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三十二章陰險的易超第二更

第三十二章陰險的易超第二更

    我和易超兩個人面面相覷,我嚇壞了,根本不知道這究竟是什麼情況,易超顯然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愣在原地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了。

    "這什麼情況?"我趕緊開口問道,我還真有點怕易超把責任推我頭上,趕緊開口撇清關系。

    "我也不知道。"易超愣了半天。開口說道,"我打電話去問問我師父!"

    我一听差點樂了,這一路上看他雲淡風輕,一副趙日天的樣子,沒想到也是個不靠譜的家伙。關鍵時候還要打電話回去問問自己的師父。

    還是高冷哥牛逼,什麼事情好像都可以解決。

    易超打了電話過去,也不知道說了些什麼。回來的時候看我的表情就有些不對勁,他開口說道,"你究竟是誰?"

    "我?王盼啊!"我不知道為啥易超會莫名其妙的問這個問題。

    易超搖了搖頭,開口說道。"我剛才打電話問我師父,我師父說了,我那畫是通了靈的,但為什麼你拜的時候它寧願燒毀自己。也不願意受你一拜?"

    "你問我我怎麼知道啊!"我沒好氣的開口說道,感覺易超是有點神經質了,我咋知道為啥會這樣。

    易超撇了撇嘴,開口說道,"現在有兩種說法,其中一個是,你是大惡人,祖師爺不願意保佑你,所以寧願自己被燒,第二個就是......"

    "就是什麼?"我見易超話說到一半不說了,心里也特好奇,趕緊開口詢問。

    "祖師爺受不了你這一拜。"易超看向我,眼眸中帶著一絲捉摸不透的神采。

    我懵了一下,兩種情況不管是哪種都不符合我啊,第一,我根本就不是什麼惡人,至少我沒覺得自己做過什麼壞事,第二就更說不通了,我又不是什麼大人物,為什麼祖師爺受不了我一拜?

    見我一臉迷茫的樣子,易超也有些迷茫了,過了一會兒這才開口說道,"我也覺得兩種都不太符合你啊,這樣吧,等這次事情結束後,我們回去問問我師父,反正拿到至陰之物後,還得問他至陽之物的下落,順便幫你解決一下陽壽的問題。"

    我點了點頭,開口說道,"打算什麼時候去那個鼠王墓?"

    易超想了想,"明天吧,他們準備一下很快的,最遲也是明天就出發了。"盡肝廳亡。

    我愣了一下,"可是高冷哥還沒來......"

    "高冷哥?"易超怔了怔,"你是說那個高手名字叫高冷?"

    "不,那是我給他弄得外號。"我連忙開口解釋道。

    易超大笑了起來,"高冷哥?別說,還真有點高冷的風采,叫他高冷哥簡直沒話說!"

    我也笑了起來,然後易超開口說道,"這樣吧,你打個電話聯系一下他,明天能到最好,如果到不了,我們就先進去。"

    "啊?就我們?"我開口問道。

    易超瞪了我一眼,"難道你不信任我不成?"

    "不不不......"雖然我的確有些不太信任易超,不過也不能這麼明目張膽的說出來,至少還得給人留點面子不是。

    我趕緊拿出手機給高冷哥打了過去,電話很快就通了,高冷哥的聲音從那頭傳了過來,"有事?"

    "是這樣的,地方找到了,是在烏山那邊,易超說明天我們就要動手下去,讓我問下你,明天你能不能到。"我開口問了一下。

    "......"高冷哥沉默了一會兒,開口說道,"我會遲點過去,你們先下去吧。"

    說完高冷哥就把電話給掛了,我心想,這下子完蛋了,好像還真得和易超一起下去了。

    見我打完電話,易超連忙問我結果怎麼樣,等我把結果告訴他後,他大大咧咧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一切就交給他了,這才轉身離開去洗澡了。

    等易超洗完澡,我也過去洗了個,這些天因為受傷,我也沒洗過澡,難受的要死。

    都洗完澡後,易超帶我去吃了點米線,就說回來修整,明天怕是一整天都不能睡了。

    在雲南那最後幾天我都快睡吐了,回去後,翻來覆去的睡不著,易超卻睡的呼呼作響。

    一直到入了夜,我才渾渾噩噩睡著。

    第二天老鷹帶著他的幾個人來了我們賓館,老鷹帶的人有三個,加上老鷹在內一共四個人,一個胖子,一個是帶著黑框眼鏡的年輕人,還有個比較能夠引起我的注意,因為那個竟然是一個女的,而且看起來還挺漂亮。

    胖子叫程佳,那個帶著眼楮的是叫劉建,那女的名字有點奇怪,叫千佳音,我還真沒怎麼見過姓千的,千佳音見我盯著她看,就說了自己是少數民族。

    我這才恍然大悟,不過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總感覺自己好像是在哪里見過千佳音似得,看著她總覺得有種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我們在哪里見過面嗎?"我對著千佳音開口詢問道。

    "你這搭訕的手法,也太低端了一點吧。"這時候易超走了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笑著開口說道。

    我瞪了易超一眼,開口說道,"我不是那意思!"

    "別解釋了,我懂!"易超嘿嘿一笑,沒說話了。

    那千佳音瞪了我一眼,也轉身到另外一邊去了,我就感覺自己實在是太冤枉了,明明我沒有那意思,結果愣是給我整成現在這樣。

    這時候老鷹也拿過了一張地圖,鋪放在床上,我看了下,這地圖跟床差不多大,而且很清晰,有點像用衛星拍出來的感覺,然後老鷹伸出手去點了點一個地方,開口說道,"猴子說的那個墓,應該就是在這里,也就是說,我們的目標是這!"

    "嗯,我看了下這附近的風水,的確是適合墓葬,不過你們看這。"易超指了指一個地方,開口說道,"原本這是一個風水寶地,不過這塊地方,不知道誰給把這的龍脈給破了,好好的風水寶地變成了陰煞之地!"

    "哪里?"老鷹一听,就來勁了,趕緊開口說道,"哦?這里面還有什麼說頭不成?你給我們幾個說道說道。"

    易超笑了笑,開口說道,"你看,這周圍的地形,正好形成一圈龍氣,這正是最好的龍脈選擇點,但這地方,正好位于龍脈的逆鱗處,龍的逆鱗你們應該也听說過,誰踫誰死,而有人卻在這地方把地下水用辦法弄出來,竟然弄了條人工河!"

    "咦?"老鷹頓了頓,指著易超剛才指著的地方開口說道,"這水下來,正好是流到那些山神所在的地方,難道這里面也有什麼說頭不成?"

    易超有些高深莫測的笑了笑,"天機不可泄露,不過可以肯定一件事,這次我們要開的地方,絕對要起尸,你們黑驢蹄子可得準備好,最起碼也要建國前的黑驢蹄子才可以!"

    "多謝,我們這就去準備!"老鷹對著易超抱了抱拳頭,帶著人走了出去。

    在他們出去後,易超趕緊從自己的口袋里面掏出一些黑灰,然後在老鷹他們那些人帶來的工具上灑著。

    "你干嘛呢?"我開口問道。

    "動手腳啊,萬一到時候他們真的黑吃黑,老子非得玩死他們不可!"易超嘿嘿笑了笑,臉上滿是陰險。

    "啊,那你剛才?"我開口問道。

    "當然是騙他們的,風水這東西你都可以胡亂扯點東西出來,真扯不通了,就說天機不可泄露不就得了?"易超白了我一眼,就好像看著一個白痴。

    我也感覺在易超這個陰險小人面前自己的確和白痴一樣。

    ps:

    第二更,第三更馬上出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