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二十五章聖杯戰爭

第二十五章聖杯戰爭

    徐雷並不知道自己已經被有心人給監視了起來,他還是像以前一樣,白天上課的時候他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用做鍛煉投影魔術上面,晚上他就把自己關到一個倉庫里面,用里面的雜物拼命的鍛煉著自己的解析物質魔術和強化魔術,但是自己的天賦真的是差的要命,每次都忙活到一半就失敗了,不是注意力不夠就是魔力太少,解析物質的魔術還並沒什麼,但是強化魔術一失敗就會來個爆炸,威力雖然不強,但是也是蠻疼的。

    今天是休息日,天氣非常的好,士郎難得的在大好時間里把自己關到倉庫拼命的使用強化魔術,可是魔術果然不可能一蹴而就,自己盲目的努力只是讓自己被炸的更加淒慘罷了。

    “士郎哥哥,你沒事吧,你怎麼又到處是傷啊,來,我給你包扎一下!”一個紫色的小腦袋偷偷的從倉庫打開的縫隙中探了過來,正好看到徐雷百無聊賴的躺在地上,身上的衣服到處都是破破爛爛的,臉上黑乎乎的,身上到處都是淤青(都是被炸的了)。

    “那個,算了櫻,我自己弄就行了,傷口也不大,我自己就能處理。”徐雷看了看間桐櫻那認真的表情,悄悄地縮了縮脖子,誰曾想當初他偶然間救到的小女孩竟然就是櫻,當時他可是激動了好久,一是親眼見到自己十分喜歡的動漫小蘿莉,還有一個就是增加的三百積分,另外經過徐雷一段時間的摸索,他總算是明白了對于不同的選擇所給予獎勵或者懲罰的依據了,那就是你不能扭曲動漫中原本人物的性格。

    比如說衛宮士郎從小就想要成為正義的朋友,所以對于不平事他就不能不管。如果不管的話會扣除積分,對于扣除的積分數量會由事情的輕重所判斷,簡單的說就是他必須要做好事,不要以為這樣一來積分很容易就能賺取,衛宮士郎的性格極其的認真,所以他大半的時間都把自己關到沒人的地方鍛煉魔術,這樣一來他又能踫到多少不平事,不要想著站在大馬路上扶著老奶奶過馬路,因為那樣也會和他的性子不符。

    到了現在,他已經來到這個游戲里面好久了,但是衛宮士郎,不,應該說徐雷他們兩個人的性格非常的想象,都是那種不喜歡結交朋友的人,現在真正能夠談得來的朋友也只有間桐櫻一個人,不過這個小丫頭好是好,第一次櫻來他們家一時興起想要做一頓飯來答謝徐雷,徐雷看著她挺有大家閨秀的氣質呢,以為做飯的水平不錯呢,但是誰知道當時櫻拿到菜刀之後差點把他的腦袋給削了,把徐雷嚇得渾身上下冒冷汗,他打定主意絕對不讓這個丫頭進廚房了,但是誰知道櫻比他還拗,說什麼也不听,當然更加主要的是,櫻拿著菜刀比劃了兩下,還說要是不讓他進廚房,她就在徐雷的臥室里面練手,在臥室里面練手,那說練手就不用說了,最後沒辦法,徐雷只能冒著生命危險一點點的親自教他,但是沒想到這個小丫頭還真有干家務的天賦,越來越有模有樣。

    “士郎哥哥你受傷了,就讓我來吧,你受傷了,不方便。”徐雷那種推脫的語氣,徹徹底底的把櫻給惹惱了,櫻的性格非常的像她媽媽,也十分的溫柔,但是越是溫柔的人生氣的時候越可怕,櫻嘴角若隱若現的勾了起來,她的笑容非常的可怖,徐雷一看到那樣的笑容立刻渾身發寒,上一次見到這個笑容還是自己不讓間桐進廚房的時候,當時她也是這樣笑著,然後拿著刀在自己的面前表演了一套刀法,現在一想起來他都害怕,最後沒辦法只能讓櫻進去了,現在櫻的那個笑容居然又出現了,片刻之後徐雷當即投降,只能乖乖的坐在了地上,任由櫻隨便的擺弄。

    “好吧,你小心一點,我身上的傷並沒有多少。”徐雷的言下之意就是千萬別讓他傷上加傷了。

    “嗯”

    櫻的臉色好了不少,拿出一個急救包就給徐雷包扎起來,出乎意料的是櫻這個丫頭包扎的技術十分的不錯,甚至比徐雷急就章學到的還要好很多,不過間桐的年紀畢竟沒有多大,只是稍微的用了一點力,額頭上面就有亮晶晶的汗珠出現,甚至最後因為稍微的一用力,她的身體都趔趄了一下,徐雷趕緊拉住了她的胳膊,只是才剛踫到櫻,她的眉頭猛地皺了起來。

    “怎麼了,櫻你出什麼事了,身體要是不好的話就不要來了,在家里面多多的休息好了。”徐雷知道櫻的身體不太好,所以平時就經常勸她要好好地休息,但是這個丫頭的卻總是說沒事。

    “沒事,我沒事的,不過是不小心摔了一下,士郎哥哥不用在意。”

