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四十五章小幽和大黑狗

第四十五章小幽和大黑狗

    "小鬼護主?"易超看著那頭小鬼鑽進血刃里面後,有些錯愕的開口說道,"一般情況下,小鬼是不會主動去保護主人的。除非兩邊感情特別深,你小子真是走了狗屎運了。"

    我愣了一下,這時候身上傳來的虛弱感和腦子里的疼痛交雜在一塊。使得我的意識開始迷糊起來,我開口說道,"也就是說,它鎮住了血刃?"

    "怎麼可能。"易超輕聲笑了起來,"它只是進去把你送血刃里面的精血都給吞噬了罷了。暫時停止了血刃認主,你之前被吸走的那些精血可算是白費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照易超說的。那個小鬼應該是幫我把血刃認主的過程給強行中斷了,也就是說血刃不會再吸收我的精血,但認主卻也已經失敗了。

    那些血的確如同易超所說的是白流了,不過我更在意的是。自己能活下來了,不用再死了,這就夠了,至于讓血刃認主。那就算了,我可不想再嘗試到剛才那種性命不在自己掌控中的屋里感覺。

    就在我想這時候血刃上那些密密麻麻涌出來的血色紋路也開始一點點的消退了下來,等到血刃上面的那些血色紋路都消失後,那小鬼這才從血刃中出來,原本蒼白的好像是白紙的臉頰,也紅潤了不少,看向我冰冷的神情也好了很多。

    它並沒有直接回到魂甕,而是走到了我身邊,伸出手來抓住了我的衣角,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這小鬼,我就想起了周小蠻養的那頭小米。

    也不知道周小蠻現在怎麼樣了,之前在八堡村的時候,那個上了她身的女鬼讓我有機會呆她去長沙,現在我人是到長沙了,但周小蠻卻不在我身邊。

    以後有機會再帶她來一次長沙吧,也不知道長沙這邊到底有什麼東西,讓一個已經只剩下一縷殘魂的女鬼念念不忘。

    易超看著我,又看了看抓住我衣角的小鬼,開口說道,"她以前的記憶全部都沒了,你可以重新給她取個名字。"

    取名字?我最不擅長的就是取名字了,看著那一直扯著我衣角的小鬼,抓了老半天腦袋,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

    這時候千佳音開口說道,"我看這小鬼是個女孩子,她是你養的第一頭鬼,要不叫她大丫吧。"

    小鬼一听千佳音說出大丫兩個字後,張大了嘴巴惡狠狠的看著千佳音,顯然對這名字極其的不滿。

    我彎下腰去抱起了小鬼,忽然發現小鬼的脖子上還掛著一個玉牌,也不知道這個玉牌是什麼用的,我拿起玉牌來看了看,只發現上面用小篆寫了一個幽字,可能是小鬼生前有關吧。

    我想了想,開口說道,"要不叫你小幽吧。"

    小幽想了想,伸出冰冰涼的手摸了摸我的臉,一副很開心的樣子。

    看來是很滿意這個名字。

    這時候易超忽然開口說道,"回頭我給你一下小幽的信息,你去調查一下,記住了,千萬不能讓小幽見到自己的親人,不然小幽就會暴走,發生點什麼我可就不敢保證了。"

    "額。"我咋越听這養鬼就好像是在養一個不定時炸彈啊,一不小心就要出事,心里不由得有些後悔了,本來我命已經夠短了,現在又有個小鬼來催命。

    千佳音看著我,開口說道,"接下來和那個鼠將軍可能會有一場大戰,你這渾身的精血都被你手上的這把劍給吸的七七八八了,我覺得你還是在這里等著我們比較好。"

    易超想了想,開口說道,"的確如此,這樣吧,你重新回到之前那個鼠洞里面等我們,我們拿了至陽之物後,就過來找你。"

    "沒問題?"我看了下易超,開口詢問道。

    易超笑了笑,"沒啥問題,別說是一個死人了,就算他活過來了,我也能硬生生的把他給打死!"

