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三十四章蠱人第一更

第三十四章蠱人第一更

    別回頭!!?

    我的心瞬間涼了一大半,我這頭都已經回了,你讓我咋辦!

    那張鬼臉在我的面前迅速放大,怪誕的笑容將我的內心從天堂拉到了地獄。我甚至都能聞到這鬼東西嘴巴里面帶著的強烈腥臭味。

    那股惡臭差點讓我嘔吐出來。

    見我回頭了,那山神直接張大了嘴巴,朝著我咬來。我嚇了一跳,連忙伸出手去擔,他這一下直接咬在了我的手上,疼得我大聲叫了出來。

    我感覺自己的骨頭都快要被咬碎了!

    "潛水趴下!"不知道誰叫喚了一聲,我連忙把自己的腦袋朝著水下鑽去。剛鑽進去,就听到砰的一聲響,手上撕扯我的力量瞬間小了不少。雖然還是死死的咬著我的手,但也已經感覺不到那種骨頭都要被咬碎的感覺了!

    應該是那槍打中了山神吧!

    我松了一口氣,才猛地發現自己都已經十多年沒游過泳了,這一下進水了。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辦了,我劇烈的掙扎起來,發現根本沒用,水都嗆了好幾口。周圍的水流好像無孔不入一樣。

    這時候忽然有只手抓住了我的腳踝,把我從水里往外拖,我知道這是有人來救我了,心里松了一口氣,也不敢繼續掙扎,死死的憋著氣,等我感覺自己快被憋死的時候,終于呼吸到了空氣。

    我劇烈的咳嗽起來,咳了好一會兒,才感覺自己又活過來了。

    起來一看,易超他們幾個人全都圍在我身邊,剛才拉我上來的人是千佳音,她也渾身濕乎乎的坐在一邊。

    老鷹的手里拿著一把軍刺,朝著我走了過來,一把按住我手上已經被槍打死的山神,用軍刺掰開它的牙齒,把它從我的手上給弄開。

    我這才發現自己的手都已經被這山神咬的有點變形了,雖然沒傷到骨頭,但有一大片肉都快掉下來了。

    "給他消毒,然後包扎一下。"老鷹拿著那山神走到一邊,開口說道。

    千佳音點了點頭,打開她隨身帶著的包,拿出酒精來給我沖洗了一下傷口,然後用消炎藥包好,一邊包一邊開口說道,"剛才你掉下去的時候,我還以為你要死了呢,運氣真好,如果不是老鷹槍法不錯,你可真的要被這山神給弄死了。"

    我強忍著手臂上傳來的劇烈疼痛,苦澀的笑了笑,開口說道,"我也以為我要死了呢,運氣好!"

    千佳音抿了抿嘴,沒說話了,繼續仔細給我包扎起傷口來。

    估計千佳音以前是學過醫的,動作特別嫻熟,給我包扎完後,還很俏皮的用繃帶給我扎了一個蝴蝶結。

    等千佳音給我包扎完後,我的手臂雖然還有點痛,但已經沒有一開始那麼劇烈了,我深吸了一口氣,站了起來,打算去看看老鷹要對那咬到我的山神做什麼。

    我剛過去,就看到老鷹正用一根用軍刺削好的棍子,把山神給扎了起來,放在了岸邊。

    我看了下河岸那邊,發現對面已經密密麻麻的爬滿了山神,對著河岸這邊的我們不停的怒吼,不過好像他們在忌憚著什麼,雖然不停的咆哮,但就是不過來。

    我見這邊已經沒什麼危險了,就認真觀察起被老鷹串葫蘆一樣串起來的山神。

    這山神長得和山魈有點像,但卻又補完全是山魈,怎麼說呢,更偏向于人類一點,身上的皮毛只有稀疏的一點,臉也要大一點,關鍵是臉上的那鬼面,比山魈要恐怖詭異的多!

