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三十七章對戰Lancer

第三十七章對戰Lancer

    徐雷走到外面,正好看到archr和lancr兩個人正在戰斗,那兩個家伙的速度真是快的沒邊,兩個人攻防之間的轉換,全部都宛如閃電一般的迅疾,大闔大開的攻擊,滴水不漏的防守,兵器交擊時的如同是驟雨般的輕響。他發現自己的眼楮竟然完全追不上,兩個人的就像是狂風對閃電一般,龐大的氣勢混合著風壓將周圍地面狠狠地削去了一層,而且不只是這樣,他們每次攻擊都會在空氣之中留下淡淡的痕跡,那是空間被斬開的證據。

    黑作坊插手之後,英靈帶著與前世極為接近的力量來到冬木市,這些都是生前被成為了神的家伙,徐雷親眼看到之後,才發現這些英靈的實力真的不是蓋的,比上次ccg里面的兄置塹氖盜η看筇 嗔耍  饗粵礁鋈甦徑加幸歡問奔淞耍 詈螅ancr不耐煩了起來,他雙手橫握著紅色長槍,槍尖微微的指向地面,手中的紅色長槍上面出現了像是紅色血霧一般的吞吐不定的光芒,那些光芒仿佛帶著一種無法阻擋的因果之力,在黑夜中太過于耀眼,周圍的空氣都被完全的驅逐開來,那個地方仿佛就是一個真空地帶,狂暴的氣勢就算是離了好遠,也刺得徐雷渾身上下生疼。

    “這是archr和lancr,我記得接下來他們要干……,對了,是lancr會出手襲擊衛宮士郎,我去,絕對不能被發現。”

    徐雷看到之後就想要往回走,但是來時他的腳步非常輕盈,可是看到英靈戰斗的場面之後,過于緊張的徐雷根本就調節不好自己的心情,腳步變得異常沉重起來,下意識的後退,但是卻忘記了自己是在水泥地面上,沉重的腳步聲瞬間傳了很遠,lancr和archr之間劍拔弩張的氣氛破壞了個干干淨淨。

    “誰,是誰在那里。”

    lancr的聲音非常的響亮,直到被發現了之後,徐雷下意識的拼命逃竄,開玩笑,槍兵這個職位的要求之苛刻僅次于劍士,就算是在英靈里面也屬于實力異常強悍的,他根本就沒有贏的可能性,雖然遠板可能會出手相助,但是也得來得及啊。

    想到這里他直接啟動了自己的血脈,上一次他到最後只用了一分鐘左右的血脈,現在還剩下最後一分鐘的,不過他並沒有戰斗的打算,他現在想得最多的是如何撐過一分種,這樣遠板的支援可能就會到了,現在學校里面沒有一個學生,他也不用害怕被別人發現了,赫子賦予了他遠超過人類的速度,他飛速的朝著學校跑去,在空曠的地方太容易被發現了。

    餐廳,辦公樓,各個社團教室,還有樹木眾多的小樹林,這些地方被他一一的否定,最後他抬起頭一看,原來自己跑到了他們教室所在的地方,他暗暗的計算了一下,直接沖了進去,其實、想要活下去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撐到遠板的到來,他了解遠板的性格,到時候遠板一定會出手的,現在能想的就是盡量的活下去。【愛書屋】

    “你逃跑的速度很快嘛,就像是狂風一樣,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用出這種能力,小子,你很厲害嘛,不過啊,對于英靈來說,你的速度還是太慢了,在我耀眼的光芒達到的地方,狂風真是悲哀。”

    低沉的男音突然在徐雷的耳邊響起來,他一驚,轉頭向後面看去,一股異常強大的力量突然從他的側身沖了過去,明明旁邊什麼都沒有,但是徐雷卻硬生生的被掀到了一邊,他喘著粗氣,驚恐的看著自己側面,什麼都沒有。

    “喂”聲音又突然從前面傳了過來,徐雷扭頭向前面看去。

    ‘噗嗤’,利刃刺入身體的聲音是那麼的沉悶刺耳,徐雷吃驚的看著自己面前,鮮血把上衣染紅,然後一柄紅色長槍仿佛是螢火蟲一般帶著淡淡的光芒出現在他的面前,那個槍尖已經深深地插進了他的胸膛,身後的赫子瞬間便消失了,心髒已經被深深地刺入了,他能夠感覺到,生命的溫度正在從他的身體流逝,lancr把手中的長槍輕輕的一抽,紅色的槍尖上面帶著殷紅色的鮮血,鮮血幾乎同時遍噴涌而出,他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徐雷,眼神之中有點暗淡

    “哎,沒想到就算是死了之後,戰斗和掠奪依舊沒有結束,居然還要我用這雙手帶走無辜的生命,我真是妄自被稱為英雄,這份差事還真是討厭,那個英靈的mastr也看到了,知道是誰了,她也看到我了,啊,你的確是一個十分討厭的mastr,還真是不爽,我沒什麼意見。”lancr應該是在跟自己的mastr通這話,他看著倒在地上的徐雷,“小子,你就詛咒你那倒霉的人生好了,既然被你看見了,還是死人會永遠的閉上嘴巴,既沒有實力有沒有運氣的人果然除了死沒有其他的下場呢。”

