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四十二章言峰崎禮

第四十二章言峰崎禮

    “遠板,你這個家伙的性格還真是夠惡劣的。”

    徐雷有些頭疼的捂著了自己腦袋,剛剛那是覺得有些手癢,而且以前看到動漫的時候他就一直想要摸摸看,結果一時手賤,但是沒想到竟然會有那麼嚴重的後果,摸摸頭發,就代表褻瀆國家,老天啊,天下的理發師真的應該全部去拉去車裂了

    “算了,這些事情不多說了,衛宮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處境?”遠板最讓徐雷憎恨的一點就是這個丫頭說翻臉就翻臉,一點征兆都沒有,她變臉的速度相當之快,剛剛還正在壞笑著,下一個瞬間就異常的嚴肅。

    “衛宮……,對了,mastr,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听到了衛宮這個兩個字之後,sabr輕輕的皺了一皺眉頭,沉吟了一下,然後小聲的問了出來。

    “衛宮士郎,我的名字就叫作衛宮士郎,隨便怎麼稱呼都隨便你,看你喜歡叫什麼就叫什麼吧,對了,你能不能不要老是mastr,mastr的叫我,我非常的不習慣,除此之外,無論是叫我衛宮還是士郎我都不會介意的。”

    “那好吧,我就叫你士郎好了,衛宮這個姓我不太喜歡。”sabr微微的笑了一下,看來她還是沒辦法忘記以前的事情啊,在第四次聖杯戰爭中sabr和切嗣的關系非常不好,這也難怪,他們的做事風格實在是差異太多了,他要是喜歡切嗣的姓才有鬼了呢。

    “嗯,對了,遠板你能不能告訴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身邊的那個穿紅衣服的家伙,還有跑過來襲擊我們的那個使用紅色長槍的家伙到底是誰啊,還有sabr,她也特別的厲害,我真的很難想象人類之中居然有那麼厲害的家伙?”

    真是麻煩,這些東西必須要說出來,雖然他對聖杯戰爭的背景還有狀況非常地了解,可是按照劇情來說,衛宮士郎不知道這些東西,如果不問出來的話就會被扣掉不少的積分,徐雷現在已經嚴重的缺少積分了,幸虧他選擇替sabr擋下那致命的一擊之後,獎勵了不少積分,要不然現在他絕對會因為透支積分而被黑作坊給抹殺。

    “這些東西我給你說不通,不過我可以帶你去一個地方,那里會有人告訴你一切的,啊,你們這里還真是好冷啊,現在是晚上兩點,快一點的話,應該不會耽誤明天的上課,你要不要跟著我去啊!sabr要不要一起來。”遠板站起身來,提起一壺熱水給自己泡上一杯濃茶,看向徐雷的時候,表情早就沒有了一開始的輕松,她嘆了一口氣,她和徐雷也算是一起長大的,十分的清楚徐雷的性格,知道現在應該說什麼,她不想讓徐雷卷進這場戰爭,但是能夠做出決定的只有自己,“其實我知道你不安,我從很小的時候就被按照mastr開始培養了,可是這場戰爭你根本就不了解吧,老實說我知道的也不多,但是從小的時候爸爸就告訴我,一定要取得最後的勝利,只有取得勝利我們才有可能會獲得真正的自由,為什麼參加,目的是什麼,這些東西等參加之後再說好了,你手上的令咒能夠約束英靈三次,你一定要節約一點使用,你如果不想參加退出了也行,只要去教會監督者的教堂,然後一直躲到最後就行了,走吧,我帶你去那里,之後你再決定參加還是不參加。”

    听到凜說出這些話的時候,sabr的雙手悄然的緊握了一下,她抬頭看了徐雷一下,並未看到徐雷的表情,或許就連她都沒發現自己看向徐雷的眼神中閃動著莫名的光芒。

    “不好吧,這對于sabr非常的不公平吧,這場戰爭對于sabr來說沒有一點的意義,但是我們卻需要勝利……”

    “我知道你是什麼意思,但是這就是現實,你只要把srvant當作是聖杯賜給你贏得勝利的使魔就行了,雖然並不太像是使魔,不過我可能也太自說自話了。”遠板自嘲的笑了一句,看了sabr一眼,接著說道,“其實他們都是過去擁有著赫赫威名的英雄,不論是在過去還是在未來,他們都是不容被忽視的存在,他們對我們來說也許曾經都是只能仰望的存在,可能對他們來說,我們才是阻礙他們獲得聖杯的唯一障礙吧,不止是我們需要聖杯,他們同樣也需要聖杯。”

    “sabr嗎”

    徐雷將自己身上滿是鮮血的衣服換了下來,上衣心髒處的破洞是那麼的清楚,面對著lancr,就算是自己動用了血脈的能力之後還是沒一點的抵抗能力啊,要對付英靈果然還是要動用英靈,現在的人類和曾經的英雄之間真的相差那麼大嗎?

