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八十一章異象

第八十一章異象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當看到地上盤坐那人的身體,金禪頓時眼神柔和下來,不僅如此,現在更是露出一絲擔憂的色彩來。因為在他面前的那具身體,竟然在緩緩流淌著黑色血液。血液之中帶著一絲玉色。

    只不過隨著血液流淌,那玉色越來越重,竟然到最後污血完全的消失不見。

    "元嬰境界雖然可以控制血液的純淨,但是身體卻是每一秒鐘都會產生新的血液。如此,人體無時無刻都會產生污血,隨著血液在身體流動。而現在王盼的本質開始改變,將來產生的血液,都會十分純淨。沒有污濁,他開始斬自我了。"圖巴斯看著那身體,緩緩說道。

    金禪冷笑,一言不發。地上那人的身軀在他眼中毫無秘密,每一寸他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改變生命本質,是斬自我的開始。從這一刻起,生命本質就會徹底開始改變,從根本上達到內外純潔的體質。這樣運轉靈氣或者佛氣,便是更加得心應手。

    這在佛門之中叫做無漏,在玄門之中叫做歸真。

    "不對。他這麼快就開始找到斬自我的方法了嗎,他是斬的什麼?記憶還是感情呢。王盼,你會做出怎樣的選擇?"金禪眼楮死死的盯住了地下的人。

    記憶和情感,是修行界常用的方法,但就不知道是怎麼選的了。

    而圖巴斯卻是暗道果然是那人,竟然在瞬間就開始斬自我,要知道就算天賦極高的修士,進入這一步也需要個把月時間。

    但是此人只需要短短一瞬間,就進入狀態了。

    "嗯?起風了?"忽然,就在兩者沉默的時候,大殿之中風聲呼嘯起來,圖巴斯皺起眉頭。

    此時大門緊閉著,按理說是不應該有風的。但是燭火卻隨著風聲不斷的搖曳著,就好像是風中翩翩起舞的火精靈。隨即兩人發現,這風的源頭,還是來自于眼前的王盼。

    卻見他身體周圍竟然散逸出一股股靈氣,這些靈氣竟然盤結起來。好像一尊尊具體的形態。

    似龍似虎,似鶴似鳥......

    這些靈氣化為一道道幻影,便在空氣中飛舞著。而隨著它們的行動,竟然就產生了一股股風。只不過這些動物看起來都是虛幻的存在,可是卻猶如真的一樣能行動。

    那些氣息有的凶惡,有的溫和。

    溫和的氣息隨著靈氣一道進入王盼體內,而凶惡的氣息便是不斷從王盼體內吸出負面污濁,那地上的污濁血液就是這麼來的。也就是這樣,才使得王盼的身體越來越純淨。污濁的血液流淌進了地面的縫隙之中,頓時一片片細小的蟲子從中爬出來。

    嗤。嗤,嗤......

    這些蟲子上就發出蒸汽來,然後整個都被蒸發掉,圖巴斯見狀頓時上前一步,將那些血液給直接震成粉碎,而將地面的蟲子引導到安全地方。

    王盼身上蒸汽越來越強,竟然形成一道灼熱的龍形氣柱直沖頂穹。

    啊!豆雙記亡。

    無意識之中的王盼竟然噴出一口氣,這口氣立即就將周圍一切吹的東倒西歪,那氣體好似一道炮彈般將大殿的頂部炸出一個兩米多直徑的洞來。此時天色漸晚,天空之中是無垠的黑暗,黑暗之中有著星空在閃爍。

    "神,神靈!"

    這道白光就好像是一道佛光百直直穿透到達了天空,這使得在外面徹夜朝拜的朝聖者不停高呼。

    星空的光芒映灑在大地上,這白氣之中神龍鳳凰消散于天地之間,王盼的身體竟自然懸浮在空中,上接天,下接地,天地之間立一人。

    如此便是,自我。

    天空中白光映射到的地方,眾星宛如拱月般圍繞著這道光芒,底下的石頭表面竟然被氣息烤的融化了足足一層。

    原本布滿佛氣的西藏佛國之中,忽然自空中的星辰里投射出一道靈氣光芒來,直接灌進了王盼的額頭。如同流水般沖刷著他的身軀,將他的身軀沖擊的十分綿密,血液流淌,竟然像是鉛汞般砸在地上,砸出了一個個坑洞。

    "這,這是修煉成須彌金身之後,才能形成的奇異景象。虛空造物,血如鉛汞。這竟然是陸地神仙的手段,他不過剛剛才斬自我嗎!"圖巴斯驚訝的叫出聲來,隨即他又瞧見一道道力量忽然從四面八方將這到氣柱給圍住。

    "嗯,信仰之力?"

