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三十五章鼠將軍

第三十五章鼠將軍

    這時候天色已經漸漸有些黑了,易超看了眼在場的人,開口說道,"都已經帶好這護身符了吧。那就出發,這玩意兒有防蟲的功效,一般的蟲蠱是近不了身的。"

    得到肯定的答案後。這才帶著所有人朝著前面出發,走了差不多有半個小時吧,我們這才到了地圖上顯示的鼠王墓的地方。

    之所以確定,還是因為地上有不少的坑,顯然都是之前被猴子那群人給挖出來的。

    "在這!"千佳音開口說道。

    我們朝著她走了過去。看到了一個盜洞,這應該就是猴子那群人挖出來的盜洞吧。

    "我是建議趁著現在白天下去。"易超開口說道,"我知道你們祖師爺的規矩。不過那規矩只是因為白天倒斗容易被人發現,才定下來的規矩,現在在這地方,根本不需要怕人會發現。所以那規矩守不守都一個樣。"

    老鷹沉默了。

    這時候千佳音開口說道,"我支持易超大哥的,咱們是倒斗的,說難听點。就是個挖人祖墳的,本身挖人祖墳這事情就已經不合規矩了,沒必要死守著規矩,把自己處于險地。"盡每布弟。

    千佳音剛說完,除了老鷹外的其他兩個人也都點了點頭,老鷹見所有人都同意了,這才開口說道,"既然是大家的意思,那可以吧,走!"

    說完一群人都開始行動起來,老鷹從包里面拿出來一根繩子,開口說道,"這是登山繩,大家都把自己綁一下,下面地道黑,下去後我怕會迷路,出了事也不知道。"

    我想起了之前和高冷哥他們去八堡村的時候,也整了個繩子,看來在這種容易迷路的地方,登山繩還是很有必要的。

    "然後就是位置問題,這樣吧,易超,你懂一些風水,走最前面,胖子,你的肉比較厚,走後面萬一出來個怪物,一下子也拖不走你!"老鷹看了一下,開口說道,"我和眼鏡兩個人走第二個位置,我後面,眼鏡你前面,王盼你和佳音一個受了傷,一個是女的,就走中間!"

    我一听就知道老鷹肯定沒少干過這種事情,安排的竟然穩穩當當的,確定沒問題後,易超帶頭,我們一群人也就慢慢的下了這個盜洞。

    這盜洞有點深,大概有差不多三米高吧,易超是第一個進去的,他的身手不錯,進去後示意眼鏡下來,拖住眼鏡的腳慢慢的把眼鏡放下來。

    然後是千佳音,輪到我的時候,就有些麻煩了,畢竟我的手上有傷。

    最後還是胖子給想的辦法,就是他先在上面扯住我好的那只手,再把我慢慢放下來。

    等我下來後,老鷹和胖子兩個人也都很快的下來了。

    甬道挺黑的,盜洞那邊散下來的光不足以照明整個甬道,我們進去後,也都打開了手電筒開始一點點的朝著前面走去。

    這時候易超忽然開口說道,"這牆上好像畫了什麼東西。"

    我把手電筒往牆上照了一下,看到牆壁上不知道用什麼東西雕刻著一些畫,一個長得鼠頭鼠臉的人,穿著一件鎧甲,坐在一匹馬上,他的後面全是軍隊,不過奇怪的是,那些軍隊每個人都和這將軍一樣,長得鼠頭鼠臉的,特別奇怪。

    我想了想開口說道,"這些是什麼?"

    "上面有行字。"易超卻沒回答我,而是把手電筒照向那行字,一邊看著一邊念了出來,"鼠王帶著軍隊和漢紫塔部落戰斗......"

    鼠王?我愣了一下,看著那鼠頭鼠臉的將軍,開口說道,"你的意思是,這個鼠頭鼠臉的家伙才是鼠王?"

