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四十三章伊利雅的英靈

第四十三章伊利雅的英靈

    “聖杯戰爭進行幾次了,還有為什麼你們要進行戰爭,還有誰得到過聖杯。”

    “你們這一次是第五次了,之前都是六十年一次,不過你們和第四次聖杯戰爭只相隔了十年,至于進行戰爭的理由,大概就是對真實世界的追求吧,就像我們教堂想要通過聖杯,達到天國一般,每個人的心目中都有不同的真實世界,有的是為了欲望,有的則是為了正義,還有的人是為了自己的理想,但是能夠看到的人卻還沒有吧,曾就有一個男人在一段時間上得到了聖杯,但是那個男人的資格卻並不足夠,最後聖杯拒絕了他,就像是流水沖走泥土一樣,那個男人的感傷被沖刷了干干靜靜,最後我們所知道的僅有聖杯在這個世界上面留下來的焦痕。”

    “啊,難道是……”

    徐雷緊緊地抓著一個木椅,十年前的一幕又在他的面前出現了,無盡的大火,痛苦哀嚎的聲音,他在那場大火之中被切嗣救了,幸運的逃過了一劫,但是那一天的慘狀他永遠都不會忘記,他其實明白的,那是聖杯戰爭所造成的惡果。

    “對,十年前,新都那場至今不明原因的火災就是聖杯遺留下來的遺跡,如果你想要不讓這一切發生的話就去參加聖杯戰爭吧,打敗所有的人,然後自己得到聖杯,結束掉這個讓人厭惡的聖杯,我非常期待那一天的到來。”

    “特別提醒,以mastr的身份參加聖杯戰爭,失敗抹殺,成功獎勵積分三千。”

    徐雷決定參加聖杯戰爭,不是言峰崎禮的話有多麼的誘人,而是他是不得不參加啊,黑作坊對他做出了語音提醒,也就代表著一旦失敗的話只有被殺一途,在教堂里面,言峰說對他說了很多的東西,但是他還是接受不了必須要殺死mastr的說法,如果按照那樣說的話,他就必須要殺掉遠板,但是很明顯他下不去手,不說這幾次遠板拼命的出手救他,單單就憑他們從小長大到的交情他也下不去那個手,相比較而下,遠板所說的打敗英靈的方法雖然有些困難,但是最起碼要比言峰的好的多,在臨走的時候言峰對他說到。

    “慶幸吧,少年,你馬上就能達成你的理想了,你應該明白吧,對你來說,假若沒有明確的惡,也就沒有明確的惡,既然你想要成為正義的伙伴,那就是說你必須要有能夠打倒的惡才對,雖然不像要承認,但是應被打倒之惡是必須的。”

    “神父你說錯了,對于我來說,正義的伙伴是結果並不是經過,他面對的是惡之源頭,而不是惡之途徑,應被打倒之惡,是惡之途徑,如果說十年前的事故是因為聖杯導致的,那麼我就會把一切都解決掉,絕對不會再讓相同的悲劇降臨。”徐雷搖了搖頭,無論是對他還是對衛宮士郎來說,想要打倒的是惡的源頭,只要那樣才能改變整個世界,而對于那些惡之途徑,他們就像是野草一樣,割斷了一茬,轉眼之間又能全部長出來,源頭和途徑,這些東西言峰崎禮一直到最後都沒能看明白,那也是他失敗的原因吧。

    “哈哈,好久沒有見到那個神父吃癟的樣子了,衛宮,看不出來你還真是能說呢。”遠板拍了拍徐雷的肩膀,看著後面神父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的樣子肆無忌憚的笑了起來。

    “是道不同不相與之謀啊,真是的,和一個中年大叔還真是不適合說這麼嚴肅的話題啊,我都感覺自己老了好幾歲,對于我們來說,現在最應該干的事情就是把自己的理想實現,而不是在這里空談著理想,懷舊還是到走不動路的時候再說吧。”徐雷回頭看了一下言峰,那個神父還是遠遠的看著他們,從他的眼神里面看不到一點的動搖,對言峰來說,自己的回答,大概只不過是年輕人的胡言亂語把。

    sabr就呆在教堂的外面,披著一個巨大的斗篷,看到徐雷出來之後,她輕輕地走到徐雷的身邊,小聲的問了一句,“士郎,結果怎麼樣了。”

    “sabr”徐雷把手給伸了過去,“我決定要以mastr的身份參加聖杯戰爭了,也許我真的是一個半吊子魔術師,沒辦法給你提供什麼幫助,可能會讓你的戰斗異常的艱難,但是我還是想要和你,和sabr一起獲得勝利,你願不願意承認我,衛宮士郎,是你的mastr?”

