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八十七章師傅?

第八十七章師傅?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黑手主人帶著拉姆和達娃離開,我心中產生奇怪的意念。為何黑手主人抓了她們,麥其族最後又變成了什麼樣子。但是看著那鷹鉤鼻傀儡充滿了陰氣的臉,我便是推斷出來,麥其族多半是凶多吉少了。

    既然麥其族是秦始皇布下的後手。那麼黑手主人就沒有道理不深處手掌。

    記得那鷹鉤鼻對我施展幻術,我便是隱隱約約感覺到他體內有著莫名的力量。只不過後來被達布直接干掉,我便是直接產生了一絲放松的心態,但現在終于證實了我最初感覺是正確的,這個家伙真的有問題。

    只不過一切都晚了,這家伙已經將達娃和拉姆俘虜。

    這兩人應該都是王將軍的後人,只不過經過後代血液的稀釋,已經不算是近親。但是因為同一個祖先的血液相互吸引。使得她們之間竟然產生微妙的感情。

    達娃與發鬼長的極為相似,那發鬼跟秦始皇關系似乎也很不一般,那黑手主人的黑手,已經伸到這里了嗎。豆華介才。

    我緩緩恢復著真氣,將體內混亂的真氣撫平。

    而就在一瞬間我想到的就到這里了,因為天空中一道巨大的震動傳來。

    "死亡帶來生命之奧義,毀滅是為生存更有價值,我自虛空的破滅中來,天地之間獨尊我之法相。"一道恢宏的聲音從空氣中傳遞出來,然後便見到那將要消失的空間裂縫之中。緩緩走出來一人。

    此人身軀上帶著刺眼的光芒,就好像是太陽散發的浩然陽光。他一出現。腳下便是有一朵金色的蓮花將他托住,隨即他盤坐于虛空。

    "步步生蓮!"圖巴斯面色變得難看。這是步步生蓮的境界,傳聞佛陀菩薩下凡,便會步步生蓮花,乃是佛法到了極為高深的境界。他也可以,但是他身在人間,已經將這種力量收斂起來,產生融入凡間的狀態。

    難道眼前這人竟然到了諸佛菩薩的境界嗎?

    而隨著他口中念出詩句,頓時在身軀上產生一種大日如來法相。詩句變化之中,大日如來法相隨之變化,又變成了觀世音菩薩法相,然後是文殊菩薩法相。短短四句詩的時間,他身上竟然變化了十一道諸佛菩薩法相,最後法相收斂,化為一枚不斷變化的種子字印在額頭上。

    "小和尚,你竟然達到斬自我的境界!"我看到這個人。便是心中產生震撼。他的力量已經到達斬自我的程度,也就是到達了佛門之中金身法相的地步。到這個地步再上一層,就可以直接成為一地菩薩,堪比陸地神仙的存在。

    只是我並沒想到,出來的人竟然是羅寺,果然是羅寺。

    這個小和尚在我見到他的時候,就發現他頗為不凡,感覺到在他身上會和我有極深的牽扯。當時高冷哥還在說此人的師傅不簡單,甚至連那朝聖者都覺得他是活佛轉世。

    他竟然只用了一天時間,就直接斬自我。那個時候他分明剛剛達到了金丹期。

    當時他說他的師傅在大昭寺,那麼能教此人的,便就只有那個圖巴斯了。

    "佛之慈悲,是為放下屠刀。羅寺並未斬自我,而是一遭開悟,如醍醐灌頂,悟得金身。然而這一次重下凡間,卻只是因為答應了虛無一件事,來拿一件東西。"羅寺雙手合十,座下也生出一朵金蓮花。

    虛空生蓮,佛力自然相托,這種力量已然極為可怕。

    拿一件東西?高冷哥也說要來大昭寺拿一件東西,當我看到高冷哥的時候,發現高冷哥的臉色竟然變的難看起來,甚至就連圖巴斯,臉色也是十分凝重,難道這兩人所說的竟然是同一件東西嗎?

