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八十章金蟬,你何時成佛

第八十章金蟬,你何時成佛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呼!

    我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終于知道了神山的消息。其實天界與中陰界鬼域的存在形式是差不多的,都是一個中轉站。但是天界卻是真實存在的,而無色界,便是更為趨近于想象中。就好像是一種思想,跟神山的存在形式相近。

    當年鬼神無意中進入神山,被諸佛菩薩洗刷了罪孽,成為護法金剛。

    後來張道陵又與佛門有了一些交流,甚至連地藏王都進入到地獄之中修行,還發下大宏願。地獄不空,誓不成佛。

    昊天所在的天界,其實一直掌控人間。但只有昊天的意志能投射下來。世上偶爾有人突破了境界,才會形成一道天門進入天界。這其實跟中陰界鬼域一樣,能與人界產生通道。昊天陰謀奪取人間的力量,使得靈氣不斷流失。

    甚至還設下了封印,使得靈氣全部被封印,天界之勢力便不斷擴張。

    但是現在封印自陳摶斬天之後就破碎了,天界靈氣回流,于是人間力量增強,天界力量減弱。

    "昊天意志現在已經采取措施,要將天之漏給補上。但是既然天之漏洞出現。那漫天的天兵天將並不出現。"我心中產生深深的疑惑。

    有一門法術,是為請神術。

    下茅請鬼。中茅請祖,上茅請神。大洋便是能用這上茅請下來漫天神仙,我甚至能請下自己的前世。那麼我都已經進入了鬼界,鬼界也能以鬼門關出來,那麼天神為什麼沒有從天門之中出來呢。

    "這也是你要自己去找神山的原因,我佛將神山藏入了無色界之中,在時空中漂流。無論神的力量從什麼地方出來,都會被神山吸引。昊天也因此布局讓天下無仙,也不會隨意下界。"仿佛看出了我的疑惑,圖巴斯說道。

    但是,天地之漏重新啟動,五濁起,時代混亂,神山已經漸漸失去效力。

    五濁惡世,這本就是佛門之中最為可怕的災難,甚至連壞劫也要出現。這使得神山和無色界對天界的影響越來越弱。

    相信不久之後,天界就能像是地界一樣,出現在人界。

    到時候天地人三界混亂,壞劫就會降臨了。

    "我知道了。"我點點頭。

    我可以因為紅鯉一人毀滅世界,但是我卻沒有最為強大的力量。而圖巴斯不可能讓我為了紅鯉而讓神山提前降世,使得壞劫的時間提前。

    現在的人間,根本就還沒有準備好啊!

    只有當我達到了眾人無法匹敵的境界之時,我才能不顧任何人的意志,唯我獨尊。

    "還請圖巴斯前輩,助我斬自我。"我再次朝圖巴斯躬身。

    圖巴斯為我做的已經夠多。原本紅鯉的靈魂已經破碎,但根據我從各個地方得到了靈魂殘余印記,而形成一道殘魂在其中。這使得將來在命運長河中尋找到天魂,重新塑造紅鯉奠定了基礎。

    地人而二魂若是碎裂,天魂便會在命運長河中勇士沉淪。而一旦進入命運長河中,想要再撈出來,這種事情成功的幾率對現在的我來說,只有億萬分之一而已。

    那麼,先斬自我吧。

    "那你想好,怎麼斬了嗎?"圖巴斯點了點頭,然後問道。

    我剛要想回答,卻忽然住嘴。

    斬自我,要怎麼斬?

    我緩緩盤坐了下來,意識潛入了身體之中。原本到了我這個境界,就算是閉上眼楮也都能听得見感覺到外面的存在,但是此時我卻是自願將所有力量放空,重新陷入黑暗。

    看不見。

    听不見。

    觸不到。

    嗅不到。

    嘗不到。

    五感俱失,就連思想也緩緩的收縮起來。我的元嬰轟然破碎,化為飛灰,薪火之冊消失不見,靈魂之海猛然一個抖動,化為飛灰,那青燈轟然熄滅。

    嗖。

    高冷哥的玉佩被我擠壓出了體外,而我現在卻已經感覺不到。

    什麼都沒有了,就像是具尸體。

    大殿之中陷入沉默。

    ......

