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三十七章盜洞為老公的寶貝妞打賞玉佩加更,第四更

第三十七章盜洞為老公的寶貝妞打賞玉佩加更,第四更

    我嚇了一大跳,趕緊大聲問了一句誰,結果沒有人回我,不過那拉著我腳的東西瞬間就松開來了。

    因為正處于黑暗之中。我根本看不到自己身後到底有沒有東西在,我連忙把手電筒往地上一丟,抓起血刃就往前跑。

    以為甬道很矮。我走的不是很快,但我身後的那個鬼東西好像也走的不快,我只能感覺到有人在我身後不停的跟著我。

    我心頭一緊,知道這時候如果停下來,肯定就要出問題了。強忍住快要被嚇出來的尿意,我深吸了一口氣,不停的往前走。

    很快。我就感覺到身後跟著我的那東西似乎已經沒跟著我了,我心里這才松了一口氣。

    就在我繼續想要往前走的時候,我摸到了在前面的甬道旁邊,不知道被誰又給弄出了一條路。那條路明顯是個盜洞,被人用工具給鑿出來的,很是粗糙,我愣了一下。完全不清楚易超走的是那條路了。

    這時候最好的辦法無疑是呆在原地等著易超回來,但剛才那個抓著我腳的鬼東西還在我的身後跟著,如果我停下來的話,指不定它會追上來。

    雖然我手里是拿著武器,但我自己最清楚,這武器對我來說根本連毛用都沒有,最多只能讓我有點安全感。

    而且高冷哥還讓我別給這武器見了血,我不知道為什麼一個武器還不能見血了,但我清楚高冷哥說的絕對沒錯,這武器見了血估計會發生點什麼東西來,以我的能力根本沒有辦法去解決。

    總而言之這把在老吳和易超看來價值幾千萬的寶劍,在我的手里最多只是個求心安的護身符罷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知道現在不是給我猶豫的時候,咬了咬牙,覺得以易超趙日天的性子,看到這旁邊的盜洞,肯定會進來的,畢竟他是各種不服,所以我想了想,直接鑽進了那個盜洞!

    鑽進去後,空間忽然就變得很大,我試著慢慢從地上站起來,發現這地方竟然比外面的甬道要高的多,至少我站起來後,還沒有踫到頭。

    這顯然不可能是別人挖出來的,也就是說,這是另外一條路,又或者說,這是一個房間。

    我覺得這是一個房間的概率要大一點,因為我伸出手來摸了摸,根本沒有摸到房間的邊緣,我又用血刃劃了一下,也還是沒有踫到邊。

    這應該是墓穴中的一個房間吧!

    之前那個在這里打了盜洞的家伙,肯定是知道這後面有一個房間,才會打的,我看電視里面出現過。

    有的人用手敲一敲牆壁,就能知道這牆壁的後面是不是空的。

    那個人應該是敲了這牆壁,發現里面是空的,這才打洞進來的!

    一片黑暗讓我的內心開始感覺到不安起來,因為這房間太大了,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走。

    在黑暗中想要找到東西,肯定是要靠摸的,我深吸了一口氣,摸我是不敢摸了,我之前在竹林的那次就是在一片漆黑中靠摸,摸到了鬼仔佬,差點把我給嚇死。

    我就用血刃當怪哉,四周劃動起來。

    只要找到這房間的牆就可以了,順著牆走,肯定是可以找到門的,到時候我就直接從門里面往外走。

    一想到這,我心里也有些後悔自己進來這了,畢竟這一片漆黑,我怎麼找到易超啊,那手電筒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這時候停了,也真是倒霉。

    其實剛才我不應該自己嚇自己,直接用手里的劍和對方拼一下,說不定還能弄死對方,然後我在那等,易超肯定會來。

    現在好了,進來這鬼地方,想回去都有點難。走了好一會兒,我才用血刃給踫到了牆,我心里想著如果高冷哥知道我用這血刃當拐杖用的話,估計會忍不住一劍捅死我吧。

    踫到牆後就好辦了,只要順著牆壁走,就絕對能夠找到出口的,我就順著牆壁的方向,一點點的摸索過去,剛走沒幾步,我發現自己好像提到了什麼東西。

    軟綿綿的,還有點重量,一下子竟然沒踢飛,我心里好奇,就蹲了下來去摸,順著那踢到的東西摸了一下,當時嚇得就直接跳了起來。

    那是一只粘乎乎的手!

