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七十九章無色

第七十九章無色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嚓。

    整個畫面完全從我的靈魂之中毀滅掉,而畫面中呈現出的震撼是使我久久不能平息的。最後的一幕景象讓我面色變得極為難看,那一句話也在我的耳中回響的越來越響亮,就好像是一直有人在我耳邊說,我的心中想起那個黑色的大殿。那雙黑色的手臂。

    黑手主人,虛無。

    這個神秘的人物,又再次出現。我不知道他是什麼身份,甚至不知道他從何處來。隨著境界越來越高深,才明白此人到底有多強。

    他竟然能在藏地佛國輕易的撕開空間,甚至連天罰之眼都在他的手中。難道說昊天最終竟然選擇了他作為代言人嗎,還是說他強大到連天罰之眼都可以掌握了。他讓我快點斬自我,那就是說第三階段終于要開始了。豆助叉圾。

    或者說。就連到達西藏佛國這事,也在他的預料之中嗎。

    在意識之中,我感覺到那大日如來法相碎裂,隨即整個佛國都進入到了災難之中,無數的天災人禍在其中發生。

    呼!

    那種幻想中的畫面停止,我看到了圖巴斯微笑著充滿皺紋的老臉,他十分平靜。

    "上師,您給我看這個,是想要告訴我什麼?是想告訴我,我將危險帶到了西藏。是想譴責我嗎?"那大日如來發現庇護著拉薩,佛的力量充滿整個西藏。

    但是我知道。那盲蛇是追著我來的,那麼就等于是我將這個災難帶了過來。我能夠想像得到它在一路上到底殺了多少人,甚至最後將庇護這拉薩的大日如來法相都給毀掉。

    我的心中天翻地覆,意識之中那一盞青燈不斷明滅,真是我將這災難帶來的。

    然而圖巴斯看著我的眼楮,雙手合十,然後搖了搖頭。

    "我問你看到了什麼,你說看到了毀滅,但是在我眼中,卻看到了更多。動物在毀滅中尋求庇護,人在毀滅中尋求生存,萬物在毀滅中與之抗爭。他們都是在為了活下來,為了度過這劫難。但有的生靈滅亡了,而有的生靈,卻是生存了下來。"圖巴斯說。

    是啊,鼠潮不就是在尋求生存麼。那朝聖者不久是為了讓小和尚活下來麼,那佛像不就是為了阻止盲蛇麼。

    的確是這樣,我只看到了毀滅這一面,卻忘記萬事萬物都是有著多面性的。

    就像是草原上的野草被燒毀,但是它的草根之中還有著嫩綠的存在,只要春風吹拂,就能再次生長出一片草原來。

    "受教了。"我說道,隨即向圖巴斯行了一個禮。

    圖巴斯安靜的看著我,當我眼中露出明悟時,他才點點頭笑了。隨即他躬身將之前他交給我然後又掉下去的磚塊撿起來。然後伸給我。

    "還要再看一次嗎?"圖巴斯說。

    我突然發現,他的一舉一動之中似乎充滿了破綻,但卻又是充滿了不動如山的意志。就好像是諸佛菩薩的金身,不動不破,無法可破。他的每一個動作,都無可挑剔,就好像是到達了大道至簡的地步。

    "不用了。"我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然後搖搖頭。

    圖巴斯笑容更甚,又道︰"真的不要再看一次,看看你到底有什麼遺漏?"

