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七十七章雙眼中的毀滅

第七十七章雙眼中的毀滅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是?

    只見在磚塊上面,那畫面之中出現一片荒涼的地帶,淺淺的草皮貼在地面上,一個個差不多拳頭大的鼠洞遍布在其上。我認得這個地方,這就是我到達拉薩的必經之路。就在離那大日如來法相前方不遠處。

    此時一兩只老鼠從洞內爬出來,隨即在旁邊刨了兩下,隨即刨出來一根白嫩的草根塞進嘴里。

    我正在疑惑圖巴斯為什麼要將這麼一副圖畫給我看的時候,忽然,這幾只老鼠好像感應到了什麼,然後整個身體就蹭的一下跳出洞穴,急急忙忙的朝拉薩飛奔。

    不僅如此,這草原上無數鼠洞之中的老鼠都爬出來。密密麻麻的一片好似潮水般涌向西南方。

    "這是,鼠潮嗎?傳聞中鼠潮能吞噬一切活物,難道一直在我身後的,就是這些東西?"我皮膚上升起一層雞皮疙瘩。

    高原的老鼠比起中原來說要小一些,但是它們在惡劣的環境下生存久了,其適應力就變強了。

    這些老鼠的速度,還有凶猛程度,簡直比中原的老鼠要強大幾十倍。

    但,看起來有好像不太像。鼠潮是在遇到氣候等大災難之時集體遷徙,這些老鼠的樣子並不像遷徙那麼簡單。看起來這些家伙好像是在躲避著什麼。正在逃命。

    不是大災難,而是噩夢。

    "看下去吧。看下去你就會明白。"圖巴斯說道。

    我點點頭,繼續看著磚塊上。

    磚塊上只能看到影像,听不到聲音,但我能從那種樣子看出一點點到底是有多麼的恐懼,當我心中想著看到全部的時候,那磚石轟的一聲,竟然將我之心神直接吸進去。

    嗡!

    我忽然間感覺不到我的身體,但我又很明白自己隨時隨地都能回到自己的身體中。

    此時的我身處一片空間中,這片空間能清晰的看到整個大地上的鼠潮。這鼠潮不斷逃命,而在它們的後方,忽然來傳來一道悶雷聲。

    隨即便見到遠方有著的天空中無數雷霆生出,一篇金色的雲霞中閃爍著黑色的雲團,雲團之間便是 里啪啦的雷聲。就好像是有著一片天神乘坐烏雲直接殺了過來,比起渡劫時候的雷雲都還要強上三分。

    而緊接著,我便是看見那雲團下方,有著一道白色的影子快速的駛過來。

    那東西速度很快。在我看到的時候還只是小小的白點,但沒過幾個呼吸,我就微微能看到它是一個長條形的物件。

    它的速度比起鼠潮來說快的多了,就好像是高速行駛的列車。

    "嗯?那是!"我忽然精神大震,險些從這種狀態直接被震出來。

    那白色的,駛過之後,會在路上形成一道亮晶晶的道路。但是在這道路之後,竟然一路地面都開始腐敗沙化,形成一道長長的路道。就好像是一張巨大的白紙上,被一刀直接切下來一條深深痕跡。

    這玩意兒很像是蝸牛那般。但又好像是一條盲蛇,足足有三百多丈長,也就是長度竟然有著一公里左右。它通體白色,頭顱高高揚起近百米。

    我不由得想起之前呆過的麥其族,那城牆只有十丈,如果是這家伙,麥其族根本就擋不住啊。

    就是他的腦袋,都超過了三十米。

    這比起列車來,這東西簡直就是擴大了十倍,其速度也更凶悍了數倍。那一團詭異的雲團,便是直接隨著它的移動,朝著拉薩城滾滾而來。

    大片的鼠潮,就是在躲避這東西。

    "呱,呱!"

