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三十九章saber對戰Lancer

第三十九章saber對戰Lancer

    不過sabr沒有任何的得意,充滿了力量的一擊,只不過是讓lancr退了一段距離而已,沒有對他造成一丁點的傷害,lancr的身體順勢如同暴風一般轉了兩圈,借著力量猛地向左點去,他的雙腳就像是巨錘一樣,每一步都在地面上踏出了一個大坑,看上去挺狼狽的,但是借助這些沖刺他把sabr的力量完全的化解。

    然後仿佛是盯上了獵物的野獸一般,lancr不顧一切的沖了上來,手中的紅色長槍對著sabr的心髒就刺了過去,sabr往側面退了半步,手中的長劍狠狠地從下往上的擊在了紅色長槍上面,巨大的力量直接讓兩個人的立足點的掀了起來,塵土瞬間就將兩人完全遮掩,一擊不中之下,lancr的身體有點不穩,sabr抓到了這個機會用盡全力的攻擊,腦袋,心髒,喉嚨,招招不離要害,她那帶著狂風的劍每一次斬擊都會帶來呼嘯的風聲。

    lancr疲于招架,畢竟長槍在近距離交戰里面實在是太過不利了,最後沒辦法,只好握短長槍,勉強將sabr給擊退,但是sabr的雙腳突然交替用力,身體在前進的時候轉了一圈,手中的長劍帶著嗚嗚的風聲對著lancr重重地斬了過去。這一下子sabr可是用了全力了,長劍過處,空氣被斬開了一條黑線。

    lancr趕緊用長槍擋住了sabr的武器,但是在力量的比拼之中他卻發現自己完全的輸給了sabr,他狠狠地咬了咬牙,槍尖重重地砸在了地上,手肘重重地轟擊在長槍上面,狂猛的力量像海嘯一般的壓去,勉強將sabr給彈開了,他將自己的距離稍微拉開了一點之後,看向sabr大聲的說著。

    “卑鄙小人,將自己的武器藏起來算什麼本事。”不過sabr的回答就是緊隨其後的劍擊,lancr沒辦法,只能拼命地躲開,然後再次拉開距離,小心的戒備著sabr,空氣中他們兩個人的氣勢雖然依舊驚人,但是lancr很明顯的已經弱于sabr了。

    “怎麼了,lancr,你要是駐足不前的話,你的槍兵之名可是會哭泣的,你要不攻擊的話我就出手了,我的第一戰就用你的人頭來祭奠吧!”sabr微笑的說了出來,那是一種只屬于強者的勝利笑容。

    “在此之前我想問你一句,你的寶具是劍嗎?”听到這里徐雷就知道事情不好了,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他已經大致清楚了。

    “誰知道是什麼呢,是刀,是斧,是槍,還是盾呢,說不定還是弓呢。”

    “一派胡言,我再問一句,我們都是初次見面,怎麼,就到此為止如何,因為不過接下來的這一招我有點不想要用出來。”lancr雙手握著長槍,槍尖微微的指向地面,如同血霧的紅色光芒開始吞吐,一股股令人無法平靜的驚人魔力開始匯聚,徐雷見過這個姿勢,這個家伙看來是想動用寶具了。

    “不可能的,你就在這里倒下吧,而且,lancr,你很明顯也沒想要住手吧。”

    “是嗎,誰知道呢,我本來還是不想動用這招的,那沒辦法了。”lancr那紅色的光芒越來越濃郁,當那些光芒達到了頂點的時候,他一步踏了出去,地面完全的塌陷了,整個人就像是利箭一樣狠狠地扎在地面,左腳先落地,四周的地面完全的崩裂,右手緊握著長槍,上面的紅色光芒仿佛是有生命了一般,那些光芒在長槍里面涌動著,“你的心髒我就收下了,sabr,刺穿死棘之槍。”

    他的長槍朝著面前的空氣狠狠地刺了過去,上面的紅色光芒帶著刺穿一切的氣勢飛了出去,就像是嗜血的魔獸一般狠狠地對著sabr刺了過去,sabr用劍狠狠地劈在了上面,那道紅色的光芒直接被他斬成了兩半,但是很快,周圍的時間仿佛是凍結了一樣,那些紅色的光芒閃動著不詳的氣息。

    sabr手中的誓約勝利之劍居然被染成了血紅色,剎那間,她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那是因果之力,她手上的劍被沾染上了lancr的因果,也就是說接下來lancr的攻擊她沒有辦法硬扛下來,不過sabr並沒有多麼慌張,她看出來了,lancr的攻擊是借助了手中的死棘之槍,也就是說短時間之內只能攻擊一次。

    但是徐雷總感覺不會這麼的簡單,因為lancr可是被稱為半人半神的家伙,黑作坊插手之後,他現在的實力和生前非常接近的,他的攻擊應該更加的凌厲起來才對,而不應該是這種毫無用處的攻擊,但是突然lancr的嘴角笑了一下,雖然很輕微,可是一直觀察著他的徐雷心中一動,果然這個家伙沒那麼簡單。

