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二十七章開始的征兆

第二十七章開始的征兆

    電視上播出的是關于一家四口被殺的新聞,同時還有就是新都那里有不少的人因為不明原因的缺氧導致的昏迷事件,雖然大部分人包括一部分專家的猜測都是煤氣泄漏所導致的昏迷,不過徐雷可不這麼認為,他雖然只不過是一個半吊子,但是怎麼說也算得上是一個魔術師,他可不會簡單的認為這些家伙都只不過是煤氣中毒而已。

    更何況對于這個世界的事情雖然已經過了十年了,有些細節忘記的差不多了,但是最起碼的他還知道第四次和第五次的聖杯戰爭只有短短的十年,也就是說聖杯戰爭馬上就要開始了,這些時間大概就是一些魔術師在做著準備吧,看來這個安穩的生活馬上就要結束了啊。

    “士郎哥哥,放心好了,我們這里的煤氣我已經認真的檢查過了,絕對不會有一點事情的,你就安心吧。”

    櫻吃完早餐之後,就去幫忙把廚具全部都清洗干淨,不過她也听到了那條新聞,似是看到了徐雷的擔心,立刻就小聲的把自己做好的準備說了出來。

    “真是多虧你了。要快點吃完才行,我們馬上就要去學校了,櫻,也快一點吧!我來幫忙好了。”徐雷捏著鼻子把那一碗十分不合他口味的辣湯喝了下去,然後就去幫助櫻收拾碗筷。

    “櫻,慎二又對你出手了吧,那個家伙怎麼還是那樣子吧,我說你啊,為什麼不告訴我啊,今天手上又有淤青了吧,來,我看一下。”

    對于櫻的義兄,間桐慎二這個家伙徐雷非常的討厭,他曾經和另外一個人聯手整過他,因為這件事他沒少被扣積分,因為按照衛宮士郎的性格不應該有這麼明顯的好惡感,但是徐雷不是衛宮士郎,他和衛宮士郎的性格雖然比較接近,但並不是說一摸一樣的,雖然櫻總是攔著他,但是到最後徐雷實在是受不了老是欺凌她的那個名義上的哥哥,所以在這十年中為數不多的幾次出手打架,一大半的對象都是間桐慎二那個家伙。

    “不是的,士郎哥哥,不是的,不怪哥哥,是我不小心摔倒的,真的是。”

    櫻小聲的說了出來,她右手手背上面有著明顯的淤青,她看到徐雷發現了之後,趕緊把手小心的藏到了背後,同時還小聲的為間桐慎二辯解著。

    “你這個丫頭啊,真實的,你到底要怎麼摔倒才會摔成那種樣子,算了,既然你這麼說了,那就是吧,以後小心一點。”

    徐雷嘆了一口氣,自己在這一點上面和衛宮士郎還真是相似的要命呢,都是那種不強硬的人,櫻說什麼就是什麼,不過要是繼續追究也只會讓櫻難做吧,但是櫻這個家伙的性格要是不改改的話,以後真的非常容易被欺負啊。

    “好的,士郎哥哥。”

    櫻柔和的對徐雷笑了一下,看到那樣的笑臉,徐雷的憂愁更加的濃郁了,收拾完東西,又像是往常一樣趕往學校,這樣的生活他已經持續了十年了啊,今天走到拐角的地方,他突然發現到前面的小巷被黃色的警戒線拉了起來,有不少人聚集在那里,帶著唏噓的語氣談論著里面發生的事情。

    “听說前面有發生命案了,除了一個沒在家的剛上初中的女兒,一家全死了。”

    “最近怎麼天天都是發生這種事情啊,看來以後我們也得小心點了。”

    “你看,你看,里面的尸體全部都被抬出來了,好慘,我之前偷偷的往里面看了一眼,沒想到里面的血濺得到處都是,太可怕了,也不知道是誰下的那麼狠的手,我在里面好像看到了一個非常奇怪圖案,像是一個圓形,但是更仔細的就不知道了。”

    听到這里的徐雷心中一動,既然這麼說,那個應該就是召喚的魔法陣了,就是不知道,究竟有沒有人成功的召喚出什麼東西來,要是沒有的話就算了,可是要是有的話,是什麼人,召喚出了什麼東西,又打算做什麼,需要考慮的事情太多了,真是麻煩的要命。

    不過這些事情,徐雷只不過是走在路邊隨處听到的一句,也不知道真假,再一個說就以他的個性也不可能去專門打听,而且知道有用消息的可能性太小了,還是老老實實的去上學吧,徐雷沒多做理會,他有些無奈的跟著櫻向自己的學校走了過去,不過在他沒看到的地方,有幾個暗處的眼楮一直都在緊緊的盯著他。

    “終于找到這個小子了,麻煩死了,我都要累死了,這個家伙居然這麼悠閑的和一個小美女調著情,真是氣死我了。”

    “不要抱怨了,大小姐,剩下的事情就看你的了,游戲馬上就要真正開始了,我們可是一伙的啊。”隱藏在暗處的聲音全部都是十分的年輕,或者應該說是青澀,但是他們的語氣中卻有著掩蓋不住的疲憊。

