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四十一章戰爭的理由

第四十一章戰爭的理由

    sabr坐在徐雷得身邊,不知道應該做些什麼,看著已經奄奄一息的徐雷,她異常的焦急,但是自己根本沒有治療的辦法啊,一直以來擁有著無限治療能力的劍鞘——阿瓦隆,她從來都沒有學習過治療魔術,現在就算是想用她都用不出來了。

    sabr在房間里面焦急的轉來轉去,拼命地想著可能的辦法,不知為何,看著徐雷,她的內心悄然柔軟了很多,這樣的mastr起碼不是一個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最少也比上一個家伙要強,她心中暗暗的比較著,突然,猛然間她感受到了一點異樣的氣息。

    “誰”

    sabr大聲的喊了一句,同時雙手緊緊地握了起來,猛地躍到了屋頂,手中的劍毫不猶豫的就斬了下去。

    “鐺”劍被擋住了,出現在她面前的是一個英靈,紅色的頭發,紅色的眼楮,紅色的衣服,就像是一團火焰一樣,但是氣息為什麼會這麼熟悉,不過sabr並沒多想,現在開始只要是靠近這個地方的英靈,她全部都殺了就行了。

    “archr,你先別動手,你是……,srvant之sabr吧,怎麼可能,那就是說衛宮士郎那個大笨蛋是居然成了mastr,而且他的srvant還是sabr,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老天一定是弄錯了,一定是弄錯了。”遠板趕緊制止住了自己的英靈,她震驚的看著面前這個金發的少女,完美的面容,就算是她對自己容貌很有信心也不得不承認弱了一頭,但是更主要的是這個,這個女孩絕對是sabr,srvant中最強的sabr。

    “住嘴,就算是他的確還不是很成熟,但是你要是在這麼的侮辱我的mastr,就算你是人類,我也不會有絲毫的客氣。”sabr冷冷的盯著遠板,看手背的令咒她就知道,這個紅衣女孩子應該也是mastr,而且對方的archr實力絕對不弱,他們現在要是戰斗的話,sabr佔不到多少上風,但是她還是緊緊握著自己手中的劍,就算是死她也絕不後退。

    “我們不是敵人。”

    “我無法相信你們,mastr和mastr之間應該都是敵人吧!會發生什麼事情都不意外,與其到時候出現一些不好的事情,還不如現在就把危險的隱患給解決掉。”

    sabr並不相信他們,這也難怪,sabr畢竟曾經是一個身為王的人,要讓他相信別人很難。

    “憑你身上的傷,我們要想打敗你並不難,不過我和你的mastr有一點交情,所以現在還不是敵人,你就放心好了,算了,你如果不相信我的話,archr你不要跟著我就好了,sabr就監視著我好了。”

    遠板這等于是把自己當作了人質,sabr想了一下,然後說道,“好吧,不過你要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我會直接出手攻擊,就算有英靈保護我也不會放過你的。”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遠板毫不在意的擺了擺手,sabr才帶著她走到了里面,只剩下archr在無聊的數著星星。

    “啊,這個家伙的傷也太重了,你這個英靈當得也太不稱職了吧,真不知道這個小子到底是怎麼活下來的,我現在就給他療傷。”遠板把手放到徐雷的的傷口上,催動魔術對徐雷進行著治療,但是那當她的魔力一接觸到徐雷的身體表面,那些黑色的光芒就從他的傷口出現,遠板根本就達不到原來治療的效果,“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會沒有效果啊,不可能的,這是詛咒,不對,到底這個小子是怎麼被傷的啊。”

    “是因果。是因果的逆轉,lancr一開始要對付的人是我,但是mastr出手擋住了,也就是說想要治療,我必須要受傷才行。”sabr想到這里,直接拿武器對著自己的胸口插了過去,沒有絲毫的猶豫,遠板條件反射似的閉上了眼楮,當然不是因為害怕,只是不想看到血淋林的場景,過了一會之後,預料中的血肉橫飛並沒有發生,一個蒼白虛弱的手抓在了sabr的手,仿佛拽著空氣一般,但是徐雷手上的鮮血卻出奇的順著流了下來,血經過的地方,一把長劍的輪廓隱隱約約的產生了,這個時候遠板才明白過來,原來sabr手中拿著的的確是長劍啊。

    “咳咳,不用……我並沒有……sabr我不希望你……,切嗣會生氣的……。”徐雷勉強的把自己的身體撐了起來,傷口又全都裂開了,他的右手緊緊地攥著長劍,用盡了他全部的力氣,就像抓著最重要的東西一樣,sabr一抬頭正好看到他那溫柔的眼神,她心中一怔,思緒有點亂了,自從自己成為了王之後,到底有多久沒有人對自己說這些話了。【愛書屋】

    “啊,真是听得不耐煩了,小子,這是唯一能救你的辦法了,你就少在這里亂充什麼好人了,安安靜靜的躺在這里吧!”archr滿含殺氣的沖了進來,對著還想說什麼的徐雷,抬腿就是一腳,‘ ’的一下,徐雷無奈的昏迷了過去。

    “archr,你到底是救他還是想把他給害死,他本來就剩小半條命了,你那一腳下去,那小半條命也找不著了,要是死了他怎麼辦,sabr非得給我們拼命不行。”遠板吼了出來,剛剛archr的那一腳萬一把徐雷給踹死了,她現在可找不到第二種能夠復活這個小子的方法了,而且沒被敵人殺死,反倒是被自己人給踹死了,這也太可笑了。

    “放心好了,我有分寸,不過現在你們最主要的是把這個小子給救回來,就看你們的了,sabr開始吧!”

