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二十一章亂象的初始

第二十一章亂象的初始

    “明天我們就要進入命運長夜里面,可能會出現一些意外,所以大家提前要熟悉好我們的暗號,不過太多大家可能記不準,所以每個人只用記得幾個暗號就好,第一個就是把右手的中指曲起來,然後用食指輕點左手的中指三下,大家要記住,這個暗號代表的是詢問我們幾個人的名字,然後回答的暗號,每個人都不同,都代表著我們的名字,我設計的比較簡單,大家很容易就能記住的。”徐雷的暗號是左右大拇指勾在一起,右腳先向前走一步,然後左腳在向前一步,非常簡單,其他人的暗號也能很容易的記著。

    “好了,準備得差不多了,就看看這一次的游戲有多麼的艱難吧!”王行的嘴角上翹了起來,從他的神情上看全部都是微笑,這個家伙從外表上看好像是溫文爾雅,謙謙有禮,但是經過這半個月的接觸,徐雷算是看透他了,這個小子骨子里面的不是骨髓,而是滿滿的驕傲和自信,溫文爾雅只不過是他的偽裝,他的脾氣可是異常的桀驁不馴。

    在黑作坊里面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一天到晚全都是漆黑一片,在這種環境中呆久了會出現嚴重的心理疾病,不過好在他們每過一段時間都能出去透透氣,雖然大家都不怎麼喜歡,如果時間沒錯的話應該是晚上八點,徐雷安靜的躺在床上,電腦連不上網,上面的小游戲他也沒什麼玩的興趣,他正閉上眼楮緩緩地梳理這幾天來他一直都在思考的事情,對于這一次的游戲他總感覺有一點不對勁的地方,不對,不只是這一次的游戲,從一開始的時候他就有一點別扭的感覺,卻總是找不到是為什麼,現在他所知道的事情好像是掉落在地面的珍珠,找到了一部分,但是最重要的卻是缺少一條能夠把一切都串聯起來的線。

    “算了,不想他們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到時候應該就能全部都知道了。”

    徐雷果斷的放棄了,這些事情現在就算他想破腦袋也找不到答案,還是先睡覺比較重要一點,這一晚,他做了一個非常異常的夢,夢到了自己的那個姐姐,就站在離自己不遠的地方看著自己,他高興地跑了過去,但是就在自己伸手可以踫觸到姐姐的時候,一直以來對自己來說像是天使的姐姐臉上突然出現了一股凌厲異常的殺氣,雖然是在夢中,但是一直到他醒來,還能感覺到自己遍體生寒,冷汗把他的睡衣外加床上的被子全部沾濕,醒了之後他還在暗自心驚,那股殺氣絕對不是開玩笑的,更加奇怪的是自己姐姐的幾句話。

    “忘記我吧,我的世界你不應該踏進來,如果你還繼續追尋的話我就殺了你,不要想著騙我,我能夠看到你的心。”

    “這個世界只能留下我的足跡,我絕對不會讓你妨礙我的。”

    說完了這些話之後,在夢境里面原本紅日高懸的太陽,瞬間就被黑暗所籠罩,周圍的天地也極為迅速的黑暗了下去,整個天地只剩下他的姐姐還在散發著唯一的光芒,可是片刻之後,他的姐姐額頭上面出現了奇怪的圖案,好似三個異常細長銳利的紅色回旋標一樣,不過線條卻是直線,回旋標的的尖端正好對應在一個點上,就像是一朵異常危險的紅色花朵一樣。

    “這是?”

    他的姐姐額頭上面出現了圖案之後,一股股黑色的霧氣從那個圖案上面洶涌的噴了出來,然後那些黑霧快速的涌動著,片刻之後她的身體完全被包裹在里面,徐雷想要沖進去,但是突然天空和大地裂成了碎片,他無助的跌落在深不見底的深淵里面,最後他唯一看見的就是姐姐正站在半空中冷冷的盯著自己。

    “呼,原來是做夢啊,不過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會做這麼奇怪的夢啊!”徐雷搓了搓自己那已經僵硬的身體,那股殺氣太可怕了,甚至就連血液的流動速度都變慢了許多,不過那種感覺消失得也快,等他穿好衣服的時候,那種感覺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甚至就連這個夢境在醒來之後也開始慢慢的模糊了,到了最後他只記得自己好像是做了一個夢,但是更加詳細的記憶卻已經全部都消失了。

    他看了一下時間,上午的九點鐘,距離游戲的開始還有三個小時,他稍微的把自己整理一下,推開門向著王行所在的小樓走了過去,最近幾天他們一直都在王行那里相聚,這一次應該也不例外,不過今天廣場上面倒是顯得熱鬧十足,上面有好幾張桌子,上面鋪著紅布,放著茶杯,還有幾張靠椅,還從一處房子里面拉出來一個大探照燈,照的廣場里面毫發畢現,甚至後面還有在兩個房子之間拉起來的橫幅,上面寫著‘命運長夜游戲前的動員大會’,就和以前世界的某某開幕式一樣,不過人來的不少,徐雷多看了兩眼,然後就搖了搖頭,轉身就去找王行他們了。

    “哦,準備好了沒。”除了徐雷和羅霜他們兩個,剩下的人已經全部都聚在王行的客廳里面,一進去,章胡就有些擔心的問了他一句。

    “放心好了,能做的準備已經全部做完了,要是實在不行,那就沒辦法了。”徐雷聳了聳肩,這個時候他只能盡盡人事,畢竟誰也說不準游戲里面到底會發生什麼意外,至于結果如何還是要看老天爺才行,或者說是這個黑作坊里面神明大人給不給他這個面子。【愛書屋】

