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八章土腥味第四更

第二十八章土腥味第四更

    水火必然不能相溶,我生怕兩個人打起來,連忙對著易超開口說道,"對了。易大哥,你是說,大洋讓你來幫我的?"

    易超點了點頭。開口說道,"那是自然的,不然你以為我閑得無聊過來幫你嗎?"

    我看了下高冷哥,想看看他是什麼反映,好做出結果。結果高冷哥一點兒反映都沒有,我愣了一下,最後還是開口說道。"這樣把,我問問大洋,他到底是什麼情況。"

    其實我並不是問大洋什麼情況,而是想確定面前這個人到底是不是大洋罷了。我拿出手機給大洋打了個電話過去,電話很快就接通了,大洋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咋了哥們。"

    "那個。你是不是叫你大師兄過來幫我的忙了?"我連忙開口詢問道。

    大洋呵呵一笑,"對啊,他已經到了嗎?怎麼樣,是不是跟我說的一樣。"

    我愣了一下,點了點頭,開口說道,"還真是。"

    "行了,把電話給他吧,我跟他說幾句話。"大洋開口說道。

    我點了點頭,把電話給了易超,開口說道,"大洋給你的。"盡雙池才。

    易超接過電話,和大洋說了幾句話後,把電話掛掉,看著我和高冷哥開口說道,"怎麼樣,需要我幫忙嗎?"

    我愣了,看向高冷哥,高冷哥這時候也沒再面無表情了,看著易超,想了想,最後開口說道,"你會改命嗎?如果會的話,那就可以了。"

    "自然會,不然我也不會來了。"易超很是挑釁的看著高冷哥,開口說道,"怎麼?難道你不會嗎?"

    高冷哥似乎自帶屏蔽功能對于易超的挑釁好像沒听到一樣直接撇過了腦袋。

    我這時候也不得不出來當好人,連忙開口說道,"既然這樣,那明天我們就一塊兒去長沙吧。"

    "去長沙?去長沙干嘛?"易超有些疑惑的開口說道。

    我就把長沙鼠王墓能夠將我陽壽補回來的事情和易超說了,易超听完後也愣了一下,閉上眼楮掐著手指不知道算些什麼,算了一會兒後,忽然睜開眼楮開口說道,"真是奇了怪了。"

    "什麼奇了怪了?"我看著易超,不知道他到底說的什麼意思。

    易超連忙說了一句沒什麼,然後皺著眉頭不知道想些什麼,這可把我給弄迷糊了。

    過了一會兒易超這才開口說道,"鼠王是至陰之物,的確在逆天改命的時候可以用到鼠王,來應該逆天改命的氣息,不然會遭天譴,不過你還需要找到個至陽之物來彌補你的陽壽才可以。"

    "......"這下可把我給難住了,鼠王我是知道在鼠王墓,但至陽之物我卻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東西,我忽然想起來之前在八堡村也是,月經哥需要鬼仔佬的至陰之氣,然後再用藏鋒那未盡的陽壽來給我補上,這才讓我逃過一劫。

    "算了,先把鼠王找到再說吧,不過長沙這麼大,你們知道那鼠王墓到底在哪嗎?"易超看向我們,開口詢問道。

    我看了眼高冷哥,發現高冷哥並沒有說話,估計是不清楚了,我也搖了搖頭,"不知道。"

    "唉,就你這麼一問三不知了,如果不是有我在,你估計到死都找不到那個鼠王墓,得了,我叫人過來吧。"易超沒好氣的開口說道。

    "叫人?叫誰?"我趕緊開口詢問道,我忽然發現我和高冷哥簡直是相輔相成的,這貨不太喜歡說話,什麼問題都憋心里,而我又是比較大嘴巴的那種,什麼問題都憋不住,所以我的存在可以給高冷哥解決不少的麻煩。

    "龍生龍,鳳生鳳,老鼠兒子會打洞,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你知道不,人並不是萬能的,有些東西還得問專業對得上口的人才行!"易超看著我,開口說道。

    我怔了怔,覺得易超這話說的沒錯,就點了點頭,開口說道,"那听你的吧。"

    易超拿出自己的手機打了一個號碼過去,號碼很快就通了,"喂,老吳嗎?在哪呢?"

