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四十七章沒有意義

第四十七章沒有意義

    最終徐雷退縮了,sabr她的性格就是執拗到了極點,一點都不知道變通,雖說使用令咒能夠強制的束縛住她,但是徐雷並不喜歡束縛別人。

    “不好意思,只能讓你吃這些東西了,我的魔力太少了,沒有辦法填補你的消耗,只能讓你吃我們的食物了,倒是挺簡陋的,希望你不要介意。”

    徐雷的魔力實在是太少了,根本就支撐不住sabr在實體和靈體之間的轉換,也就是說sabr只能一直都用實體呆在他的身邊,一直使用實體就會使sabr像是一個正常人一樣的感覺到饑餓與疲倦,如果魔力足夠的話直接就能解決這些問題,但是沒辦法,sabr只能像人一樣用吃飯睡覺來解決這些問題。

    “沒事的,我很早就想要重新試試這個世界的食物味道怎麼樣,上一次沒有機會,這次正好能夠彌補回來,我成為英靈已經太久了,雖然能夠不老不死,但是也失去了太多做人時的感覺。”

    sabr看上去興致很高,她津津有味的吃著徐雷親自做的飯,徐雷正打算將自己那已經到處都是大洞的房子修補一下,但是沒想到一個電話卻將自己所有的規劃全部都打亂了。

    “士郎,快點送便當過來吧,藤姐我都要餓死了,我就在弓道部的道場,櫻和美綴都在這里,你做好以後趕快來吧,我們可都等著呢。”藤姐那近似于發嗲的聲音听得徐雷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對于這個冬木之虎來說,還是不要用這種語氣說話比較好,還沒等徐雷說出什麼的時候那邊已經將電話掛下了。

    “明明是你自己一個人沒帶便當吧,還非得帶著櫻和美綴他們,還真是小孩子的脾氣,我身邊的怎麼全都是這樣的人啊,sabr,等一下我要出去一趟,你一個人呆在家里好不好。”徐雷主要是怕遇到了熟人,不好解釋。

    不過到最後,徐雷出來的時候,sabr就像是一個小尾巴一樣,緊緊地跟在他的後面,徐雷苦笑了一下,其實自己早就應該知道的,憑sabr的脾氣要是願意一個人留在家里才奇了怪了呢。

    “士郎,我是你的劍,無論到什麼地方,我都要緊緊地跟著,畢竟我要保護好你,我早就想去你們學校看看了,你每天都要去學校,那里面人多下手的機會也多,我必須要提前去看看有沒有什麼可疑的地方,要不然我不怎麼放心。”sabr解釋了一句。

    “和sabr這樣散步,也不知道以後還能有多少機會,不過話說回來我們這樣應該不算是約會吧。”徐雷走在前面,sabr安安靜靜的走在後面,不知道為何,他感覺兩個人之間有一種非常難以用言語來形容的感覺在升騰著,他回過頭看了sabr一眼,卻發現sabr正在用警惕的眼神看著周圍,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其他的反應,徐雷嘆了一口氣,“絕對不算,絕對不算,這樣絕對不算是約會。”

    今天是休息天,除了有社團活動的人之外,沒有什麼人在學校里面,弓道部里面的人他大部分都不在,畢竟他已經離開弓道部一年的時間了,除了美綴他們幾個人之外他基本上已經全部都不認識了,他將便當給了藤姐之後,就打算回去了,不過美綴攔住了他。

    “怎麼了,美綴學姐,你有什麼事情嗎?”

    “哎,衛宮你還是不打算回來嗎,明明大家都很期待的。”美綴滿臉遺憾的說了出來。

    “沒辦法啊,我對勝利沒什麼欲望,你知道我的性格,我的興趣只在把箭射出去的那一瞬間,但是我對之後命中靶心就沒什麼想法,就算再怎麼厲害,在比賽的時候沒有勝利欲望的人也不行吧!”

    徐雷笑著說了出來,他就是這樣的人,不想輸也不想贏,不喜歡出風頭,也不想要被別人注視自己,但是同時他也害怕孤獨,真是一個矛盾了到了極點的家伙。

    “衛宮,我們是朋友吧,見到你的第一次我真的嚇了一跳,我還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在一個同齡人之中見到這麼厲害的射術,當時我真的很不甘心,我從小就練習弓箭,也自認為很厲害,但是和你一比差了不止一截,那一段時間里面我也不停得苦心練習,但是越是練習我越是發現,也許你不知道,你這個人就像是把自己的一切都賭在拉開弓箭的那一瞬間,但是你沒有信心,你之所以對命中靶心沒什麼想法,是因為你從內心就已經認定自己失敗了,我並不知道你到底曾經經歷過了什麼,但是啊,衛宮,如果你不能做出什麼改變,你自己就會像是那個永遠都無法命中靶心的箭一樣,箭如果不命中靶心永遠都不會有什麼意義,還有,你現在的笑容太假了,你沒必要強迫自己笑出來,你從來都沒有發自內心的笑出來過吧!”