    我想起了之前易超在鼠洞里面瘋狂虐殺老鷹,胖子和眼鏡的場景,內心完全同意易超的說法。

    這小子恐怖的要死,看起來文弱的很,但真的發起飆來卻跟天神下凡沒啥區別。

    確定了我要重新回去後,千佳音從口袋里面拿出一個小盒子,打開後,從盒子里面飛出來一頭蟬,這蟬身上的畫面就好像是一張鬼臉,我就想起來,這應該就是我和高冷哥他們在八堡村看到的那頭黑金蟬了。

    果然,千佳音開口說道,"讓黑金蟬給你們帶路吧,畢竟這墓穴里還有一頭生死不明的鼠王,黑金蟬可以帶著你避開它的。"

    我點了點頭,任由發出一陣陣宛若嬰兒啼叫的黑金蟬帶著我們朝著回去的路走。

    小幽好像特別討厭黑金蟬,在黑金蟬出現後,表情就有些不太對,不停的對著黑金蟬齜牙咧嘴起來。

    而且也不窩在我懷里了,而是爬到了我脖子上,死死的盯著黑金蟬。盡住巨亡。

    黑金蟬也注意到了這一點,啼叫的聲音也越來越響亮了。

    說實話,回去的路,我走的還是有些慌的,雖然千佳音和我說,黑金蟬會帶著我避開鼠王,但一個人走著這黑漆漆的甬道,總歸是有些害怕的。

    至少我心里很害怕。

    不過似乎黑金蟬還真的會帶路,帶著我左繞右繞,走了不少個密道後,還真的把我給帶到鼠洞里面了。

    重新回到鼠洞里面,聞著鼠洞里面的惡臭,我這心里也松了一口氣,看著那群被驅蠱粉圍繞里面的鼠王,我笑了笑,看來接下來只要安心的呆在這里,等著易超他們過來就好了。

    黑金蟬把我們帶到鼠洞後,又馬上朝著原來的路飛走了,我估計是它被小幽給嚇到的,畢竟小幽一副要把黑金蟬從天上抓下來的表情。

    一個人呆在這黑漆漆壓抑的鼠洞里,難免會有些無聊,我就把小幽從我的脖子上拿下來,看著自己手里乖巧的小幽,開口說道,"小幽,你知道你的家人嗎?"

    小幽皺了皺眉頭,一臉迷茫的看著我,"家人?"

    看著小幽迷茫的樣子,我就知道她的記憶確實一點兒也沒了,就開口說道,"沒事,以後我就是你家人了。"

    小幽木訥的臉上也展開了笑容,用冰涼的手摸了摸我的臉,"家人,你,小幽。"

    我心里更好奇之前易超和我說的,小幽的身世很可憐,也不知道小幽生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就在我一臉好奇的時候,小幽忽然對著我齜牙咧嘴起來!

    粉雕玉琢的臉蛋裂開一道恐怖的裂痕,尖銳的牙齒散發著寒光,漆黑的瞳孔也瞬間變成了金色!

    還沒等我反映過來,就不知道有什麼東西卡住了我的脖子,一股巨力把我死死的按在地上,我拼命的反抗,卻依舊還是被死死的按在地上,脖子被卡的緊緊的,只是一瞬間,我連呼吸都喘不上來了!

    小幽這時候也不停的咆哮著,朝著那卡住我的東西撲了過去,但卻很快就被一巴掌拍飛出去,借著小幽這一耽擱的時間,我也看清楚了那卡住我人的樣子。

    那是一個我完全不認識的人,但眼神卻宛若野獸一般,我一下就想明白了,這是那漏掉的那頭鼠王!

    小幽被拍飛出去後,不停的低吼著,朝著那鼠王撲了過去,卻又被鼠王給一巴掌拍飛了出去。

    我知道小幽不是這鼠王的對手,心里也有些著急,就在我感覺絕望的時候,從上面那個密道的地方,忽然傳出來了一聲狗叫。

    沒錯,是狗叫聲!

    還沒等我反映過來,就看到從那個通道里撲出來一頭齜牙咧嘴的凶狠大黑狗。

    ps:

    第一更,另外昨天第四更忘記加上為okari加更的字了,這里說下抱歉,今天還是四更~麼麼噠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