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二十八章暗號

第二十八章暗號

    “啊啦,會長大人還真是認真啊,一大早就來學校巡視領地了,還是說你在維護個個社團教室,雖然你干什麼都無所謂,但是你還是一如既往的勤勉呢。”

    外面傳來了略帶著高亢嘲弄的女性聲音,不過聲音挺清脆動听的,可是必須要篩去其中那暗暗的嘲諷意思之後才行,這聲音對徐雷來說實在是太熟悉了,恐怕出去就能看到柳洞那緊縮的眉頭了吧,他偷偷地笑了一下,費勁的把一個電腦主機搬了起來。

    “呃,是遠板啊,你有何企圖,像你這樣沒有任何社團活動的人,真的很難想象你居然會這麼早就來到學校了,到底有何貴干。”

    柳洞的聲音听起來有點氣急敗壞,徐雷推開門走了出去,剛一走出去就正好看到一個紅色的身影正在和柳洞對峙著。

    深栗色的雙馬尾被兩個黑色的絲帶系成了蝴蝶結,並沒有束在一起,反而利落的披散在肩頭,前面的劉海留成幾束看上去十分的精神,下面的是一雙大而幽深的眼楮,黑色的瞳孔里面好像有一點淡藍色的光芒,就好像是寶石一樣,身材十分的縴細,穿在橙色校服外面的是一件鮮紅色的大衣,和她十分的相襯,看上去特別的可愛美麗,事實上她也的確是他們學校大部分同學的夢中**,當然要去掉知道她真實面貌的人,這其中包括徐雷和柳洞,听到了他的聲音,柳洞趕緊扭過頭來連說抱歉,相必他這個時候輕松了不少吧,就算是柳洞這樣的人也是有著害怕的人的,面前的這個女孩正好就是。

    “遠板,早啊!”徐雷苦笑的對著遠板打了一個招呼,但是面前的這個女孩看都不看,直接從他們的身邊走了過去,不過在兩個人擦身錯過的一瞬間,徐雷清楚地看到了遠板臉上迷惑的表情,這個家伙不會還是和以前一樣,單純的還正在迷糊著吧。

    “衛宮,佛語有雲︰色字頭上一把刀啊!你可不要跟那個小魔女走的太近了,對了,你和遠板我記的是青梅竹馬吧,你可千萬別被帶壞了。”柳洞的語氣听起來有些痛心疾首。

    “你只是單純的不喜歡被遠板壓制著吧,我們都認識了好幾年了,你什麼性格我太清楚了,你別告訴我,你不害怕遠板,別想否認,我認識遠板的時間比你更久。”

    徐雷偷偷的笑了一下,因為小時候櫻老是往他們家里面跑,久而久之,他就發現了總是偷偷的在遠處看著櫻的遠板凜,不過那個時候的凜做什麼事情總是倔的要命,明明一直都在擔心著自己的妹妹,在他的面前還總是 著說沒有,還威脅徐雷,這件事不許告訴櫻,他認識凜的時間其實並不比櫻少多少,但是他不止一次的感嘆,兩個人明明就是親姐妹,為什麼性格會差別那麼大啊,因為有凜,他的童年不知多了多少的辛酸,那個丫頭不僅古靈精怪而且身手非常的不錯,再加上魔術天賦非常高,所以小時候徐雷一直都是挨打的對象,當然一直到現在。

    不過剛剛凜倒不是看不起徐雷,而是這個丫頭有的時候精明的厲害,但是有時候卻糊涂的很,就剛剛,這個丫頭絕對是沒睡好覺,還正在迷糊呢,明明沒睡好,裝什麼冷酷,想到這里徐雷就異常的不爽,片刻之後,他又泄氣一般的嘆了一口氣,自己還是打不過那個暴力的**啊,還是不去踫那個瘟神了。

    柳洞也是一樣,自己,櫻,柳洞還有慎二在是同一個初中的,那個時候柳洞在學生會的時候就是一把手,後來遠板在初二的時候去了他們的學校,而且也進到了學生會里面,遠板有個毛病,就是踫到認真的人他總是想要捉弄一番,所以整個初中時代柳洞被遠板給完全的壓制著,那個時候遠板去學校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捉弄柳洞,遠板替柳洞寫過情書,替他送過巧克力,當然那個對象是現在柳洞想起來都有些心顫的存在,還偷偷的替他踹過校長,以他的名義貼過廣告。總之在這種虐待之下,柳洞生活了兩年,然後從此之後他就再也沒有談過女朋友了。

    “剛剛的,好像是那個衛宮吧,好像是吧,絕對是的,那個衛宮一定是看到了什麼,不然不會是那種眼神,啊啊啊,這下子嗅大了,絕對不能讓那個小子亂說,為了保險起見還是讓他的嘴永遠的閉上吧。”

    等到遠板坐到自己的座位上面時,她才略微的清醒了一下,不過同時她也想起在走廊上見到的徐雷,那麼一瞬間她有了殺人滅口的沖動,正在教室里面修理者東西的徐雷當即打了一個寒蟬,魔術條紋斷了不少。

    “怎麼回事,不會是有什麼人詛咒了吧!”

