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五十章不離不棄

第五十章不離不棄

    周圍的人有很多,又有不少人自詡為英武,都想要將那把劍給拔出來,但是那把劍簡直就如和大地融為了一體一樣,甚至他們就連晃動絲毫都做不到,看到這里徐雷明白了,那把劍就是應該就是傳說中sabr所拔出的石中劍了。

    “讓我來”

    一個清脆婉轉的少女之聲響了起來,雖然聲音不響,但是自有一種韻味,人群自動分開了,一身布衣的女孩子走了上來,身後兩個老人沒有攔住她,那兩個老人滿臉的擔心,那個少女是sabr,徐雷能夠認出來是因為她的長相一點都沒變,可是不一樣的是,那個時候的sabr走路都一蹦一跳的,頭發也沒有盤起來,不過她頭上的呆毛還和後來一樣沒什麼變化,她的眼楮中充滿了少女應有的歡樂和朝氣,sabr走到那把劍旁邊,盯著那把劍一眼,然後伸出手握著劍柄輕輕的一拉,那把劍非常輕易地就被抽了出來,她把那把劍高高的舉過頭頂,金黃色的光芒映著所有人的眼楮,那些人一看,呼啦全部都跪倒了,她睜大了迷惑的眼楮看著那些人,氣氛十分的壓抑,sabr看上去想要離開,但是無論往那個方向走,地面上都是密密麻麻跪著的人。

    “母親,父親”

    她奔向和自己一起的那兩位老人,想要詢問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sabr眼中淚水都在打著轉,那兩位老人對視一眼,然後對著她輕輕地跪了下去,sabr拼命的解釋著什麼,但是那兩個老人一直都在跪著,sabr看了看周圍的人,一個個想要將他們全部都攙扶起來,但是,那些人卻全部都堅定地搖了搖頭。

    “拔出了石中劍,你就是我們的國王,名字就是亞瑟王。【愛書屋】”

    一個身披著黑暗披風的魔法師來到了sabr的面前,將王冠戴在了她的頭上,徐雷已經明白了,這就是sabr拔出了石中劍的所有場景,但是sabr當時的表情卻充滿了迷茫,看上去分外的令人心疼,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自己的未來是什麼。

    在這里面就像是走馬燈一樣,徐雷看完了sabr的一生,剛開始成為了亞瑟王的迷茫,以及之後為了保護人民是所付出的辛勞,在一次次的戰斗之中,sabr飛速的成長著,但是每一次所受到的傷她從來沒有讓任何人知道,她一個人孤獨的承受著,最終代表了身份的王者之劍斷裂了,她遵從魔法師梅林的指引,去尋找更加強大的寶劍。

    最終她在聖湖中得到了湖之仙女所贈的寶劍,就是和石中劍非常相似的誓約與勝利之劍,同時還有劍鞘阿瓦隆也就是遺世獨立的理想鄉,徐雷非常明顯的看到了她拿到那把劍時臉上那淡淡的憂愁,但是很快就消失不見了,當她拔出那把劍時,屬于女孩子的溫婉消失不見了,只剩下王者的堅毅與落寞。

    梅林問她選擇劍鞘還是劍時,sabr選擇了劍,梅林那嘆息的表情徐雷看得非常清楚,梅林並不明白sabr的痛苦,她並不是一個出色的王者,她承受不了那種孤獨,sabr早就已經不堪重負了,她想早日從戰斗之中解脫出來,哪怕是失去自己的生命,但是sabr還是努力的守衛著人民。

    每次她面對的不是敵人就是手下,她根本就沒有朋友,佩戴著劍鞘的sabr戰無不勝,無論面對什麼樣的敵人都不會失敗,傷口一瞬間就能被劍鞘所治愈,但是她的淚水又有誰看到了,所有的臣民在她的面前只敢跪在地上,sabr在他們的心目中就是一個無所不能的王,但是誰也沒有發現,滿身血污,腳下全部都是敵人尸體的sabr表情是那麼的落寞,她一個人孤獨的太久了,她想要和一個正常的女孩子一樣,有歡笑,有淚水,有所愛的人,有愛她的人,但是她不能,因為她是亞瑟王。

    sabr的劍鞘與其說是丟失的不如說是自己主動拋棄的,拋棄了劍鞘之後她身上的傷越來越重,最終她最相信的屬下叛亂了,在最後的一場戰斗中,身邊的人一個個的倒下,最後只剩下她一個人孤獨的戰斗著,鮮血拋灑,生命逝去,越來越多的人倒在她的腳下,sabr的視線也越來越模糊了,最終,她再也沒有力氣戰斗了,而敵人也不敢再上前來。

    場景再次轉換,重傷的sabr將手中的誓約與勝利之劍交給了貝蒂威爾,讓她去丟到仙女湖之中,她身邊的騎士貝蒂威爾不停地勸著她,但是sabr非常堅決,連續三次命令那個騎士將那把劍丟入湖水中,最終貝蒂威爾沒辦法,只能含淚遵守了她的命令,將那把劍送還給了湖之仙女,在一片靜謐之中,听到貝蒂威爾完成了使命之後,sabr終于安心的閉上了眼楮。

