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二十四章間桐櫻

第二十四章間桐櫻

    “搞什麼,我居然會是衛宮士郎,那豈不是說我以後天天都要處在危險之中了。”雖然這個游戲的走向不可能按照命運長夜原本的設定一點也不變,但是要是他成為衛宮士郎也就代表著他將會是其他勢力的擊殺目標,那樣的話實在是太危險了,想到這里他的眉頭一皺就想多說出什麼。

    “怎麼,你覺得這個名字不好听嗎,那你說準備叫什麼名字。”衛宮切嗣有些好笑的看著坐在床上的這個孩子,新都的大火是因為他的緣故造成的,所以當時他才會在火場里面徘徊,想著能救一個是一個,也就是在那個時候,他把衛宮士郎給救了下來,不過同時救下來的還有一個小女孩,那個小女孩身上魔力的波動已經非常的濃郁了,看起來也是一個魔術師,那個小女孩的才能可不低啊。

    “我……”

    “限制任務,必須成為衛宮士郎,失敗抹殺,成功獎勵五百積分。”在游戲里面除了最後的獎勵積分之外,還能夠在游戲里面搜尋寶物,來掙取積分,同時擴展劇情搜索未知區域,也有獎勵,有的時候對于一件事情的不同選擇也會有獎勵或者懲罰,當然那種情況都很少有涉及到生死,一般來說除了限制任務之外,其他的情況不會有任何的提醒,只會告訴你積分多了多少,又少了多少,其實這樣一看在游戲里面的時間越久,就越有利,當時是指沒什麼危險的情況之下。

    “沒什麼,我覺得這個名字非常的不錯,多謝了,謝謝你替我起了一個名字。”

    “是嗎,那就好。”

    徐雷現階段還沒有足夠的實力和那個萬惡的聲音對著干,果斷的選擇了放棄,成為衛宮士郎之後雖說會危險一點,但是也代表著有更多的機會獲取更多的積分,有喜有憂吧,不過最讓他高興的附帶的好處就是能夠和吾王有更多的接觸了。

    說實話,在所有的動漫之中他一直都覺得命運長夜最精彩,而里面他最喜歡的人就是sabr,也就是阿爾托利亞同時也是亞瑟王,能夠見到這樣一個動漫中的人物,雖然危險,但是他表示只要死不了就行。

    衛宮切嗣的速度很快,當天就給徐雷辦了出院手續,他們帶著為數不多的行李在切嗣的一所老房子里面住了下來,對于這個住所,徐雷特別的滿意,地面雖然有點破舊,但是全部都是原木打造,而且院中還有一個小型的水池,在房子的後面還有一個不小的花園,雖然沒有辦法和電視上面一連都是上千畝的大豪宅相比,但是也十分的不錯了。

    “切嗣你為什麼要救了我呢。”衛宮切嗣並沒有強制要徐雷叫他爸爸,幸虧是這樣,要不然徐雷還真得不好叫出口。

    “那場大火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我的責任,所以就算是只有一點點也好,我想要給我曾經犯下的過錯恕罪啊,所以那一天我在火場里面徘徊了很久,當時我差點就要崩潰了,我沒辦法講述那種場面,一眼看去見到的只有尸體,灼燒這一切的火焰,我發瘋似的到處尋找生還者,沒想到最後竟然就踫到了你們兩個,不過後來那個小女孩還有監護人的,我就把你領養了回來。”說到這這里的時候,切嗣的臉上閃過了哀傷的神情,他那英俊的臉上就全部都是悲傷,額頭上皺紋幾乎都凝成了一個川字,想必是回想起了往事。

    說實話,在命運長夜里面,衛宮切嗣他這個人就是一個典型的悲劇性人物,也是一個英雄式的人物,他處處都已拯救別人為第一目的,想要將正義帶到這個世界,讓時間的痛苦悲傷全部被他帶走,他一直都想著改變世界,但是一直到最後卻只能帶著希望離開。

    不過他們沒有在這件事情上糾纏過多,繼續說著其他的事情,不過話說回來,衛宮切嗣也的確不會照顧小孩子,每天給徐雷說的話,徐雷表示根本就不太明白,也不知道原著中的衛宮士郎當時到底明白了多少。

    不過不管怎麼說,三天之後,徐雷那每天都能宅在家里面的悠閑生活沒有了,這個時候他才想了起來,原來自己還需要去上學啊,不過他並沒有再像以前一樣在抱怨什麼的,有的人說,改變一個人也許只不過是一件事,一句話或者一個人就行了,徐雷就是這樣,以前他做事喜歡順其自然,當時他在火場里面親眼看到人類就像是螞蟻一樣被火焰無情的吞沒,給他造成的影響非常的大,那個時候他就暗暗地發誓了,他這一輩子就算是死,也要在世界上留下掙扎的痕跡。

    “大家好,我的名字叫做衛宮士郎,今年九歲,請大家多多關照。”坐在一堆年齡只有自己一半的小屁孩中間,出奇的是他並沒有什麼異樣的神情,他決定要好好地在這個世界活下來,一直到這場游戲的結束,這就需要他徹底的融入到這個世界,切嗣只是把他給送到了樓下,然後就直接離開了,還真是不知道擔心自己這個小孩子呢,老師講的課非常簡單,並不需要自己多費什麼功夫,所以現在他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到了自己面前的一張白紙上面。

