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四十五章追逐獵物的鬣狗群

第四十五章追逐獵物的鬣狗群

    “老先生,你放心好了,既然請你出手就不會讓你做無法做到的事情,我們會等到機會的,一定會等到機會的。”

    李晨看了看聚集起來的黑作坊的玩家,莫名的笑了兩下,笑容特別的人,看到那種笑容錢瑩感覺到一絲慶幸,雖然早就已經知道了李晨這個家伙騙了她,而且還在繼續騙著,但是她依舊選擇了合作,很大一個原因就是李晨知道那個地方,要合作還是和更了解情況的人合作,但是沒想到的是,李晨的打算居然是那個樣子的,這些老玩家果然沒什麼好東西啊,就是不知道一番算計最後究竟能不能成功。

    而在遠處的一棟高樓上面,一個全身都被黑霧籠罩的人同樣盯著下面的戰場,這個被黑霧所籠罩的人簡直就像是一只巨大的黑色烏鴉一樣,與周圍漆黑的夜色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如果不是從近處看去根本就不會有任何發現,在那個家伙的後面緊跟著的還有十多個同樣的人影,這些家伙一出現,周圍天地在那一剎那間好像都暗下來很多。

    “沒想到一個高級難度的游戲里面居然會有那個地方的入口,還真是稀奇啊,不過,對我們來說真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大人已經擁有四個遺物了,還剩下八個不知道下落,能夠在這樣一個游戲里面踫到,真是幸運,這件事情要是辦好的話,大人定當不吝賞賜,一個個都給我打起精神來。”那個黑色的人影扭過頭來,就連五官都被隱藏在黑霧之中,他看向自己的手下,聲音異常的尖利。

    “北魍大人,那些黑作坊的家伙怎麼辦,里面有不少非常棘手的家伙,那些家伙要是在我們戰斗的時候偷襲我們,對北魍大人來說算不了什麼,但是事情說不定會非常的麻煩……”有一個人走了上來小聲的提醒著那個名叫北魍的人,但是還沒等他說完,一道黑霧卻輕輕纏在那個人的身上,雖然看不見眼楮,但是北魍那劇烈翻滾起來的黑霧可以看出這個家伙的心情非常不好,那個人趕緊跪在地上賠罪。

    “那些人不會引起什麼麻煩的,你們不用擔心,但是我想要說的只要有誰給我們拖了後腿,我會直接殺了他,你們可要好好想想自己應該怎麼做,另外還有,一定要小心這個游戲里面本來就有的人,他們才是真正最危險的家伙。”

    “是”

    sabr一腳將狂戰士的大刀踩在地上,手上的劍對準了狂戰士的腦袋就斬了下去,但是狂戰士的反應卻出乎所有人的預料,他將手中的刀一松,直接空手和sabr戰斗了起來,真的很難想象他那龐大的身軀居然能夠做出這麼異常靈活的動作出來。

    “這也太異常了吧,這哪里是什麼狂戰士啊,身手也太靈活了吧。”

    凜不由自主的就罵了出來,其實徐雷心中也是這樣想的,那麼大的身軀,拿著大刀戰斗的時候,刀法異常的狂猛沉穩,開闔之間有一種獨特的韻律,這他還勉強能夠接受,但是空手戰斗的時候,身手的靈活程度卻絲毫不比sabr和archr差勁,這就讓他非常的費解。

    “哦,在狂化之下,卻還能這麼的冷靜,刀法和步法沒有一點的混亂,而且身手的靈活程度,戰斗時的反應速度也快得嚇人,真是了不起,看來就算是狂化都沒能剝奪你的理性,相必在生前你也是一個歷經無數死戰的英雄,真是令人敬佩,但是在這個戰爭里面我卻不能讓你阻礙到我。”

    sabr依舊是那麼的冷靜,但是她的情況也並不好過,和狂戰士戰斗出力最多的就是她,也承受了最大的壓力,而且同時還要費力保護徐雷他們,太麻煩了,突然她趁著接下狂戰士一刀的空隙,抽身離開了這里

    “sabr將狂戰士給引開了,在這種開闊的地方和狂戰士交手簡直就是自殺,我也要過去了,衛宮你一定要趕快回去。”

    sabr把戰場從徐雷他們身邊引開,她經過的地方簡直就像是一場特大暴風降臨了一樣,一路上,路燈,道路兩邊的樹,還有一些車輛,全部都遭了秧,sabr踩在那些東西上面不停地前進著,狂戰士緊隨其後,只要稍微慢上一點,一柄無比巨大的刀就會當頭砸過去,伊利雅正在朝著遠方走去,凜緊緊地跟了上去,臨走的時候還不忘提醒徐雷離開。

    “不是明明早就已經決定好了,一定要一起取得勝利的嗎,這里要是自己離開的話,以後永遠都無法站在sabr的面前戰斗了,絕對不能退縮,就算自己的實力再怎麼弱小也絕對不能在這里後退,一定要站到sabr的身邊,一定要。”

    徐雷拼命邁動著自己的大腿,無盡的威壓充斥著四周,空氣沉重而又滯澀,沖過去之後,他拼命的使用自己那一點可憐的魔力抵御著四周的壓力,這些家伙都是帶著神之名降臨到這個世間,就算是在不自覺之間,神的威嚴也會將四周完全的籠罩。【愛書屋】