    我愣了一下,但很快我發現那手的主人好像並沒有對我有什麼傷害,所以我想了想,還是繼續蹲下來用手去摸那玩意兒。

    把血刃放到一邊,我先扯著那只手往上提了一下,發現有些重,這應該不是單獨被分出來的手,而是連接著整個身體的。

    最主要的是,我沒感覺到這手臂的主人有什麼動作,這也就是說,這手臂最多只能算是一個尸體的手臂,不是什麼鬼東西。

    我就順著手繼續往上摸,很快就摸到了手腕,剛摸到手腕,我也給嚇了一跳,因為那手腕竟然是沒有皮的,血肉模糊的,摸起來極其的惡心。

    我深吸了一口氣,繼續往上摸去,很快我就確定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這尸體的主人和外面那具尸體是一樣的,都是被人給剝了皮的,我心里也有一點疑問,到底是誰這麼變態,竟然還把人的尸體給剝了皮,這也太惡心詭異了一點吧。

    我深吸了一口氣,強忍著內心的那股子惡心的感覺,站了起來,我又不是什麼重口味的人,知道這尸體是沒有皮的還會繼續往前摸。

    看來有人在這里死了,還是被人給剝了皮後死的。

    這也就是說,這個房間里也有危險。

    我深吸了一口氣,現在那個剝皮的鬼東西不會也在這房間里面把?想起這個可能性我發現自己的汗毛都快要炸起來了。盡每歡亡。

    也許在黑暗中有一雙眼楮一直在盯著我也說不定!

    我強忍著自己內心的恐懼,拿起放到一邊的血刃,繼續往前走著,這時候一直站在原地肯定是要出事情的,還不如先走走看,看看能不能找到一條出路來再說。

    走了一會兒,我感覺自己的腳好像又踢到了什麼東西,咕嚕一聲響,這東西還在地上滾了一圈。

    听聲音還是金屬質感的,應該是一些工具什麼的,更有可能的是剛才我摸到的那個無皮人死前留下來的工具。

    而且看那形狀大小和聲音,似乎是個手電筒!

    在這種黑暗的幻覺下,有個手電筒無疑是救命的東西,我也不管那麼多了,直接把血刃往自己懷里的劍鞘里面一放,就貓下腰來開始摸索著那疑似手電筒的東西。

    我也不清楚自己剛才那一腳把手電筒給踢到了什麼地方,反正我可以肯定的是絕對不會太遠。

    所以我摸的時候也是順著地面一點點的往前摸。

    這地面也不知道是用什麼東西做的,竟然特別平滑,和我家的大理石地面差不多,冰冰涼的,我順著地面開始摸,生怕自己漏過一點死角。

    摸了一會兒後,很快,我就摸到了那個被我踢走的手電筒,我趕緊把手電筒給拿了過來,開始擺弄著,我先按了一下開關,手電筒 的一聲,打開了亮光,我心里松了一口氣,還好還好,這手電筒還沒有壞掉。

    我就順著這手電筒的光往前看著,發現這還真的是一個房間,挺大的,應該有一百來平米左右,想想那個鼠將軍一個死人的一個房間竟然還有一百平米大小,我到現在還沒有買房,心里也感覺有些不平衡。

    這時候我手里的手電筒又黑了,周圍的空氣也瞬間變得陰冷潮濕起來,那股陰冷的感覺使我的毛孔都豎立了。

    ps:

    第四更搞定,今天更新結束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