    "那件東西不屬于你,羅寺,你是個悟性極高的好孩子。現在你已經誤入歧途,不過回頭還來得及,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啊。"圖巴斯看著羅寺,雙手合十。

    圖巴斯果然認識羅寺,但是羅寺卻並沒有理會他,而是看著高冷哥。

    "師傅,你出現在佛國,那麼自然也是因為那件東西的緣故。雖然那件東西不是我的,但師傅你卻有著權利將他賜給我。只要師傅賜予我此物,徒兒必定會萬分感激。"羅寺對著高冷哥說道。

    師傅?

    我猛然看向高冷哥,我還以為圖巴斯是他的師傅,但這個小和尚竟然叫高冷哥師傅?高冷哥怎麼會是他的師傅,這太亂了,太亂了。

    高冷哥听到羅寺的話,沉默了片刻,看著圖巴斯越來越陰沉的臉,冷笑了一下。

    "況且,你我師徒乃是上一輪回之事,既然今生你我已然投胎轉世,那麼師徒自然緣盡。你不是我徒兒,我也不是你師傅,況且教導你之責任主要在這偽佛身上。你我因果無關,至于那物,的確如這偽佛所言,現在還不是時候。"高冷哥冷然說道。

    我這才呼出一口氣,原來高冷哥已經甦醒了累世記憶,記起了前世。

    而那小和尚也是記起來前世,這時候便想明白原來自己的師傅是高冷哥。但是圖巴斯卻對他有著教導之實,之前在火車上的時候,因為記憶沒有甦醒,所以只能記得那些種子字,並不記得具體的。

    但現在,達到金身法相之境界時,便是甦醒了前世記憶,記起過往。

    高冷哥說小和尚的師傅不簡單,但高冷哥連自己都沒想到,他說的不簡單的人,就是他自己。即便是對小和尚有著教導之實的圖巴斯,也是非常不簡單。

    "非也,非也。我佛慈悲,天下之物皆有靈性,無論是何物,都是有緣者得之。師傅又如何知道我不是那有緣者,況且就算是時機未到,圖巴斯師叔也應當有辦法將之激活。"羅寺淡淡一笑,身上透出佛光來。

    圖巴斯是羅寺的師叔,那麼他跟高冷哥的前世就是師兄弟了!

    那麼這麼說來,就說得通了。佛門之中是講究累世修行的,圖巴斯是高冷哥前世的師弟,所以高冷哥能在還沒有恢復記憶的時候就在西藏佛國修行,甚至來去自如。八面漢劍十分罕見,但佛門也未眨眼就送出來。

    甚至高冷哥有可能是記起什麼,這才讓人叫他金禪。

    但是我觀記憶起前世的高冷哥對圖巴斯的態度,卻是頗為耐人尋味了。

    偽佛。

    這兩個人對于佛門中人來說,卻是十分羞辱的詞語,但圖巴斯並不發怒,也不狡辯。但又說不通了,高冷哥既然不喜歡佛門,但為什麼老是強調,叫自己金禪,而不是青魚呢?

    這其中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你,與那物,無緣。"高冷哥幾乎是一字一句的說道。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他的靈魂忽然間凝實了許多,隨即方圓百里的佛光嗖的一聲被他吸收到身體外面,直接將他的魂體裹住。頓時就由佛光形成了一個高冷哥,而百里之內的佛光更是直接被抽成真空。

    兩次抽取佛光,頓時使得此地產生巨大的空氣流動,天地之間一道罡風卷起。

    我感覺到高冷哥的憤怒,我從沒有看到他這麼憤怒過。

    那物,究竟是什麼!

    "就算是與我無緣,我也得不到。但那物卻總是有人能得到的,師傅,既然你選擇走這條路,那麼徒兒便幫你走個徹底好了。"羅寺微微笑道。

    隨著羅寺的笑容,我耳朵里頓時听到一聲細微的爆炸聲,這聲音來自拉薩城中。

    大昭寺!

    "調虎離山,你!"圖巴斯頓時臉色大變,憤怒的手掌化為一道巨掌,憤怒的指向了羅寺。

    ps:

    第三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