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八十三章一直以來做的事

第八十三章一直以來做的事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疼。

    此時被血刃刺中的我,大腦中只有著一個念頭,胸腹之間隨著傷口迸射出去的血液染紅了一大片空間。這種疼痛就像是根植在靈魂中,無法驅除。墮海夜叉咬住了我,但卻並沒有再繼續。因為水晶頭骨的牙齒卡在我的肩膀上。無法下口。

    我看著白衣的我,腦袋中產生清明的意念,忽然間笑了起來。

    "哈哈,自我念,你死到臨頭了竟然還在笑。也好,你就這樣笑著死去也好,這樣也少了許多痛苦。雖然你只是一道自我念,但我還是尊重你的存在。"那白衣的我忽然笑道。隨即便是將血刃往里插去。

    但此時我身上的肌肉將劍夾住,不讓他有機可乘,甚至在我身體中有著一股力量在甦醒。

    "說的這麼真,我都差點相信你的鬼話,被你騙過去了。"

    我笑道,然後直直盯住了他的眼楮︰"你在我意識模糊的時候先發制人,說我是自我念,我便差點先入為主的承認。但是當我清醒的時候,你就只有原形畢露了。這還要多虧了這座青燈,這青燈燃燒起來。讓我看清楚了很多東西。"

    隨著我說話,那白衣的我臉色越來越難看。血刃想要放開卻被我反手握住手臂。

    "你看清楚了什麼,就算你舌顫蓮花也無法改變你是自我念的事實,迎接你的命運的,就只有死了。"白衣的我雙眉之中那一道豎紋緩緩顫抖著,就好像隨時都會睜開一道眼楮來。

    這個時候空氣中忽然產生一道道靈氣,將整個白色的空前渲染的好似天空。

    我頓時就感覺到在外界身軀上有著變化,似乎泡到了靈氣池水中,身軀得到了補充,竟然產生莫名的變化。就連靈魂也充實起來,我的思想更加清晰。

    "你還不死心,還想將我的世界觀給巔峰過來。省省吧,既然你說你是本體,那麼你來告訴我,你叫做什麼名字,你把本體的名字叫出來!"我忽然笑道。

    自我雖然能迷惑人,但是有著一個致命的缺點。那就是根本無法探知自己的名字。

    就算是他強行將自己塑造成為真我,但它就像是新死的鬼魂,並不知道自己死了似得,只能這樣威脅我。

    "我,我......"而此時,白衣的我頓時臉色難看,喏喏不言,不敢與我對視。

    "說啊,怎麼不說了,你叫什麼名字?"我寸步不讓。大聲吼叫道。

    "我......"白衣的我忽然面色蒼白,嘴巴里好像是灌了鉛似得。

    "愚蠢的冒充者,讓我來告訴你吧。"

    我哈哈大笑道︰"我王盼,我就是這天地之間唯一的存在,王盼。其余的都是浮雲而已,你對我來說就是浮雲,你明白嗎。"

     嚓!

    天空中無緣無故產生了一道雷霆,我和白衣的我手中拿著的燈火熊熊燃燒。這盞燈是圖巴斯給我的,能在我意識的黑暗之中找到一條路讓我走出來,這的確不愧是佛的手段,竟然能指引人到達所謂的彼岸。豆雙爪圾。

    而此時天空中的雷霆燃燒,巨大的靈氣形成了無窮龐大的宮殿。

    我甚至看見有仙人在上面走動,當我竟然講出自己的名字時,這些宮殿中的神仙竟然對我躬身行禮,就好像在恭喜我似得。

    白衣的我,就是自我念。

    我的自我念,這是我賦予的意念,他是屬于感情還是記憶,只有在我斬殺他的時候才能明白。

    "就算你知道又如何,現在你根本就不敢對我下手,在這個充滿了佛氣的地方,你竟然想要動殺念。你難道沒有發現你身體里面有著一種意念,是讓你放下屠刀嗎?"自我念哈哈大笑,隨即猙獰的看著我。

    我眉頭皺起來,一下子響起圖巴斯在我進寺門時說的話,讓我放下手中的凶器。

    這就是放下屠刀的意思麼?