    最恐怖的是它的牙齒,細碎的牙齒一看就特別帶有攻擊力,當然,我也深刻的體會到了那牙齒的威力,剛才如果不是老鷹動手快的話,現在我的手估計都已經被咬斷了。

    我估計到死都不會忘記剛才那種恐怖的咬合力。

    這時候老鷹已經把事情都弄完了,他把串著山神尸體的棍子插在河岸的這邊,這個舉動竟然沒有惹怒河岸那邊的山神,它們的臉上反而帶上了一些恐懼。

    見我一臉迷茫的樣子,老鷹也笑著開口說道,"山神這種東西,雖然強悍,但卻欺軟怕硬,我不知道它們到底能不能過河,但在河岸這邊掛著它們同類的尸體,它們肯定是不會過河的,不然回頭它們要是沖過來,我們這群人可就不夠看了。"

    老鷹這麼一說,我才明白過來,看來老鷹不是第一次和這種鬼東西打交道了,竟然這麼懂它們的習性。

    不過想想也是,連猴子那種土夫子都知道山神這種東西,老鷹一看就是土夫子中的高手,肯定不會不知道山神。

    估計在場的人都清楚,就我一個小菜鳥不知道吧。

    等把事情都搞定後,老鷹這才開口說道,"好了,出發吧!"

    雖然我感覺自己的手臂很疼,但這時候顯然不是拖後腿的時候,連忙站了起來跟著老鷹他們一塊兒朝著里面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過了河岸後,我總感覺周圍的空氣中帶著一點點淡淡的血腥味,而且四周的氣溫也開始冷起來了。

    我就開口說道,"你們有沒有聞到一股血腥味啊!"

    "什麼血腥味?"老鷹有些疑惑的開口說道。盡每介才。

    其他人包括易超在內也都一臉迷糊的看著我,我愣了一下,難道只有我才能聞到這股血腥味?

    那之前在茶樓里面聞到的那土腥味也是?

    這時候易超笑了笑,"可能是你剛才受了傷,流了血,所以才聞到的吧!"

    其他人也跟著笑了起來。

    我卻皺起了眉頭,我敢肯定這血腥味絕對不是從我的身上發出來的,絕對是這個地方特有的。

    因為那血腥味和普通的血腥味不太一樣,帶著一點點說不上來的奇怪味道。

    總之很詭異。

    我見他們不太相信我,也覺得自己可能是出現幻覺了,畢竟我又沒啥特異功能。

    這時候易超忽然停了下來,開口說道,"有些不對勁。"

    "什麼不對勁?"我愣了一下,開口說道。

    易超皺著眉頭,開口說道,"有人先我們一步來了。"

    "什麼?"老鷹也急了,開口說道,"怎麼會?這地方前兩天才被發現啊!"

    易超走到一邊,蹲下來搓了搓地上的泥土,然後挑出一小片來,開口說道,"你們看,這是蟲蛹脫殼所留下來的東西,這東西我認識,叫食心蟲,是苗疆蠱術中的一種,可能有個苗疆蠱術高手在我們之前來了!"

    我愣了一下,又是苗疆蠱術的人?

    上次在洪雅的時候,也是這樣,怎麼這次來長沙又遇到了一個。

    這兩個是同一個人嗎?

    我想起來之前那拆開電腦的時候,里面密密麻麻的蟲子,心里就有些害怕,那個假扮服務員的人應該就是之前在洪雅的蠱人。

    那可是連高冷哥和月經哥都要忌憚的人啊。

    不會這麼巧吧!

    "算了,管他是誰,我們小心點就好了,大家每個人都拿著這東西,一般的蠱蟲都不敢接近的。"說完易超從口袋里面拿出一個瓶子,瓶子里都是一些黑漆漆的不知道什麼東西做的粉末狀物體,他小心翼翼的將那些粉末倒在了幾張黃符上,然後把黃符打了一個結,給在場的人一個人發了一個。

    輪到千佳音的時候,千佳音搖了搖頭,開口說道,"我自有防蠱的辦法,不需要。"

    我有些好奇的看了眼千佳音。

    接過易超的那護身符後,我們一群人又一起往前走著,只是這一次心情明顯比之前緊張多了,在這種地方,最恐怖的不是那些千奇百怪的怪物。

    而是人!

    ps:

    抱歉,今天上完課已經是下午三點了,又整頓了一下群,不能一口氣三更了,下一更八點半,然後就是群的事情,最近很多朋友建議我弄群,我就搞了個群,群號︰456912984,大家都可以加一下,咳咳,管理都是美女哦~~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