    "嗯,我想我們好像弄錯了什麼東西。"易超頓了頓,那雙桃花眼也開始變得有些慎重起來,"這鼠王,應該不是我們嚴格意義上來說的鼠王蠱,而是一個被封作鼠王的家伙的墓穴。"

    "鼠王蠱?那是什麼東西?"老鷹有些疑惑的開口說道。

    "別問那麼多,你知道沒用。"易超有些不耐煩的回了一句,然後繼續開口說道,"我想這些壁畫應該就是在說這個鼠王的吧,只是有些奇怪,為什麼會叫他鼠王,還把他畫的和老鼠一樣呢?"

    "鼠王?"這時候一直沉默的眼鏡開口說道,"我好像知道點什麼東西。"

    "什麼?"易超馬上開口詢問道。

    "那應該是一個傳說吧,傳說以前在我們長沙有一個大將軍,叫什麼已經忘記了,說是天上的十二生辰將軍,鼠將軍下凡,帶兵如神,傳說他的手下里面沒有人,每次打戰,都會有無數只老鼠來幫他的忙,所以大家都叫他鼠將軍,後來皇帝听說了,就把鼠將軍召到宮中,不知道在宮里發生了什麼,反正出來的時候,皇帝就給鼠將軍封了王,以後都叫他鼠王了。這故事可給我小時候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陰影,小時候看到老鼠就感覺是鼠將軍的手下,沒想到這傳說竟然是真的,這世界上還真的有鼠王啊!"眼鏡拍了拍胸口,開口說道。

    我一下子就懂了,這鼠王應該和金婆婆一樣,都是養的鼠王蠱,想起來之前金婆婆養的那頭鼠王,召喚的老鼠可謂是鋪天蓋地,還真的可以打一場戰爭。

    易超這時候也笑了起來,開口說道,"什麼十二生辰將軍,就是個養蠱的,他的那些老鼠手下,應該是他養的那個鼠王召集過來的,故弄玄虛。"

    易超這麼一說,眼鏡也有些尷尬的笑了笑,有種小時候夢想破滅的感覺。

    我開口說道,"如果是這樣的話,就麻煩了,我之前在雲南的時候見過有人養鼠王蠱,只是一頭四十年的鼠王,就能著急到成千上萬的老鼠,這墓穴里面的鼠王少說也有幾百年的道行了......"

    易超打斷了我,開口說道,"不會的,這墓穴里面我估計滿打滿算不會超過十頭,因為老鼠是要吃東西的,墓穴里面就算堆滿了食物,不超過兩三年,就都被吃完了,所以不會有太多的,但剩下來的肯定都是鼠王,我看那個所謂的鼠將軍,是個懂玄學的人,這墓穴應該有古怪的地方,那些鼠王肯定也挺邪門的,不能用普通的鼠王去定義它們。"

    "胖子!?"這時候老鷹忽然開口叫了一聲。

    但沒有人說話,我們一群人全都懵了,老鷹又叫了一聲胖子的名字,還是沒有人說話,我們才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勁了。

    連忙把手電筒朝著後面照去,這後面哪里還有什麼胖子,老鷹的後面根本一個人都沒有了,原本走在最後面的胖子就好像人間蒸發了一樣。

    而胖子那頭的繩子也從中間斷開來了,繩子的斷痕不像是用刀子隔開的,反而有點像是被什麼東西給咬開的一樣。

    胖子的離奇失蹤讓在場的人全都有些慌了,這時候易超開口說道,"不好,可能是墓穴里面的鼠王發現我們了,這次可能只有一頭,多了的話就要跑了,大家趕緊把繩子解開,不然一會那些鼠王都過來,我們被繩子固定住,一個人被抓住,所有人都跑不掉!"

    被易超這麼一說,在場的人也全部都趕緊解開自己身上的身子。

    但我的腦海里面卻一直有一個疑問,那就是胖子是怎麼消失的,按理來說,鼠王再離開,弄走胖子和咬斷繩子都要用點世=時間啊,在這種情況下,胖子不可能沒有任何反映就讓對方給抓走啊!

    這其中肯定有什麼問題!

    ps:

    第二更,這更有點卡,晚了點,另外就是,今天四更,比原來多了一更,喜歡聊天的朋友可以加一下群︰45691298,現在人有點多,比較吵,等過了今天會好一點,我每次更新了都會在群里說的,下一更應該是十點半左右。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