    不過遠板也只不過是想想就作罷了,他們可是從小長到大的玩伴,彼此的關系都很好呢,而且小時候他們可是聯手揍過間桐慎二那個卷毛混蛋,說起來,聯手揍過間桐慎二那個家伙之後他們兩個慢慢的才有了共同的語言,原本兩個人之間的關系可是非常緊張的,之前他們兩個為了櫻可沒少相互打架,他們都把櫻當成是最重要的人,就像是小孩子搶奪最心愛的玩具一樣,老實說,凜非常的羨慕徐雷,因為就算是他打架輸了,回去之後自己的妹妹也總是會很溫柔的安慰著他,每一次自己偷偷的見到那一幕之後都會回到僅剩下自己的屋子里面大哭一場,下一次打架出手更重。【愛書屋】

    可是後來听說慎二那個混蛋每天都虐待櫻之後,那個時候自己跑過去質問他,質問他為什麼沒有發現,結果那個家伙當場就回去找到一個比他們胳膊還粗的木棍,兩個人把慎二堵在小巷子里面狠狠地揍了一頓,雖然事後他們沒少挨罵,不過兩個人都不後悔,也就是之後吧,兩個人才慢慢的不在打架了,時間過得真快啊,已經快十年了吧。

    忙活了整整一個早上,也只不過是把所有的設備修理了大半,已經到了上課的時間了,在這里學習雖然挺輕松地,但是也並不是說不去上課都可以呢,而且據柳洞這個家伙說,今天他們班上會有轉校生,而且都是來自于新都,這就讓徐雷心中有點好奇起來,他就和柳洞兩個人一前一後急忙的走回教師,兩個人商量好了,等到下午的時候再把最後一點剩余的東西收拾干淨就行了。

    “一大早就很吵呢,衛宮,我還想自從我把你從社團里面踢出去之後都去干什麼去了,沒想到竟然又抱上了會長大人的粗腿了,溜須拍馬你做得還真是熟練呢。”一個有些陰沉討厭的聲音傳了過來,徐雷不用想就知道是誰的聲音了。

    “間桐慎二,大家都是同學,你這樣說不覺得有些過分了嗎?”柳洞的脾氣很好,但是慎二這個家伙的確有些討厭,說徐雷溜須拍馬,那麼誰是馬?柳洞一直以來都非常看不過間桐慎二,兩個人之間沒少發生矛盾,只是沒有像徐雷和凜那麼的激烈而已。

    “過分,我可不覺得啊,應該說,衛宮,你很有拍別人馬屁的天分,天天不是幫這個,就是幫那個,到處都見到你在收買人心,你要真是夠閑,那你就幫我修理一下東西好了,反正你不是說誰拜托你都行嗎。”

    間桐慎二那陰沉的三角眼里面好像帶著怨毒的光芒,他死死地盯著徐雷,腦袋里面不停地回響著今天遠板對他所說的話‘與其喜歡你這樣自私自利的小人,還不如去喜歡衛宮那個爛好人呢,起碼他知道去關愛別人,但是你,你的眼中除了你,還有別人嗎?’

    他今天早上去和遠板表白了,當然結果是完完全全的被拒絕了,而且非常的干脆,毫不遲疑,沒有絲毫的拖延,遠板說出的話非常的難听,想他們家也是一個大家族,在這個學校里面誰敢不把他放到眼里,生平還是第一次被這樣不留情面的狠狠地嘲諷了。

    “好啊,間桐你有想要修理的東西嗎,不用客氣,盡管拿過來就好,放心好了,我可沒有那麼狹隘,大家都是同學,不至于為了兩句話就鬧得老死不相往來,而且你可是弓道部的副部長啊,拉線修弦的能力你不是一直都沒學會嗎,我來幫你好了。”徐雷伸手將想要說些什麼的柳洞攔了下來,有的時候他真的想狠狠的揍間桐慎二一頓,但是他畢竟是櫻名義上的哥哥,就算是看在櫻的面子上面,他也會饒了這個小子的。

    “你。”慎二咬牙切齒的吐出了一個字,他看著滿臉微笑的徐雷,心中的怒火更加的高漲,徐雷的表情好像一直都在嘲諷著他一樣,嘲諷他不自量力,“少在這里給我假惺惺的了,我看著惡心,多管閑事,你現在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外人,從今以後沒事你少給我靠近道場,我們那里不歡迎一個外人。”說話之後,間桐慎二氣呼呼的離開了。

    “真是不識好歹,他的那個一直被它掛在嘴里的副部長還是因為你退部讓出去的,這個小子還真好意思說,這家伙從以前都一直是那樣,真是沒有一點的長進,你也是的,你也說點什麼啊,也總不能讓間桐老是那樣啊。”柳洞生氣的說著。

    “我已經習慣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對了,快上課了,藤姐一定是在最後一秒跑進來的,快回去吧。”說完,鈴聲響起,同時響起的還有仿佛是火箭一般的‘嗖嗖嗖’的聲音。

    “嗨,好,趕上了,大家好,在點名之前我要介紹幾位轉校生,大家進來吧。”說完,從外面走過來了五個人,領頭的是一個非常壯實的男生,雄壯的身材簡直就不像是高中生,後面跟著一個面色蒼白的學生,在後面跟著兩個非常漂亮的女生,一個豐滿一個可愛,最後一個學生則非常的敦實,看上去有些老氣。

    “這些家伙是誰啊,難道說,他們是……”徐雷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這些家伙,好像非常的熟悉,但是有的地方又有些不對,但是下一刻,他睜大了眼楮,那個瘦弱的男生將右手的中指曲起來,然後用食指輕點左手的中指三下。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