    "是的,不用。我想無論是遺漏了什麼,我都會從容去面對,最終從磨難中走出來。"我說道。

    在將來,我還有無數場大戰,這對于我來說是災難,對于人間來說也是災難。我想救小和尚,相救那些朝聖者,但是我的力量根本無法達到,有心也無力。

    但無法成功,並不是不去做。天地有大劫,不能只靠著高個子來頂,我們要做自己能做的事情。並且將之做好。

    "甚好,甚好。"

    圖巴斯說道,然後將磚塊放進懷里,隨即忽然道︰"不過以後,還是不要隨便用轉頭去打人才更好。"

    我莞爾一笑,點頭稱是。

    "你能得到孔雀指點到此處來,也是你的緣法,在這里斬自我,的確是好想法。不過你要記著,這里是大昭寺,是不能見血的。雖然意識斬自我,也不會有血,但是終究會有煞氣纏身。怎麼斬,如何斬,完全都要靠你自己。"圖巴斯說道。

    他似乎對于斬自我這件事十分的明白,整個人飄飄如神仙。

    我感覺不到他身上的力量,他明明就在我眼前,但卻似乎與我不在同一個空間中。每當我閉上眼楮的時候,甚至感覺不到他的存在。

    這就是孔雀所說,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只有陸地神仙巔峰以上,才能達到。

    不過佛門從沒有納入到玄門之中,佛門中真正的高人更是低調,不會隨意顯露。

    也是,都跳出三界了,怎麼能感覺到。

    "是的。"

    我點點頭,隨即忽然開口問道︰"我來之前,曾听說佛門之中有一處神山,人死之靈魂都會進入到這其中。我想問,到這個地方能找到紅鯉的魂魄嗎,而這個地方又怎麼去。"

    拉姆曾經給我說的地方,她也不知道具體位置。

    但如果是圖巴斯的話,這世上若有此地,那麼他必定知曉。

    "有這個地方!"圖巴斯忽然說道。

    我心中一喜,但圖巴斯接下來卻是給我潑了一瓢冷水。

    "但是你去不了。"

    听著圖巴斯的話,我漠然了。

    天地之間,有著兩界山。一是豐都鬼城的兩界山,也就是豐都名山,此地聯通的是地界和人界。當年張道陵驚才絕艷,眼見大地上鬼魂四起,便是殺盡天下萬鬼,甚至將所有的鬼都驅趕到此地,斬開了地界。

    地界之中原本也有著勢力分布,有著千萬地獄。他甚至還在紛亂的地界之中建立的統一的地府制度,創建了整個陰司系統。

    也正是因為這樣,他得到了無上的回報,導致他即便是斬三尸出現問題,還是沒有死亡。

    甚至就算最後斬自我也出現問題,也還是將境界推到了極高的層次,甚至差一絲就達到仙人的層次。

    張道陵殺盡鬼魂,驅趕的時候,有一部分被驅趕到了西北之地。

    也就是西藏的境內,當時在張道陵的力量之下,這些鬼竟然憑借著一絲引力,竟然逃到了神山之中。

    這座山,乃是人與天界的通道。

    就像兩界山是聯通的中陰界與地界,這座山聯通的是無色界和天界。人界是為色界,而無色界高于色界。甚至就算是天界,也只是色界和無色界之間的一界。

    這里的色,並不是色欲的色,而是形形色色,顏色等等一切外相的表露。無色,趨近于佛門追求的,空之境界。

    佛門之中所謂的淨土,就是在無色界之中,無色界高于天界。

    人的靈魂之中,有天地人三魂,一者歸天,一者歸地,一者轉世輪回。人一旦死亡,天魂歸天,地魂與人魂入地獄輪回,七魄隨時間而散。

    紅鯉便是地魂與人魂已經碎裂,無法輪回,甚至無法存在。

    而紅鯉的天魂,在地人二魂破碎的瞬間,便是會被神山吸進去,成為天界天河之中的一粒塵埃。這所謂的天河,就是時空之河,命運長河。

    紅鯉將自己的名字刻到了天策之中,天策就如同一架機器般從這河流之中將之撈起。

    這座神山並不是這個空間之中,而是超越了時空,穿梭在時間的夾縫之中。

    唯有到達陸地神仙層次,能稍微領悟時間奧秘的時候,才能看見這座山,至于怎麼才能進入這座神山。

    圖巴斯並沒有說。

    "你種下的因,只有你自己能承受這果。因果循環,等你境界達到,再去尋找那神山吧。"圖巴斯笑道。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