    “必殺,死棘之暗槍。”

    lancr的右手抓著自己手中的長槍微微的一扭,一把更加細長的長槍被抽了出來,那把長槍特別的血紅,甚至都近似于黑色,他左手拿著那把長槍,以同樣的姿勢又再度刺了過來,一道十分相似的黑色光芒飛了出來,sabr現在正在被那把紅色的長槍糾纏著,她的長劍沒辦法從紅色光芒之中抽離出來,而且因為因果之力的作用,就算是阻擋也不會有絲毫的作用,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另一道近似于黑色的光芒朝著她的心髒刺了過來。

    “真是太大意了,可惡。”sabr暗暗的咬了咬牙,她放開一個手,正想和lancr拼個兩敗俱傷的時候,突然看到徐雷這個mastr沖了進來,“不要過來,你快點走吧,你會死的。”

    “怎麼可以,切嗣說過,惹女孩子哭的人,無論是何種理由都是不對的,我可不想以後被他罵啊。”

    徐雷的赫子螺旋狀的糾纏在一起,對著黑色的光芒硬悍過去,想要做出一點阻攔,但是卻並沒什麼作用,黑色光芒直接的逐一刺穿,他拿著一個剛剛被強化了的鐵棍拼命地想要把那道光芒給攔下來。

    ‘轟隆’一聲巨響,在他的耳邊響起,徐雷覺得那道光芒簡直就如同發狂了的公牛一般,雙手險些握不住鐵棍,不過好在他堅持了下來,看來對付魔術還是同樣用魔術比較好使一點,強化過後的鐵棍,在那黑色的光芒下搖搖欲墜,不過徐雷拼命地堅持了下來,他的個子比sabr要高一點,所以說sabr的心髒部分要比他低一點,他要是想要救下sabr唯一的希望就是把那道光芒擊偏,要不然的話那道光芒很有可能會擊穿他,然後繼續帶走sabr的性命,他可不希望那樣。

    “ 嚓”

    很快,那根鐵棍也被擊碎,徐雷幾乎都沒有做出什麼抵抗身體就被直接擊穿,那道黑色的光芒依舊向後延伸,他雙眼血紅,額頭上的綠色圖騰再一次的產生,周圍的一切好像瞬間慢了下來一樣,他也沒多想,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一定要救下sabr,他伸出兩手緊緊地抓著那紅色的光芒,赫子再一次的用了出來,竭盡全力的向側邊一沖,堅不可摧的黑色光芒偏離了少許,鮮血順著黑色的光芒濺到了sabr身上,黑色光芒在觸及到sabr的時候稍微的偏離了一點,蹭著她的心髒而去,黑芒直接將兩個人釘在了一起,他們都沒發現,其實順著那道黑色的光芒,他們的血液彼此的交匯在了一起,lancr雙手各持一柄長槍奮力的舞動著,那兩道光芒仿佛是為了呼應他,將他們兩個人都高高的挑了起來。

    “咚,咚”兩個人就像是沙袋一般的重重地被砸在了地上,兩個人身上的傷口觸目驚心,他們受的傷都不輕,sabr的左肩被完全的擊穿,胸部左側被擊透,但是她還有最起碼的戰斗之力,只是徐雷就有些淒慘了,胸口整個被擊碎,甚至隱隱約約能夠看見他跳動的心髒,徐雷的氣息現在萎靡的簡直就像是風燭殘年的老人,氣息已經似有似無,鮮血從他的身體各處不停地流了出來。

    “mastr,你不要緊吧。”sabr趕緊沖到徐雷的旁邊查探,臉色十分的著急,不過還好,雖然微弱但是卻還有一絲氣息,兄值難 齦秤櫳炖椎幕褂星看蟺幕指戳α浚 冶鶩耍 炖咨硤迥誆炕褂邪く唄  abr的劍鞘,但是麻煩的就是,因果之力還在他們的傷口上面盤旋,回復的效果被壓制到了極點,sabr暗暗的松了一口氣,她拿起自己的劍,緩緩地站了起來,sabr身上的傷也不輕,鮮血順著她的衣服滴了下來,但是她卻連眉頭都不皺一下。

    “真是難看呢,sabr,你居然需要依靠mastr才能保住性命,真是丟人呢,怎麼樣,這個樣子難道你還想給我打嗎?”lancr嘲笑著sabr,嘲笑著她的無能,帶著嗜殺欲望的眼神緊緊地盯著sabr,“既然這樣,好了,我就把你的命一起收下來好了。”

    “來吧,你今天就試試,我們兩個人究竟是誰要倒下來,不過在此之前我想要知道,你第二柄長槍究竟是誰的,那種氣息不屬于你的吧!”sabr看著lancr,眼神異常的認真,充滿了堅定,她高高的舉起了手上的武器,四周的空氣都在不停地向著那把劍匯聚,恍若是台風來臨了一般。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