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七十六章紅鯉,你的業障我接了

第七十六章紅鯉,你的業障我接了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尊佛像,是釋迦摩尼等身本尊像,你可知道,為什麼叫做等身本尊?"那聲音微微有些沙啞,他跪坐在腿上。【愛書屋】然後緩緩說道。

    等身本尊?

    我搖了搖頭,隨即便發現他並沒有轉過來,隨即正打算回答說不知道時候,他又開口了。

    "釋迦摩尼佛當年在十二歲的時候,匠人們按照他的身體樣貌打造了一尊一模一樣的金身出來。後來這尊佛像被供奉在大昭寺,每一年都會有人為之刷上一層金箔。久而久之,這佛像竟然便得比成年人還要龐大十倍的樣子。"那背影說道。

    這就是十二歲等身本尊像。傳聞流傳著一種說法,這個世界上還有著釋迦摩尼佛的二十歲等尊像,或者三十歲。

    我只是偶爾有听說過這個傳聞,此時看到這等身本尊像,頓時心中一驚。

    "噗!"

    "別相信他!"關鍵時候高冷哥忽然在我靈魂種子震蕩了一下,隨即一個聲音傳來。

    我皺起眉頭來,我似乎感覺到高冷哥因為這種力量吐了口血,然後嘶聲力竭的對我喊道。但他喊出這句話之後就又再次被壓抑下去,就好像是某種存在不滿意他出現似得。

    不要相信他,不要相信什麼?

    高冷哥匆匆現身一面。但依舊是被壓抑下去,這使得我心中頓時蒙上了一層陰影。

    "我不管什麼等身本尊像,我來找的是圖巴斯,你要是圖巴斯那我就是找你。你如果不是,那我轉身就走。"我說道。

    這個時候那僧人轉過身來。我看著他的樣子頓時一愣。

    原來這人就是那大昭寺側門口的那個枯瘦老者,後來命燈被點燃那個,在青年出現的時候他就已經消失了,難道這人就是圖巴斯。隨即便見到老人向我伸出一只手,這讓我有些困惑。

    什麼意思。

    "既然是孔雀讓你來,那就拿來吧。"圖巴斯說道。

    他真的是圖巴斯,孔雀王口中那個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圖巴斯。他竟然也不問緣由,竟然直接問我伸手。

    我沉默了片刻,隨即渾身一震,一柄紅傘從體內伸出來。

    這紅傘邊緣有些破損,扇骨也有些裸露出來,紅傘上面的畫已經模糊不清,只能隱隱約約看到兩條魚在游動。此時紅傘外層包裹著一層金光,這是我從體內攝取到的光芒,然後將它保護起來。使得魂魄不至于散去。

    圖巴斯接過這一把傘,隨即便是點點頭。

    "好傘,好傘。"他連連點頭,贊道,隨即一手抓著傘把,然後另一只手在其上緩緩移動。

    我看著焦急無比,圖巴斯受傷身上都閃現出金光來,那是一種佛光。佛光普照,能讓萬事萬物得到大解脫,甚至能讓地獄的餓鬼直接拋去輪回轉世。

    而此時,他竟然拿來給人診斷。

    看著圖巴斯面無表情的動作,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里。我寧願再次去跟無形天魔站一場,特不願意在這里等待。

    "哦,在這里了,這里竟然是一絲殘魂。"圖巴斯將手放到紅傘傘骨的三分之一處。在這里停了下來。隨即在他的雙眼之中閃爍著兩道金黃色的光芒,隨即圖巴斯將紅傘放開,紅蛋便是豎著緩緩漂浮在空中。