    那正是朝聖者發出的信仰之力量,竟然直接流淌進來。

    此時王盼一呼一吸之間飄飄若神仙中人,雙目之間寶相莊嚴,又如同一尊佛像。只不過這些信仰之力並沒有進入他的身體,而是聚集在他腦後,成為一道寶光。

    這叫做寶光華輪,神佛在身後都有此光芒,代表了修行者的最終成就。

    不過區區斬自我,就能凝聚信仰之力,形成寶光華輪,圖巴斯還是第一次看見。

    "還好。"見到王盼並沒有將這力量吸收,金禪長長的吐了口氣。

    咚咚咚,咚咚咚。

    王盼體內的心髒搏動越來越強,血液流淌的速度越來越狂暴,就好像是海潮怒吼。這比起之前的那種潮水,又增加了數倍。

    心髒如天雷,呼氣如雲霞,這是天象。

    代表著王盼的性命強大無比,甚至能與天象爭鋒。

    不僅僅是血液,髒器,骨骼,皮膜,等等。

    王盼的整個生命層次竟然開始朝著天在蛻變著,直到有一天,他甚至可以直接噴出一口氣,就變成雷聲,最後在虛空之中創造出一個天地來。到那個時候,只怕又是另外一片天空了。

    此時王盼的身體一會兒變得比鋼還堅硬,一會兒變得比水還柔軟,剛柔變化之間,順暢無比。

    甚至是他的氣息,也是在不斷變化著。

    一會兒好像是死了一般,一會兒變得就連呼吸都可以噴射出去殺人。

    "陰陽變化,生死輪轉!他是在斬什麼自我。"圖巴斯咦道,有些捉摸不透。

    斬自我的時候,在外界都會顯出與自我相關的異象,圖巴斯就不知道這是在斬什麼了。

    但還沒等他驚訝完,這個時候地面忽然涌動起一片片的靈氣泉水,泉水瞬間就蔓延到這個大殿。大殿竟然半數被淹沒。圖巴斯抓著金禪懸浮虛空,隨即便見著王盼盤坐在靈氣泉水上。水面直接將他給托起,載沉載浮。

    撲,撲撲......

    就在此時,在王盼的座下,忽然冒起一片金色的蓮葉來。這金色的蓮葉之中忽然冒出一個花骨朵,這花骨朵迅速開花,化為一道金蓮將王盼托起。

    隨即在周圍,無數大大小小的金色蓮花開滿了整個大殿中,將整個大殿印照的金光閃閃。

    "地涌金蓮!靈氣如泉。這小子究竟在經歷著什麼,難道是十世輪回嗎。你要將十世輪回所有的自我都一並斬除嗎,他在佛國這麼干,難道就不怕麼。"圖巴斯深深的震撼了。

    地涌金泉乃是菩薩相的表征,但王盼座下金蓮卻是由靈氣組成的。

    "哼,你在害怕什麼,偽佛。雖然你佛國將整個西藏封印,但這終究是神州大地,地底多的是靈氣之泉。就算你再怎麼掩飾,也沒有用。而且這不是你想要的嗎,將他渡化成佛,成為你的走狗。這不是你的一貫做法嗎,難道你自己也會害怕,真是笑話。"金禪冷冷的諷刺道,並不擔心。

    因為此時,王盼臉上帶著微笑。

    而對于此言,圖巴斯竟然無法反駁,反而看著王盼身體隨著那金色蓮花在搖曳,腦袋上噴出的氣體完全消散在空氣之中。

    但緊接著他剛松那口氣,再次提了起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