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四十二章斬三尸

第四十二章斬三尸

    我強忍住想要沖上去打易超的沖動,咧開嘴開口說道,"你猜我猜不猜。"

    "傻逼。"易超白了我一眼,罵了我一句。

    被一個傻逼說自己是傻逼。這心情很難用文字來形容出來,不過我決定大人不計小人過,繼續開口說道。"就告訴我唄。"

    易超這才開口說道,"好吧,其實很簡單,剛才我被那個人影吸引走,逛了一圈這個墓穴。我發現了一個秘密,這個墓穴的風水還有建設,都不是一個合格的墓穴。如果有尸體在這的話,絕對會被這的陰煞之氣給弄得起尸,看那鼠將軍也是懂這些的人,絕對不會做出讓自己死後尸體還要遭受傷害。本來我是不清楚他的意圖,但自從看到這麼多鼠王後,我是清楚了。"

    "什麼?"我趕緊開口說道,說實話。越是了解玄學,我才發現自己對玄學越是一無所知,所以每次听到新的知識,我都會無比渴望的尋求答案。

    易超抿了抿嘴,"他用的方法大抵是和你恢復自己陽壽是一樣的,不過你是本身陽壽未盡,因為一些原因丟失了自己原本擁有的陽壽,所以恢復過來比較簡單,而他是陽壽用完,到了想要補足自己陽壽都沒辦法補的情況了,所以他就用了另外一個辦法。"

    "你的意思是?"我已經隱隱約約猜出點什麼來了。

    易超點了點頭,"首先,他在自己的墓穴里面安排了二十四個鼠王,就是想用鼠王的陰煞之氣來掩蓋自己的氣息,至于他用什麼來復活,我沒猜錯的話,可能就是用血尸復生的方法。"

    "血尸復生?"用鼠王瞞天過海的這個方法我的確是想到了,但血尸復生這東西卻又是一個我完全不知道的範疇。

    "沒錯,在自己只剩下最後一口氣的時候,用至陽之物壓住自己最後的生機,然後借用整個墓穴的風水來讓自己的尸體起尸變成血尸而不腐爛,那至陽之物會抵制血尸的煞氣,然後他再用至陽之物本身的氣息和墓穴內鼠王的至陰之氣交融和,陰陽交匯,自然便能復生,雖然時間上說是久一點,但這樣如果一旦他復生,就可得長生,再也不會死了,按理來說,這世上有如此奪天地造化之術,上天會降下天雷,但這外面又有鼠王的至陰之氣來掩蓋,這麼多年竟然一直相安無事,而且外面的那些鼠王,又可以對那些盜墓者下手,用來保護自己的身體,這鼠將軍的這個局竟然讓我想不出哪怕是一點兒的漏洞。"易超開口說道。

    易超說完後,我也懵了一下,尋求長生?這可是我第一次听到這個詞,人都不想死,這是肯定的,不過用這種法子來尋求長生,可就只能是這些修煉玄學的人才能做得出來,如果這次不是遇到我和易超的話,估計這個鼠將軍還真有可能得長生。

    "不過也是他運氣不好,遇到了我們,我這人的座右銘很簡單,死道友不死貧道,他鼠將軍再厲害,也不過是一個早就應該踏入棺材要死的人了,今天我易超說不定可能因為這替天行道的事,斬去惡念也說不準。"易超輕笑著開口說道。

    听到易超說斬惡念後,我的腦子里忽然想起了之前月經哥說的話,他之所以幫那個要害我的人,听他說的似乎是為了斬善念。

    一個善念,一個惡念,這其中有什麼聯系嗎?盡有叨弟。

    我就趕緊開口說道,"斬惡念?什麼是斬惡念?"

    "你不知道?你那個高冷哥沒告訴你?"易超皺了皺眉頭,開口說道。

    我點了點頭,開口說道,"不清楚,這不是來問你了嗎?"

    "道教練氣斬三尸你知道嗎?"易超開口說道。

    我點了點頭,雖然我對玄學不是很了解,但斬三尸這麼有名的東西還是知道的,畢竟西游記里面都有說話。

    易超見我點頭了,這才笑著開口說道,"所謂三尸,依次來說,便是先斬惡念,再斬善念,最後斬自我,听說自古以來,真正斬的三尸的人也就只有鴻鈞了,連道教老祖老子都沒能斬三尸問道。"

    我听易超說的玄乎,開口說道,"這怎麼斬?"

    "我們道教氣修,講究練體的同時練心,斬去三尸便是讓自己不再有凡人的思想,腦中再無善惡,也無自我,這樣才能算得上仙,當然,我是不同意這一點的,別人都是戒去好勝之心,讓自己的欲望淡了,然後好斬三尸,我就偏偏要反著來。"易超說完後,有些驕傲的抬起頭來看著我。

    我這才清楚為啥他見一個高手就要和對方單挑了,這是為了證道。

    雖然覺得易超這種不和普通人為伍的精神特別值得我學習,但卻還是不由得在心里想著,確實很趙日天。

    想起來大洋給易超取得這個外號,我這心里也感覺有些好笑,還真的是貼切啊。

    現在的易超就有一種我命由我不由天的趙日天感覺。

    我總算是知道月經哥為什麼會說出斬善念了,他就是想讓自己做一些壞事,從而將自己內心的善念斬掉。

    一想到這,我心里就有些難受,我說不出來那種感覺,倒也不是怪月經哥,只是感覺月經哥現在的內心肯定很難受。

    畢竟這些都是違背自己意願所做的事情。

    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這話說的不假,有時候為了一方面的成長,必定要拋棄一些其他的東西。

    解決了這個困擾了我許多天的問題後,我這才笑了笑,對著易超開口說道,"那現在我們應該怎麼做?"

    易超看了我一眼,開口說道,"那還不是很明顯了?我們找到鼠將軍所在的地方,打開他的棺材,把他身上的至陽之物給拿了,然後將起尸的他給殺掉,最後用鼠王和那至陽之物將你身上的陽壽補回來,這就完成我們這次來鼠王墓的目標了。不,或者說是超額完成了,畢竟我們之前來這只是為了這些成了精的鼠王。"

    "這樣會不會不太好啊。"我心里有些猶豫,畢竟自己這樣的舉動和搶人錢財差不多了,還得加一個謀財害命。

    "這有什麼不太好,王盼你的態度要放端正啊。"易超看著我,開口說道,"他本就是一個應該死的人,我們的出現可以說是上天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我們就算是他的天劫,而殺了他不是我們在謀財害命,而是我們在替天行道。"

    見易超說的義正言辭,我這心里還是有些接受不了,易超開口說道,"我剛才說了,我的座右銘就是死道友不死貧道,現在你有機會讓自己活下來,那干嘛還要管別人。更何況對方還是個殺人狂魔,你想想,這墓穴存在了這麼多年,這些鼠王害死多少人了?我毫不懷疑這些被鼠王弄死的人,他們的精血都被拿來溫養那個鼠將軍了,他這是在用無數的人命來讓自己長生,殺這種人,我只恨自己殺得不夠快,不夠多,又哪里會想什麼愧疚不愧疚了,你這心態要不得,你遲早會死在這種心態上的。"

    听完易超的話後,我忽然想起來之前高冷哥和我說的,婦人之仁在這個光怪陸離的世界里根本行不通,那只會成為別人傷害我的最鋒利武器。

    我深吸了一口氣,看著易超,開口說道,"抱歉,是我想太多了,那麼,我們行動吧。"

    這時候的我沒發現,自己的內心因為易超的三言兩語而發生了改變,以前那個幼稚的王盼,已經消失了。

    ps:

    第二更,下一更十點半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