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八十八章殺僧斬業

第八十八章殺僧斬業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能讓修煉到圖巴斯這個境界的上師憤怒,那件東西的重要性可見一斑,而高冷哥顯現出來的靈魂修為,也是讓我心中驚訝。高冷哥在失去肉體之前,是斬善念巔峰的存在。但是現在展現出來的力量,便是我也是堪堪比肩。

    這還是靈魂並不完整狀態下的高冷哥,甚至還沒有將完全的力量給取回來。

    "須彌山掌印!"圖巴斯憤怒的一掌,從他身體中打出去,掌緣閃爍之間便是化為一道金燦燦的佛掌。這佛掌當空一漲,便是直接化為數丈大小,再一漲,竟然直接化為十丈巨掌。

    這巨掌仿佛一座大山。轟然直接朝著羅寺抓攝過去,就要直接將他鎮壓,將他震懾。

    佛之五指能成山,一掌就能將人震懾。這須彌山掌印在佛力籠罩之中便威勢更甚,直接要將羅寺給抓起來。若是當真被這須彌山掌印給抓攝住的話,便是會被這種力量給直接懾服,甚至永世不得翻身。

    我看著這道神掌,掌心的紋路都是清清楚楚。這些紋路的縫隙之中,夾雜著無數的至理大道,無數的道理在其中生滅。這巨掌就好像成為真正的手掌。自虛空中生出來。

    這掌紋在我腦海中震動,頓時產生很多道理出來。我竟然能通過天眼窺見其中一絲奧秘。

    不過我知道,即便是遇到這樣的一掌,我都依舊只有退避三舍。

    但是看到這道掌印,羅寺卻是微微笑了起來。這一笑,就好像佛祖拈花,迦葉微笑。

    "偽佛,你忘了他是誰,竟然用這招!"高冷哥整個身體都飛掠出去,此時變得更加凝實。

    緊接著我也跟隨高冷哥一起遠離羅寺,我能感受到高冷哥的意念。這個羅寺雖然給我的感覺很好,但我對高冷哥卻更為緊張。此時高冷哥要做的事情,我必鞍前馬後,更何況他現在是要離開。

    圖巴斯也是心中一驚,趕忙就要撤去神通,但是此時羅寺已經雙手往外一伸。

    "晚了!"羅寺低聲說道。

    呼呼呼。

    便見那巨大的手掌被他抱在手中,隨即整個人的身體上出現一道蛋形的巨大能量屏障。使得整個手掌都被吸附在上面。隨即與手掌接觸的地方,閃亮起一道道六邊形的紋路,就好像是蜂巢的形狀遍布在表面。

    那巨大的佛掌直接被束縛住。

    "胎藏大金剛結界!"羅寺微微說道,隨即便見著這蛋形屏障便是猛然一個收縮。

    就好像是胎兒的律動,頓時將整個巨大的佛掌給吸進去。隨即蛋形屏障便是更加凝實,變成了金黃色。這是佛門之中防御力最為強大的結界,金剛代表不動不破,這道結界是可謂全天下最強的結界。

    吞吃了這道能量,羅寺竟然臉色酡紅,像是喝了酒似得。

    "你竟然把這個結界真正的練成了。你這殺僧逆佛之人竟然能練成。"見到這個結界將佛力吞噬,圖巴斯便是大衛震驚。

    胎藏界乃是佛門極為高深的境界,往往是擁有大功德之人才能修煉成。而這胎藏大金剛結界更是要佛門大德才能在地仙境界探索成功,但這個羅寺竟然能得到它的秘密!