    對面也不知道說了什麼,易超就開口說道,"那正好,我明天也要去長沙,你今天給我打听打听,哪位倒斗的兄弟有沒有挖到特別奇怪的墓穴。"

    "哪里奇怪啊,我就這麼和你說吧,就是那墓穴里面老鼠特別多。"易超頗有種揮斥方遒的感覺。

    說完易超頓了頓,又繼續開口說道,"沒錯,你幫我打听一下就可以了,我去那有點事。"

    這時候易超才把電話給掛掉,笑著看著我,開口說道,"行了,這事情辦妥了,我出去一趟,明天我們出發去長沙。"

    我有些發呆的看著易超,點了點頭,忽然發現身邊有個比較外向的人的確好辦事多了,像高冷哥這樣的人,就算是迷路了估計也不會去問路。

    等易超走後,高冷哥看著我,開口說道,"成了,休息吧。"

    "我想問你一個問題。"我看著高冷哥,開口說道。

    "什麼?"高冷哥轉過頭來。

    "你真的不認識紅鯉?"我疑惑道。

    "不認識。"高冷哥面無表情的開口說道。

    我有些失望的躺在床上,這時候高冷哥忽然開口說道,"我送你的那把血刃,記得隨身帶好,但需要注意一點的是,除非是情況特別危險的時候,否則千萬不要讓它見血。"

    "哦。"我應了一聲,心里很迷糊,什麼叫千萬別讓它見血?一把劍要是不能見血,那還能叫劍嗎?

    不過既然高冷哥這麼說了,那肯定是有他的理由的,我默默的把血刃放在自己身邊,貼身弄好,這才躺在床上,亂七八糟的不知道想些什麼東西。

    過了好一會兒,我才感覺有點困了,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第二天一大早是易超把我叫醒的,我剛醒,就直接被他拖了起來,"走了,早上九點的飛機,別遲到了!"

    "啊!"我看了下,高冷哥早就起來了,他看了我們一眼,開口說道,"你們坐飛機吧,我到時候聯系你。"

    我不知道為什麼高冷哥不坐飛機,但還是被易超拉扯著我往外沖去,走出門後,我們兩個人找了輛出租車,直接奔向機場,把登記手續辦完後,等了半個多小時,這才登上了飛機。

    上了飛機後,易超興致勃勃的和我打听著高冷哥的事情,顯然對高冷哥很是好奇,我只好有一下沒一下的和他扯淡,關于高冷哥的事情卻絕口不提。

    等到了長沙後,我和易超兩個人下了飛機,就看到易超朝著一個穿著唐裝的中年人揮了揮手,然後就帶著我朝著那中年人走去。

    走到中間人身邊後,我不由得皺了皺眉頭,好大的土腥味。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反正我總感覺這個中年人的身上總是帶著那種味道,聞著讓我怪難受的。

    中年人挺有錢的,還是開著??來接我們的,我們兩個人上了他的車子後,他這才開口說道,"怎麼?堂堂正一道大弟子,對倒斗感興趣了?"

    "就是想找個東西罷了,讓你去調查的事情你調查清楚了沒?"易超皺了皺眉頭開口說道。

    中年人笑了起來,"這長沙一畝三分地上還真沒事情可以瞞得過我劉二爺,你就放心好了,那幾個人現在正在茶樓里面等您呢,真別說,很慘,我是在醫院里面找到他們的,其中一個耳朵都被咬掉一只了,你和我透透底,你們這次去那地方究竟是想要干什麼?"

    ps:

    額,今天看到很多消息,都讓我每天別分開更新,而是一口氣更新,這樣也可以,明天的三更,我定在晚上七點鐘一口氣更新,以後每天都是在七點鐘準時更新所有的章節。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