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三十章切嗣的理想

第三十章切嗣的理想

    伊利雅,也是徐雷義父衛宮切嗣的親生女兒,從名義上來說應該算是她的妹妹,而且徐雷不會忘記伊利雅的母親是誰,艾因茲貝倫家為了聖杯戰爭制造的的人造人,她是實力的可怕不用多做描述。

    切嗣一直到死的時候,始終沒有解開的一個心結就是沒有能夠把伊利雅從愛因茲貝倫家中救出來,那個時候切嗣經常丟下徐雷去世界各地旅行,其實他知道切嗣是去德國的愛因茲貝倫城徐雷伊利雅,但是對愛因茲貝倫家來說他是背叛者,他們都想取走他的性命,切嗣只能偷偷地潛進去。

    但是切嗣在第四次聖杯戰爭的時候就已經身受重傷,魔術能力也越來越弱,終于在六年前的最後就連愛因茲貝倫城的結界都找不到了,他只能不停地在大雪中徘徊著,現在徐雷還能記得那個時候切嗣絕望的表情。

    切嗣走的那一天是滿月,坐在院子中的躺椅上面,那天很冷,他就那樣躺在上面盯著月亮,徐雷知道,切嗣在一直為自己曾經犯下過錯後悔。

    “切嗣,你不要傷心了,你要是做不到的話,我來替你去做就好了,不管是追尋正義還是帶出我的妹妹,我一定會努力的,老爸是大人了,已經沒辦法在改變什麼了,但是我啊,我一定沒問題的,我一定會想盡辦法,我還小,有很多東西並不懂得,但是啊,但是老爸,請你把自己的理想交給我吧,也許我沒辦法像老爸那樣成為正義的伙伴,但是我啊,一定會找到真正的正義,不管會怎麼樣,我都一定會成為正義的朋友,我一定會改變這個世界,不管有多麼的艱難。”

    那個時候是徐雷第一次叫切嗣老爸,也是最後一次,听到徐雷的話之後,切嗣緩緩地閉上了眼楮,他走得很安心,嘴角的笑容非常燦爛,是發自內心的笑容,他已經不擔心了,他也沒什麼好擔心了,之前的時候他害怕徐雷會走上他的老路,但是啊,但是啊,那個時候,徐雷所立下的天真而又單純祈禱,一定會化為最美麗的回憶留在心中,就算以後繼承了他那愚蠢而又痛苦的理想,但在那充滿了痛苦的荊棘之地上,每當回憶到現在的自己時,一定會被自己無所畏懼的心所感動,是啊,切嗣他,自己的老爸,那個從來沒有勝利過的男人,听到了那句話之後帶著滿心釋然,就像是嬰兒一般的睡著了,毫無遺憾的走了。

    “老爸啊,我見到了妹妹伊利雅了,她和媽媽很像啊,雖然她沒說過什麼,但是我看出來了,爸爸,伊利雅真的很想你們,我一定會把他從愛因茲貝倫里帶回來的,在這場聖杯戰爭之中我一定會好好地保護她的,你就安心吧。”徐雷站在自己的院子里面,就像當初切嗣一樣看著天空的滿月,暗暗地對已經去世的切嗣發著誓言。

    “晚上就早點回來嘛,不是都告訴你最近外面有點不太平,你不回來不是老讓我們擔心嗎?這麼晚才回來,士郎老是幫助別人真的非常讓老師擔心呢,真是的,只有這點你和以前的切嗣真的很像呢,小的時候我記得你還說要成為正義的伙伴呢。”

    “啊,士郎哥哥那麼小的時候就這麼棒了嗎?”櫻十分高興的問道。

    “老是看到不成器的大人會讓小孩子早熟的,不甘心的話就自己做飯吃吧!”徐雷拋出了殺手 。

    “你們真是讓姐姐我傷心。”藤姐傷心的擦了擦淚珠,然後立刻拿起碗,大聲的對櫻說到,“來,櫻,再給我來一碗。”

    “看到了吧,就像是這樣子的大人。”徐雷嘆了一口氣。

    吃完晚飯之後,他們兩個又馬上離開了,徐雷把他們送到了門口,之後轉身就往那個小倉庫走過去,倉庫里面還是和以前一樣,那個召喚陣在很久以前就在那里的,他一直都沒看出什麼門道,就一直扔到哪里了,不過她總感覺這個召喚陣馬上應該就能重見天日了吧。

    他又在那個倉庫里面呆了一個晚上,只是為了試驗一下自己的三大魔術到底達到了什麼地步,但是經過一個晚上的試驗,他終于明白了,自己真的沒有魔術的天分。

    第二天早上,說起來真是慚愧,還是櫻把他叫醒的,當然還是躺在倉庫里面睡著的,櫻做飯的時候徐雷發現她的右手上被繃帶緊緊地纏著了,他伸手輕輕的拉住了櫻。

    “又是慎二那個家伙嗎,他到底是在想著什麼,你可是他妹妹啊,這麼做那個混蛋不覺得太過分了嗎,看來我最近有沒收拾他了。”