    “這就是我的一生,我是不是非常的軟弱,我一直都在被無所謂的王者之名所束縛著,一直到死,我將象征著王者的誓約勝利之劍丟掉後我才真正的認清了自己,我啊,真是一個軟弱的人,口中說著保護別人,但是到最後什麼也沒保護,等到我重新回到了這個世界,拿到了誓約勝利之劍後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保護你,完成自己身為王者的任務,但是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又會跟以前一樣,一點都不會改變,我不知道應該怎麼做。”

    sabr拼命的搖著頭,她臉上的表情不停的變幻著,抓著武器的雙手不停地顫抖,雙肩一直都在抽動著,聲音中也沒有了一直都有的冷靜,能夠非常清楚地听到她與其中的慌亂,相必現在她也在不停地思考著吧。

    “sabr,我看完了你的一生,真的,你真的非常努力了,我不是王者,不明白王者是什麼樣子的,但是我能夠明白你的孤獨,在王者的道路上面你真的是辛苦了,但是啊,不管你願不願意,我都會一直陪著你的,在我的心目中,你一直都是我最喜歡的sabr,我會一直保護你的,這一次,你能不能,不是作為亞瑟王,而是作為sabr保護我,保護我這個mastr,我們兩個人一起,一定讓sabr你不再孤獨的。”

    徐雷轉過身來輕輕的摟著sabr,他手上的誓約與勝利之劍徹底成型,藍色的劍柄,金色的劍身,上面還有那充滿了高貴色彩的花紋,那把劍一出現,整個天地仿佛都在瘋狂地向著劍身涌去,上面的那些藍色的花紋一點點的亮了起來,那些花紋一面是金色另一面那=是紅色,以這把劍為分界點,一側天地間都被染成了金色,另一側天地間同樣被染成火紅色的,徐雷將手上的劍舉了起來,紅色和金色就像是神龍吸水一樣緊緊地依附于那把劍上,他看了看遠處面色十分難看的英雄王一眼,輕輕地擁著sabr,緩緩地斬了下去。

    “誓約與勝利之劍,雙天華。”

    劍身上依附的紅色和金色就像兩道極為奪目的流星一樣,怒吼著從劍身上沖了出來,英雄王臉色一變,但是還沒等他做出什麼動作來,金色和紅色宛如是刺裂了空間一般,眨眼間便來到了他的面前,然後直直的砸在了英雄王的身上,上面帶著的毀滅一切的氣息讓徐雷都暗自心驚,實在是太厲害了,天空都像是被撕裂了一般,英雄王連躲都沒躲開,光芒足足肆虐了半分鐘,然後才慢慢的平靜了下來,但是天空中英雄王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不過自家人了解自家的水平,就憑這種攻擊絕對沒有可能要了英雄王的性命。

    “那個家伙他逃了,士郎,沒有想到你居然這麼厲害,剛剛的攻擊已經非常的強了,就算是我也不是那麼容易抵擋的。”sabr高興地說了出來,現在兩個人的關系有一點復雜,不過看到徐雷的攻擊這麼厲害,sabr還是不停地祝賀這徐雷。

    “是嗎,這都要多虧你的幫助,sabr,不過我要休息一下了,真的是太累了,我一定不會離開你的,相信我好了。”

    徐雷雙腿一軟,整個人直接就躺在了地上,投影的誓約與勝利之劍也重新變成光點消失不見,他實在是太累了,他將誓約與勝利之劍投影出來之後就感覺渾身上下沒有一絲力氣了,剛剛他斬下來的時候不是不想更快一點,而是實在是沒有力氣了。

    “士郎,多謝你,你贏了,我當初答應過你,你如果勝利的話我就會將我真正的名字告訴你,相必你已經猜到了我的名字,但是我還是要告訴你,我的名字叫做阿爾托利亞•潘德拉貢,你如果喜歡的話可以叫我阿爾托利亞。”sabr跪坐在地上,將徐雷的頭輕輕的抬到她的大腿上面,sabr溫柔的撫摸著徐雷的頭發,沉靜溫婉的看著他。

    “是嗎,sabr的名字是阿爾托利亞啊,非常好听,這麼好听的名字可不能讓別人知道了啊,sabr對不起,原諒我本來想將你留在我身邊的自私,在這場戰爭之中因為令咒的存在,我們都被束縛住了,但是sabr我絕對不會束縛你的,現在由你去選擇,是選擇自由還是選擇留在我的身邊,留在我身邊的話未來會更加的艱難,可能比你是亞瑟王的時候還要艱難啊。”徐雷仰頭看著溫柔的sabr,他伸出手輕輕的撫摸著sabr的頭發,sabr的頭發就和最高等的綢緞一樣的柔順,而且頭發的末梢柔柔的刺著他的手心,有些癢癢的,這一次就算是摸著sabr的呆毛,sabr也沒有生氣。

    “士郎”sabr將徐雷給扶了起來,認真的看著他,問道,“你會離開我嗎?”

    “不會,絕對不會,死也不會。”徐雷堅定地回答著。

    “那就好了。”sabr看著徐雷,單膝跪下,認真地說道,“阿爾托利亞•潘德拉貢今日為衛宮士郎的守護騎士,生死相隨。”

    “你若生死相隨,我必不離不棄,無論這個世界的未來都會有什麼,但是如果有你陪著的話,我什麼都不會害怕。”徐雷同樣單膝跪下,認真地盯著sabr。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