    想到此處,我心中剛剛升起的殺念,便是緩緩的消失。但對于斬自我,卻是依舊沒有放棄。

    "不能殺你,就無法斬自我了嗎?"我任由他的手臂從我手中收回,然後握住了那血刃的劍柄,隨即從我身體中抽出來。

    血刃抽出,那墮海夜叉頓時晃了晃腦袋。

    "主人,這是怎麼回事,我好像被控制住了。對不起我這就放開,小心他有著蠱惑人心的力量,就好像是魔一樣,千萬要小心啊。"墮海夜叉叫道。

    我體內的血液不斷流淌,但此時天地之間的靈氣灌入了我的傷口中,頓時將傷口給復原了。

    魔?自我念是魔?

    這讓我想起了另外一個人,那人也是我。

    心魔。

    此時自我念依舊握住青燈不願意放棄,我忽然就放開了手來,然後任由他將青燈握住。

    "我一直在想,到底是要斬什麼樣的自我念。我想了很多,恩怨情仇,愛恨記憶,又或者是過往,甚至是前世。"我緩緩說道,整個身軀都在改變,變得潔白無瑕。

    那自我念本來看到我將青燈交給他,表面上露出了興奮,但現在卻是面色大變。

    因為在我身上忽然之間出現一種神秘的力量,這種力量他無法適應,就像是在產生畏懼似得。

    "你到底想說什麼,將青燈交給我,沒有了指路命燈。沒有這命燈將你的智慧點亮,你只能最終被我斬殺而已。"自我念說道。

    但是我並沒有回答他,反而晃了晃腦袋,然後將眼楮閉起來。

    "斬惡念那時,我入輪回夢境,一夢千年,終以我之意念斬了惡念。那時天地靈氣還未完全恢復,我甚至斬了自我也懵懵懂懂,就好像是在夢中似得。那時候我便是受到了雷劫降臨,旁人只在斬善念時受一次雷劫,但我卻要在斬惡念時候就受十次。這是破規則而受雷劫。"我緩緩說道。

    李師叔在封無神國之中,只受到了一次雷劫,然後就斬了善念。而我金丹改變,受數次雷劫,才達到了善念層次。

    "那時候我覺得理所當然,然而在斬善念時再受十道黑風之劫,這亦是改變規則之劫。"我再說道,不由得想起在黑風中的時候。

    自我念似乎感覺到什麼,便要離我遠去,但此時卻被我束縛在空中,無法動彈。

    "旁人斬善念受雷劫,斬自我受風災。而我卻是提前一個層次,甚至還在散花層次就已經滋生強悍的心魔,我百思不得其解。知道現在我才明白,這一切是為什麼。"我忽然間雙目之中光芒大盛。

    嘩啦!

    我的血劍在空氣中一個滑動,就好像將什麼東西斬下來。

    隨即便見著又一個我從我的身體中走出來,出現在我眼前,這個我穿著現代的服裝,似乎有些稚嫩。但是身上氣勢卻很強,比我還強。我將一個我從身體里斬出來,他便是看著我不說話。

    這是惡念的我,竟然再次被我斬出來,而我的力量變的只有一半。

    嘩啦!

    又是揮動一下,一個身穿黑袍雙目血紅的我從我身體中走出來,這個存在我十分熟悉,就是那一直陪著我,然後被我當作是善念吸收的心魔。

    我的身體竟然踉蹌著差點摔倒在地,看著對面那三個我。

    "王盼,你不是將我融合了嗎,竟然又將我分離出來。這是要自殺吧,如此也好,就看誰先殺了你吧。"那心魔說著,就要撲過來,但他根本就動不了。

    然而現在我的力量雖然完全消失,但是這個空間,可是我說了算啊。

    "善念的我,惡念的我,自我的我,全都齊了。"

    我哈哈大笑,然後張大了眼楮,"原來我一直以來的修行,都是在做著一件事啊!"

    是的!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