    櫻溫柔的笑了起來,但是越看到這樣的櫻,徐雷總是更加的憐惜,他知道櫻在間桐這個蟲的家族里面吃了很多苦,特別是自從那個一直對她很好的雁夜死了之後,她在那個家族里面就總是被欺凌,徐雷也總想為她做出點什麼,但是間桐家不可能放棄櫻這個魔術師,他也不可能做出扭曲衛宮士郎認知和性格的事情,所以徐雷只能在他力所能及之處對她寄予一點幫助。

    “士郎哥哥,今天能不能陪我去游樂園玩一下,我好久沒去過了。”櫻笑了一下,說出來之後眼楮瞬間明亮了一下,平時的櫻是那麼的孤獨和寂寞,徐雷他希望櫻能夠快樂,不過櫻並不想讓徐雷難過,所以看到他不高興之後櫻當即岔開話題不再多做什麼糾纏。

    “好吧,不過你要答應我,要是再有人欺負你的話,你就不要再逆來順受了,如果沒有去的地方你就來我家吧。”

    徐雷痛快地答應下來,對他來說這是能為櫻所做的為數不多的事情了,但是不管有沒有用,他都希望櫻能夠快樂一點。

    “士郎哥哥你多心了,從來都沒有人欺負我,從來都沒有。”櫻小聲的說了出來。

    “你這個丫頭啊,還真是的。”

    不過,徐雷知道自己說也是白說,他也只能在心底默默的為這個這個丫頭祈求著,希望她以後能夠過得幸福快樂,很快徐雷就回過神來,他現在應該做的事情是讓這個小丫頭高高興興的過完這一天,而不是讓自己的沉重表現出來。

    想到這里,徐雷直接拉著櫻從倉庫里面跑了出來,櫻一愣,小臉紅紅的只能任由他牽著,不過徐雷倒是沒什麼想法,櫻的手非常的嫩滑,就像是最上等的綢緞一樣,但是卻非常的寒冷,沒有多少熱氣,他暗暗地發誓,一定要將聖杯完全的解決,絕對不能讓像櫻這樣的人再飽受聖杯的傷害。

    在他們身後不遠的地方,有兩個人鬼鬼祟祟的跟著他們,這些人一看就知道絕對都是老手,行動之間非常的詭異嚴整,每一步都像是經過提前計算的一樣,全部都走在視線的死角里面,他們的呼吸聲心跳聲都低得可怕,這兩個人緊緊地在徐雷的後面跟蹤著,而徐雷和櫻他們都毫無防備,對于自己身後的人絲毫未絕。

    那兩個人對自己的跟蹤技術非常的自信,他們遠遠地跟著徐雷,但是等到徐雷轉過一個小巷的時候,他們面色一變,輕松的神情消失的無影無蹤,這是想要擺脫追蹤最簡單有效的方法,難道說他們已經被發現了嗎,但是就兩個小孩子怎麼可能會發現他們,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了,他們兩個對視一眼,以最快的速度竄進了那個小巷里面,果然,那個小巷子里米已經空空如也了。

    “你們為什麼要跟蹤兩個小孩子,老實的說出來,也許我還能放你們一命。”一個十分冷酷的男性聲音從背後響了起來,然後就是手槍打開保險的聲音,他們兩個人把手舉了起來,慢慢的把頭轉了回來,出現在他們兩人面前的是一個穿著西服的男子,五官非常的端正,眼楮犀利的滲人,這個男人他們知道是誰,其實這個命運長夜是第二部,第一部就是第四次的聖杯戰爭,所以曾經有人整理過里面的資料,眼前的這個男人,如果他們兩個沒有認錯的話應該就是——魔術師殺手,衛宮切嗣。

    “我們沒有跟蹤,就是和他們恰好走一條路了。”

    “砰”衛宮切嗣直接開了槍,鮮血混合著腦漿流了出來,裊裊的青煙從槍口冒了出來,他看了剩下的那個人一眼,直接把槍頂在他的腦門上,緩緩地問一句。

    “現在知道為什麼了嗎?”

    “知道,知道”剩下的那個男人驚恐的看著已經變成了尸體的同伙一眼,他的那個朋友居然連血脈都沒來得及用出來就死了,這種死法還真是太冤了。

    “還不快說”切嗣皺著眉頭大聲的喝問一聲,今天是巧合了,他出去辦事了,回來的時候正好踫到了徐雷和櫻,當然同時也發現了跟在他們後面的那兩個人,也許在別人的眼中沒看出來什麼,但是切嗣可是魔術師殺手,他的暗殺跟蹤技術也許比不過暗殺者,但是人類之中絕對是頂尖的。

    “我們听說聖杯戰爭會在幾年後重新開啟,所以我們就想提前找到可能成為mastr的魔術師,那兩個孩子都有可能會成為mastr參與聖杯戰爭,所以我們想要提前調查他們。”那個人睜大了眼楮,心中不停地顫抖著,他要說出的事情絕對不是這句話,不用說就知道在黑作坊存在的影響之下,他說出了一個連自己都沒有辦法相信的借口。

    “砰,胡說八道,說謊話也不知道找個好點的借口。”切嗣直接開槍了,他根本就不相信這些人所說的話。

    “不過,聖杯戰爭的時間果然變短了,不知道這次的結果怎樣,不過我恐怕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希望你能夠結束一切啊,士郎。”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