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三十一章祖師爺畫像

第三十一章祖師爺畫像

    猴子被嚇了一跳,這時候剩下來的人全都過了河,也注意到了自己身後的情況,每個人的臉色都被嚇得慘白。

    "猴子。咋辦。"山豬開口問了一句。

    猴子也懵了,照現在這種情況,如果對面的山神全部都跳過來。那自己這批人可都要交代在這里了。

    這時候忽然有人開口說道,"看,它們好像不能過來!"

    猴子打了一個激靈,又看了過去,果然如同剛才那個人說的。那些山神只能呆在原地不停的對自己齜牙咧嘴,但就是不敢過來。

    那些已經進河的迅速把那幾具尸體拖到河對岸去,對岸響起了一陣歡快的叫聲!

    "有點詭異啊。要不我們回去吧。"又有人提議回去。盡肝廳圾。

    猴子搖了搖頭,"好不容易過來了,現在走也太可惜了一點,你看那些山神不敢過來。就說明我們站的這個地方是安全的,回頭咱們摸了金後,換一條路下去就可以了!"

    猴子的話讓在場的人心都安了不少,就只有猴子自己知道。那些山神之所以不敢過來,可能是河對岸這邊還有更厲害的角色!

    一想到這,猴子的頭皮也開始發麻了起來。

    早知道這里這麼危險,這一趟就不來了,現在都走了大半的路了,回去未免有些可惜,猴子咬了咬牙,說了句跟上,就帶著人繼續往前走了!

    走了一會兒,有人開口道,"這怎麼這麼安靜。"

    "媽的,你還想要什麼東西出來不成?"山豬沒好氣的開口說道,"剛才那里可能就是唯一的一個防護關卡,我們既然已經過了,就說明接下來的路好走了。"

    被山豬這麼一說,其他人的心也安穩了不少,只有猴子一直提心吊膽的,總感覺會有什麼事情發生,心神一直不寧。

    但已經走到目的地了,還是沒有什麼東西出來,猴子也覺得自己是想多了,一個山神也把自己這群人給嚇成這樣。

    "哥幾個,到地兒了,起土!"猴子開口說道。

    那些人雖然害怕,但是對金錢的渴望卻讓他們忘記了害怕,听到已經到地兒了,全都拼命的開始挖土來。

    猴子也一鏟子下去,鏟了一塊土放在鼻子前聞了聞,以往的經驗告訴他,這下面的金庫有些年頭了,比他以前盜過的任何一個都要有年頭。

    在土夫子里面有句話流傳的很廣,年頭和錢是成正比了。

    這年頭越高,就代表著里面的東西越值錢。

    這時候有人開口說道,"我找到了!"

    猴子趕緊走了過去,其他人也圍了過去,那塊被那個人挖開的土里面,一塊石頭露了出來,猴子拿過鏟子用力的挖了幾下,把那塊石頭旁邊的土都給挖了出來,開口說道,"用糯米糊的牆,好破,黑熊,你用錘子給他砸開!"

    黑熊從一邊走了過來,手里提著一個大錘子,用力的砸在那石頭上,彭的一下,碎開了無數個小石頭。

    "你們讓開點!"黑熊往自己的手上吐了幾口唾液,開口說道。

    其他人點了點頭,讓到了一邊,黑熊掄起錘子砰砰砰的往下砸,砸了十幾下後,終于把那塊石頭砸開了。

    砸開後,就好辦了,一群人把那個洞口旁邊的石頭給弄開,正好弄出了一個一個人能進去的小洞。

    猴子用手電筒往那個小洞照了照,這是一條甬道,空蕩蕩的,什麼都看不出來。

    "我先下去!"馬上有人自告奮勇的跳下去,然後一個人接著一個人跳了下去,在錢的面前,所有人都忘記了恐懼,仿佛下餃子一般,全都下去了。

    猴子也沒管這些,等所有人下去後,他才下去了......