    紅傘緩緩開合,仿佛是在吸收佛光。

    圖巴斯將雙手在雙眼處一抹,隨即更為濃厚的力量傳來,他此時閉著眼楮。

    "法眼觀世!"圖巴斯忽然雙目一睜,睫毛都被染成了金色,整個眼楮中投射出兩道光芒來,直接照射到了紅傘之上。

    那是一股超脫的力量,似乎可以貫穿時間和空間的距離。

    法眼在佛門之中,可觀天下所有人們肉眼看不到的東西,那簡直像是一台精密的顯微鏡。

    被法眼照射,那紅傘之中就要凝聚成一絲的軀殼來。此時受到照射,紅傘之中緩緩的生出一道影子來,沒有辦法驅除。

    這怎麼切,紅鯉還在里面。

    "啊!"我看著紅鯉的影子在生成,頓時啊了一聲。但我怕影響到圖巴斯,于是將嘴巴捂住。

    圖巴斯盤做的身體緩緩升起,然後紅傘啪的打開。隨即我就感覺到好像是紅鯉回來了,那種印刻在靈魂上的熟悉感讓我激動的挑了起來。

    但此時圖巴斯臉上汗水越來越多,就好像蒸了桑拿似得。他的法眼之下,紅鯉的虛影上忽然一道道力量纏繞過來,竟然再次飄散。

    那是業障的力量,這力量在冥冥虛空中,無處不在。

    圖巴斯頓時驚訝了,沒有想到竟然有著這麼強大的業障,竟然在將要聚魂的時候直接纏繞過來。

    "稅 訊耍amp;quot;圖巴斯忽然雙手合十,將七字真言念出來。他每說一個字就吐出一口金色的血液來,當七口血液都吐出來之後,圖巴斯面前就漂浮出來七個梵文。

    這是金剛薩市鬧洌 蘭渲種忠嫡稀br />
    不過只有將這咒語力量理解相當透徹的僧人,才能以這金剛薩市鬧湎嫡稀br />
    霎時間,那些業障便是煙消雲散。圖巴斯為其他人消除業障也是消耗極大,面色有些蒼白。

    "收!"

    而此時的紅鯉,便是緩緩形成了一個小小人的樣子。隨即這個人便是圖巴斯,也有些傷神,于是停了。

    隨著他功力的收回,頓時那紅鯉的虛影便要慢慢消散。

    "不好。"霎時間,我的臉色一變。頓時一股生命之劍流出的生命力流淌出來,直接要涌入紅鯉身軀中。

    "住手!"圖巴斯頓時嚇了一跳,然後將我制止。

    然後圖巴斯便是將我的生命之劍捏碎,隨即強行將紅鯉給塞了進去。圖巴斯停下來,將紅傘還給我。我感覺到紅傘之中有著一絲波動,這波動竟然像是一根牙簽那麼細,之前明明就只有兩根頭發絲那麼細啊。

    我的眼楮看向圖巴斯,充滿了希翼,圖巴斯點點頭又搖搖頭。

    "我雖然跳出三界五行,但身軀依舊受著限制,無法將過多的業障給煉化。所以能幫助你的並不多,這紅傘中的靈魂已經被我以回溯的力量給回溯到現在這樣子。也只能是這樣子,我覺得你之前用的那個方法十分不錯,就慢慢的用自己靈魂去溫養吧。"圖巴斯說道。

    紅鯉的靈魂之中有著太多的業障,我能感覺到這都跟我糾纏不清。

    "我知道了,謝謝你,圖巴斯上師。"我點點頭然後將紅傘收進劍之篇章。

    圖巴斯看著我這樣子,再也忍不住疑問。

    "這魂魄僅僅只是回復了一絲,但就有著這麼強大的業障,你若想用靈魂溫養,那麼將來若是你境界達到。那麼就可以使者再煉化一些,然後以水磨功夫將業障磨掉。"圖巴斯說道。

    而我要達到他的這個水平,便是要達到所謂的仙人的級別,然後將時間給倒回來。

    業障?

    一定是復活張道陵才會有的業障吧,這種業障就讓我來一起承擔就好了。

    紅鯉,你的業障,我幫你接了!

    "多謝上師,請問能給我一間休息的房間嗎,我想閉關。"我心中有著無數的感悟在踫撞,仿佛每一秒鐘就會有很多想法出現。

    圖巴斯正要答話,忽然從懷中取出了一塊板磚,我感覺臉皮有點抽搐。

    原來這個圖巴斯就是那少年的師傅,就是他讓少年去磨磚。來冬名技。

    "別急,先給你看個有趣的東西,這樣子你應該能知道你現在處在一個什麼樣的情況下。"圖巴斯忽然在這塊磚上一抹。

    我頓時驚訝的看到這磚石上好像電腦似得微微一閃爍,就出現一個畫面。

    這是?

    我瞳孔一縮。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