    "金禪,你回來了。"圖巴斯見到金禪,卻像是多年的老朋友,笑道。

    金禪一出現就好似靈魂般要消散,但是圖巴斯一揮手便是有一道光芒將之籠罩住。他沒有說話,而是看著盤坐的人,面色難看至極。

    "為什麼要對他說謊。"金禪說道,然後眼神看向圖巴斯,頗為不善。

    圖巴斯愣了愣,隨即笑了。此時大殿中吹來一陣風,佛台前的數盞玉石青燈緩緩搖曳,其中一盞燈緩緩減弱。

    圖巴斯僧袍微微動了動,看到這一幕,慢慢走了過去,用一根長長的竹簽將青燈的燈芯給挑亮。然後他將旁邊那個長嘴雕紋油壺舉起來,握住刻滿了梵文的手把,將那些燈油已經即將枯竭的燈盞給添滿。

    然後,圖巴斯才在旁邊的銅盆中洗了洗手,轉過頭來看著金禪。

    金禪在整個過程中不發一言,看的很仔細,就連圖巴斯不讓僧袍沾到香油這個細節也不放過。

    "我所說的任何一句話,都沒有騙他。我不能救這殘魂如是,斬自我之方如是。因果報應,也亦如是。天地大劫將起,能不能活下來,也只有看他了。"圖巴斯說道。

    金禪無法反駁圖巴斯的任何一句話,只有沉默,沉默了許久之後,才張了張嘴。

    "偽佛!"金禪說道。

    圖巴斯摸了摸腦袋,並不在意。

    "但是你呢,金禪。當年你在他身邊,現在又在他身邊,也不過是為了躲避這場浩劫吧。那麼現在的話,又要怎麼幫他呢。"圖巴斯說道。

    金禪再次沉默,他從成為鬼魂的時候起,就記起了很多事情。

    關于與盤坐那人的關系,關于某種約定,關于情感。金禪忽然想起來,那一年,他與某條鯉魚還未開智慧,曾被一名僧人救下,後來那一名僧人成了佛。

    後來轉世,又被一名道人救下,後來那一名道人卻是轉世輪回九次。

    九次輪回,難道僅僅只是為了躲劫?

    "偽佛,你不懂。"金禪又道。

    是啊,天地之間除了金禪自己,又有誰能懂他?他與那人的情誼,又有誰能明白。豆助來技。

    "那你呢,金禪。歷經九九八十一難,你,何時成佛。"圖巴斯問道。

    看著圖巴斯的眼楮,金禪笑了。

    生前在佛國修行的時候,他忘記了很多事情,甚至還將感情給斬了。他甚至已經忘記自己到底有多久沒有笑過了,到底有多久沒有真正的笑過了。

    但是現在,他卻笑了。

    圖巴斯看著他,並沒有說話。

    "成佛?沒想到你最終還是將這件事說出來了,你竟然還有臉來問我這件事情。"金禪情緒有些激動,身軀中那雙魚玉佩中陽魚都碎裂開一道口子。

    頓時那陰魚仿佛受到了驚嚇,產生震動。

    金禪緩緩平靜下來,看著那沉默不語的圖巴斯。

    "我這一次跟著他回來,就是要拿回我所擁有的一切東西。以往我不要,是因為我想舍去過往,但現在,我會幫助斬了自我的他一步步走到最高巔峰的。"金禪說著,便是將眼神看到了那釋迦摩尼佛十二歲等身本尊像。

    當他看向那佛像時,圖巴斯卻是終于臉色變了,一步踏在他與佛像的中間。

    "現在還不是時候,金禪,等你成佛......"圖巴斯說道,但還沒說完,卻發現金禪的臉色更黑,嘴角露出冷笑。

    "等我成佛?嘿嘿,當年,好像你們也是這樣說的啊!"金禪本是虛幻的身軀劇烈顫抖,那陽魚上不斷有裂痕出現,金禪的自制能力越來越弱,但他卻強行平靜下來。

    因為盤坐的那人,身體忽然產生了變化。

    ps:

    第四更,今天更新結束~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