    在出院的那一天晚上,切嗣就決定傳授他魔法,但是折騰了整整一個晚上,徐雷終于確定自己並沒什麼特別厲害的天賦,到最後沒辦法了,切嗣告訴他,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到材料的解析,強化,和投影上面,這三種魔術並不需要太高的天分,但是卻需要一番非常刻苦的鍛煉不可,修煉這些魔術雖說比其他的魔術要艱難得多,不過戰斗的時候也要比其他的魔術方便很多,徐雷這個家伙這次出乎意料的非常的執拗,他一旦決定做好的事情誰都拉不回來,他現在想要練習的就是投影。

    材料的解析,強化這兩樣太顯眼了,全部都只能放到沒人的時候再練習,他可是清楚的記得魔術師有將目擊者擊殺的規定,幸好投影卻不怎麼顯眼,而且桌子上面多一張紙少一張紙也不會有誰發現,但是投影魔術實在是太難了,這個魔術不需要怎麼高的天分,但是卻需要你把被投影的那個東西完完全全的在腦袋里面構建出來,長短,大小,顏色,厚度,味道,感覺,特質,一閉上眼楮腦海里面必須立刻就能浮現出那個東西,而且要清清楚楚,不能有一點的模糊,就好像真的存在一樣。

    時間過得很快,一天一轉眼就過去了,徐雷的綽號也悄悄地流傳了出去——紅呆鵝,據說是因為他頭發的顏色是茄紅色的,十分的顯眼,而且一整天的時間,只會呆呆地看著一張白紙,有很多小孩子都認為徐雷的精神有問題,回去的時候那些小孩子還對他指指點點的,還是和以前一樣他沒什麼朋友,不過徐雷什麼都沒說,他不是那種喜歡生氣的人,而且對一群小孩子發脾氣,他還實在是做不出來。

    “那個,謝謝你了,謝謝你幫了我。”一個淡紫色頭發的小女孩不住的向徐雷說著感謝的話,徐雷看了看她的校徽,然後驚喜的說到,“八代小學,我們兩個看來是同一個學校里面的啊!我是四年級c班的衛宮士郎,你叫什麼名字啊,在哪個級啊?”

    今天天氣不錯,徐雷取得切嗣的同意之後就鑽到了附近的公園里面鍛煉他的投影能力,來到這個世界已經有半年的時間了,但是他魔力的修煉幾乎處于停滯的階段,他修煉魔力的天分真的是差得慘不忍睹,當然這有一部分原因是他把所有的重點都放在三個魔術的修煉上面,不過糟糕的是,他的三大魔術進步速度也非常的緩慢,據切嗣所說,這些魔術想要修煉到大成地步,最少也得十年的時間。

    為了節約積分,所以他的血脈並沒有啟動,只是為了避免有人發現他,所以他一直都在小心的注意著周圍,同時他還拿著一個樹葉,無比小心端詳著,這種心分兩用的修煉方法比枯燥的觀察好了很多,但是也代表著他必須要付出更多的努力,經過最近的練習,他也慢慢的摸出來一點訣竅,不再像以前一樣,一旦分心,投影立馬就失敗了,現在他的腦袋里面無數條綠線開始彼此慢慢的鏈接,先是主脈,然後是細小的脈絡,他的腦海中漸漸的搭建出來了一個真正的樹葉,不過這個樹葉根本還不到完整的地步,于是他就小心小心再小心,又過了半天,一片樹葉終于出現在他的手上,成功了,他心中一松,但是緊接著那片樹葉就消失不見了。

    他嘆了一口氣,自己的魔力真的是太弱了,花費了將近三個月才到達了這一步,結果只是成功了一瞬間,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發現有兩個男人不懷好意的靠近了一個小女孩,雖然看不清那個小女孩的正面,但是單就是那小女孩瑟瑟發抖的肩膀就能知道,她很害怕,但是那兩個大男人還是獰笑著走了上去。

    “你們干嘛,兩個大男人居然欺負一個小女孩,也不知道害羞,我已經打電話報警了,警察馬上就到,到時候你們吃不了兜著走。”那兩個男人殺氣騰騰的盯著徐雷,看樣子恨不得把他給吞到肚子里面,不過徐雷卻絲毫不害怕的和他們對視著。

    “大哥,警察來了,這個游戲咱們可是要完成的,要是讓警察給抓著了,就糟糕了,快,我們趕緊走吧。”其中一個家伙自認為說話的聲音很小,但是對徐雷那靈敏的耳朵來說已經足夠了,不過偷听到他們兩個人的談話之後,徐雷暗暗的心驚一下,沒想到這些家伙也來到這里了,看他們的樣子,十有八九是在為奪取聖杯作者什麼秘密的活動,不過現在他明顯不能動手,也不知道這些家伙的同伙多不多,很快,那兩個男人就逃也似的離開了。

    “我的名字是間桐櫻,我們兩個是同年級的哎,我也是四年級的,不過我是a班的,還請你多多關照。”這個時候徐雷才仔細的看了這個間桐櫻一眼,淡紫色的長發被一個紅色的絲帶輕輕的扎了起來,精細的五官,帶著一種病態般的蒼白,看上去分外的惹人憐惜,她的眼楮也是淡紫色的,看上去好像有一種神韻在里面隱藏著一樣,特別的可愛,不過間桐櫻的話不是命運長夜里面很重要的一個角色嗎,看來那些人已經開始逐漸的動手了啊。

    “老大,我們已經找到衛宮士郎了,接下來您看怎麼辦。”公園里面人來人往,而在徐雷他們不遠的地方,一個留著小辮子的男人正在打著電話,徐雷的耳朵是好,但是他也不是時時都對四周進行監控的。

    “先不要動他。他一旦死了,聖杯就很可能會換另一個人,那樣我們就太被動了,還是保持原樣為好,你繼續監視著他就好。”

    “是”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