這次要好幾天不能下地,那也就是說我這幾天就得面對著高冷哥這個又臭又硬的石頭?

    這也太蛋疼了一點吧,畢竟人不說話可是會悶死的,我又不是高冷哥這種半天嘴里蹦不出個字來的人。

    "我們要去長沙嗎?"我開口疑惑道。

    高冷哥點了點頭,"自然要去。"盡雙場扛。

    "听那醫生說,我得好幾天不能下地,我這陽壽支撐的住嗎?"我小心翼翼的開口詢問道,不知道為什麼,在高冷哥的面前我就顯得特別心虛。

    "能。"高冷哥冷冰冰的開口說道。

    我這才松了一口氣,有些放心的閉上了眼楮,今天整了這麼多事情出來,我也累了。

    這不是身體上面的累,而是內心的累。

    紅鯉,金婆婆,月經哥,高冷哥,大洋,這幾個人的樣子在我的腦海里面不停的轉來轉去。

    最後不知道為什麼,我的腦海里面浮現了周小蠻的臉,也不知道這小丫頭現在在哪里,也不知道她會不會因為這時候走了而感覺愧疚。

    想著想著我就有點困了,我閉上眼楮睡了過去。

    我又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夢里的我和一個漁夫不知道在吵著什麼,漁夫的網里有兩條魚,一條是紅色的鯉魚,一條是青色,看不出是什麼物種的魚。

    最後漁夫妥協了,從我的手里拿過一塊銀子,然後把撈網里面的兩條魚放下來給了我。

    我拿著那兩條魚跑到河邊,將魚放了進去。

    結果一紅一青兩條魚在河里不停的盤旋著,不肯離開。

    這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我的手臂感覺很癢,然後我猛地從夢中驚醒過來,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去抓自己那只癢的手臂,結果一抓,就感覺生疼,好像抓到了什麼傷口。

    ps:

    第二更,下一更六點半,另外,黑岩的審核也要點時間的,每章的更新時間肯定會有點偏差,但不會超過十五分鐘,希望大家諒解一下。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