    “外面好熱鬧啊,發生什麼事情了。”羅霜一進來就問,但是大家都是一臉的疑惑,她不明所以的轉了兩圈,等到徐雷指了指衣服時,她才明白了過來,趕緊把自己臉上帶著的厚厚口罩取了下來,順便把墨鏡和帽子也摘了下來,羅霜把自己包的像是一個粽子一樣,他們要是能認出來才怪呢,等到把那一層層的粽子葉撕下來的時候,他們才表示認識這個像是粽子一樣的家伙。

    “你怎麼穿了這麼一身啊,我們這里面應該不冷吧。”

    “什麼啊,這幾天那些混蛋男人的眼神實在是讓人討厭,就這麼個巴掌大的地方,我這兩天已經被人纏著問了不下十多次路了,多好的借口啊,迷路了,在這個大聲一點說話就能被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地方,我就不相信他們還能迷路,我不是怕麻煩嗎,喂,小李子,從游戲里面出來的時候對那些人你一定要狠狠地揍他們一頓,真是一群混蛋。”

    說到這里時候,這個丫頭就氣不打一出來,徐雷他們原本以為問題不怎麼嚴重的,但是看到她和張楓那鎖緊的眉頭之後,他們幾個大男人才知道原來不是羅霜開玩笑的,這幾天他們每天都在拼命的訓練,倒是沒太在其他的事情上面多注意什麼,他們這里的男女比例大概是二比一,再加上羅霜和張楓他們兩個都是大美女,現在那些人還正被舊有的道德約束著,但是那約束力絕對會越來越弱,現在還沒什麼,以後恐怕少不了出現問題。

    “放心好了,回頭我就把那些小子狠狠地揍一頓,讓他們不敢多想。”李克當即拍著胸脯說,下次要是再有這種事,他絕對會把那個小子拉出來狠揍一頓,爭取揍得連他媽都不認識。

    “好了,這些事情回頭再說,那些家伙能不能活過這次的游戲還兩說呢,就像外面的一群人一樣,把希望放在別人的身上,還不如去燒香拜佛求個心理安慰呢,我們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在這次的游戲里面活下去,我打听清楚了,和上一次的游戲不一樣,這次的游戲可是非常正式的,我們每個人都會被賦予不同的角色,而且還有遠超過上次的限制,在里面有很多的事情都是不允許的,還有特別多的強制條限,大家一定要小心,一旦有人觸犯了任意的一條,都會沒命的。”

    王行認真的把所了解到的事情告訴了徐雷他們,上次因為是第一次參加游戲,所以他們的限制非常的少,而且也沒有什麼強制條例,但是這一次可是正式的,要是有人不小心觸犯了一點的話,直接被抹殺也不是不可能的。

    “大家只要跟著龍哥,有什麼危險,他一定會罩著咱們的,要知道龍哥手上的血脈可有不少啊,大家一定要相信龍哥,只要使用了這些血脈,無論多高難度的游戲對龍哥來說都是小菜,相信我,我這條命就是龍哥救的,其他的人和龍哥一比都只不過是渣渣而已,你們拿著血脈也沒什麼大用,還不如給龍哥,讓他老人家到時候保護咱們。”

    外面一個有些囂張的聲音傳了進來,同時還混合著有些嘈雜的起哄聲,李克有些心煩,站起身來,‘砰’的一聲,重重地把窗戶給關上了,低沉的關窗聲就好像帶有著魔力一樣,那些原本都在嚷嚷著的人剎那間都安靜了下去,他們不停地用帶著疑慮的眼神看向那個發出了聲音的窗戶。

    他們也都不是自願的,剛開始的時候他們才從游戲里面闖出來,每個人心里面都正在激動呢,他們都沒多麼害怕,可是過了兩天之後他們發現原來已經少了一半的人,而且游戲才剛剛開始,而且論壇上面關于新人死亡率的介紹從來都是真實的,越來越多的例子讓他們相信這個世界的危險,于是他們崩潰了,人類是脆弱的,所以人類才會彼此的聚集在一起,但是恐懼會傳染,崩潰也會,這個時候只要有人出頭,並且說一些好話,許一些虛假的承諾,立刻就會有一大堆人稀里糊涂的跟著那個人,而這個所謂的龍哥就是這樣的人。

    “哪里的王八蛋,哦,這棟小樓不錯,龍哥你看我們是不是把它給搞下來?”那個講話的小子長的尖嘴猴腮的,頭發被染成了黃色,鼻子上面耳朵上面戴著的都是叮當作響的鐵環,平時這個小子也是一個滾刀肉,向來都不服誰,不過現在這個家伙只能伏下身當個孫子。

    “嗯,找幾個人,把里面的人全都給剁了就行了,別他媽的什麼小事都找我。”

    龍哥的身高不高,甚至比那個小黃毛還低一點,在左胳膊上面紋著一條龍,兩個胳膊特別長,雖然不如劉備那樣能摸著膝蓋,不過也差不多了,身上的肌肉就和一塊塊上好的花崗岩一樣,充滿了力量感,前胸到後背的距離足足是別人的兩倍,他穿的衣服被撐得緊繃繃的,看上去就像是個健美教練一樣,但是這個家伙可不是花架式,那個小黃毛親眼看著他活活的打死了兩個一米九多的大漢,而且龍哥走路的時候就和一只貓差不多,根本沒什麼聲音,但是說話的時候卻像是洪鐘,震得人耳朵生疼,他正摟著一個濃墨艷彩的女人上下其手呢。

    “好的,老大你就瞧好吧!”那個黃毛帶了兩三個挺壯實的小子,拿著幾個西瓜刀,向王行的小樓走了過去。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