    說到這的時候,猴子沒說話了,但後面的劇情,我也已經猜到了,因為我清楚,這墓穴里面養著鼠王。

    鼠王我之前在雲南的時候就見識過了,只是四十年修為,就能支配鋪天蓋地的一堆鼠潮,而听說墓穴里面的那頭鼠王最差也是百年的修為,猴子這群人又不懂什麼。

    就這麼貿貿然進去後,結果可想而知。

    能出來四個人通風報信,都已經算是不錯了,這時候易超也伸出手來在桌子上敲了敲,開口說道,"我來總結一下你的事情,你所謂的消息,有三點,一個是,這墓穴的所在,還有就是在上山的某條路上有著大量的山神,最後就是墓穴里面有著很大的危險對吧!"

    猴子點了點頭,開口說道,"沒錯,就是這三點,光是第一點,我就可以賣個好價錢了,你們說呢?"

    易超皺著眉頭想了好一會兒,開口說道,"成。"

    然後這才看向老吳身邊的老鷹,開口說道,"這次的任務很危險,你確定你還要接下這個單子嗎?"

    老鷹苦澀的笑了起來,"摸了半輩子的金了,我也有些厭倦這生活了......"

    還沒等他說完,易超就開口說道,"得了,你確定你要去就可以了,接下來的話就不要說了,不吉利,你知道的,我這人比較迷信。"

    說完後,易超笑了起來,看著老吳開口說道,"就這樣吧,回頭你讓這幾個人把地圖畫給我,我先去找個落腳的地方,東西你們來準備。"

    說完易超直接站了起來,看著還坐在那兒的我,開口說道,"你發愣干嘛?難道想在這睡覺嗎?"

    我哦了一下,趕緊起來跟著易超走了出去。

    出門後,易超笑了笑,開口說道,"這老油條,想要黑吃黑!"

    "怎麼?"我完全不明白這黑吃黑是什麼意思。

    易超開口說道,"當我不知道鼠王墓嗎?既然是鼠王墓,那麼墓里不會有太多老鼠的,也就是說,只有少數幾頭可以當作鼠王的才能在里面帶著,他們那群人絕對不是下去後就馬上遇難,我懷疑他們手上可能還有墓穴建設圖,所以他們才說一半就不說了。"

    "有墓穴建設圖和沒有有區別嗎?"我開口疑惑道。

    "區別大了,就這麼和你說吧,如果我們摸到東西後遇到危險,想要走的時候,認識路是不是比不認識路要安全一點?"易超開口問道。

    我點了點頭。

    "那不就得了,那群家伙連我那三分利都要吞,想要吃十分,這樣也好,到時候如果真遇到危險,他們沒拿出建設圖自己跑了,我就用點手段,把他們都給留里面!"易超有些陰狠道!

    我愣了一下,沒想到表面上看起來樂呵呵的易超竟然如此心狠手辣。

    這時候我們也走到了一個賓館前面,我和易超兩個人開了個雙人房,住進去後,易超從包里拿出一張畫,掛在牆上,對著那張畫很是虔誠的叩拜起來。

    "你這是干什麼?"我很疑惑他的行為。

    "這是我們正一道第二十代祖師爺張諶,也是我們這一脈的祖師爺,我和我師父修的都是他的道,所以每次出任務前,我都會來拜一下他!"

    "這麼神奇?"我愣了一下,"我拜會不會也保佑我?"

    已經拜完的易超開口說道,"應該吧,反正拜了也沒壞處,你拜唄!"

    我就站在那畫像前,剛想學著易超對著那畫像擺,結果我才剛彎下腰,那畫像就啪的一下從牆上掉了下來,落在地上。

    "見了鬼了!"易超看著掉在地上的畫像,又給掛在牆上,"可能是我剛才沒掛牢,這次你再拜一次!"

    我點了點頭,正打算繼續擺的時候,那畫像竟然從中間冒出一點火星來,沒多久,整張畫竟然直接被燒光了。

    ps:

    第一更,下一更馬上放,不過審核可能要點時間,大家耐心點。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