    徐雷看了他一眼,緊接著自己的視線卻慢慢地暗淡下去,四周的聲音全部都停止了,他的腦海中只剩下了一句話,“休息吧,休息吧,你已經夠累了,已經夠了,你休息吧”,徐雷緩緩地閉上了眼楮,在最後的時候,他看到了一抹艷麗的紅色,還有一個眼楮里面滿是淚水的女孩。

    “額,我這是怎麼了,我沒死,發生什麼了。”徐雷猛地睜開了眼楮,第一眼就看到了之前已經被他看膩了的學校走廊,可是這個時候他卻對周圍的一切都充滿了好奇,他站起身來,渾身上下仔細的摸了摸,一切正常,之前的種種就像是他一場夢而已,但是絕對不可能是夢,衣服胸口處的破洞,還有手上鮮血都告訴他,剛剛的一切都是真的,他是真的被刺了,很快他轉身就想跑開,但是雙腿卻沒有一點的力氣,連站起來都有些費力,他雙手撐著地喘息了一下,這個時候突然發現了掉在地上的紅寶石項鏈,這一點情節他已經想了起來,是遠板出手把他給救下的,他記得這個是遠板非常珍貴的項鏈,不知道為什麼卻忘在了這里,他伸手撿來了其來,下次見到遠板,一定要好好感謝一下。

    而在他沒注意到的身後,有幾個充滿了不懷好意的眼楮緊緊的盯著他。

    “回去告訴老大,就說第七個魔術師已經出現了。”

    “快點回去通報這件事”

    “游戲最重要的地方就要開始了。”

    “這個家伙終于成為第七個魔術師了。”

    回到了住所之後,徐雷一頭倒在了客廳里面,現在他的腦袋還暈乎著呢,應該就是因為失血太多了吧,這次的死亡體驗他絕對不想再次嘗試,不過也不是沒有好處的,他現在的積分又多了兩千分,看來這一次代替櫻真的選擇對了,不過那些家伙厲害的也太過于異常了吧,自己絕對要比原來的衛宮士郎要厲害的多,但是卻依舊沒有什麼還手之力,也太不對勁了一點吧。

    “太不正常一點了吧,那些家伙也太不對勁了吧,我差點被殺了啊,不對,不是差點被殺,我是真都被殺了,不過話又說回來,到底是誰把我給救了,要是不知道是誰救了我的話,就連答謝都做不了啊。”

    徐雷現在不能做出超越衛宮士郎認知的判斷,也就是他的所說所做必須是按照衛宮士郎現在所知道的來進行。

    “叮鈴,叮鈴”房子附近的銅鈴突然響了起來,這些銅鈴是當年切嗣所布下的,一般的風是吹不動,只有感受到有魔力侵入的時候才會響,現在響了起來,也就代表著,有擁有魔力的人侵入到了這個房子,他不知道為什麼抬頭看去,正好看到了一個穿著藍色皮甲的男人從屋頂躍下向他刺了過來,這個家伙他太熟悉了,是lancr。

    “啊,你這個家伙又來了,到底想要干什麼。”徐雷這一次終于反應了過來,幾乎就在他快刺到自己的時候,一個不太優美的前翻躲了過去,順便還把一些卷好了的海報給撞翻了,他趕緊拿了一個出來。

    “我也不想啊,沒想到老子今天居然會陷入到連殺一個人兩次的地步,真是難看,看來無論是在什麼時代,世間總是充滿了血腥味呢,看到自己被殺應該會留下心理陰影吧,雖然直接就會死掉,但是萬一下輩子變成了一個性格很壞家伙就糟了,我這可是在為你著想啊,你還真是不領情呢,不過你的這種技巧還真是不錯呢,事情倒是可以變得更加有趣一點了。”lancr是一個非常喜好戰斗的人,他充滿好奇的看著徐雷用強化魔術將那個紙筒強化,微微笑了一下,絲毫的阻礙都不做,任由徐雷將魔術完成。

    “這種東西就算使用出來也沒什麼用處吧,不管了,總要掙扎兩下,同調,強化”徐雷慢慢地將魔術回路銘刻在紙筒上面,他心中非常忐忑,要是萬一失敗,他可就全完了,不過幸運的是很快就結束了,強化成功了,原本脆弱的紙筒,變得堅不可摧出來,不過他可不相信自己能夠擋下lancr。

    “你可得撐住啊!這次可別害怕了,小子”lancr剛剛說完,手上的紅色長槍就如同一道紅色的閃電對著徐雷刺了過去,目標正是心髒,徐雷向前走了一步,雙手緊握,強化了的紙筒蹭著槍尖奮力的向外挑去,兩者之間擦出了無數的火花,紙筒將長槍挑開了一點,但是他的右臂還是被刺出了一道長長地傷口,“好奇妙的技巧啊,雖然很微弱,但是我能夠感覺到一點魔力,心髒被貫穿之後就是這個原因嗎,事情變得有趣了,小子,你可得好好地承受接下來的攻擊啊!”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