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二十六章十年

第二十六章十年

    “士郎哥哥,早飯做好了,你去吃一點吧,你又躺在地上睡覺了,真是的,你怎麼這麼不注意自己的身體,下次請你不要再躺在地上睡覺了。”

    清晨,緊閉的倉庫里面感受不到一點陽光的存在,一切都像是被藏在陰沉的黑暗中一樣,徐雷還正在沉沉的睡著,地上到處都是散落的零件,有摩托車的還有雜七雜八的零件,雖然多但是卻非常的有條理,而且每一個零件都被非常細心地擦拭的干干淨淨, 亮的光芒足夠反射任何人的眼楮。

    “啊,已經到早上了啊,櫻,早上好啊!真是對不起了,本來已經商量好了應該由我做早餐的,到最後還是麻煩你了”

    徐雷從地上艱難的爬了起來,昨天晚上他又熬夜了,這已經是第幾次熬夜了,他記不清楚了,但是他自己有自信說在那三大魔術花費的時間絕對比世界上大部分的魔術師要長的多,不過這算不上是什麼值得人高興的事情吧,付出了那麼多的努力,但是收獲的果實卻是少的可憐,他看了看一臉嚴肅地盯著自己的小丫頭櫻一眼,有些好笑,這樣的對話幾乎每天都會發生,認識櫻已經有了十年的時間了吧,還真是快啊,總感覺曾經的種種就像是一場夢一樣,他也慢慢的融入到了這個世界里面,慢慢的融入到了衛宮士郎的角色里面。

    “那種事情沒關系的,士郎哥哥你昨天又忙到很晚吧,早餐我來做就好了。”最近一直都是櫻幫助徐雷做家務,這個丫頭的脾氣還是像以前溫柔。

    “笨蛋,那怎麼能行,那是應該我做的事情啊!”

    櫻長大了之後真的比小的時候更加的漂亮了,女大十八變越變越好看說的真是不錯,櫻小的時候是可愛,但是現在等到徐雷再次認真的打量櫻的時候,突然有了一種驚艷的感覺,雖然她蒼白的小臉還是沒有什麼變化,淡紫色的頭發加上淡紫色的瞳孔有一種異樣高貴魅惑的氣質,還是和小時候一樣用一條紅色絲帶緊緊地束著頭發,讓人感覺到一絲絲的俏皮,從小到大這一點變化的很少,但是變化最大的是櫻那優美的身姿,高挑的身材,修長的美腿再加上挺傲的雙峰,很難想象她才僅僅高中生而已,不過也許是看習慣了,徐雷對于櫻只有一種哥哥對于妹妹的感情,相必櫻也是這樣想的吧,徐雷這樣的猜測著。【愛書屋】

    “士郎哥哥,早餐就交給我吧,你看這里這些零件你還沒收拾,雖然沒有亂七八糟的,可是藤姐如果看到了,一定還會非常生氣的,不能幫你打掃真的很對不起。”櫻看了徐雷周圍的那些零件,認真的說者。

    “是啊,那對不起了,又要麻煩你了。”徐雷一听,點了點頭,的確是這樣。

    “放心好了,士郎哥哥,都交給我吧!”櫻高興的點頭答應了下來,然後一步一步的離開了,櫻的性子越來越沉穩了,在以前她時不時還會惡作劇一番,但是現在她已經越來越像是個大家閨秀了,但是這樣的性子真的好嗎,櫻。

    “啊啊,真是麻煩。”徐雷看了看地上的零件一眼,哀嚎了一下,零件太多了,昨天晚上太累了直接躺在地上就睡著了,也沒怎麼收拾,說到底還是自己的注意力不夠強啊,沒辦法,盡量在藤姐來之前把所有的東西都收拾干淨吧,不過他突然心中一動,看了一根鐵棍一眼,右手伸了過去,手背上面無數的藍色條紋浮現而上,這些就是這個世界的魔術師的證明,魔術回路,雖然他直到現在都沒搞明白這些東西都是什麼玩意,但是並不影響他使用這些東西,那些藍色條紋狀的魔術回路觸踫到鐵棍之後就轉移到了上面,接著他小聲的說著。

    “基本材料解析,基本材料辨明,基本骨子解析,基本骨子辨明,基本材料增強,基本骨子增強。”

    他不停地默念著,那些鐵棍上面的條紋好像是獲得了活力一般,越來越強,而在他腦海中也有一根虛擬的鐵棍,但是那個鐵棍卻全部都是由藍色的條紋構成,然後條紋就好像是活了過來一樣,一個個不停地扭動著,然後彼此的相連,那根真實棍子上面的藍色條紋的光芒也越來越強,就在最後,徐雷腦海中那無數條藍色的條紋突然斷開了一條,就像是連鎖反映一般,那些藍色的條紋急速的斷開,而那根鐵棍的條紋也迅速的黯淡的了下去。

    “失敗了嗎,沒想到十年的時間,自己居然還是這樣,對了難道是自己的魔術一直都沒怎麼成功過嗎,積分好像也沒被扣多少啊,怎麼回事啊,算了,反正是個好事。”

    徐雷的積分這十年里面一直都沒減少多少,反倒是因為很多次他做出的符合衛宮士郎性格的行動讓他的積分多了不少,這也是作為原有人物的一個好處,他也曾經想過為什麼,但是到最後他突然發現自己的魔術好像大部分都失敗了,他只是歸咎到沒有成功的原因上,但是他不知道的是,每一次使用魔術的時候,他的額頭上都會出現一個非常淡的圖案。