    “沒什麼願不願意的,其實當從你召喚出我的那一刻起,一切都已經注定了,你是我的mastr,你忘記了,我的劍與你同在,你的命運與我同在,那個時候我就已經發過誓了,嗯,請多多指教了,士郎”

    sabr微笑著伸出手和徐雷緊緊地握住了,兩人的手一接觸,徐雷就感覺到了一陣陣的冰涼,冰冷而又堅硬,是金屬特有的質感,sabr的手臂上面帶著金屬質的護臂,雖然不影響她平時的活動,但是這樣握手,徐雷總是感覺差了一點,少女手心的熱度都被緊緊的隔離在鎧甲里面。

    “好了走吧”

    遠板帶著徐雷和sabr慢慢地往回走去,sabr一直都在緊張的盯著那個言峰崎禮所在的教堂,一直到看不見才稍稍的放松了下來,徐雷知道是為什麼,但也沒多說,一路上三個人什麼話也沒有,四周十分的安靜,說不定就連蟲子也感受到了三個人之間的凝重,紛紛的逃離了吧,終于走到一個岔路口的時候,遠板停了下來。

    “終于要開始了嗎?”徐雷心中暗暗的嘆息了一聲,他和遠板的關系很好,但是在這場戰爭里面這些都顧不上了。

    “衛宮,剩下的路你就一個人走回去吧,你既然已經決定以mastr的身份參加聖杯戰爭了,從現在開始我們兩個人已經是敵人了,聖杯戰爭的勝利者永遠只能有一個,就算是並列都不行,無論如何,到最後我們兩個一定會大打出手,與其到時候下不去手,還不如在此之前就將你淘汰掉,借著別人的手也好,不過我希望你活下來,你要是死的話,我和那個孩子都會非常傷心的。”

    凜的聲音中沒有了以前語氣中常有的嘲弄,她正在竭力壓抑著自己的悲傷,但是聲音里面蘊含著的痛苦徐雷還是能夠听得出來。

    “凜,要是踫上容易解決的mastr的話,提前解決是最起碼的前提吧,雖然不太可能,不過你對這個小子錯過了很多次數出手的機會,你不會是……?”

    archr出現在凜的旁邊,他看了看徐雷一眼,攛掇著遠板把徐雷給收拾掉,不過sabr輕輕的向前跨了一步,將徐雷保護在身後,她冷冷的盯著archr,戒備的意思非常的明顯,氣氛一點點的凝重了下來。

    “怎麼可能,哪有?”

    遠板听明白了archr是什麼意思,但是她的放映卻激烈的有些過分,臉就像是紅隻果一樣,而且手舞足蹈也不知道做些什麼,“我知道的,我會的,但是我欠了這個小子人情,在人情沒有還完之前,我不想出手,就算是出手,也會感覺到束手束腳的。”

    “嗯,那就在人情還完之後,想要出手的時候再來找我出手吧。”archr直接消失不見,看到他那個樣子,徐雷暗暗的吐槽了一句,大哥你出來到底是干什麼的。

    “遠板,你說的人情是什麼啊?”徐雷好奇地問了一句,並不是說他不記得什麼時候遠板歉下自己的人情了,而是遠板欠下的人情實在是太多了,要是一一列舉的話,徐雷覺得一直到聖杯戰爭結束都不太可能。

    “誰知道啊,在殺你之前最起碼要把你的人情還的差不多才行,我這個人啊,最討厭欠債不還了。”遠板嘟囔了一句。

    “你這個家伙總是在奇怪的地方異常的堅持呢,不過啊,你這樣的家伙我倒是蠻喜歡的,其實我也不想和你戰斗,sabr,我們走吧。”

    說實話,徐雷說這句話的時候絕對沒有想過其他什麼意思,只是單純的表達一下好感而已,但是對遠板來說卻好像是洪水猛獸一般,直接‘嗖’的一聲跳開了,臉紅的簡直要滴下來一樣,她遠遠的擺出了八極拳的姿勢,看那個樣子,徐雷要是再多說一句,搞不好她就出手了,徐雷笑了一句,沒想到自己隨口一說,凜就會有這麼大的反應,這個丫頭真是在奇怪的地方,異常的認真呢。

    sabr剛走了兩步,突然間感受到了一點危險的氣息,她猛地轉過了身,死死地盯著他們的後面,雙手猛地握緊,淡淡的輕風旋繞在她的掌心周圍,徐雷和遠板也反應了過來,看到sabr這樣子就知道絕對是危險來了。

    “請問,說完了嗎。”

    一個他曾經有過一面之緣的小女孩出現在徐雷的面前,如雪的銀發,如同最純正的紅寶石一般的瞳孔,可愛的瓊鼻,小巧玲瓏的嘴巴,一身和黑夜融為一體的黑色衣帽,但是銀色的秀發卻調皮的從帽子里面垂了下來,極黑和極白,真是最耀眼的搭配,在他的身邊站著一個無比壯碩的大漢,看起身高大概都有兩米多了,**著上身,渾身上下肌肉簡直讓所謂的健美先生都得自殺,手上還拿著一個無比巨大的刀,那把刀十分的古樸簡單,但是卻有一種狂猛的氣勢仰面襲來。

    “這種狂暴的氣勢,在我所知道的英靈里面應該只有一個——brcrkr,你是誰!”凜,沉聲的問了出來,這個英靈的魔力太過強大了,距離這麼遠她都能夠感覺到這麼的壓抑,這個英靈絕對不是什麼普通貨色。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