    雖然要依靠他們的力量,但是把他們當作一件工具一般的使用,真的正確嗎,憑借令咒控制了英靈,但是從某個方面豈不是說把自己也給控制住了,開展了這一切的聖杯究竟目的是什麼,滿足一切的願望,不知道滿足的是英靈的願望,還是魔術師的願望,抑或者是聖杯的願望呢,把英靈們當作工具,最後得到聖杯之後沾沾自喜的人,他們怎麼能夠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聖杯的工具呢,從很久以前,姐姐就告訴過他了,不要去想著利用別人,因為那樣會固定自己的視線,看不清周圍。

    言峰崎禮的教堂就在冬木市,按照sabr和archr的速度並不需要多耗費多少時間,不過到達教堂的時候,archr卻直接隱身不見了,據遠板所說,他是在戒備著可能出現的敵人,但是sabr只能一直使用實體,不過她卻寧願站在教堂外面吹著寒風,並不和徐雷進入到教堂內部,至于原因,徐雷知道,但是這個時候也不能多說,只能說一句萬事小心。

    其實見到言峰之前,徐雷非常的忐忑,這個家伙可是命運長夜里面最大的幕後黑手,雖然知道兩個人第一次見面,他不會出手,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面前燈火輝煌的教堂,卻總感覺那些燈光異常的灰暗,聖母那充滿了慈愛的光芒也驅散不了籠罩在這個教堂上空的黑暗,在他的感覺里面,面前的那個教堂好像是會吞噬掉一切的怪物。

    “里面的那個家伙是我父親的弟子,在我老爸死了之後,他就成了我的監護人,同樣說一句,這個家伙還是我的師兄兼第二個師傅,不過我還沒有承認就是了,順便說一句,這個家伙也參加了第四次的聖杯戰爭,他是那次戰爭的生還者之一,這個家伙是個魔術師,算得上是一個冒牌神父,平時里面總是叫著上帝天堂之類的,但是最後我估計恐怕就連上帝都不會接納他吧!他是聖杯戰爭的監督,你要是想要放棄的話告訴他就行了。”

    遠板伸出手把教堂的門打開,灰黃暗淡的光芒瞬間映入了他的眼眶,教堂很深,在最里面有一個青色頭發的神父正在拿著聖經默念著,听到他們打開門的聲音之後,那個人直接合上了聖經,他扭過頭來,比徐雷還要高上一點,穿著寬大的神父的衣服,顯得整個人異常的壯碩,他的臉隱藏在黑暗之中,看不清楚表情,燭光的跳動之下,只有他脖子上面銀色的十字架顯得那麼的刺眼,他的臉上只有眼楮反射出十分幽深的光芒,晦澀而又陰暗,但卻像是蒼鷹那般的充滿了力量。

    “凜,我總是找你,結果一個消息也不回復一下,怎麼今天有事才找到我了,不過你還真是帶來了一個有趣的人啊,怎麼回事,他就是第七名mastr嗎。”

    他的聲音異常低沉,語氣之中總是帶著若有若無的笑聲,之後他慢慢地從陰影之中走了出來,雖然早就有了預料,但是見到言峰崎禮的第一眼,徐雷還是不由得楞了一下,這個男人不好對付,身形就像是山岳一樣落地生根,但是走起路來卻又像是最狡猾的貓一樣悄無聲息,他的表情真的是太自然了,動作,呼吸,心跳沒有一絲絲的紊亂,從他身上能夠同時感受到沉重的威嚴還有如同被蒙上了一層薄霧一般的神秘,這個人沒有一丁點的自傲,他的眼楮里面沒有絲毫的波瀾,就像是一灘死水一樣,但是越是這樣的人越可怕,屬于強者的氣息已經深深地滲入到了他的骨子里面去了,徐雷知道這個家伙是個真正的高手,無論是力量層面還是精神層面都是。

    “嗯,不過這個小子是一個半吊子的魔術師,對于聖杯戰爭的一切了解基本上都是零,只能拜托你從頭開始教他好了,不過有些不好的東西你就不用教了。”遠板說起話來沒有一絲的顧忌,但是言峰還是淡然的笑著,也許對他來說,這些都太幼稚了。

    “是嗎,那麼首先問一句,第七名matr,你的名字是什麼。”

    “衛宮,我的名字是衛宮士郎,雖然我被選為了mastr,但是無論是英靈還是聖杯我都不了解,對于自相殘殺的荒唐鬧劇我不想要參加,我並不想要傷害別人,對我來說,我的正義就是保護自己喜愛的人或者東西,可是同樣我也不喜歡破壞別人,我要怎麼做。”

    “衛宮嗎?還真是個好名字呢,很簡單,如果你不想要參加聖杯戰爭,你只用將你的三次令咒全部用光就可以了,那樣的話你就會失去了對于英靈的控制,到時候,你躲起來也行,不過依舊不怎麼安全,最好的辦法就是躲到教堂里面尋求庇護,放心好了,教堂屬于中立方,mastr都不能出手攻擊,基本的安全還是能夠保證的,但是那樣的話就意味著你失去了對于聖杯的爭奪權。”听到徐雷的報出衛宮的名字之後,言峰輕輕的笑了兩聲,從笑聲中听不到任何的意思,但是唯一能夠確定的是,徐雷听到了那笑聲之後,身體里面的血液剎那間好像冷了下去。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