    “啊,啊,啊。”

    sabr戰斗的地方正好是在言峰教堂的附近,那里是一個頗為古老的墓園,人煙十分的稀少,地面高低不平,一人合抱的大樹到處都是,地面上隨處可見到枯死的野草,一腳下去,無數的種子隨風飄起,十分的難走,非常的危險,因為你不知道在野草下面到底是如尖刀一般的石塊,還是能夠把你的腿給折斷的大洞,不過對于這些危險徐雷完全的不在乎,他能夠過來就代表著他已經將自己的性命至之于度外,可是,意外還是發生了,倒是近似于人禍。

    “衛宮,你這個小子,我不是說讓你離開的嗎,你干嘛又給我回來了,你這個混蛋。”

    遠板抓著他的一只手,非常輕易地就將徐雷給狠狠地按到了樹上,徐雷完全沒有抵抗的能力,沒辦法,先不說兩個人青梅竹馬的關系,就算真的不看那個關系,他也不是遠板的對手,雖然這十年里面他一直都在鍛煉自己的身體,但是還是遠板的對手,遠板是天才,無論怎麼嫉妒她都是。

    “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眼睜睜的看著你們戰斗而我自己離開,我做不出那樣的事情,遠板,我要是做出了那樣的事情你一定會生氣的吧,我不想在後來後悔。”徐雷看著遠板的眼楮,非常認真的說了出來,他這個人一旦認定一件事情就絕對不會有一點的退縮,這也是當初遠板喜歡刁難他的原因。

    “哎,你這個家伙也真是的,算了,前面非常的危險,既然你已經決定好了,我也不會多說,不過一定要小心。”遠板嘆了一口氣,不再去阻止他了,已經沒有必要了,遠板面色復雜的松開了徐雷,看著他的背影,遠板咬了咬牙,大聲的說著,“衛宮,我們都參加了聖杯戰爭,你不能再依靠著我了,我並不想要對你出手,不過你的英靈是sabr,她非常的厲害,你一定要戰勝其他的人,能夠打到你的只有我一個人呢,在我打倒你之前你一定要活下來。”

    “放心好了,雖然從小到大我從來沒有贏過你,但是那只不過是因為我對于勝利沒有什麼欲望罷了,放心好了,我一定會贏下來的,到時候要是敗給我了可不要後悔啊。”徐雷笑著說了說來,他們兩個都希望對方活下來,只有那樣才能保護對方。

    “哼,敗給誰都不會敗給你。”遠板驕傲的說了一句,徐雷有些頭疼似的搖了搖頭,這個丫頭無論做什麼事情都是那麼的驕傲,真是一個不可愛的家伙啊。

    sabr將戰場放到了一個墓園里面,在里面到處都是雜亂無章的墓碑,一人高的墓碑東倒西歪,里面的空間被分隔成一塊一塊的,狂戰士手中又長又寬的大刀完全被限制住了,根本就展開不了,而且那壯碩的身材在里面顯得特別的費事,反倒是sabr嬌小的身軀,可以在里面暢行無阻,sabr用墓碑當作屏障,不停地攻擊者狂戰士,不大一會,在狂戰士的身上就留下了無數縱橫的傷口。

    “真是的,你就算是趕回來又能有什麼用處,這麼多應該就夠了。”遠板拿出來一把各種顏色的寶石,從那些寶石里面極為磅礡的力量不停地涌了出來,耀眼的光芒就算是在黑夜之中也遮擋不住,她不舍得咬了咬牙,拿出來之後,對著戰場之中就扔了過去,非常精準的把狂戰士給籠罩在了里面,就像是一個無形的囚籠一樣,但是她知道支撐不了多久,狂猛的魔力在不停地沖擊著那個牢籠,“重壓,禁錮,黑夜中的光啊,指引遠行的友人啊,archr,我已經標記好了,全力攻擊。”

    “真是一個胡鬧的家伙,明明很危險的,不過算了,我也多出一把力氣吧,以我等真神的名義,喚起吧,追逐目標的鬣狗群,追尋獵物,殺死獵物,啃食獵物。”

    這一次archr不再是像以前一樣拉開手上的大弓,他的左手上面出現了一把青色的重戟,然後輕輕地把重戟放在弓弦上面,那把重戟慢慢地變成了一個長達兩米的青色長箭,然後猛地一下子將弓給拉圓了,青色的流光瞬間便從天空劃過,就像是一道青色的流星一樣,然後在空中轟然炸開,青色的光芒瞬間便將天空全部都佔據,隨後宛如一場流星雨一樣,對著戰場轟了過去。

    “sabr,快點離開。”徐雷不顧危險的沖了上去,一把將還準備戰斗的sabr給拉了出來,不由分說的就帶著他向著青色光芒籠罩的地方逃去,不知道為什麼,對于archr的攻擊他總是能夠非常輕松的感覺出來。

    “轟,轟,轟”那些青色的流光一個沒漏的轟擊在了狂戰士的身上,果然不愧是追逐目標的鬣狗群,就算是躲開了,依舊能夠追逐目標,而且還能夠分成幾撥,進行追捕,跟蹤乃至持續引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