    當它完全落入我的視線中時,怪叫了兩聲,然後我便是看到在它的頭頂上,貼著一片金色的鱗片。那鱗片就散發著一種神聖的光芒,與地面的腐敗不同,就好像是出淤泥而不染的感覺。

    "這東西與魔鱗呈現出一種相反的屬性,但卻又破壞著萬物,吸取萬物生機。"我心中產生了震撼。豆助頁劃。

    無形殺手雖然顯化出來,對修士產生了收割般的使命,簡直就是大魔頭,其氣息都十分邪惡,現在薪火之冊中有著兩片,我都無法完全掌握,甚至隱隱有些失去它的控制權。當視線中那道鱗片出現的時候,兩片魔鱗便有些躁動。

    但是這金色鱗片,與魔鱗完全相反,竟然吸收著大地之上萬物的生命力。

    而且這家伙竟是來者不拒,破壞著一切。

    若說魔鱗是連環殺人案的殺人凶手的話,那麼這金鱗就是爆破城池,炸毀文明的變態狂魔。

    "意識之中,與魔鱗爭斗的金鱗,大概就是它了。但是怎麼會這樣,怎麼會將天地萬物的生命力都吸收,這到底是個什麼玩意!"我喃喃道。

    曾經在意識里,我以為那魔頭和金色光芒爭斗,是正與魔的爭斗,最後落下兩種顏色的鱗片。除了這個逆鱗之外,其他鱗片都應該是充滿正氣才對。

    但為何這正氣之下充滿了邪魅,充滿了魔的味道,難道這金色鱗片的主人才是魔嗎。

    "啊......"

    盲蛇怪物繼續前進,此時從它的頭頂忽然傳來一道呼聲,我望過去,頓時心神的大震。整個畫面都在顫抖,我連忙穩定住心神,視線再次往上偏移。

    只見在它的腦袋上,密密麻麻的生長著像是水草一樣的頭發,但此時這些水草上束縛著一個個人類。而其中一個,便是慘叫一聲,生命力迅速流失,然後被一根水草卷住尸體,丟進了這家伙張開的口中,咀嚼幾次之後,化為一堆污泥被吐出。

    那上面竟然有著數百個人類,大多都在沉睡,甚至大多數都是西行路上的朝聖者。

    我便是看到小和尚,白小瞳,白浩還有那救過我的朝聖者,只有這幾人竟然還睜著眼楮。

    "沒想到他們,竟然被抓住了,希望他們還能活下去。"我嘆了口氣,這盲蛇在短短時間已經跨過了幾十里路,漸漸的就要追上那到鼠潮。而此時,鼠潮已經快要接近那大日如來法相的所在地了。

    大地枯萎,天空焦黑,烏雲中的雷聲好似要將世界毀滅。

    然後我感覺到被一股目光給注視到,當接觸懂啊那道目光的時候,我頓時被震出了幻境。

    "啊!"

    我猛然後退,手中磚塊掉在地上 當的響起來。

    "你看到了什麼?"圖巴斯上千一步問道。

    "我看到了......"我心中一震,回想起一道目光,沉默不語。那是一種什麼樣的目光啊,死亡,腐敗,凋零......

    充滿了這個世界是所有的一切陰暗面,就好像是這個世界的末日,就好像是要將整個世界都吞噬掉,就好像是這個世界最後將要回歸虛無之中。

    而最重要的是,這雙眼楮的主人,我見過。

    我深刻的記得,當日在封無神國外,我進入了一個神秘的洞穴。在洞穴之中我的十殿閻羅祭開始第一次進化,而且在這里面我得到了將神農鼎收服的契機,那塊玉石。

    也正是因為這塊玉石使得我竟然奇遇連連,最終成了封無神國的大贏家。

    但是我更加記得,在離開那神秘洞穴的時候,曾經在匆忙中撇了一眼死寂的水底。水底沒有魚,沒有生物,就算是我也不敢久待,就好像那其中有著食人的妖怪。

    在離開那神秘洞穴時我遇到大片水草,水草中有著個被束縛的女人,那個女人讓我感覺到死亡。

    而現在那盲蛇的頭上,有著一個站立的女人,那女人與當日我看到的女人一模一樣!

    就是她!

    "我看到了,毀滅。"略微平靜了一下,我緩緩說道。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