    “士郎,士郎,你要是再不過來,你可愛的藤姐就會活活的被餓死了,真是要被餓死了,要是被餓死了都要怪你啊。”

    “說話這麼有力氣的人一定餓不死的,再說了你可是冬木之虎啊,這麼厲害,區區的饑餓又能算得了什麼。”

    徐雷一听那個聲音就知道是一直都在他們家蹭飯的藤村大河,也是他的老師,也算得上徐雷的監護人吧,雖然徐雷從來都沒有承認過這個關系。

    走進客廳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正在地上打著滾撒嬌的藤村大河,說實話,一直以來徐雷都覺得這個女人說不定真的是投錯胎了,藤村大河不只是名字,甚至就連性格都十分的像是個男孩子,這個女人做事比他還要大大咧咧,而且留著一頭十分清爽的棕色短發,看上去英氣十足,再加上一張中性的面孔,穿著青色的上衣,下面穿著一條剛好達到小腿的黑色短褲,身高也比一般的女人高出不少,都和徐雷要差不多了,今年已經有二十五歲了,照理說已經應該找個男朋友了,不過她到現在一直都單身。

    平時他都親昵的叫他藤姐,有時候還叫一下冬木之虎,不過藤姐不太喜歡听,順帶說一句這是被她硬逼得,因為徐雷總是感覺面前的這個女人就像是一個小孩子一樣,做事總是喜歡丟三落四的,還總是一驚一乍風風火火的,而且還是小孩子的脾氣小孩子的心性,別看她年紀比徐雷和櫻要大得多,實際上和他比起來,徐雷總感覺自己和櫻更像是他的監護人,不過藤姐之所以會變成這樣,家庭的環境應該佔了很大一部分,她的父親是我們這里的黑社會老大,手下有一大幫的小弟,不過藤姐的父親是一個很好的人,平時就是喜歡帶著他那一大幫的小弟到處胡鬧,誰知道最後陰差陽錯之下居然就成了我們這里的老大,藤姐的爺爺叫作藤村雷畫,徐雷的三大魔術最好的就是材料的解析,他憑借著這份能力,平時能夠不時地賺取一些外快,藤姐爺爺的一輛摩托車就是被他修好的,之後他爺爺為了感謝他,每個月都會給他贈送一些生活費,當然指的是給徐雷他找到一份工作,徐雷也是有自己的自尊的,之後爺爺還親自教他弓箭,不過他最喜歡的還是劍術,也許是他的天性吧。

    藤姐在切嗣還活著的時候曾經受過他的照顧,所以她也理所當然把徐雷當作了是自己的弟弟,在切嗣去世之後,她就一直都在照顧著沒有了親人的徐雷,說實話,徐雷打從心底里尊敬著她,當然藤姐這個人是不能稍微的多夸他兩下的,越夸她就越容易出事,而且因為徐雷和櫻他們兩個人做的飯菜比較好吃,所以藤姐就天天跑到他家里蹭吃蹭喝。

    “啊,怎麼了,怎麼會這麼辣,我明明沒放辣椒啊,怎麼會。”徐雷喝了嘗了一下自己的湯,但是直接就吐了出來,他不太喜歡辣,所以每次吃飯他都會提前往碗里面倒進去一點甜醋,但是今天才喝了一點,辣味一直沖到了自己的心髒里面,心髒差點都被辣的痙攣了,他又趕緊問了一下,雖然顏色和甜醋沒什麼區別,但是這種味道卻特別的辣。

    “哈哈,我偷偷的把辣椒和醋換了一下瓶子,怎麼樣味道還不錯吧,那還是特制的辣椒呢,怎麼樣味道不錯吧。”藤姐看到徐雷那一臉痛苦的樣子,高興得哈哈大笑,然後甚至還在原地轉了好幾圈,一臉的愉悅。

    “藤姐啊,你是個小孩子嗎!藤姐果然永遠都是藤姐啊。”徐雷有點哭笑不得,這種事情也就小孩子會這麼干吧,她還真是長不大啊。

    “哈哈,這就是對你剛剛對我所犯下罪行的報復,怎麼樣,嘗到了我的怨恨了嗎!”

    “士郎哥哥,茶”櫻趕緊把一杯茶水遞了過來,徐雷直接拿過來喝了兩口,看了一眼自己的飯,這還怎麼吃啊。

    “你們兩個的感情還真是好呢,算了,我也不在這里打攪了,我還有很多的試卷沒有批改呢,真是的,都是你,起的太晚了,你害得我要趕緊吃完飯沖到學校里面才行,好了我要走了,記住,你們也要趕快,可不能遲到,也不能睡回籠覺,更不許做一些危險的事情。”

    藤姐說完之後,立刻端起碗,以一種難以想象的速度,把所有的飯菜一掃而光,最後頗為豪氣的把手中的碗直接放到桌子上面,然後立刻坐上他的摩托車,張開嘴壞笑了一聲,擺了一下手,直接以最快速度,就像是被彈射出去一樣,徐雷雖然看過了很多次了,但是他依舊無比的感嘆,藤姐未免太雷厲風行了一點吧,但是片刻之後,他的咆哮響了起來。

    “說到底,藤姐今天你又來蹭飯吃了,就算你是地主也不能總是這樣干吧。”

    “士郎哥哥,不要生氣了,我沒事的。”櫻趕緊擺著手,安撫著徐雷。

    “算了,不關你的事。”徐雷泄了一口氣,這個時候一條新聞突然引起了他的注意,看到了那條新聞之後,徐雷的表情慢慢地變了,他微微的一下笑,笑容異常的苦澀,“沒想到終于還是開始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