    他們學校——穗群原的環境相當好,正好位于半山腰上,背倚著被稱為千穗山的高山,他們學校的名字據說就是從那座山脫胎而來的,學院里面到處都是如傘蓋般的大樹,空氣非常的清新,走到校園之後,徐雷和櫻就要分開了,櫻可是弓道部非常重要的一名干將,至于徐雷,這個家伙現在是什麼社團也沒參加,像他這樣的人在一個學校里面也找不到多少。

    “櫻,社團活動一定要好好的加油啊。”

    “士郎哥哥,你不來道場里面來一下嗎,大家都挺想你的,要是你去指導我們的話,大家一定會非常高興的。”

    櫻充滿懇求的說了出來,一直以來櫻的性子都近似于溫婉,她很難為自己提出什麼請求,這次想必是下了很大決心的,她的小臉自從說出了這些話之後,一直都紅紅的。

    “對不起了,櫻,我已經和柳洞說好了,今天早上要是不去一趟學生會就有些糟糕了,對不起,我沒辦法去了。”

    “對不起,說的也是呢,士郎哥哥,說了任性的話真的對不起了。”櫻不住的倒歉,听到徐雷所說的話之後,她的臉色剎那間變得無比的蒼白,緊咬著下唇,眼楮的淚水不停地在眼眶里面打著轉,徐雷看到之後非常的心疼,不過片刻之後,櫻粲然一笑,對這徐雷說,“真是對不起了,士郎哥哥,你去做你的事情吧,回去之後我會把你的飯做好的,還請你抱有一點期待吧!”

    “櫻啊,我總歸是要離開的人,你自己可是要在這個世界上活下去啊,你總依靠我是不行的啊,我希望你能夠一個人面對未來啊!”徐雷看著緊跑開的櫻苦笑了一下,他不是那麼無情的人,但是他必須要讓櫻不再那麼逆來順受,必須要讓櫻堅強起來,這才是一個哥哥應該做的事情吧,“櫻,你說是不是啊。”

    徐雷把其他的事情放到一邊,轉身向學生會走去,站在學生會門口等著他的就是學生會的會長,和中國不一樣的是,在日本,學生會會長的權利非常的大,而且實行的都是學生自己進行選舉,所以能夠當上這個職位的人無一不是為人處事辦事能力都極優秀之人,當然這個家伙也是。

    不得不說,柳洞一成這個家伙的確非常優秀,他往學生會門口一站,頎長的身軀,端正的五官,深沉的仿佛是看透了塵世的眼神,再加上一個增添了無盡書生氣的眼鏡,一眼看過去仿佛就是一個看破了紅塵的高僧大德,不過也差不多,在日本,和尚也是可以娶妻生子的,他的老爸就是附近一個寺院的主持,這個家伙以後可是要繼承寺院的人,從以前開始徐雷就沒少嘲笑他,不過兩個人的關系非常的鐵,再加上這個家伙也是個好脾氣的人,所以一直都能把友誼持續下去。

    不過徐雷過來很明顯不是喝茶聊天的,他的外快有很大一部分都是由學生會介紹過來的,柳洞知道他們家只有他一個人,所以就想方設法的給徐雷安排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對于這些事情徐雷一直都是來者不拒。

    “我們學校董事會還真是扣得可以,壞了這麼多的東西,每次都是你來修理的,也不看看給他們省了多少錢,沒想到這次我去申請修理費,他們竟然連一半都沒給夠,這些都是文化社團壞掉的設備,真是的,我們學校向運動系社團傾斜的實在是太多了,這些東西能修好嗎?”柳洞蹲了下來,這個家伙社交是一把好手,但是對于需要動手的東西實在是搞不定,多少次他都非常慶幸的覺得,幸虧有衛宮這個死黨的幫助,但是想到這里他就有些頭疼了,自己這個死黨的朋友實在是太少了,認識他也有好幾年了,但是朋友卻還是只有寥寥的幾人,想到這里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情,“衛宮,你知道嗎,我們學校這個時候突然來了好幾個轉校生呢。”

    “那是你們學生會的事情吧,我怎麼會知道,而且我們學校不是每年都有轉校生嗎,有什麼好奇怪的,不提這個了,柳洞,這些東西都只不過是老化了,我能搞定的,不過你出去一下吧,我要集中一下精神,不過那幾個轉校生都是哪里的啊!”柳洞並不知道他懂得魔術,他也不希望柳洞這個普通人卷進來,魔術師的世界實在是太殘酷了。

    “我看了一下,他們就在十年前發生了大火的新都,而且他們幾個人全部都是。”柳洞僅僅是覺得有些奇怪所以多問了一句,不過也並沒有深究。

    “是嗎,那還真是好巧啊!”

    在他們的學校門口,有五個陌生的人來到了他們這個學校,這五個人里面有男有女,有高有低,他們看了學校的大門一眼,笑了一下。

    “我們終究是來了啊。”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