    “嗯”sabr認真的點了點頭,無論是從什麼角度,她都會豁出命把徐雷給救回來的。

    “啊”徐雷輕輕的吐了一口起,他抬起頭,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家的房頂,最近他老是昏迷,有很多東西都記不清楚了,自己是因為什麼才昏迷的,好像是,對了,徐雷一個鯉魚打挺的躍了起來,那個時候自己絕對沒有听錯,自己想要活下來就得把因果之力轉移到sabr身上,他仔細的上下摸了摸,什麼東西都沒少,也沒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但是越是這樣,越是代表……。

    “遠板,遠板,sabr……”徐雷把客廳的門打開,正好看到sabr安安靜靜的跪坐在客廳里面,而在對面的則是無聊的在桌子劃著刻痕的遠板,兩個女人之間氣氛異常的凝重,她們一句話都不說,就只是那樣充滿殺氣的對峙著。

    不過,徐雷‘嘩啦’的打開了客廳門的聲音打破了這里的寂靜,兩個女孩,兩對美目充滿了關心的看著他,他快步地走了進去,看到sabr的樣子之後暗暗的松了一口氣,但是片刻之後他的疑惑又從心底翻了出來,到底在自己昏迷之後發生了什麼。

    “放心好了,你的sabr沒有一點的事,真是的,你這個小子下次能不能不要再這麼干了,我不是次次都能出手救你的,要不是看在我們兩個多年的交情上面我才懶得救你呢,不過呢,果然是有了新的女孩就忘了老朋友了,我們兩個再怎麼說也算得是青梅竹馬是不是,喂,你進來之後怎麼不知道先問問我啊。”遠板那夾雜著揶揄的嘲弄聲,讓臉皮薄的徐雷弄了個大紅臉,這個古靈精怪的丫頭還是和以前一樣,不肯放過他。

    “sabr,你沒事吧,我明明記得你那個時候……”

    “放心好吧,那種傷憑借我身體里面的魔力根本不會對我造成什麼傷害,倒是你,你那時候究竟是怎麼想的,你是mastr,戰斗的事情應該我去做,你的行為會讓我非常困擾的,下次你再這麼干的話,我會一個人戰斗的。”sabr那琉璃色的瞳孔緊盯著徐雷,她明明比徐雷低了一頭,但是身上那無形的壓迫感卻讓徐雷感覺到異常的壓抑。

    “好好,我知道了,知道了。”徐雷忍不住伸手揉了揉sabr的腦袋,就像是最高檔的綢緞一樣順滑,頓時讓他愛不釋手起來,特別是頭頂那一撮呆毛,柔柔的軟軟的,徐雷揉了揉,再捏了捏,然後又揪了揪,太好玩了,但是緊跟著,一股滔天的殺意猛然產生,他低頭一看,sabr滿含殺意的看著他,徐雷趕緊往外面跑,“我出去看看有沒有什麼吃的,你們應該都餓了吧”。

    “你這個侵犯了王的尊嚴的家伙,給我去死吧,風王鐵錘,咚”過了一會之後,徐雷被sabr又拉了回來,他現在感覺滿眼都是金星,幸好sabr沒有用處全力,要不然這個時候說不定他就提前去做英靈了,sabr把徐雷扶了起來,看向他的時候表情十分的嚴肅,應該說sabr的表情時時都是那麼的嚴肅,“mastr,請你以後不要這麼做了,王的頭發上面就是王冠,王冠代表了國家,那是榮譽,而平時不戴王冠的時候,頭發也就是王冠,對于頭發的褻瀆,也就是對王冠的褻瀆,也是對國家的褻瀆,對國家的褻瀆會引發戰爭,就算你是mastr,我也不會放過你的。”

    “會引發戰爭,呃,好嚴重啊,听到沒有,衛宮,你沒事少摸sabr的頭發,要不然引發了戰爭,難道你一個人去阻止嗎?還是說寧願引發戰爭你也要摸摸sabr的頭發,難道你特別喜歡sabr頭上的呆毛吧,以後sabr要是喜歡上你的話,你會不會從早到晚摸個夠呢。”遠板用手捂著自己的嘴巴,一邊輕笑,一邊小聲的對著徐雷說著。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