    這個時候我與高冷哥已經並排而躍出去,原本我們的力量強大,就算是直接飛躍出百里都很正常。但是現在卻是忽然踫到一層極為堅韌的壁障,那壁障上出現六角形的能量。就好像是一個巨大的蜂窩狀結界。

    我意識探測出去,發現空間之中有十里方圓都被這屏障給包裹住。

    而這屏障上每一塊六角形的能量壁上,都有著一尊佛,菩薩,金剛,等等佛門之中神靈。此時整個天空之中都布滿了佛力,這胎藏大金剛結界便是有著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力量。

    "哈哈哈。什麼逆佛,什麼殺僧逆佛。我殺僧,是為斬其業障,我逆佛,是因為我就是佛。師叔,你修行這麼久,已經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但最終還是將自己給困在佛這個字里面。但是我羅寺的智慧,已經接近上蒼。這世間我才是真佛,布這結界,又有何難。"羅寺哈哈大笑道。

    在他身上散發出的佛光浩瀚無窮,簡直就像是亮起了一個太陽。

    殺僧斬業,逆佛成真。

    這簡直就是在以修佛的方式斬自我啊,這又是一個逆天之人,逆佛之人!

    我取出血刃,在這結界上斬了一劍,但卻發現根本沒有用。任何力量都直接被吸收,甚至對它進行了增強。越是擊打,這結界就是越強。

    "羅寺你殺盡天下佛寺十萬僧眾,終于讓佛憤怒,將你真魂泯滅。但老僧知你心中有佛,求我佛饒你一命,沒想到最後我竟然因為此業障而無法真正成佛,只能做一名菩薩而已。今天,你竟然又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你難道就不怕再引發佛的憤怒!"圖巴斯看著大昭寺的方向,心中焦急。

    殺盡天下佛寺十萬僧眾,都是有功德有大德的高僧。

    這個羅寺,竟然還能投胎做人?

    "這就證明了我的理念並沒有錯,佛也無法阻止我的誕生。更何況,現在佛也自顧不暇,哪里還能顧得上我。師叔,你別拿這個來壓我。我知道這只是你的一尊化身,只可惜你的真身也沒辦法來得及了,還是放棄吧。"羅寺說道。

    隨即他渾身力量一張,竟然躲過了我的一柄死亡之劍。

    我緩緩收回血刃,面色沉凝。那結界升起的速度太快了,而且內外結界互不影響,我竟然一時間找不到破綻。

    "王盼,好好看著吧。在第三儀式之前,好好享受你還活著的空氣,就在我的結界之中看著金禪師傅被慢慢折磨吧。"羅寺看了我一眼,並不在意。

    囂張。

    他從黑手主人的地盤出來,必定是知道不少隱秘。

    "這龜殼是厲害,不過我卻不信打不開。"我再次舉起血刃,頓時一道蒼茫劍痕在劍鋒上升起,就要斬下。

    但這時候高冷哥忽然將手掌搭在我的肩膀上,搖了搖頭。

    "沒用的,他這胎藏大金剛結界一出,除非天仙下凡,否則根本不可能破開。我早就知道他的野心極大,有殺僧斬業的逆佛意念。沒想到在我死後他竟然真的做了,還將這結界修煉成功。難道就是因為這樣,我才轉生成魚?"高冷哥冷然說道,最後竟是默默自問。

    因為催生了殺僧斬業的魔頭,高冷哥竟然轉生成魚。

    我緩緩將力量收回身體,見到圖巴斯也來到此處。

    "合我們三人的力量,可以將這結界打開一條口子嗎?"我說道。其實在我身體中還有神農鼎存在著,若是再加上神農鼎的力量,會不會更加有可能。

    "不行。"

    圖巴斯說道︰"我這化身雖然有著境界,但力量是虛幻的,並不足以發揮最強威力。金禪也是這樣,力量並不是真實的,甚至還會成為你的拖累。"

    兩者都屬于虛幻的存在,力量都只能成為那結界的養料,此時我們竟然陷入無解。那羅寺也不急躁,看著我們,淡淡的微笑。

    此時月亮緩緩升高,我心中有一種慌亂的感覺,心跳極快。

    "金禪哥,到底他想要的是什麼,為什麼你們都那麼緊張。"我強行將這種慌亂感覺給驅散,隨即問道。

    這個問題讓我百思不得其解。

    圖巴斯听聞這個問題,頓時面色再度變黑,高冷哥冷笑,正要開口,卻忽然閉上嘴,然後等了片刻又開口。

    "你馬上就知道了。"高冷哥說。豆華叉才。

    是的,我已經看見遠處那個影子了。

    ps:

    第四更,今天的更新結束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