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七章趙日天來了第三更

第二十七章趙日天來了第三更

    我愣了一下,趕緊驚醒過來,看著自己那發癢的手臂,這不看還好。一看嚇了一跳,我的手臂上竟然有一條長長的傷疤,而且好像是中了毒一樣。傷口都已經發黑流膿了,不停的在往外冒著黃色的漿液。

    我怪叫了一聲,這時候高冷哥的聲音也從旁邊傳了過來,"怎麼了?"

    我轉過頭去一看,發現高冷哥和昨天晚上一樣坐在那張椅子上。難道他一晚上都坐在椅子上睡覺的?

    不知道為什麼,我有些感動,但很快。另外一個想法冒上頭來。

    他該不會是有潔癖,所以沒和我一塊睡吧。

    越想越有可能,一般像高冷哥這種性子的人或多或少都會有些潔癖的。

    我這心也涼了一大半,小聲開口說道。"我這手好像出問題了。"

    說完我把那只受了傷的手臂抬了抬,給高冷哥看了一下。

    高冷哥看到我的手後,眉頭也皺了起來,"怎麼回事?"

    我忽然想起來昨天晚上我好像是被那只黑貓給撓了一下。就趕緊把情況和高冷哥說了,高冷哥听完就開口說道,"中了尸毒。"

    我一听,是尸毒,這本來就涼了一半的心更涼了,這尼瑪我也不是沒听說過尸毒,以前小時候看僵尸電影,那里面的人中了尸毒,好像就會馬上變成僵尸。

    "那咋辦?"我的心都有點慌了。

    高冷哥皺了皺眉毛,最後開口說道,"我對這東西不是很了解,可能會遺留點什麼東西下來。"

    我一听高冷哥說他也不是很了解,這聲音都有些發抖了,"那我該不會變成僵尸吧。"

    高冷哥看著我,愣了一下,顯然也被我的話所震懾到了,過了好一會兒,這才吐出兩個字來,"不會。"

    听高冷哥說不會,我這心里才放松了許多。

    "我出去一下。"高冷哥站了起來,朝著外面走去。

    我整不懂他去外面干嘛,不過想想應該是因為我手上這尸毒的問題吧,我就點了點頭。

    等高冷哥出去後,我看著自己手上的傷口,也感覺有點蛋疼,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感覺自己手上的這傷口,看起來就跟一只眼楮似得。

    而且越看越像,就好像那傷口時刻會睜開來,從里面露出一只眼楮一樣。

    沒過多久,高冷哥就回來了,他的手上提著一小袋不知道什麼東西,走到我面前,"把手伸出手。"

    我點了點頭,伸出了手,就看到高冷哥從一邊拿過一把軍刺,用力的在我的手臂上劃了一下。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那傷口壞死的緣故,被這麼劃一下,我竟然都沒感覺到痛。

    原本已經差不多有些結痂的傷口被這劃了一下,也開始往外涌著黑漆漆的血液,然後高冷哥拿過一邊桌子上的水,把我手上的傷口清洗干淨,打開他帶過來的那個袋子,把里面的東西掏了出來。

    我才發現他買了一小袋米,看樣子應該是糯米。

    高冷哥等我手上的黑血流干淨後,這才把手上的那些糯米灑在我的手臂上,然後用繃帶一圈圈的把我的手給綁住。

    綁完後這才開口說道,"好了!"

    "哥,你以後說話能不能多說幾個字,你這樣讓我感覺自己好像就是空氣一樣。"我小心翼翼的開口說道。

    "不好。"高冷哥絲毫沒理會我的懇求,站起來重新坐會自己剛才坐的那張椅子上,閉著眼楮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接下來的幾天也都是這麼過的,高冷哥除了每天給我換腳上的藥膏和手上的糯米時說兩句話,平時就都是坐在椅子上,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這可把我給悶壞了,誰都知道我的性格有點三八,喜歡說話,可偏偏沒人跟我說話,到後來我實在是忍不住了,就對著高冷哥自言自語了很久,把我從小到大,包括偷看隔壁王寡婦洗澡的事情都說了。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那些從我手臂上換下來的糯米也從一開始的黑色,慢慢轉化成青色,等第五天的時候,糯米上已經沒有一點兒顏色了,我這才松了一口氣,看來里面的尸毒應該已經差不多沒了。

    而在第七天後,高冷哥給我拆掉手上的繃帶就再也沒給我換過了。

    手上那道恐怖的傷口也開始結了一層淺綠色的血痂,這讓我感覺特別奇怪,因為我之前受了傷,都是紅色的血痂,咋這次是綠色的呢?