    徐雷非常生氣,他一直都把櫻當作了親妹妹,有時候他不出手是因為不想櫻夾在兩個人之間難做,但是慎二那個小子卻往往沒有自覺。

    “不關哥哥的事,真的,是我不小心,士郎哥哥真的是我太不小心了,一點也不怪哥哥的事。”櫻不停地提慎二進行著辯解,徐雷緊盯著他,那個小丫頭不敢抬頭看著徐雷,但是卻非常倔強的死活不肯松口。

    “算了,這是最後的一次了,以後慎二要是再這麼對你的話,就算他是你的哥哥,我也會揍他的,真是受不了你了,誰讓我是你的士郎哥哥呢。”到最後還是徐雷退縮了,他看著櫻眼中已經有了絲絲的霧氣,就決定放過慎二那個小子了,但是這絕對是最後一次了。

    吃過早餐,因為學校里面需要修理的東西已經完成的差不多了,所以徐雷也就沒急著提前去學校,不過櫻倒是一大早的急忙跑出去了。

    “吆,士郎,正好順路走到這里了,走吧,我們一起去學校吧。”王行他們這路順的還真是奇怪,都反了大半圈了,估計今天早上他們應該沒少被扣分吧,不過也不知道他們有什麼事情需要一早就跑過來通知徐雷。

    “走吧,找我有什麼事情。”

    “我上次跟你提到的,李晨還有錢瑩他們兩個都到冬木市了,而且听說大部分的英靈都已經被召喚出來了,現在你最好要小心一點,我估計他們說不定已經對你進了監控了,最近你要小心一點,要不要現在家里面好好的休息休息。”

    “不行,不行,人少的地方更危險,魔術師不會再人多的地方戰斗,在一個說我今天也不可能不去學校啊,躲起來只會更加的危險,還是去學校吧。”

    “這是,什麼感覺,有什麼人動了手腳嗎?”

    徐雷一踏進校園立刻感受到了異常的氣息,周圍的空氣就好像被盡數抽走了一樣,有什麼東西在蠢蠢欲動著,大家看上去都沒什麼精神,徐雷的腦袋也猛的一暈,但是片刻之後他就又恢復了過來,他奇怪的四處看了看,剛剛的感覺就像是錯覺一樣,他搖了搖頭,並沒有把這件事放到心里去,但是他又覺得有點不對勁,好像冥冥之中他錯過了什麼似的,結果到最後他上課的時候明顯非常不認真,柳洞叫了他好幾次他都沒有听到。

    “衛宮,不要緊吧,走,我們一起去吃午飯去吧。”

    “抱歉,柳洞,今天我就去飯堂去吃好了,有點事情,你自己去吃午飯吧!”

    “哦,算了,你自己去忙吧!”

    到了吃午飯的時候,徐雷站在販賣機前有些失神,耳後突然傳來了呼呼的風聲,長時間被遠板虐待之後,值得高興地就是他的反射神經異常靈敏,身體靈活的轉了半圈,然後右手直接緊緊地抓住了襲來的物體,是一罐可樂,他看了看拋出可樂的那個充滿男孩子氣質的女孩,有些哭笑不得抱怨了一句。

    “美綴學姐,下次能不能換過正常一點的打招呼方法,我現在總感覺你跟凜越來與像了,你再這樣下去我會有心理陰影的。”出現在徐雷面前的是遠板的死黨,美綴學姐,曾經他在的弓道部前輩,也是弓道部的部長兼主將,一個充滿了英氣的可愛女孩。

    “哈,你在說什麼,要不要我復述給凜。”

    “算了,學姐,你饒了我吧,那句話就當我沒說好了。”徐雷捂著臉,曾經的陰影現在還殘存在他的心中。

    “你是問櫻的情況吧,她最近非常有精神呢,你對櫻還真好呢,和你比起來,慎二那個家伙明明是哥哥,結果還沒你關心櫻的多呢,哎哎哎,老實說,你和櫻到了那一步了。”美綴壞笑著拿手肘踫了踫徐雷,一臉八卦的樣子等著下文。

    “什麼到了那一步,你說什麼啊,美綴學姐。”不過徐雷的那迷惑的表情很明顯出乎她的意料。

    “你這個家伙,是木頭嗎,算了,從小到大你就這個樣子,你呀,和凜是同一種人,明明聰明得很,卻每每在最重要的問題上犯迷糊,不過告訴你啊,听說慎二那個家伙居然像凜表白,然後被拒絕了,據說凜那個時候可沒給慎二一點面子呢,結果今天一整天慎二那個家伙到處都對部員發脾氣,害得我一整天都得看著他,真是累死了,真希望這個小子別惱羞成怒了,算了我還是想點辦法預防一下吧。”美綴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眉宇間掩蓋不住的疲倦。

    “算了,他就那樣,我早就得習慣了,對了,今天櫻有沒有要打掃道場的任務啊,最近外面不安全,如果有的話,我就幫他取做好了。”

    “你還真是溫柔呢,放心好了,今天就輪到慎二打掃了,不過那個家伙十有八九會推到櫻的身上,這種事情我也沒辦法,今天我就找個理由先把櫻給支回去好了,我也只能做那麼多了不過外面不安全,你也要小心一點。”美綴擔心的看著他,想必也是擔心徐雷會踫上什麼危險。

    “放心好了,我能應付的。”徐雷吃著自己的食物,有些話並沒有說出來,“游戲已經開始了,我們無論在什麼地方都只會被強制參加,還是盡全力讓櫻安全一點吧。”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