    美綴說了很多的東西,徐雷很認真地听著,他自己就像是沒有命中靶心的箭一樣,這句話徐雷驚呆了,因為美綴說得很正確,現在想想,自己在不知不覺之中就是變成了這樣的人吧,改變人生的可能只是一兩件重要的事情,對徐雷來說改變他的就是那一場大火,他平生第一次那麼近的面對死亡。

    “美綴學姐,多謝你的提醒,謝謝了。”徐雷說得非常真誠,這個時候美綴看了看跟在徐雷後面的sabr,小聲的問了一句。

    “剛才我就想說呢,你這個小子的女人緣也太好了吧,你身後的那個金發的美女是誰,老老實實的告訴我,要是讓櫻和藤姐知道了,那可真的是了不得了。”

    “什麼了不得了,學姐是在說學長什麼東西嗎?”櫻正好從道場里面走了出來,剛剛是藤姐和美綴都沒在道場,雖然並不情願,但是她必須要在里面維持一下秩序,現在藤姐回去了,她自然也就能出來了。

    “呃,什麼事情都沒有,是在說著櫻做飯的水平要比我強多了,呵呵。”徐雷干笑了兩聲,笑得實在是太不自然了,真是的,自己干嘛要說謊話啊。

    不過櫻還是看到了跟在徐雷後面的sabr,她那如同寶石一般炫目的眼楮緊緊地盯著徐雷,質問的意思非常明顯,徐雷擺了擺手,表示這個問題非常的復雜,他也不想要多做解釋。

    “嗯,這里面魔力遺留的感覺非常的明顯,看來你說的lancr和archr在這里戰斗的事情是真的,不過奇怪的是,這里除了他們的魔力之外還有好幾種魔力殘余,另外這里還有結界,不過這個結界並不是什麼好東西,真奇怪,士郎,你是魔術師吧,你難道沒有感覺到嗎?”徐雷帶著sabr把他們學校的里里外外轉了一邊,走到上次lancr和archr戰斗的地方之時,sabr感受到了非常多的東西,不過經過校門的時候,sabr突然感覺到了有結界的痕跡。

    “倒是感覺到了一點不對勁的地方,不過你能把這個結界給解決掉嗎?”徐雷其實也感覺到了,另外他還知道這個結界的作用是什麼,但是他沒有把這個結界解決掉的能力,他只能看看sabr有沒有那個能力。

    “哎,給你說多少次你才能明白呢,我是sabr,專門戰斗的工具,對你來說也是獲得聖杯的武器,我的戰斗能力有很多,但是對于結界這個方面畢竟不是我的專精,而且這個結界我能夠感覺出來,距離完全發動還有一段時間,在這一段時間里面你有足夠的時間解決這件事情。”

    “那就算了,不過sabr啊,我從來都沒有把你當作是工具,你一直都是我最重要的同伴,能夠把你召喚出來真的是太好了,你願意成為我的家人嗎?”徐雷認真地盯著sabr,面前的這個女孩什麼都好,但是就是有一點她太過于認真了,徐雷希望sabr能夠不再把自己當作一個工具,而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一個對他來說不可或缺的人。

    “啊,只要是命令就好,只要是士郎的命令我就一定會遵守的。”

    “那我就當你答應好了。”

    “你自己想吧!”

    sabr笑了出來,她看了看一臉認真地徐雷,用力的點了點頭,但是突然間一股極為陰冷的氣息闖了進來,sabr面色一變,立刻橫劍站到了徐雷的面前,小心的戒備著周圍。

    “是誰,出來。”

    “哈哈,sabr好久不見了,怎麼樣,你準備好了成為我的女人了嗎,我可是一直都在等待著你的答案啊,這可是王難得對你的恩寵啊。”

    一個異常囂張的聲音傳了過來,就像是金色太陽降臨了一般,一個全身上下都籠罩在金色光芒中的男人突然出現在他們不遠的地方,帥氣到了極點的五官,金色的頭發,金色的鎧甲,鎧甲上面雕刻著無數古樸玄奧的花紋,異常的復雜和奪目,金色的鎧甲將他全身上下完全覆蓋,神秘和古樸的氣息撲面而來,但是出奇的是,就算是如此華麗的鎧甲也遮掩不住他本身的光輝,仿佛他就是世間獨一無二的存在一般。

    “你是英雄王,怎麼可能,十年前你就應該消失了,不應該的,你怎麼可能還存在著。”sabr的聲音都有些顫抖,她看到那個人之後,難以置信的神情一直都沒從她的臉上消失。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