    難道我變異了不成。

    我把這個問題告訴了高冷哥,這幾天一直被我煩得不行的高冷哥听到這問題後,終于忍不住了,冷冰冰的對著我說了兩個字,"白痴!"

    好吧,我承認,這幾天我的行為的確是有些白痴了一點,但我這問題肯定問的不白痴啊,看來高冷哥這兩天的確是憋夠了。

    想想我能讓不動如山的高冷哥都發飆,內心不知道為什麼,竟然還有一點成就感。

    看完我傷口上那層淺綠色的血痂後,高冷哥讓我下地走走,我下地後發現自己除了這幾天沒下床,一下子雙腿有些虛之外,那只已經腫起來的腳也好了。

    我用力的踩了一下,雖然還有點不適應,但確實是已經好的差不多了。

    見我沒啥問題了,高冷哥這才開口說道,"休息一天,明天出發去長沙。"

    就在高冷哥剛說完這句話後,他忽然沾了起來,開口說道,"誰!"

    "什麼誰?"我下意識的反問了一句。

    "有人。"高冷哥看著門外,冷冰冰的開口說道。

    "果然是高人。"這時候從門外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然後我就看到高冷哥的眉頭皺的越來越緊。

    馬上,我就看到一個一身白,留了一頭青黑色長發的男人從外面走了進來,男人長得很奇怪,怎麼說呢,好看是好看,但就是和女人一樣,五官精致的不行,連個子都和女人差不多,估計就一米七左右,如果不是他聲音是男的,我都差點懷疑這是個女人了。

    "你是王盼吧。"那男人看著我,開口詢問道。

    我愣了下,沒想到他竟然還認識我,就開口說道,"你是?"

    "你應該從大洋嘴里听說過我吧。"那人眯著眼楮笑著看著我,眼眸中帶著一絲讓人捉摸不透的神采。

    "大師兄?"我一下子就想起來這是誰了,連忙開口說道。

    "錯了!"那人伸出手拍了拍我的肩膀,開口說道,"我不是你的大師兄,我是大洋的大師兄,叫我易超就可以了。"盡雙女技。

    我點了點頭,開口說道,"這個,易大哥,大洋現在怎麼樣了?"

    "還活著,我送他去龍虎山了,不過他在走之前請求我來幫你,我可是廢了好大的功夫才找到你,本來以為是挺無聊的一件事,但沒想到那天我遇到的高手竟然在這里,那就有點意思了。"易超頓了頓,轉頭看向高冷哥,"那天我忙著救我師弟,放了你一馬,今天你無論如何都跑不掉了!"

    听完易超的話,我懵了,果然這易超和大洋說的一模一樣,就是個典型的趙日天啊!

    見誰都要打一下。

    然而更然我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對著易超的挑釁,高冷哥只是淡淡的看著易超,那雙慵懶的眼眸中帶著一絲輕蔑。

    嘴巴微微一張。

    "滾!"

    這竟然如同我之前所想的一樣,高冷哥還真的對大洋的大師兄說了一個滾!

    易超听到高冷哥的話後,竟然都沒生氣,反而開心的叫起來,"不愧是高人,就是有性格,放心好了,你一定會和我交手的!"

    看著易超這大大咧咧的樣子,我忽然覺得,他和高冷哥好像是兩個極端,一個高冷似冰,一個熱情如火。

    ps:

    第三更,另外有讀者給高冷哥畫了張圖片,和我心目中的高冷哥一模一樣,我已經發我qq空間了,qq號是42898772,想要看的朋友抓緊了,另外,第四更八點更新。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